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第二具尸体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等不及了,转身沿着小路跑向棚屋。两个守在门口的警官退到两旁让我过去。我紧张地走了进去。

-鲲-弩-小-说 k u n n u^ c o m. 🌂

里面很暗,这是一间放旧陶器和园艺工具的简陋木屋。我冲了进去,但却停在了门口,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

吉劳德趴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只电筒,正在仔细搜寻每一寸地面。他抬起头,看到我进来,皱了皱眉,表情稍稍放松了些,用一种愉快的声调说:“啊,英国佬,进来吧。看看你能发现什么!”

他的语气让我颇为生气,我低着头进了棚屋。

“就在那儿。”说着他用手电筒照了照棚屋的一个角落。

我走过去。

死者仰面躺在地上,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五十岁左右,身上穿着做工优良、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他的脸可怕地扭曲着,在他身体左侧、心脏上方,竖着一个又黑又亮的刀柄。我立刻认出来了,就是我前天早上在玻璃缸里见过的那把裁纸刀!

“我在等医生过来,”吉劳德解释说,“其实并不需要他。死因很明显,这个人被刺中了心脏,当场死亡。”

“什么时候发生的?昨天晚上吗?”

吉劳德摇摇头。

“不可能。我在等法医报告,不过我敢说这人至少已经死了十二个小时了。你最后一次看到裁纸刀是什么时候?”

“昨天早上十点左右。”

“既然这样,我认为没过多久凶案就发生了。”

“可棚屋这儿总有人经过啊。”

吉劳德的笑声让人很不舒服。

“谁说这人是在棚屋被杀的了?”

我脸红了。

“我……我想是这样——”

“多么厉害的侦探啊!看看他,一个被刺中胸口的人会这样倒在地上吗,双手贴在身旁、双腿并拢?当然不会了!还有,他会躺在那儿,任凭别人刺一刀,也不举起双手自卫吗?很荒谬,对吗?再看看这儿——还有这儿——”

吉劳德用手电筒照着地面,我看到松软的泥土上有不规则的奇怪痕迹。

“他是死后才被拖到这儿来的——两个人,半拖半扛的。外面的硬土上面没有留下脚印,而这里的已经被他们擦掉了。不过还是留下了线索。我敢跟你保证,我的朋友,其中一个是女人。”

“一个女人?”

“没错。”

“但是如果痕迹被擦掉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不太清楚,不过肯定是女人的鞋印。还有,这个——”

他从刀柄上拿起一样东西,递给我。是一根女人的头发,又黑又长,和波洛在书房椅背上发现的很像。

他讽刺地笑了笑,把头发缠回刀柄上。

“我们要尽量保持原状,”他解释说,“预审法官会很高兴的。那么,你还注意到其他什么没有?”

我不得不摇摇头。

“看他的双手。”

我看到他的指甲是折断的,皮肤表面硬化了。我没能发现什么,便抬头看着吉劳德。

“这不是绅士的双手,”吉劳德回答了我的疑问,“可他却穿着有钱人的衣服,这不奇怪吗?”

“很奇怪。”我同意。

“而且他的衣服上没有任何标记。我们能了解到什么?这个人想冒充别人,他化了装。为什么?他在害怕什么?他是不是想借着伪装来逃跑?虽然我们还无法知道,但起码知道一件事——他急着掩饰自己的身份,而我们同样想尽快查出来。”

他又向下看着尸体。

“跟之前一样,裁纸刀上没有任何指纹。凶手这次也戴了手套。”

“那么你认为这两个案子是同一个凶手做的吗?”我着急地问道。

吉劳德讳莫如深。

“别管我怎么想的,我们会明白的。马尔绍!”

警官出现在门口。

“先生?”

“雷诺夫人怎么没在这儿?我十五分钟前就派人请过她了。”

“她正顺着小路过来,先生,她儿子陪着她。”

“好。不过我一次只见一个。”

马尔绍敬了个礼,走了。没多久,他带着雷诺夫人进来了。

“夫人来了。”

吉劳德上前微微欠了欠身。

“这边走,夫人。”他把她带了过去,接着忽然往旁边一闪,“就是这个人。你认识吗?”

说这话时,他目光尖锐地看着她的脸,试图看穿她的心思,辨别她每一个表情的含义。

但是雷诺夫人十分镇静——我觉得太镇静了。她低头看了看尸体,一点兴趣也没有,也没有任何激动或者认出来的迹象。

“不认识,”她说,“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完全是陌生人。”

“你确定?”

“非常确定。”

“你不觉得他是袭击你的那两个人中的一个?”

“不是。”她有些犹豫,好像猛然想到什么似的,“不,我认为不是。当然,他们留着胡子——法官认为是假的——不过,不是。”她似乎拿定了主意,“我确定,不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好,夫人,就这些。”

她走了出去,太阳照着她银色的头发。之后,杰克·雷诺走了进来。他的一言一行都非常自然,而且也不认识死者。

吉劳德只是咕哝了一声,我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生气。他对马尔绍说道:“把下一个带过来!”

“下一个”是多布罗尔夫人。她愤怒地走进来,激烈地抗议道:“我抗议,先生!这是一种侮辱!我跟这一切有什么关系?”

“夫人,”吉劳德直截了当地说,“我正在调查的不是一件谋杀案,而是两件!据我所知,你跟这两个案子都有关系。”

“你怎敢这么说话!”她大叫,“你竟敢胡乱指控我?太无耻了!”

“无耻?那这个呢?”他再次弯下腰拿起了头发,举到她面前,“看到没有,夫人?”他向前逼近一步,“你允许我比对一下吗?”

她大叫一声,向后倒退一步,嘴唇发白。

“是假的,我发誓。我对凶案一无所知,两件都不知道。谁要说是我做的,谁就在撒谎!啊,天哪,我该怎么办!”

“冷静点,夫人,”吉劳德冷冷地说,“还没有人指控你。不过,你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别找麻烦。”

“随你,先生。”

“看看死者,你之前见过他吗?”

多布罗尔夫人靠近一点,脸上有了点血色,既好奇又感兴趣地看着受害人,然后摇摇头。

“我不认识他。”

语气十分自然,教人无法怀疑她。吉劳德点点头,让她走了。

“你让她走了?”我低声问道,“这样做明智吗?那根黑头发绝对是她的。”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吉劳德冷淡地说,“她在我们的监视之中,现在我还不想抓她。”

然后,他皱着眉头,俯视尸体。

“你觉得这是个西班牙人吗?”他忽然问道。

我仔细端详着。

“不,”我最后说道,“我觉得他肯定是个法国人。”

吉劳德不满意地嘀咕了一声。

“跟我想的一样。”

他站了一会儿,然后做了个命令的手势示意我闪开,然后再一次趴在地上,继续搜寻棚屋的地面。他很厉害,什么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一寸一寸地在地上匍匐前进着,翻动花盆,检查旧麻袋。他朝门旁边的一捆什么东西猛扑过去,却只是一件破大衣和破长裤。他谩骂一声,把它们扔了出去。他对两双旧手套产生了兴趣,后来却摇摇头,丢在一旁。然后,他回到花盆这儿,有条不紊地一一检查着。最后他站起来,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似乎被难住了,很迷惑。我觉得他早就忘记我的存在了。

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和喧闹,我们的老朋友法官先生在书记员和局长的陪同下一起乱哄哄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医生。

“太不寻常了,吉劳德先生,”阿尔特先生大喊,“又一起凶杀案!啊,第一个案子还没查清楚呢。这里面深藏着一些秘密啊。这次被害的是谁?”

“法官先生,没人知道,还没人认出来。”

“尸体在哪儿?”医生问。

吉劳德往旁边让了让。

“那边的角落里。你也看见了,他的心脏被刺了一刀,用的是昨天失踪的那把裁纸刀。我想凶杀案是紧接着失窃案之后发生的——但是这一点由你来判断。你可以自由处置这把裁纸刀——上面没有指纹。”

医生跪在死者旁边,吉劳德转向预审法官。

“小问题,对吧?但我会解决的。”

“没人能认出他来,”法官沉思地说,“有没有可能是其中一个凶手?他们也许会自相残杀。”

吉劳德摇摇头。

“这人是个法国人。我敢发誓——”

这时,医生打断了他的话。他神情复杂地单膝跪在地上。

“你说他是昨天早上被杀的?”

“我是根据裁纸刀被偷的时间推断的。”吉劳德解释说,“当然了,也可能是那天晚些时候。”

“那天晚些时候?胡说!这人死了至少四十八小时了,没准儿更多。”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面面相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