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第二起命案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我还是没有明白波洛激动起来的原因,但是我对他足够了解,知道他这样反应一定有他的理由。

我们终于到达了玫瑰露大厦,波洛跳下车付了钱,匆匆走了进去。亚当斯小姐的套房就在二楼,钉在公告板上的一张住客名单写得很清楚。

电梯正在楼上的某层,波洛没有等,直接冲向了楼梯。

他又是敲门又是按铃。过了一会儿,门被一名中年女性打开,她看起来很整洁,头发向后梳理得很紧。她的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亚当斯小姐在吗?”波洛急切地问。

那女人望向他。

“难道你还没有听说?”

“听说?听说什么?”

他的脸色变得死灰一样苍白。我意识到,不管发生了什么,这正是他所担心的事。

那女人一直慢慢地摇着头。

“她死了。一睡不醒,真是太可怕了。”

波洛倚在门柱上。

“太迟了。”他低声说。

他的激动情绪如此明显,那女人也注意到了,关切地看过来。

“对不起,先生,不过你是她的朋友吗?我不记得见你来过。”

波洛没有马上回话,而是问道:“你们请医生来过吗?他怎么说?”

“安眠药过量了。唉!真可惜。这样好的一位女士。这些药真是可恶的危险东西。医生说是一种叫佛罗那的药。”

波洛忽然站直身子,样子变得威严起来。

“我得进去。”他说。

那女人显然是有些疑心的。

“恐怕——”她开口说。

但是波洛的意志非常坚决。他用了可能是唯一能让他达到目的的方式。

“你一定得让我进去,”他说,“我是一名侦探,我必须调查清楚你女主人的死因。”

那女人吃了一惊,连忙闪过身去,我们走进了套房。

从这一刻开始,波洛控制了整个场面。

“我对你说的事情,”他极具威严地对那位女士说,“需要绝对保密,不可对任何人再提及。务必让所有人都继续认为亚当斯小姐的死是意外。请告诉我那名医生的名字和地址。”

“希思医生,在卡莱尔街十七号。”

“你的名字是?”

“本内特,艾丽丝·本内特。”

“你和亚当斯小姐的关系很好,我可以看出来,本内特小姐。”

“哦!是的,先生。她是位非常好的女士。我从她去年住到这里开始为她工作。她不像其他女演员那样难伺候,是个挺实在的年轻女士。她行事很优雅,也喜欢一切优雅的东西。”

波洛充满同情地仔细听着。现在他没有一点点不耐烦的样子。我知道一点一点慢慢来,是他得到他想要的信息的最好办法。

“这对你的打击一定很大。”他温和地说。

“啊!是这样,先生。我像往常一样在九点半的时候给她把茶端进来,她就那么躺在那儿,我以为她还在睡着。我放下茶盘,拉开了窗帘——其中有个环卡住了,先生,我就用力拽了一下,弄出了些声音。我回头看到她没有被吵醒的时候还有些意外。然后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躺着的样子有些不自然。我走到床边,摸了摸她的手。那手是冰冷的,先生,我吓得大叫出来。”

她停下来,没有继续说,泪水从眼里涌出来。

“是啊,是啊,”波洛充满同情地说,“这真是太可怕了。亚当斯小姐是不是经常服药来帮助睡眠?”

“她偶尔会用些治头疼的药,先生。一个瓶子里面的小药片。不过她昨晚吃的是其他东西,至少医生是这么说的。”

“昨晚有没有人来看过她?来访者?”

“没有,先生。她昨天晚上出过门。”

“她有没有说去哪儿?”

“没有,先生。她大概是七点出去的。”

“啊!她穿着什么衣服?”

“她穿着黑色的衣服,先生。黑色的套装、黑色的帽子。”

波洛看了一下我。

“有没有戴什么首饰?”

“只有她平常戴的那串珠子,先生。”

“手套呢——是不是灰色的手套?”

“是的,先生。她的手套是灰色的。”

“哦!现在,如果可以的话,给我讲一下她当时是什么态度。是高兴?还是兴奋?悲伤?不安?”

“照我看,她是对什么事挺满意的,先生。她一直自顾自地笑着,就好像有什么很好玩的事情似的。”

“她什么时间回来的?”

“十二点过一点,先生。”

“那个时候她的态度怎么样?一样吗?”

“她好像是累极了,先生。”

“但是并不沮丧?或者痛苦?”

“哦!不,先生。我想她还是为着什么事情而很高兴,不过也太累了,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她拿起电话想打给什么人,然后又说还是不要麻烦了。她说明天早上再打。”

“啊!”波洛的眼睛因为兴奋而变得有神起来。他向前倾身,用一种好像是不太在意的声音继续说:“你有没有听到她是要打给谁?”

“没有,先生。她只是要了号码,然后等着,总机那边大概是说‘正在帮你接通’之类例常的话,先生。然后她说:‘行啊,’接着忽然开始打哈欠,说,‘哦,还是不要了,太累了。’接着她放下听筒,开始换衣服了。”

“她要的那个号码呢?你还记得吗?想想,这可能很重要。”

“很抱歉,我想不起来了,先生。是个维多利亚区的号码,我就记得这么多了。你知道,我并没有留意这个。”

“她上床之前有没有吃过什么,或者是喝点什么?”

“一杯热牛奶,先生,和往常一样。”

“谁煮的?”

“是我,先生。”

“昨晚再没有人来过吗?”

“没有了,先生。”

“那白天的时候呢?”

“就我记得,没有人来过了,先生。亚当斯小姐出去吃的午饭,还有下午茶。她到六点钟回来的。”

“牛奶是什么时候送来的?我是说她昨晚喝的牛奶。”

“她喝的是新鲜牛奶,先生。下午送过来的。送奶的小伙子是四点放在门口的。不过,哎,先生,我可以肯定牛奶是不会有问题的。我今天早茶自己也喝了。医生肯定地说她是自己吃了那些可怕的东西。”

“有可能是我想错了,”波洛说,“是的,有可能是我完全搞错了。我想见见那个医生。但是你要知道,亚当斯小姐是有仇人的。在美国,情形可是非常不同——”

他停顿了一下,还好我们的艾丽丝马上上钩了。

“啊!我知道的,先生。我读到过,芝加哥还有枪手之类的。真是个可怕的国家,那些警察能做些什么,我都没法想象。肯定不会像我们的警察这样。”

波洛很感激地就此停止了问话,他明白艾丽丝·本内特所具有的那种狭隘的岛民心理,不用再费口舌给她解释什么了。

他的目光落到了一个小皮箱上——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小皮包,放在椅子上。

“亚当斯小姐昨晚出门的时候带着它吗?”

“上午她是带着的,先生。下午茶回来的时候没带,但是晚上回来的时候又带回来了。”

“哦!我能打开它吗?”

艾丽丝·本内特会允许波洛做任何事。和大多数小心而多疑的女性一样,只要你让她克服了怀疑,她们就会像孩子一样容易操纵。现在波洛建议什么她都会同意的。

皮包没有锁,波洛打开了它。我上前一步,从他肩膀上看过去。

“看到没有,黑斯廷斯,你看到没有?”他激动地低声说。

皮包里的东西显然能说明很多事情。

里面有一包化妆用品,有两件东西我认出来了,是鞋垫,那种放在鞋里可以增高一两英寸的鞋垫。有一副灰色的手套包在纸巾里,还有一顶做工精致的金色假发,正是简·威尔金森的那种发色,也像她的头发那样在中间分开,在后面有一些发卷。

“现在还怀疑吗,黑斯廷斯?”波洛问。

我承认,在这一刻之前我都是有怀疑的。但是现在我是再也没有疑心了。

波洛合上皮包,转身面对女仆。

“你不会知道亚当斯小姐昨晚是和谁一起吃的晚餐吧?”

“不知道,先生。”

“那么你知道她是和谁吃的午餐或者下午茶吗?”

“下午茶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先生。不过午餐我想应该是和德赖弗小姐。”

“德赖弗小姐?”

“是的,她的好朋友。她在莫弗特街有一个帽店,就在邦德街旁边,叫做詹妮薇芙。”

波洛在小本上记下这个地址,就写在医生的信息下面。

“还有一件事,女士。你还记不记得亚当斯小姐在六点回来之后说过或者说做过什么事情——任何事情都行——让你觉得和平时有些什么不同,或者是有些特别的?”

那位女仆想了一会儿。

“我真是想不出什么,先生。”她最后说道,“我问她要不要点茶,她说她已经喝过了。”

“哦!她说她已经喝过了。”波洛打断了她的话,“对不起。请继续。”

“之后她就开始写信,一直到她再次出门的时候。”

“信?嗯,你知道是写给哪些人的吗?”

“是的,先生。其实只是一封信——给她在华盛顿的妹妹。她每周给她妹妹写两封信。她通常自己把信带出去寄掉,这样才赶得上班次。不过这次她忘了。”

“所以信还在这儿?”

“不在了,先生。我已经寄出去了。她昨晚在上床之前想起来了。我说我可以出去寄。再贴一张邮票,投到邮筒里面就可以了。”

“啊!邮局远吗?”

“不远,先生。邮局就在街转角的地方。”

“你出门的时候关上房门了吗?”

本内特瞪大了眼睛。

“没有,先生。我只是虚掩着——我出门去邮局的时候总是这样。”

波洛看起来想说什么——但是又忍住了。

“你想看看她吗,先生?”女仆眼含泪水说,“她看上去还是那么美。”

我们跟着她走进卧室。

卡洛塔·亚当斯看起来奇怪地平和,看起来比那晚在萨伏依饭店的时候更年轻,就像一个疲倦地睡着了的孩子。

站定低头望向她的时候,波洛的脸上有奇怪的表情。我看到他在胸前画了十字。

“我已经发下誓言,黑斯廷斯。”我们下楼的时候他说道。

我没有问他发了什么誓,但是我想我能猜到。

过了一两分钟,他说:“至少有一件事我不再介怀。我根本救不了她。当我知道埃奇韦尔男爵的死讯时,她已经死了。这让我有些安慰。是的,这让我心中平静很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