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七章 唐纳森医生来访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唐纳森两点钟准时到达。他的举止一如既往地镇定、拘谨。

他这种个性引起了我的兴趣。一开始,我认为他是个相当普通的年轻人,很好奇像特雷萨这样外向活泼、引人注目的女人究竟看中了他哪一点。但我现在渐渐明白,唐纳森可不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他那副学究气的外表背后,隐藏着一股力量。

相互打过招呼后,唐纳森说:

“我之所以来拜访你,是因为搞不清楚一个问题,你在这件事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波洛先生?”

波洛谨慎地回答: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

“当然了,我得说,我费了些工夫调查你。”

“你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医生。”

唐纳森冷冰冰地说:

“我习惯把事情弄清楚。”

“你很有科学头脑!”

“我得说,关于你的所有报道都大同小异,很显然你在自己的职业领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而且有严谨诚实的声誉。”

“你过奖了。”波洛小声说。

“所以我才不太清楚你与这件事的关系。”

“可这再简单不过了!”

“我看没那么简单,”唐纳森说,“你最开始伪装成一位传记作家。”

“这只是个无伤大雅的小骗术,不是吗?我可不能以侦探的身份到处行动——况且,这么做反倒有些好处。”

“我能想到。”唐纳森的语气又一次变得冰冷,“你的下一步,”他继续说,“是拜访特雷萨·阿伦德尔小姐,并告诉她,有机会使她姨妈的遗嘱作废。”

波洛轻轻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当然完全是无稽之谈。”唐纳森的声音很尖厉,“你知道得很清楚,遗嘱具有法律效力,根本不可能作废。”

“你这样认为?”

“我不是个傻瓜,波洛先生——”

“不,唐纳森医生,你显然不是。”

“关于法律——我起码懂一些——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了。遗嘱绝对不可能作废,为什么你当时假装说可以?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特雷萨·阿伦德尔小姐一时无法领会的原因。”

鲲`弩-小`说 🌕 Ww w # K u n N u # c o m

“你对她的反应似乎很有把握。”

年轻人的脸上掠过一丝笑容。

“我对特雷萨的了解,比她自以为的要多得多。查尔斯和她肯定希望在这件可疑的事情上寻求你的帮助,这一点我毫不怀疑。查尔斯没什么道德观念,特雷萨身上没什么好基因,成长的过程也很不幸。”

“你就这么说你的未婚妻吗——好像一只试验用的豚鼠?”

唐纳森透过夹鼻眼镜凝视着他。

“我认为这是事实,没什么否认的必要。我爱特雷萨·阿伦德尔,爱的是她这个人,不是爱那些不切实际的虚荣品格。”

“你是否知道,特雷萨·阿伦德尔小姐深爱着你,她对于金钱的热衷全是为了帮助你实现你的雄心?”

“当然知道。我刚才说过,我不是傻瓜。但我不想让特雷萨为了我沦落到被怀疑的境地。她在很多方面还只是个孩子,我完全有能力依靠自己发展事业。我并不是说不能接受那笔数目可观的遗产——完全可以接受,但那也仅仅是条捷径而已。”

“看样子,你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这么说可能有点儿自负,但是没错,我很自信。”唐纳森镇定自若地说。

“我们继续说吧。我承认,我的确耍了个小花招,以骗取特雷萨小姐的信任。我让她误以为,我会——让我们这样说吧——为了钱,适度地耍些手段,她很轻易就相信了。”

“特雷萨相信,无论是谁,只要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位年轻的医生用一种阐述事实的平静口吻,引用了这个人尽皆知的真理。

“没错。她是这种态度——她哥哥也一样。”

“在金钱面前,查尔斯可能真的会不择手段!”

“我明白了,你对自己未来的大舅子不抱任何幻想。”

“没错,我发现他是个很有意思的研究对象。我认为,他可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神经性疾病——这都是题外话。回到我们正在讨论的这件事情上,我曾经问过自己,你为什么会采用目前这种行事策略,然后发现答案只有一个。显然,你怀疑查尔斯和特雷萨这两人之中,肯定有一个与阿伦德尔小姐的死有关。不,请别急着反驳我!你曾提到掘墓验尸的事,我推测,那只不过是测试特雷萨如何反应的一种手段。实际上,你没有采取过任何行动,去取得内政部签发的掘墓许可。”

“诚实地告诉你,确实如此,我没有采取过任何行动。”

唐纳森点了点头。

“我想到了。你应该考虑过阿伦德尔小姐自然死亡的可能性吧?”

“我的确考虑过了,有这种可能性——没错。”

“但你仍执意这么做?”

“非常确定。假如你遇见这样一个病例——比方说——肺结核,病人看起来像是得了肺结核,病症表现也符合肺结核的病症,血液检测也是阳性——如果是这样,你一定会认为是肺结核,对吗?”

“你是从这种角度看待这件事的?那你还在等什么?”

“等最后一项证据。”

电话铃响起,波洛打了个手势,我连忙起身跑过去接听。电话那头的人一张口我就知道是谁了。

“黑斯廷斯上尉?我是塔尼奥斯夫人。请你告诉波洛先生,他完全正确。如果他明早十点能到我这里来,我会把他想要的东西给他。”

“明天十点?”

“是的。”

“好的,我会转告他。”

波洛用眼神向我发问,我点了点头。

他转向唐纳森,态度和举止都发生了变化,变得很果敢——很笃定。

“让我表述得清楚一点,”他说,“经过诊断,我已经确定,目前我面前这个案子是谋杀案。看起来是谋杀,案情中反映出的种种特点也指向谋杀——事实上这就是谋杀!关于这一点,完全没有任何疑问。”

“可刚才听你的话,我感觉你还有一个疑问——请问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疑问出在辨认凶手的身份上——但现在已经不再是疑问了!”

“真的?你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这么说吧,到了明天,我手里就会掌握确凿的证据。”

唐纳森抬了抬眉毛,表情略带一丝讽刺的意味。

“呵,”他说,“明天!有时候,波洛先生,明天离现在格外遥远。”

“正相反,”波洛答道,“我发现,它总是一成不变地在今天之后到来。”

唐纳森微笑着站起来。

“恐怕我耽误你太多时间了,波洛先生。”

“没关系,相互多了解总是好的。”

唐纳森医生微微鞠了一躬,走了出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