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赫尔克里·波洛收到一封信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然,以上我所讲述的这些事,在我知道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在仔细询问过这一家人后,我想,我已经记录得相当详尽了。

波洛和我收到阿伦德尔小姐的信之后,便被卷入了这个事件。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我仍能很清楚地回忆起那天的情形。那是七月末一个酷热的早晨,没什么风。

波洛早晨阅读信件时有个很特殊的程序。他把信一一拿起,仔细检查过后,熟练地用美工刀划开。详细地读过之后,再把信放进巧克力罐旁边的四沓信封中的其中一沓里(波洛早餐习惯喝热巧克力——多惹人讨厌的臭毛病啊)。这一切就像机器作业一样规律!

他这一系列动作是那么流畅,哪怕稍有停顿,都会引起旁人注意。

我坐在窗边,看着往来的车辆。刚从阿根廷回来不久,再一次置身于伦敦的喧嚣之中,总能发现让我特别兴奋的事情。

我转过头,微笑着说:

“波洛,我——谦虚的‘华生’——想提出一个非常大胆的推论。”“洗耳恭听,我的朋友,你的推论是什么?”

我摆出个架势,装出自大的语气,说:

“你今天早晨收的信中,有一封特别有趣!”

“你简直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啊!对,你说的一点儿也没错。”

我大笑。

“看吧,我知道你的套路,波洛。只要你把一封信读上两遍,就说明肯定有什么引起了你的兴趣。”

“你自己判断,黑斯廷斯。”

我的朋友微笑着把信递过来。

我饶有兴致地接过信来看了一眼,立即摆了个痛苦的鬼脸。这信通篇都是用一种老式的、蜘蛛一样的笔迹写成,不仅如此,足足两页纸,到处都是勾画涂抹的痕迹。

“我必须读吗,波洛?”我抱怨着。

“呃,当然不是,这又不是你的义务,当然不用。”

“那你能告诉我信里讲了什么吗?”

“我更希望你能看过之后自己下判断。但如果你觉得枯燥的话,就不用劳烦了。”

“不,不,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抗议道。

我的朋友嘲讽地说:

“那对你来说几乎不可能。事实上,信里什么都没说。”

因为认定他是在夸大其词,我便不再废话,全神贯注投入信件中。

M.赫尔克里·波洛

亲爱的波洛先生,

经过再三地犹豫和踌躇,我决定写(最后这个字被划掉了)我鼓起勇气写信给你,希望你能就我这件绝对私密的事情帮帮忙(“绝对私密”底下画了三条线)。很不好意思,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你是谁。直到埃克塞特的福克斯小姐向我提起你,尽管福克斯小姐和你本人并不相识,她和我提过,她姐夫的姐姐(很抱歉地说,这人的名字我真的回想不起来了)曾盛赞你,说你十分善良,有着极准确的判断力(“盛赞”底下也画了线)。当然,我当时并没有询问你调查的事件的性质,但据福克斯小姐说,是件痛苦且私密的事(“痛苦且私密的事”底下重重地画了线)。

我停止辨认这蜘蛛一样难认的字体。

“波洛,”我说,“我一定要继续吗?她到底有没有说到重点?”

“继续,我的朋友,一定要耐心。”

“耐心!”我抱怨着,“这简直就像一只蜘蛛掉进了墨水瓶,然后在信纸上走出来的花纹一样!我记得我曾姨母玛丽的笔迹,简直和这个一模一样!”

我再一次埋首,专心致志地继续读下去。

鉴于现在两难的处境,我突然想起你可能愿意帮我做必要的调查工作。这件事,正如你即将知道的,需要你以最高度的警惕来对待,而我,事实上——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有多么真诚地盼望和祈祷(“祈祷”底下画了两条线)这件事是——是我自己完完全全误读了。人们有时总是把一些很容易解释清楚的事情赋予过多的意义。

“我没漏掉一页吧?”我困惑地嘟囔着。

波洛笑起来。

“没有,你没有。”

“因为这看上去不太合理,她到底想讲些什么?”

“继续看下去。”(注:原文为法语。)

事情是这样的,正如你即将要知道的——哦,这些话我还是略去不说了。哦!从这儿开始。以目前的情况,我确定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让我和贝辛市场的人商量这件事是不可能的(我返回去看了看信首。伯克郡,贝辛市场镇,利特格林别墅),但是,与此同时,相信你能理解我现在的不安(“不安”底下画了线)。最近几天我不停地责怪自己太过沉溺于幻想了(“幻想”底下画了三条线),却控制不住地心慌。我可能把这事看得太重了,毕竟,这只是件琐事(“琐事”底下画了两条线),但我的不安还在。我很清楚地知道,不应该再去想这事了。可它侵吞了我的思维,影响了我的健康,鉴于我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一丁点(“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一丁点”底下用粗线标出来)。以你的聪慧,肯定会说,当然,这整件事不过是无稽之谈。事实真相没准儿能给出完全清白的解释(“清白”底下画了线)。然而,无论这事多么琐碎,自从小狗的皮球那件事发生后,我越发感觉怀疑和焦虑。因此,我很想听听你的观点和对这事的见解。这样的话,我敢肯定,能减轻不少我心里的负担。方便的话,你是否能告知我你的收费标准,以及你对这事的建议?

我必须再提醒你一遍,任何人都不能知道这事。事实上,我

知道,这种琐事没什么重要的,但我的健康状况真的不太好,我的脑子(“脑子”底下画了三条线)也大不如从前。我很肯定,为这种事烦心,对我来说很不健康,我想得越多,就越发确定自己是对的,没出什么差错。当然,我压根就不该想着对“任何人”(画线)提及“任何事”(画线)。

希望早日收到你对这事的建议。

此致,你忠诚的,艾米莉·阿伦德尔

我翻过信纸,仔细地查阅每一页。“但是,波洛,”我催他快点儿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朋友耸耸肩。

“的确,怎么一回事呢?”

我极不耐烦地拍着信纸。

“这女人真是!为什么这个阿伦德尔夫人——或是小姐不能——”

“我想,应该叫小姐。这是一封典型的只有未婚的老小姐才能写出来的信。”

“没错,”我说,“肯定是个十足的老小姐,天天只会庸人自扰。她为什么不直说呢?”

波洛叹了口气。

“正如你所说——这就是因为在思考过程中没有使用合理的方法和次序,没了方法和次序,黑斯廷斯——”

“确实,”我急忙打断,“她大脑里负责思维的小灰细胞估计早就没了。”

“我可不会那么说,我的朋友。”

“我会。写这样一封信究竟有什么意义?”

“微乎其微——的确。”波洛补充道。

“这真是一段冗长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我继续说,“没准儿是因为担心她那只肥胖的小狗——肯定是只气喘吁吁的哈巴狗,要不就是只叫个不停的京巴!”我好奇地看着我的朋友,“而你,竟然还把这封信从头到尾读了两遍。我真不理解你,波洛。”

波洛笑了。

“如果是你,黑斯廷斯,是不是就直接把它扔进废纸篓了?”

“恐怕是。”我对着那封信皱了皱眉,“我想我大概又犯傻了,和往常一样,但我真没看出什么蹊跷!”

“不过这信里有一点非常有趣——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

“等等,”我喊道,“先别说,看我能不能自己找出来。”

我是有点儿幼稚,或许吧。把信从头到尾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都没发现。这老妇人好像被吓着了,我看出来了——再说,人年龄大了本来就容易受惊吓!没准儿什么事都没有——没准儿真有什么事,可我不觉得你像你自己说的那样,看出什么来了。除非你的本能——”

波洛举起手来,有些生气地说:

“本能!你知道我有多讨厌这个词!你在暗指什么?‘我得到了神助’是吗?我一辈子都不会这样!我,我推理。我运用脑子里那些小灰细胞。这信里有一点非常有趣,而你,黑斯廷斯,完完全全把它忽略了。”

“哦,好吧,”我无精打采地说,“我买账了。”

“买账了?买什么账了?”

“这只是一种说法。意思就是我允许你指出我究竟蠢在何处,然后自得其乐。”

“你不蠢,黑斯廷斯,只是不够细心。”

“好吧,快说吧。有趣的地方到底在哪儿?我想,就和‘小狗的皮球那件事’一样,有趣的地方就是压根儿没什么有趣的!”

波洛不理会我的俏皮话。他平静而沉稳地说:

“有趣的地方就是日期。”

“日期?”

我拿起信,左上角写着“四月十七日”。

“是啊,”我慢慢地说,“这太奇怪了,四月十七日。”

“而今天是六月二十八日。很奇怪,不是吗?两个多月前。”

我疑惑地摇摇头。

“这可能不代表什么。也许只是个笔误。她本想写六月,结果写成四月了。”

“即便是那样,距离写信的时候也已经十或十一天——这很奇怪。而且从事实来看,你这么猜想是不对的。看看墨水的颜色。写信的时间绝对远远超过十或十一天。不,可以说四月十七日这个日期是可以肯定的。但为什么没有紧接着寄出来?”

我耸了耸肩。

“很简单,这老小姐改主意了。”

“那她为什么不把信销毁?为什么留着,等两个月以后再寄出来?”

我不得不承认这很难回答。事实上,我无法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波洛点点头。

“你明白了吧——这就是关键!是的,毫无疑问,这一点很令人好奇。”

“你要回信吗?”我问。

“当然了,我的朋友。”

除了波洛的笔在纸上发出的沙沙声,整个房间安静极了。这是个炎热无风的早晨。尘土和柏油的气味从窗外飘进来。

波洛从桌前站起来,把写好的信拿在手上。他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方形的小盒子,从里面取了张邮票,用一块小海绵把邮票沾湿,准备贴在信封上。

突然,他的动作停止了,邮票还在手里。他用力摇头。

“不对,”他惊叫,“这么做是错的。”说罢,他把信撕得粉碎,扔进废纸篓。

“这事不应该这么处理!我们亲自去,我的朋友。”

“你是说去贝辛市场?”

“没错。为什么不呢?在伦敦待着难道不觉得窒息吗?为什么不去享受一下乡下令人愉快的空气?”

“好吧,如果你非这么说的话,”我说,“我们开车去吗?”

我有一辆二手的奥斯汀。

“太棒了。今天兜风再合适不过了。可以不用戴厚围巾了,轻薄的大衣,丝质的围巾——”

“老兄,你不是去北极!”我抗议道。

“要小心别得了风寒。”波洛一副说教的口吻。

“在这种天气?”

波洛完全没理会我的异议,穿上一件淡褐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白色的丝帕。他小心地把沾湿的邮票翻过来放在吸墨纸上晾干,然后我们一起出了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