鲲弩小说

第二十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赫尔克里·波洛敲了敲某个舱房的门。

一个声音说“进来”,于是他走了进去。

👻 鲲·弩^小·说w W W…k u n N u…c o m …

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坐在一张椅子里,靠墙的另一张椅子里坐着一个高大的女侍者。

杰奎琳若有所思打量着波洛,她指了指女侍者。“她能走了吗?”

波洛对女侍者点点头,后者便走了出去。波洛拽过椅子,靠近杰奎琳坐了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波洛的脸色不太高兴。最后还是女孩开口说话了。

“那么,”她说,“这一切都结束了。你比我们聪明多了,波洛先生。”

波洛叹口气,摊开双手,仍然奇怪地沉默着。

“无论如何,”杰奎琳一脸沉思,“我真不明白你有什么证据。当然,你是对的,可如果我们成功地骗过你——”

“小姐,这件事只能有这么一个可能性。”

“对一个有逻辑性的头脑而言,这已经是足够的证据了。可我不相信这能说服陪审团。唉——这是没办法的。你把罪名全推到西蒙身上,而他一推就倒了。他惊慌失措,可怜的老实人,什么都招了。”她摇摇头,“他是一个可悲的失败者。”

“可你,小姐,是一个聪明的失败者。”

她忽然笑了——怪异的、开心的、目中无人的微笑。

“没错,我是一个聪明的失败者,一点儿没错。”她盯着波洛。

忽然,她冲动地说:“别太在意,波洛先生!我是说对我。你很在意,对吗?”

“是的,小姐。”

“可你没打算放过我吧?”

波洛静静地说:“没有。”

她点点头,表示默认。

“不,感情用事是不行的。我可能会再犯……我再也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了,我自己也感觉到了……”

她继续满怀忧思地说着:“这太容易了——杀人。而且你开始感觉到其实这并没什么!这一点——太危险了。”

她喘口气,然后微微一笑,说:“你为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对吗?在阿斯旺的那一晚,你告诉我,别让邪恶进入我的内心……那时,你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吗?”

他摇摇头。“我只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你知道,我原本可以收手的。我差点就不干了……本来我可以告诉西蒙别再进行下去了……但是之后,也许——”

她没再说下去,而是问道:“你想听吗,从头说起?”

“要是你愿意的话,小姐。”

“我觉得我需要告诉你。其实很简单,你知道,西蒙和我彼此相爱……”

这是一句真话,然而,在她轻松的语气下面,还有弦外之音……

波洛简单地说:“对你而言,有爱情就足够了,但是对他来说仍然不够。”

“也许你可以这么说,但你并不完全了解西蒙。你知道,他一直渴望得到金钱。他喜欢花钱买各种各样的东西——马匹,游艇,还有各种娱乐——都是好东西,男人们喜欢的东西,可他一样也没有。西蒙的头脑很简单,他像个孩子一样执着地想要得到某件东西。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打算娶一个有钱却让人讨厌的女人。他不是那种人。后来我们相遇了,订婚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婚。原本他有一份还算过得去的工作,可是后来失业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自己的错。他想在钱上耍个花招,但马上就被发现了。我不相信他是真心打算去搞欺诈,他只是觉得城里的人都这么做。”

听到这句话的人的脸上掠过些许异样,但他忍着没说。

“我们只能接受这种现状。后来我想到了琳内特和她的庄园,然后跑去找她。你知道我是爱琳内特的,波洛先生,真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我只是认为她这么有钱可真是太幸运了。要是她可以给西蒙一份工作,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她很爽快,而且让我带西蒙去见她。你大概就是在那段时间看到我们在‘姑妈们’餐厅的吧?当时我们正在饮酒狂欢,虽然真的消费不起。”

她停下来,叹口气,又接着说:“现在我要说的都是真话,波洛先生。虽然琳内特已经死了,但这改变不了真相。这也是我现在并不真的为她难过的原因。她用尽浑身解数把西蒙从我身边抢走了。这绝对是真的。我认为她甚至都不曾有过片刻的犹豫。我是她的朋友,可她不在乎,只是一心想得到西蒙……

“可西蒙根本不喜欢她!我曾经对你说过很多关于魔力的话,但这当然都不是真的。他并不想要琳内特。他觉得她虽然很漂亮,但是太专断了,而他讨厌专断的女人!这件事让他进退两难,可他确实想要琳内特的钱。

“我当然看出来了……于是,最后我说,他抛弃我跟琳内特结婚,也许不是一件坏事。但是他鄙视这种想法,他说,不管有没有钱,跟她结婚就是进了地狱。他说他想自己掌握钱财,而不是让一个富有的妻子来掌控钱包。‘我就像一个女王的可怜的丈夫。’他对我说。他还说,他不想要别人,只想跟我在一起……

“我觉得我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产生这个念头的。一天,他对我说:‘如果走运的话,我们结婚一年之内她就会死掉,把所有财产都留给我。’然后,他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种古怪的、被吓到的神色。那是他第一次产生了这个想法……

“这件事他说起过很多次,只是方式不同——要是琳内特死了,就万事大吉了。我说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想法,于是他就没再说了。然后有一天,我发现他在看一本关于砒霜的书。我当时就责备他,而他笑着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这一生中,只有这一次跟财富靠得这么近……’

“自那以后,我看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吓坏了——的确吓坏了。因为……因为我知道他永远也别想脱身。他太单纯幼稚了。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得巧妙,也没有想象力。也许他会把砒霜强塞进她嘴里,然后让医生说她是死于胃病。他总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我必须参与进去,为了照顾他……”

她说得很简单,但是很真诚。波洛丝毫不怀疑她真实的动机是否跟她所说的一样。她并不贪恋琳内特的钱财,可她爱西蒙,爱得丧失了理智,爱得不辨是非,所以才走上了绝路。

“我想了又想——终于想出一个计划。在我看来,这个计划似乎得建立在我们两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的基础上。你知道,最好是我和西蒙可以指证对方,而这恰恰又能洗脱我们的嫌疑。最简单的就是我假装恨西蒙,在这种情况下,这是顺理成章的事。然后,如果琳内特被杀,我也许会受到怀疑,所以我最好还是早点受到怀疑。我们一步一步商量细节。我希望结果是,万一出了事,人们抓住的是我,而不是西蒙。可他很担心我。

“唯一让我高兴的是,我不需要亲自动手。我做不到!我做不到趁她睡着的时候凶残地杀死她!你知道,我没有原谅她。我想我可以面对面地杀死她,而不是用这种方法……

“我们仔细地计划好了每件事。可西蒙还是愚蠢而夸张地蘸着血写了一个J。只有他才能想出来这种事!但也还好。”

波洛点点头。

“是的,路易丝那天晚上睡不着,不是你的错……后来呢,小姐?”

她正视着他的眼睛。

“没错,”她说,“有点可怕,对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出这种事来!现在我明白你说的‘不要让邪恶住进心里’的意思了……你很清楚事情的经过。路易丝告诉西蒙她看见他了。西蒙让你把我叫到他那儿,只剩下我们俩的时候,他立刻就把这件事告诉我了。他还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甚至都没觉得吃惊。我太害怕了——怕得要死……这就是谋杀在你身上产生的影响。西蒙和我是安全的——非常安全——只是半路杀出了这个可怜的勒索我们的法国女孩。我们把能弄到的钱全都给了她。我装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然后,就在她数钱的时候,我——我杀了她!这非常容易,这就是可怕之处,非常非常可怕……这简直太容易了……

“可就算是这样,我们还是不安全。奥特本夫人看见我了。她得意扬扬地沿着甲板来找你和瑞斯上校。我顾不上考虑,只能闪电般地采取了行动。这简直太刺激了。我知道情势危急,刻不容缓。但这样一来事情反而容易多了……”

她又停下了。

“你记不记得后来你到了我房间,说你不知道为什么来这儿。我很痛苦——很惊慌。我以为西蒙就要死了……”

“而我——正希望如此。”波洛说。

杰奎琳点点头。

“是的,那样的话对他反而更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

杰奎琳看着他严肃的面孔。

她温和地说:“别这么关心我,波洛先生。毕竟,我一向生活得很艰辛,你也是知道的。如果我们成功了,就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也许永远都不后悔。唉,现在——只要接受现实就是了。”

她又补充道:“我猜那个女侍者待在这儿是防止我上吊或者服毒,就像书里写的那样。你无须担心,我不会那么做的。如果有我在身边,西蒙会好受一点。”

波洛站起来,杰奎琳也站了起来。忽然,她微笑着说:“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要追随自己的星星吗?你说过那是一颗迷路的星星,我说:‘那是一颗坏星星,先生,那颗星星会掉下来。’”

他走出门,来到甲板上,耳边回荡着她的笑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