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一章 杰克·雷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谈话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我可不知道,因为就在这时,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高个子年轻人大步走了进来。

就在这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以为死者复活了。随后我意识到这乌黑的头发中并没有银发,实际上,他只是一个闯进客厅的没有礼貌的小伙子。他急急地径直走向雷诺夫人,而无视在座的其他人。

“母亲!”

“杰克!”她大叫一声,把他搂进怀里,“亲爱的!你怎么来了?两天前你不是在瑟堡坐安茱拉号出发了吗?”接着,她猛然想起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便转过身,自豪地说,“先生们,这是我儿子。”

“啊哈!”阿尔特先生边说边向年轻人鞠躬回礼,“所以你没坐上安茱拉号?”

“没有,先生。我正打算说。因为引擎出了故障,安茱拉号延误了二十四小时。本来我应该在前天晚上出发,结果被延误到了昨晚。可我刚好买了份报纸,就看到了我们家的——发生在我们家的可怕惨剧。”他声音哽咽,泪水奔涌而出,“我可怜的父亲——我可怜的,可怜的父亲。”

雷诺夫人盯着他,呓语般地重复说道:“所以你没上船?”接着,她疲劳至极地做了个手势,喃喃自语道,“总之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请坐吧,雷诺先生,”阿尔特先生指着一把椅子说,“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听到这个消息,你肯定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不过,幸好你没有坐船离开。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一些信息,以便我们查清此案。”

“听你吩咐,先生,尽管问吧。”

“首先,我了解到,你这次出行是你父亲的要求?”

“是这样的,先生。我收到一封电报,命令我即刻赶往布宜诺斯艾利斯,从那儿经过安第斯山到瓦尔帕莱索,再去圣地亚哥。”

“啊!那么此行的目的是?”

“我不知道。”

“什么?”

“不,你瞧,电报在这儿。”

法官接过电报,大声读了起来:“‘速去瑟堡,乘今晚的安茱拉号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最终目的是圣地亚哥。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后将有进一步指示。别误了船期,事关重大。雷诺。’以前你父亲有没有提起过此事?”

杰克·雷诺摇摇头。

“只在这封电报里提到过。当然,我知道我父亲在那里住过很长时间,在南美肯定有很多产业,可他从来没说过让我去那里。”

“雷诺先生,那你理所当然也在那里住了很久了?”

“我在那儿度过了童年。但我在英国接受教育,大部分的假期也是在那里度过的,所以我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了解南美。”

“你在英国空军服过役,对吗?”

“是的,先生。”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阿尔特先生点点头,继续按照大家所熟知的方式询问着。杰克·雷诺的回答也很明确,父亲在圣地亚哥或者南美其他地方有没有敌人他完全不知道,最近也没有发现父亲的举止有何变化,而且从未听父亲提过什么秘密。他认为这趟南美之行是关于生意上的事。

在阿尔特先生停顿的间歇,吉劳德平静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想问几个问题,法官先生。”

“你想问就问吧,吉劳德先生。”法官冷冷地说。

吉劳德把椅子稍稍向桌子那儿靠了靠。

“雷诺先生,你跟你父亲的关系好吗?”

“当然。”年轻人傲慢地回答道。

“你确定?”

“是的。”

“连小争执也没有,嗯?”

杰克耸耸肩。“每个人都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

“没错,没错。如果有人坚称看到你在去巴黎的前一天晚上,跟你父亲发生过激烈的争吵,那么这人肯定是在撒谎了?”

我不禁佩服起吉劳德的独出心裁来。“我对一切都了如指掌。”——这种自负可不是凭空而来的。显然,这个问题让杰克·雷诺很慌乱。

“我们——我们确实争论过。”他承认。

“啊,争论!在争论的过程中,你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死了之后,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可能说过,”杰克嘀咕着,“我不知道。”

“你父亲是不是回答说‘但是我还没死’?然后你接着说‘我希望你早点死’?”

那孩子没说话,两只手紧张地摆弄着面前桌子上的东西。

“你必须回答我,雷诺先生!”吉劳德严厉地说道。

那孩子把一把沉甸甸的裁纸刀扫落在地上,愤怒地大喊:“那又怎样?没错,我是跟父亲吵过架,可能说过这些话——可我太生气了,根本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我当时气疯了,恨不得杀了他——你好好利用这一点吧!”他挑衅似的靠在椅子上,满脸通红。

吉劳德微微一笑,把椅子稍微往后挪了挪,说:“就这些了。阿尔特先生,你肯定想继续审问吧。”

“啊,是的,没错,”阿尔特先生说,“你们为什么吵架?”

“我拒绝回答。”

坐在椅子上的阿尔特先生挺了挺身子。

“雷诺先生,不可蔑视法律!”他叫道,“你们为什么吵架?”

年轻的杰克仍旧沉默不语,稚气的脸上阴云密布。一个沉着冷静的声音传了过来,是赫尔克里·波洛。

“法官先生,如果你想听,我可以告诉你。”

“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们吵架是因为玛尔特·多布罗尔小姐。”

杰克似乎受到了惊吓,差点跳了起来。法官向前探了探身。

“是这样吗,先生?”

杰克·雷诺低下了头。

“是,”他承认了,“我爱多布罗尔小姐,想娶她为妻。当我跟父亲提起这件事时,他立刻暴跳如雷。我当然无法忍受我心爱的女孩受到羞辱,所以也大发脾气。”

阿尔特先生看着对面的雷诺夫人。

“你知道他们恋爱了,对吗?”

“我曾担心过。”她简单地说。

“母亲!”男孩大声说道,“你也这样!玛尔特美丽又善良,你到底在反对什么?”

“我对玛尔特·多布罗尔小姐没有任何成见,但我更希望你能娶一个英国或法国女孩,而不是一个母亲身份不明的女孩。”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对多布罗尔夫人的敌意。我完全能理解,自己的独生子居然爱上了情敌的女儿,一定是个很大的打击。

雷诺夫人继续对法官说道:“也许我本应该跟我丈夫谈一谈这件事。我希望这只是男孩女孩之间的打情骂俏,如果不理会它,自然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为自己的沉默而自责。但是我丈夫,正如我说过的那样,他很焦虑、担心,跟从前大不相同,所以我不愿意让他徒增烦恼。”

阿尔特先生点点头。

“当你告诉你父亲你打算娶多布罗尔小姐时,他很吃惊吗?”

“他好像大吃一惊,然后专横地命令我打消这个念头,他永远都不会答应。我很生气,问他为什么排斥多布罗尔小姐。他并没有给我满意的答案,却带着轻蔑的口吻跟我讲起了这对母女神秘的身世。我说我娶的是玛尔特,不是她的身世。可他冲我大喊大叫,拒绝再讨论这件事,而且要我放弃这段感情。这种不公平和强制的方式让我气疯了——特别是他自己也经常关心多布罗尔母女,还老说要让她们来我们家做客。我失去了理智,和他大吵一架。我父亲提醒我说,现在我仍然完全依赖他,而我肯定是反击了他,说他死后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波洛飞快地提了一个问题,打断了杰克的话。

“那你知道你父亲遗嘱的内容了?”

“我知道他把一半财产留给了我,另一半给了我母亲,她去世后我才能继承。”年轻人回答道。

“你继续说。”法官说道。

“之后我们两个人愤怒地对喊,然后我猛地想起火车就要误点了,虽然余怒未消也只好往车站跑去。然而,离开家之后,我冷静了下来。我给玛尔特写了封信,告诉她这件事,而她的回信更加平复了我的心情。她说只要我们情比金坚,任何反对最终都会得以解决。我们的爱情必须经过考验和证明,而且如果我的父母将来知道我不是盲目迷恋她,对我们的态度一定会缓和下来的。当然,我没有告诉她我父亲反对的主要原因。我很快就明白了,激烈的言行对我们的事没有好处。”

“另外一个问题,雷诺先生,你是否熟悉‘杜维恩’这个名字?”

“杜维恩?”杰克说,“杜维恩?”他探身向前,慢慢地捡起他刚才扔在桌上的那把裁纸刀。他抬起头时,正好迎上了吉劳德的目光。

“杜维恩?不,我不知道。”

“你可否读一下这封信,雷诺先生,然后告诉我知不知道是谁写给你父亲的?”

杰克·雷诺接过信,从头到尾读完之后,满脸通红。

“写给我父亲的?”他的语气中明显带着激动和愤慨。

“是的,我们是在他口袋里发现的。”

“是不是——”他迟疑着,快速地向他母亲瞥了一眼。

法官明白了。

“到目前为止,不是。你能否给我们提供一些关于写信人的线索?”

“我什么都不知道。”

阿尔特先生叹了一口气。

“一件神秘之至的案子,啊,好吧,我想我们先不去理会这封信。让我想想刚才问到哪儿了。哦,凶器。雷诺先生,恐怕这会让你感到痛苦。我知道那是你送给你母亲的礼物。真惨,太让人伤心了——”

杰克·雷诺身子前倾。刚才读信的时候他满脸通红,现在却面如死灰。

“你是说——是那把飞机金属材料做成的裁纸刀刺死我父亲的?不可能!那东西那么小!”

“唉,雷诺先生,此事千真万确。理想的小工具,锋利且方便携带。”

“在哪儿?我能看看吗?是不是——还在尸体上?”

“哦,不,已经拔出来了。你想看?要确认一下?夫人已经辨认过了,不过可能看看也好。贝克斯先生,能麻烦你一下吗?”

“当然。我这就去取。”

“带雷诺先生去棚屋不是更好吗?”吉劳德细心地建议说,“他肯定也想见见父亲的遗体。”

那男孩颤抖着做了一个拒绝的手势,而法官总是一有机会就跟吉劳德对着干,他回答说:“不,现在不用。还是请贝克斯先生拿过来吧。”

局长离开了房间。斯托纳走到杰克面前,紧紧握住他的手。波洛站起身来,把一对烛台摆正,在他那双训练有素的眼睛里,这烛台放得有点歪。法官把那封神秘的情书又看了一遍,依然坚持他最初的推论,即有人因为嫉妒从背后刺了死者一刀。突然,门被撞开了,局长冲了进来。

“法官先生!法官先生!”

“在。怎么了?”

“裁纸刀!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消失了。失踪了。玻璃缸里面是空的!”

“什么?”我大叫一声,“不可能。怪了,今天早上我还看见来着——”我噤声了。

可是全屋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我身上。

“你说什么?”局长喊道,“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我看见它还在那儿,”我缓缓说道,“准确地说,是一个半小时之前。”

“这么说,你去过棚屋了?你是怎么拿到钥匙的?”

“我向警官要的。”

“然后你就进去了?为什么?”

我犹豫着,最后决定只有坦白才是上策。

“阿尔特先生,”我说,“我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请你宽恕。”

“请说,先生。”

“事实是,”我说,真希望能找个洞钻进去,“我遇到了一个年轻女孩,刚刚认识的。她说她很想看看跟凶杀案有关的所有场面,于是我——总之,我拿了钥匙,带着她去看了尸体。”

“啊!”法官愤愤地说,“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黑斯廷斯先生,完全违反了规定,你不应该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我知道,”我顺从地说,“你怎么责怪我都不过分,先生。”

“是你把这个女孩请过来的吗?”

“当然不是。我遇到她纯粹是个意外。她是个英国女孩,正好住在梅林维尔。遇到她之后,我才知道她也来这儿了。”

“好吧,好吧,”法官的语气缓和下来,“这违反了规定,不过这个女孩肯定年轻貌美,对吗?年轻真是好啊!”他感慨地叹口气。

局长可没有那么浪漫,而是个实际的人。

“可是,你离开的时候,没有把门关上锁好吗?”

“就是这个问题,”我缓缓地说,“我就是为了这个而自责。我的朋友见到尸体之后很不舒服,几乎要晕倒了。我给她喝了点掺了白兰地的水,之后坚持把她送回镇子里。慌乱中我忘了锁门,返回别墅之后才锁上。”

“那起码有二十分钟——”局长缓缓地说道,又停了下来。

“没错。”我说。

“二十分钟。”局长陷入了沉思。

“太糟糕了,”阿尔特先生说,他又恢复了严厉的态度,“史无前例的。”

突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你觉得这很糟糕吗,法官先生?”吉劳德问。

“当然。”

“我觉得这很好。”吉劳德镇静地说。

这位意外的盟友让我一头雾水。

“很好,吉劳德先生?”法官边问边谨慎地用余光打量着他。

“没错。”

“为什么?”

“因为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凶手或凶手的同伙一个小时之前就在别墅附近。如果知道了这一点还不能手到擒来的话,那就怪了。”他的语气中有种胁迫的意味,“他冒着很大的风险去拿凶器,也许害怕上面有指纹。”

波洛转向贝克斯。

“你说过没有指纹?”

吉劳德耸耸肩。“可能他自己并不确定。”

波洛看着他。

“你错了,吉劳德先生。凶手戴着手套,他绝对确定。”

“我没说这是凶手本人,也许是他不太了解实情的同伙。”

法官的书记员正在整理桌子上的文件。阿尔特先生对我们说:“我们的工作结束了。雷诺先生,也许你愿意听一下我们给你的证词做的笔录。我特意让程序简单化。有人认为我的方法太原始,不过我觉得原始有原始的好处。现在,这案子就交接给著名的吉劳德先生了。毋庸置疑,他会名声大振的。老实说,我倒很奇怪他还没有把凶手绳之以法。夫人,请容许我衷心向你表示同情。再见,先生们。”然后,在书记员和局长的陪同下,他离开了。

波洛掏出他那只大怀表,看了看时间。

“我们回旅馆吃午饭吧,朋友,”他说,“然后你向我全盘托出今早轻率言行的始末。没人注意我们,我们也不用告辞了。”

我们悄悄地走出房间。预审法官刚刚坐车走了。我正要走下台阶,波洛叫住了我。

“等等,我的朋友。”

他熟练地掏出卷尺,一本正经地走过去测量挂在门厅里的一件大衣,从领子量到下摆。我之前没看到那里挂着大衣,我猜可能是斯托纳先生或杰克·雷诺的。

然后,波洛满意地咕哝了一声,把卷尺放进口袋,跟我走出屋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