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犯罪现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医生和阿尔特先生把晕过去的雷诺夫人抬进房间里。局长跟在他们身后,摇着头。

“可怜的女人,”他喃喃自语道,“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唉,唉,我们却无能为力。现在,波洛先生,我们去看一下犯罪现场吧?”

“好的,贝克斯先生。”

我们穿过房间,走出前门。从楼梯旁走过的时候,波洛抬头看了看,不解地摇了摇头。

“仆人们什么都没听到,这简直难以置信。那楼梯吱嘎作响,三个人走过去的话,死人都会被吵醒的!”

“别忘了,那时候是在半夜,他们肯定都睡得很熟。”

可是波洛依然摇着脑袋,好像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在车道的拐弯处,他停住脚步,抬起头望着房子。

“为什么他们会先去看看门有没有锁着?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先撬窗户才是更合理的做法。”

“可是一层的窗户全都安着铁栏杆。”局长提出异议。

波洛指了指二楼的一扇窗户。

“这是我们刚才出来的卧室的窗户,对吧?瞧,窗边有棵树,爬树过去不是最简单的方法吗?”

“有可能,”局长承认,“可是这么一来,他们就会在花坛里留下很多脚印。”

我觉得他说得有理。在通向前门的台阶两边,分别有两个种着红色天竺葵的椭圆形大花坛。他们说到的那棵树就种在花坛的后面,要是想去爬树而不踏上花坛,似乎不可能。

“你瞧,”局长继续说道,“天气干燥,所以车道和小路上都没有脚印,但是,如果踩在土质松软的花坛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波洛走近花坛,仔细研究着。就像贝克斯说的,土壤非常平坦,没有任何凹陷的痕迹。

波洛点点头,好像被说服了。于是我们转过身,可突然之间,波洛又跑过去检查另一个花坛。

“贝克斯先生!”他大喊,“看这儿,好多脚印啊。”

局长走过去,笑了。

“亲爱的波洛先生,不用说,这些脚印肯定是花匠穿的带有平头钉的大靴子留下的。不管怎么说这都不重要,这边没有树,所以爬不到楼上去。”

“没错,”波洛说道,显然十分沮丧,“所以你觉得这些脚印不重要吗?”

“一点也不重要。”

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波洛说出了下面的话。

“我不同意。我有个小想法:这些脚印是迄今为止我们见过的最重要的线索。”

贝克斯先生没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他碍于面子,没有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我们走吗?”他转而问道。

“当然,脚印的问题我待会儿再研究。”波洛爽朗地说。

贝克斯先生没有沿着车道走到大门口去,而是向右拐进一条小路。小路是条微微向上的斜坡,通向房屋的右边,两旁都种有灌木丛。走着走着,小路突然转入一片空地,在那儿可以看到大海。空地上有一张长椅,不远处有一间摇摇欲坠的小棚子。往前走两步,一排整齐的小灌木丛标志着别墅的地界。贝克斯先生穿过灌木丛,忽然间,我们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开阔的丘陵之地。我环顾四周,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情况。

“啊,这是高尔夫球场!”我叫道。

贝克斯点点头。

“球场还没有完全建好,”他解释说,“原本计划在下个月开放。尸体就是建造球场的工人今天一早发现的。”

我倒抽一口气。之前我还没留心,就在我左边很近的地方,有一个长而窄的坑洞,有个男人面朝下趴在那儿!我的心跳立刻加速,产生了悲剧又要重演的幻觉。但是局长消除了我的错觉,他走上前,气愤地厉声质问道:“我的警察在干什么?没有证件,谁也不准接近球场,这是严格的命令!”

地上的那个人转过头。

“可我有证件。”说着,他慢慢站起身。

“亲爱的吉劳德先生,”局长大喊,“我不知道你已经到了。预审法官等你等得都不耐烦了。”

趁他说话的时候,我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新来的人。我久闻这位巴黎安全局警探的大名,见到他本人自然更加高兴。他个子很高,三十岁左右,红褐色的头发和胡子,一副军人的姿态。他态度傲慢,这表明他自视清高。贝克斯先生为我们做了介绍,说波洛也是来合作办案的。警探眼中闪现出一丝好奇。

“我听说过你,波洛先生,”他说,“你过去可是个大人物,对吧?不过如今的办案方法可跟从前大不相同啊。”

“话虽如此,不过犯罪都是大同小异。”波洛轻声说道。

我马上看出了吉劳德的敌意。他讨厌跟波洛联手办案,假如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我感觉他很有可能会守口如瓶。

“预审法官——”贝克斯又开始说了起来。

但是吉劳德粗鲁地打断了他。

“法官有什么!光线才是重要的事情。再过半个小时左右,天就要黑下来了。我已经了解了案情,房子里的那些人可以等到明天再审讯。但是,如果想发现跟凶手有关的线索,那就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找到。在这个地方到处乱走的人,是你手下的警察吧?我还以为如今的警察会更专业一些呢。”

“他们当然都很专业,你指责的那些痕迹,都是今天早上发现尸体的工人所留下的。”

对方厌恶地嘀咕着:“我能看到三个人穿过篱笆的脚印——可他们很狡猾,你只能辨认出中间雷诺先生的脚印,但是两旁的脚印已经被仔细地抹掉了。在这坚硬的地面上,其实看不清楚什么,不过他们不愿冒险。”

“外在的迹象,”波洛说,“这是你想找的吗,嗯?”

警探瞪了他一眼。

“当然。”

波洛嘴边浮现出一丝微笑,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又忍住了。他弯下腰,脚边是一把铁铲子。

“墓坑就是用这个挖出来的,这没错,”吉劳德说,“可在上面你什么也查不到。这是雷诺自己的铁铲,用它挖墓的人则戴了手套。在这儿,”他用一只脚示意了一下放着两只满是泥污的手套的地方,“这也是雷诺的,要不就是他的花匠的。我告诉你,策划凶案的人是绝不会冒险的。这人是被自己的裁纸刀刺死的,也被自己的铁铲埋了起来。他们以为这样就不留痕迹了!可我会打败他们的!总会有什么蛛丝马迹,我一定会找出来的!”

但是显然波洛的兴趣在别的什么东西上,那是铁铲旁边一小段褪色的铅管。他用手指轻巧地碰了一下。

“这也是被害人的东西吗?”他问。我察觉这个问题中含有微妙的讽刺意味。

吉劳德耸耸肩,表示他不知道也不关心。

“没准儿放在这里几个星期了,反正我不感兴趣。”

“恰恰相反,我觉得它很有意思。”波洛平静地说。

我猜他只是想气一气那个巴黎警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成功了。警探粗鲁地走开了,一边说着他可不想浪费时间,一边弯下腰仔细检查地面。

与此同时,波洛好像忽然冒出了个想法。他退回地界这里,试着推了推小棚的门。

“锁着呢。”吉劳德扭过头来说,“那只是个花匠堆放垃圾的地方,铁铲不是从那里拿过来的,而是从房屋旁边的工具房里拿来的。”

“太厉害了,”贝克斯欣喜若狂地冲我嘀咕,“他来这儿才半个小时,可一切都尽在掌握中了!这人可真厉害啊!毫无疑问,吉劳德是当今世上最伟大的侦探!”

虽然我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侦探,但也暗自佩服他。这个人的效率似乎相当高。我不禁觉得,到目前为止,波洛还没有令人瞩目的表现,这一点令我很焦虑。他似乎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那些与案件无关的蠢问题上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忽然问道:“贝克斯先生,请告诉我,绕着墓地四周的这圈白粉线是做什么用的?是警方画上去的吗?”

“不是的,波洛先生,这是建造高尔夫球场的人画的,表示这儿有一个所谓的‘沙坑’。”

“沙坑?”波洛转身对我说,“就是那种填满沙子、一侧设有堤岸的不规则坑洞,对吗?”

我表示同意。

“那雷诺先生肯定会打高尔夫球了?”

“是的,他是个高尔夫球迷。这个球场得以修建,主要归功于他和他的大笔捐款。他还对球场的设计提过建议呢。”

波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说:“作为一个埋尸地点,这里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工人们挖土的时候,一切就都被揭穿了。”

“正是,”吉劳德得意扬扬地说,“这就证明了他们对这个地方很陌生。多么好的一个间接证据啊!”

“是的,”波洛怀疑地说,“知道的人不会把尸体埋在这儿,除非他们就是想让尸体被人发现。可这很荒谬,不是吗?”

吉劳德甚至懒得回答。

“是的,”波洛有些不满地说,“绝对——荒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