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二章 赫尔克里·波洛的奇怪举动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回到住处。

“这到底是——”我开始发问。

波洛用一个我从未见他做过的夸张手势制止了我。他的两只胳膊都在空中挥舞。

“求你了,黑斯廷斯!现在别问,现在别问。”

说完这句话,他抓起帽子扣在头上,像是不知道什么叫整洁有序,就着急地一头冲出了房间。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还没有回来,杰普却出现了。

“小老头出去了?”他问道。

我点点头。

杰普瘫坐在椅子上,用手帕揩了揩前额。那天挺热的。

👻 鲲·弩^小·说w W W…k u n N u…c o m …

“他到底是怎么了?”他问道,“我跟你说吧,黑斯廷斯上尉,当他走到那家伙面前说‘我相信你’的时候,你拿根羽毛就可以把我打翻在地。这台词——他是觉得自己在演浪漫情景剧吧?我算是服了。”

我也挺服气的,我对他说。

“然后他就这么出去了?”杰普问道,“这事儿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什么都没说。”我回答道。

“一点点都没有?”

“绝对是一点都没有。我打算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挥手制止了我。我想还是由他去吧。我们回来的时候,我打算问问他。他挥起了胳膊,抓起帽子就又跑掉了。”

我们看着对方。杰普煞有介事地点了点自己的脑门。

“一定是这儿出问题了。”他说。

这一次我真有点同意了。杰普之前总是说波洛有点“疯疯癫癫的”。在那些案子里,他只是不明白波洛的用意。这次,我必须承认,我也不明白波洛的态度了。即使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他至少也是善变得可疑。他自己提出的假设大获全胜地被证明了,他却马上就反悔了。

这可是真够让他这两个最热心的支持者失望和难过的。我丧气地摇摇头。

“照我说,他一直是个怪人。”杰普说道,“总有自己独特的看待事物的角度——而且是非常怪的角度。他是个天才,我承认这一点。但是他们常说天才和疯狂只有一线之隔,一不小心就会越过了界。他总喜欢那些复杂的事情,简单明了的案情他一点也提不起兴趣。不,一定要曲折离奇的才行。他这是脱离真实生活了,沉浸在自己的游戏里。这就像是老太太一个人用纸牌玩接龙,要是解不出,她就会作弊。对他来说情况正好相反,如果这一局太顺利,他就会作个弊,把题目变难。我就是这么看的。”

我觉得很难接他的话头。我也觉得波洛的行为很难解释。同时,因为我对这个奇怪的朋友非常有感情,这事儿给我带来的困扰远比我表现出来的要大。

就在我们死寂的沉默中,波洛走了进来。

我很庆幸地看到,他已经冷静下来了。

他小心地摘下帽子,和手杖一起放到桌上,然后坐到了他通常坐的那把椅子上。

“你来了啊,我的老杰普。我很高兴。我刚还想说一定要马上去见你。”

杰普看着他,没有回话。他知道这只是开场,他在等波洛自己说出想法。

我的朋友确实这样继续了,慢慢,小心地开始说话。

“听着,杰普。我们错了,我们都搞错了。承认这个确实挺悲哀的,但是我们也确实犯了个错误。”“没关系的。”杰普自信地说。

“但是这完全不是没关系的。这太可悲了,我真是从心底感到难过。”

“你不需要为那个年轻人感到难过。他完全是罪有应得的。”

“我可不是为他感到难过——我是为你。”

“我?你不需要担心我。”

“但是我确实很担心。你看,是谁让你沿着这个方向查案的?是我,赫尔克里·波洛。是的,是我让你走上这条路的。我让你注意到了卡洛塔·亚当斯,我对你提及了那封发往美国的信。这个方向上的每一步都是我指点的。”

“我迟早会查到这个位置的。”杰普冷冷地说,“你赶到了我的前面,仅此而已。”

“也许吧。但是这并不会让我更好过。如果因为听从了我的意见而使你的威信受到伤害——遭受损失,我会自责的。”

杰普露出觉得好笑的样子。我想他是认为波洛的动机不纯,他肯定觉得波洛不想让他独揽成功破案的功劳。

“没问题的。”他说,“我不会忘记告诉大家,这案子能破,得部分归功于你。”

他对我眨了眨眼。

“哦!根本不是这件事。”波洛不耐烦地咂了砸舌头,“我不要功劳。再说了,根本没有功劳可言。你忙了半天最后等来的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而我呢,赫尔克里·波洛,是罪魁祸首。”

看着波洛极度愁苦的样子,杰普忽然放声大笑起来。波洛看起来很生气。

“对不起,波洛先生。”他擦了擦眼睛,“但是你看起来还真是符合‘暴风雨中奄奄一息的鸭子’这种形容。现在听说我,我们忘了这一切。这件事不管是功还是过,我一人承担了。这件事会非常轰动——这一点你是对的。那么,我会全力争取让他定罪。也许哪个聪明的律师能让男爵大人脱罪——陪审团的想法谁能说得准呢?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会对我有伤害。世人都会知道,虽然最后没有定罪,但是我们确实抓到了凶手。如果,我是说如果,出来一个女仆发疯说是她干的——这苦果我咽下了,绝对不会抱怨是你把我引入歧途。这样公平合理吧?”

波洛温和而又悲悯地看着他。

“你有信心——你总是有信心的!你从来没有停下来问一问自己——事情会是这样吗?你从不怀疑——或者想弄明白。你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不是太容易了!”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确实没有。请原谅我这么说,你也就是在这一点上总是偏离轨道。为什么事情不能是容易的?事情简单明了有什么坏处呢?”

波洛看着他,叹了口气,半举起胳膊,又摇了摇头。

“就这样吧。我不会再说什么了。”

“好极了。”杰普开心地说,“现在我们说说正事。你想听听我正在做的事情吗?”

“当然。”

“是这样,我去见了可敬的杰拉尔丁小姐,她的说法和男爵的故事完全一致。他们可能是共同谋划的,不过我想不会。我的想法是,他恐吓了她——她对他是很有感情的,听说他已经被逮捕了,伤心得不得了。”

“她现在还在伤心?那个秘书呢——卡罗尔小姐?”

“她倒不是很意外,我觉得。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想法。”

“那些珍珠首饰呢?”我问道,“这个部分是真的吗?”

“完全真实。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把这些首饰换了钱。但是我不认为这会影响到主要的线索。在我看来,他是在歌剧院看到堂妹时才想到这个主意的,算是灵机一动吧。他当时正绝望着——这可以是一条出路。我猜他之前有过类似的想法——所以他随身带着钥匙。我是不太相信忽然找到了钥匙这种说法的。总之,他和堂妹说着话,想到如果把她拖下水,这事就更稳妥了。他利用了她的心理,想办法暗示了珍珠首饰,她果然上钩,然后两人就行动了。等她一走进屋子,他就跟着进去,直接去了书房。男爵当时可能正在椅子上打盹。不管怎么说,他两秒钟就能完事,然后就出来了。我看他也不想被那个女孩碰到的,他原来的计划是假装在出租车附近踱着步。他也没想到出租车司机会看到他走进那屋子。他想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抽着烟走来走去,等着那个女孩。你要记得,出租车是面对着反方向的。

“当然了,第二天一早,他必须去抵押了那些首饰。他还是得装出急需钱的样子。之后,当他听到命案的消息,便去恐吓那个女孩,叫她不要把前一晚两人一起去过屋子的事情说出来。他们要坚持说两人幕间休息的时候一直都在歌剧院。”

“那为什么他们又不这么说了?”波洛忽然问道。

杰普耸了耸肩。

“改了主意吧。或者是觉得她可能没办法挺过去。她是个有点神经质的人。”

“是啊,”波洛边想边说,“她是那种有点神经质的人。”

过了一两分钟,他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想过,马什上尉要是在幕间休息的时候独自离开歌剧院其实更容易,也更简单。悄悄地用钥匙进门,杀了自己的叔叔,然后回到歌剧院——而不是叫出租车等在外面,还冒着一个神经质的女孩随时下楼看到一切,而且有可能失去理智去告发他的风险。”

杰普咧嘴笑了。

“要是你和我的话就会这么干了。但是我们总归比罗纳德·马什上尉要聪明一些。”

“我可不是这么肯定。他给我的感觉还是很聪明的。”

“但是肯定比不上赫尔克里·波洛那么聪明!得了吧,我很肯定这一点。”杰普大笑着说。

波洛冷冷地看着他。

“如果他不是有罪的,为什么还要说服那个叫亚当斯的女孩搞那么一出呢?”杰普接着说道,“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掩护真正的凶手。”

“这一点上我是绝对赞同的。”

“是吧,我很高兴我们还是有意见一致的地方。”

“实际上和亚当斯小姐说话的可能就是他。”波洛沉思着说,“虽然说起来——算了,这做法太傻了。”

波洛忽然望向杰普,很快地问了一个问题。

“对于她的死,你有什么设想?”

杰普清了清嗓子。

“我倾向于认为——这是意外。非常巧的意外,我承认。我看不出他会和她的死亡有什么关系。回到歌剧院之后他的不在场证明都足够清楚。他和多塞默一家去了索布尼斯吃饭,一直到凌晨一点。她在那之前很久就已经上床睡觉了。不,我想这证明了罪犯有时候会有不可思议的好运。要是这个意外没有发生,我想他也会有其他的办法解决她。首先,他会把男爵的命案强加给她——说如果她说出实情,就会因为谋杀被捕。接着他可以花一笔钱让她就此闭嘴。”

“你有没有想过——”波洛站在他面前直直盯着他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亚当斯小姐有让自己脱罪的证据,那就是说会有另一个女人被送上绞刑架?”

“简·威尔金森不会上绞刑架的。蒙塔古·康纳的晚宴这个证据太有力。”

“但是凶手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原本指望简·威尔金森会上绞刑架,而卡洛塔·亚当斯会保持沉默。”

“波洛先生,你喜欢空谈,不是吗?你还坚信罗纳德·马什是个可爱的年轻人,不会干出什么坏事。你真的相信他看到有个人偷偷摸摸走进那间房子的故事?”

波洛耸耸肩。

“你知道他说他以为看到了谁吗?”

“我大概可以猜到。”

“他说他觉得是那个电影明星,布赖恩·马丁。这个说法你又怎么看?这可是一个从未见过埃奇韦尔男爵的人。”

“那么如果有人看到这样一个人拿着钥匙走进大门,自然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了。”

“嗤!”杰普发出明显带有轻蔑的声音,“那我想,要是告诉你布莱恩·马丁先生那晚根本不在伦敦,你一定会非常吃惊吧。他那晚带着一位女士去了莫尔西吃饭,直到半夜才回到伦敦。”

“哦!”波洛轻轻地说,“不,我并不吃惊。那位女士也是他的同行吗?”

“不。那女孩开着一间帽店。事实上,她是亚当斯小姐的朋友,德赖弗小姐。我想你也会同意,她的证词是无可置疑的。”

“我不是在跟你争论这个,我的朋友。”

“事实上,你被耍了,而且你知道这一点,老伙计。”杰普一边说,一边大笑,“那是一个凭空捏造的无稽之谈,就是这么回事。根本没人走进摄政门十七号⋯⋯也没人走进什么隔壁的房子——这说明了什么?男爵大人是个谎话精。”

波洛悲哀地摇摇头。

杰普站起身——他的精神又重新抖擞起来。

“得了吧,你知道我们是对的。”

“那么谁是那个D,巴黎,十一月呢?”

杰普也耸耸肩。

“久远的历史了,我想。难道那个姑娘不能在六个月之前拿到一件和现在的罪案完全无关的纪念品吗?事情总得有个轻重缓急。”

“六个月之前。”波洛喃喃地说,忽然眼睛一亮,“天哪,我还真是蠢啊。”

“他说什么呢?”杰普问我。

“听着。”波洛站起身拍了拍杰普的胸,“为什么亚当斯小姐的女仆没有认出那个匣子?为什么德赖弗小姐也不知道那个小匣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那个小匣子是新的。是有人刚刚给她的。巴黎,十一月——看起来好像是这样——没人会怀疑这就是这个小匣子被当做纪念品送出去的时间。其实这个东西是刚刚给她的,不是那个时候。这是刚买的!刚刚买下来的东西!调查一下这个,我求你了,我的好杰普。这是个机会,绝对是一个机会。这个匣子不是在这儿买的,是在国外,可能是巴黎。如果是在本地买的,应该会有珠宝商主动来找你,报纸上登过照片,还有详细的描述。是了,是了,巴黎。也可能是其他某个外国城市,但是我想就是巴黎了。去查查,我求你了。到处问问。我想——我实在是非常想——知道谁是这个神秘的D。”

“也不会有什么坏处。”杰普善意地说,“虽然不能说我对这个很热心,但是我会尽力去查,总归是知道得越多越好。”

他朝我们愉快地点点头,便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