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不期而遇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早上,我们准时到了别墅。这次,守在门口的警察没有阻拦我们,而是恭敬地向我们敬了个礼。我们朝房子走过去,这时女仆莱奥妮从楼上下来了,似乎并不介意聊上几句。

波洛问她雷诺夫人的身体如何。莱奥妮摇摇头。

“可怜的夫人,心情糟透了,不吃饭——什么也不吃!脸色苍白得像鬼一样,看到她这样,真让人难过。要是有个男人跟另一个女人合伙骗我,我才不会像她那么痛苦!”

波洛同情地点点头。

“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有什么办法呢?心中有爱的女人总会原谅很多背叛。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他们夫妇肯定发生过不少争执吧?”

莱奥妮又摇了摇头。

“从没有过,先生。我从来没听见夫人抗议或者指责过半句话!她的脾气和性情就像个天使——跟主人可大不一样。”

“雷诺先生脾气不好吗?”

“非常不好,生起气来整幢房子的人都知道。他跟杰克少爷吵架那天……哎呀!他们那么大声,在市场上都能听见!”

“哦,”波洛说,“他们什么时候吵架的?”

“就在杰克少爷去巴黎之前,他还差点误了火车。他从书房里冲出来,抓起放在门厅的旅行袋。汽车送去修理了,他只好跑着去了车站。当然我正在打扫客厅,看到他经过。他脸色发白——非常苍白——两颊却红得厉害。啊,他可是真的生气了!”

莱奥妮对自己的叙述感到满意。

“为什么吵架呢?”

“啊,这我可不知道,”莱奥妮承认,“虽然他们大喊大叫的,可声音又高又响,说得很快,估计只有熟悉英语的人才能听懂。不过先生的脸一天到晚都布满阴云,很难取悦。”

楼上关门的声音打断了莱奥妮的喋喋不休。

“弗朗索瓦丝在等我!”她惊叫道,意识到自己还有好多清洁工作没有做,“那个老太婆整天骂人。”

“等一下,小姐。法官在哪儿?”

“他们去车库看车子去了。局长先生认为发生谋杀案的那天晚上没准有人用过汽车。”

“这想法真是!”女仆离开后,波洛嘀咕道。

“你要去找他们吗?”

“不,我去客厅里等他们。热天的早晨,在那儿比较凉快。”

我不太赞成波洛这种平静的处理方式。

“要是你不介意——”我犹豫着说。

“完全不介意。你想自己去调查,嗯?”

“呃,我想去看看吉劳德。要是他就在附近,我想看看他有什么发现。”

“披着人皮的猎犬。”波洛咕哝着,仰靠在一张舒服的椅子里,闭上眼睛,“好啊,我的朋友。再见。”

我漫步走出前门。天气确实很热,我走在我们昨天经过的那条小路上,打算独自研究一下犯罪现场。但我没有直接去球场,而是转进旁边的灌木丛,再往前走几百码,右拐,就到高尔夫球场了。这里的灌木丛相当茂密,我费了好大力气才穿过去。好不容易才来到球场,不料却跟一个背对种植园而站的年轻女孩撞了个满怀。她本能地发出压抑的尖叫,而我也惊呼了一声。她正是我在火车上认识的那个朋友,灰姑娘!

双方都大吃一惊。

“是你?”我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年轻女孩首先恢复了平静。

“我的天哪!”她惊叫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说到这个问题,你又在这儿干吗?”我反问。

“我上次见到你,就是前天,那时的你就像个乖乖的小男孩一样赶着去英国。”

“我上次见到你,”我说,“你就像个乖乖的小女孩一样和妹妹一起回家。顺便问一句,你妹妹好吗?”

她冲我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

“多谢你的关心。她很好,谢谢你。”

“她和你在一起吗?”

“她留在镇上了。”疯姑娘一本正经地说。

“我不相信你有个妹妹,”我大笑,“如果你有,那她肯定叫哈里斯!”

“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她微笑着问我。

“灰姑娘。不过现在该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了,对吗?”

她摇摇头,一脸的顽皮。

“你甚至连来这儿的原因也不告诉我吗?”

“哦,这个啊!我猜你应该听说我们团队人员都在‘休假’的消息了吧。”

“在高消费的法国港口城市?”

“如果知道去哪儿玩,就会很便宜。”

我敏锐地盯着她。

“但是前两天我遇到你的时候你可没打算来这儿。”

“总有不如意的时候。”灰姑娘小姐简洁地说,“现在,我对你说的已经够多的了,小男孩不应该总爱打听别人的事。你还没告诉我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好朋友是一个侦探?”

“怎么了?”

“那么也许你听说这起凶杀案了吧——在热纳维耶芙别墅?”

她瞪着我,胸口一起一伏的,眼睛睁得又大又圆。

“你该不会是说——你也参与办案了吧?”

我点点头。毫无疑问,这次我占了上风。她打量着我,情绪很是激动。她一声不吭地瞪着我,几秒钟之后,用力点点头。

“啊,那可真了不起!带我四处转转。我想看看恐怖的场景。”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的意思。哎呀,我没告诉过你我最爱犯罪故事了吗?我在这儿已经来回溜达了好几个钟头了,能遇见你真走运。走吧,带我去四处看看。”

“不过,等等……不行,谁也不允许进去。”

“你和你的朋友不是大人物吗?”

我不愿否认自己的重要性。

“你为什么这么热心?”我有气无力地问,“你想要看什么?”

“哦,什么都想看!案发地点、凶器、尸体、脚印或者类似有趣的东西。我以前没有机会遇到这样的凶杀案,一定会终生难忘的。”

我转过身,一阵恶心。如今的女人都是怎么了?女孩的那种残忍的兴奋令我十分厌恶。

“别假装清高了,”女孩忽然说,“放下你的臭架子。他们请你来调查的时候,你有没有趾高气扬地说这是卑鄙的事情,你不会介入?”

“没有,但是——”

“如果你来这儿是度假的,难道不会跟我一样好奇地到处东看西看吗?你当然会。”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看到老鼠就跳上椅子大声喊叫,这就是你对女人的印象吗?这都是老掉牙的观点了。可你会带我去转转的,对吧?你要知道,这很可能会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

“为什么?”

“他们拒绝一切记者采访,而我也许能给某家报社提供独家报道。你可不知道,为了得到一条内幕消息,他们会出一大笔钱。”

我正犹豫着,她那只柔软的小手已经滑进了我的掌心。“求你了——这样才是个乖孩子。”

我投降了。偷偷地说,其实我很愿意当导游。

我们先到了发现尸体的地方。有一个人守在那儿,一见我便毕恭毕敬地敬了个礼,也没有疑心我的同伴,估计是以为我能给她作担保吧。我对灰姑娘叙述了一遍尸体被发现的经过。她听得很专心,偶尔会提出一个聪明的问题。之后,我们朝别墅走去。一路上我都非常小心,因为,老实说,我可不希望看见任何人。我带着女孩穿过灌木丛,绕到房子后面,来到了小棚屋前。我回想起昨天晚上,贝克斯重新锁好门之后,把钥匙交给马尔绍警官时说:“要是我们在楼上,吉劳德先生要用的话,你就给他。”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安全局的警探用完钥匙之后还给了马尔绍。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我让女孩躲进灌木丛里,自己则走进屋子里。马尔绍正在客厅外面执勤,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先生要找阿尔特先生吗?他就在里面,正在讯问弗朗索瓦丝。”

“不是,”我慌忙说道,“我不找他。不过,如果不违反规定,我想要外面棚屋的钥匙。”

“没问题,先生。”他拿出钥匙,“给您。阿尔特先生下令说所有设施都尽随你们所用。您用完再还回来就行了。”

“当然。”

我感到一阵满足,因为我意识到,至少在马尔绍眼中,我跟波洛是一样重要的。

女孩正等着我,看到我手中的钥匙便欢呼起来。

“你拿到了?”

“当然,”我冷静地说,“不过,你要知道,我这么做违反了规定。”

“你太厉害了,我不会忘记的。走吧,屋子里的人看不到我们的,对吧?”

“等一下,”我拦住了她急切的脚步,“要是你真的很想进去,我不会阻拦你的。可是你真要去吗?你已经看过了坟墓和球场,也听到了所有的细节,对你来说还不够吗?你要知道,里面很阴森……叫人很不舒服。”

她看着我,可我搞不懂那是什么表情。接着,她笑了。

“我就是为了看恐怖画面来的。走吧。”

我们默默地来到棚屋门前,我打开门,两人走了进去。我来到尸体旁边,学昨天下午贝克斯的样子,轻轻地拉开了盖尸布。女孩发出短促的喘息声,我扭过头看了看她。她一脸惊骇,之前那种高昂的兴致彻底消失了。她不听我的劝告,现在可尝到后果了。我对她无动于衷,不会让她中途撤退的。我把尸体轻轻地翻了过来。

“你看,”我说,“他是被人从背后刺了一刀。”

她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用什么刺的?”

我冲着玻璃缸点点头。“那把裁纸刀。”

那女孩的身体忽然间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蜷成一团。我连忙跑过去扶她。

“你晕了。我们走吧,这儿对你来说太可怕了。”

“水,”她含混不清地说,“快点,水。”

我冲进屋子,幸好一个仆人也没有。我悄悄倒了一杯水,从口袋里拿出小酒瓶滴了几滴白兰地。不一会儿我回到棚屋,女孩躺在那儿没动过,不过喝了几口掺白兰地的水之后,她立刻醒了过来。

“带我出去——哦,快点,快点!”她大喊,全身发抖。

我扶着她走到了棚屋外面,她顺手关上门,深吸一口气。

“好些了。哦,太恐怖了!你为什么要让我进去?”

听到这句娇嗔的话,我不禁笑了。说真的,她晕了我反倒有些高兴。这说明她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冷酷无情。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姑娘,比孩子大不了几岁,也许她的好奇心不过是一时间心血来潮而已。

“别忘了,我可极力劝过你。”我轻轻地说。

“也许吧。好啦,再见。”

“瞧,你可不能就这么一个人离开。你吃不消的。我陪你去梅林维尔吧。”

“胡说,现在我已经完全好了。”

“万一你又晕了呢?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她拼命反对。不过到了最后,我还是说服了她,她答应我陪她走到城郊。我们顺着原路走了回去,又一次经过坟墓,然后绕了个弯来到马路上。直到看见零星的商店,她才停下来,伸出手。

“再见。谢谢你陪我走过来。”

“你确定没事了吗?”

“十分确定,谢谢。希望你带着我参观不会惹上什么麻烦。”

我轻松地否认了这种想法。

“好啦,再见。”

“再见,”我说,“你要是还留在这儿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

她冲我笑了笑。

“是啊。再见。”

“等一下。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地址呢。”

“哦,我住在灯塔旅馆,小地方,不过挺好的。明天过来看我吧。”

“我会的。”我说,也许语气太过热诚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它消失在我的视野中。之后,我返回别墅,想起刚才走的时候没有把棚屋的门重新锁上,所幸还没有人发现我的这个疏漏。我扭动钥匙,锁好门,交还给警官。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虽然灰姑娘给了我她的地址,可我还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