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从巴黎到克里登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献给奥蒙德·比德尔

乘客名单

 

二号座位  吉塞尔夫人

四号座位  詹姆斯·赖德

五号座位  阿曼德·杜邦先生

六号座位  让·杜邦先生

八号座位  丹尼尔·克兰西

九号座位  赫尔克里·波洛

十号座位  布莱恩特医生

十二号座位  诺曼·盖尔

十三号座位  霍布里伯爵夫人

十六号座位  简·格雷

十七号座位  维尼蒂娅·克尔


九月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布尔歇机场。乘客们通过地下通道,登上飞往伦敦克里登机场的“普罗米修斯”号航班。再过几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简·格雷随着最后一批登机的旅客进入机舱,在十六号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一些乘客已经通过中门旁的洗手间和餐具室,来到前舱。大部分人都已落座。过道对面,一位女士的尖嗓音在乘客嘈杂的交谈中显得很突出。简微微撇了下嘴角,她太熟悉这声音了。

“天啊,真了不起……我不知道……你说哪儿?胡安莱潘①[1]?哦,对……不,是皮内②[2]……对,还是那些人……我们当然坐在一块儿……不行吗?谁?……哦,是这样。”

[1]①法国城市,位于戛纳和尼斯之间。

[2]②法国埃罗省的一个市镇,位于南部沿海地区。

然后,一个带有外国口音的男声语气温和地说:“我不胜荣幸,夫人。”

简朝那边瞟了一眼。

他微微上了点儿年纪,正很有礼貌地点着自己蛋形的头,拿着行李进入座位。他的座位就在过道对面,与简相对。简微微侧了侧头,将视线转到另外两个似乎不期而遇的女士身上,她们正像陌生人一样有礼貌地寒暄着。她们的谈话中提到皮内,引起了简的注意,因为她刚去过那个地方。

其中一位女士,简对她记忆犹新,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她时的情形——那是在纸牌桌上,她那双小手时而攥紧,时而放松,妆容精致得像德累斯顿瓷器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稍一回想,简觉得自己还能记得她的名字,有位朋友提到过,还评论说她也算是个贵族,但不是那种真正的贵族,只是个合唱团里的姑娘。朋友的声音里充满轻蔑——她叫梅西,是个一流的按摩师。

另外那位女士,简在心里顺带评估了一下,倒是个“货真价实”的贵族,是那种热爱骑马和乡间生活的类型。接下来,简把这两位弃之脑后,不再注意她们,将兴趣转到窗外布尔歇机场的繁忙景象上。机场上散布着其他一些机器,其中一架像个巨大的金属蜈蚣。

她看来看去,就是不看自己的正前方。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位年轻人,他穿着鲜艳的浅蓝色套头衫。简决意让自己的视线保持在套头衫肩部以下,免得对上他的目光。她可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机械师用法语喊叫着什么,发动机顿时开始轰鸣,停了停,又再次轰鸣起来。机械师移开障碍物,飞机起飞了。

简屏住呼吸。这是她第二次乘坐飞机,仍然对起飞感到激动不已。起飞就像是——就像是一定会撞到栅栏上——其实只是离开了地面,上升,上升,展翅飞去,将布尔歇机场远远抛在脚下。

前往克里登的午间航班开始了航程。飞机上载有二十一位乘客,前舱坐了十位,其余十一位坐在后舱。机组包括两名驾驶员和两位乘务员。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已经得到有效的抑制,尽管还不至于用耳塞堵住耳朵,但噪声也足以湮灭大家交谈的欲望,只能冥思遐想了。

飞机在法兰西上空飞行,后舱的乘客各自想着心事。

简·格雷心想:“别看他……别看……最好不看。我要一直看着窗外想事,心有旁骛会让自己心神安宁,这样才能避免去看他。既然开始了这趟旅程,我就要好好完成。”

简的思绪回到她是怎么开始这趟旅程的——从购买那张“爱尔兰思维普”彩票开始。那对自己而言真是件奢侈的事,不过是多么令人激动啊!

简和美容厅工作的年轻同事们常常在一起嬉笑逗趣,同事问过她:“假如你中了彩票,你打算做什么,亲爱的?”

“我已经有了打算。”

计划、空想、嬉笑。

不过,虽然她并未中头彩,可她还是赢得了一百英镑!

整整一百英镑呢!

“花掉一半,亲爱的,另一半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谁知道哪天需要呢。”

“如果我是你,就去买一件最好的皮衣。”

“来趟旅行怎么样?”

要不要去旅行,简举棋不定,不过,那倒是她心向往之的。终于,她拿定了主意。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皮内待上一星期。她的许多顾客都去过那里,或是刚从那里回来。她一边用灵巧的手指摆弄她们的卷发,习以为常地叨叨着那些千篇一律的话——“让我看看,夫人,你有多久没做头发了?”“太太,你的发色真是不同寻常啊。”“这个夏天真不错,是不是,夫人?”——一边心里在想:“凭什么我就不能去趟皮内呢?”好啦,现在她也去过了。

穿什么衣服去完全不是问题。像简这样在小公司供职的伦敦姑娘都有一衣柜上好的时装。此外,指甲、化妆和发型也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位上流社会的贵妇人。

简就这么去了皮内。

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简的脑海里,这十天的皮内之旅,在她心中只留下了一个小插曲。

那个插曲发生在轮盘赌的台子上。每天晚上,简都会拿出一小笔钱去领略一下赌博的乐趣,输完就走,绝不恋战。人们都说新手赌博手气好,简可没沾着什么光,手气坏透了。她连续赌了四个晚上,一直很小心地下注,但总是输多赢少。到了最后一个晚上,手里还剩最后一把筹码,她攥着筹码等待下注的机会。

赌盘上除了五和六两个位置外都已被人下了注。她应当把最后的筹码押在哪个格里?是押其中一个,还是各押一半?押五还是押六?哪个更有感觉?轮盘要转起来了,简伸出手,把赌注放在六点上,与此同时,对面一位赌客也及时将自己的赌注放在了五点上。

“赌注下定。”庄家说。

小球转了一会儿,停了下来。

庄家说:“五点红,单数。”

简差点没哭出声来。庄家收走输家的筹码,付给赢家。对面的赌客说:“你怎么还不查点自己的胜码?”

“我赢了?可我下的是六点啊。”

“哪里哪里,我下的才是六点,你下的是五点。”他微微一笑,非常迷人,雪白的牙齿衬托着褐色的脸庞;湛蓝眼睛,留着精神的短发。

简半信半疑地拿起筹码。是这样吗?她给弄糊涂了,也许刚才她是押在五上了?她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年轻人,他回报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没错,”他说,“你要是不拿走,会有别人声称那是他的筹码,这是个老戏法。”他友好地点点头,转身而去。这人真不错,她想,也许他这么做是想和自己套近乎。不过看来他不是那种人,他很随和。现在,他就坐在她对面。

旅程结束——钱也花完了——最后两天在巴黎度过(真是乏味的两天),现在乘飞机回家。

接下来如何呢?

“打住,”简对自己的理性说,“不要想接下来会如何,那只会让人紧张。”

过道对面的两个女人停止了交谈。简看过去,见那位德累斯顿瓷器女人正气呼呼地检视自己破损的指甲。她拉铃叫来了身穿白色制服的乘务员:“你去前舱把我的女仆叫来。”

乘务员恭顺地迅速走开。不一会儿,一个黑发黑衣的法国姑娘拿着一只首饰盒走了过来。霍布里夫人用法语对她说:“玛德琳,我要的是那只红皮摩洛哥小盒。”

法国姑娘又匆忙穿过过道,走到机舱尽头,那里有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盒子。她拿来一只红皮化妆盒。塞西莉·霍布里接过小盒说:“就放在这儿吧。”

女仆走了。霍布里夫人打开有着漂亮内衬的首饰盒,拿出指甲钳。之后,她又对着一面小镜子起劲地照来照去,这里扑点粉,那里抹些口红。

简轻蔑地撇撇嘴,目光望向机舱的其他地方。

两个女士后面坐着那位外国小个子男人。他已经与那位乡下妇人换了座位。他怕冷似的裹着厚外套,似乎睡得很沉。也许被简的眼光惊动了,他睁开眼睛,注视了她一会儿,又重新闭上。

他身旁坐着一位灰发高个儿男子,面前放着一个打开的长笛盒子。他正小心地擦拭着手中的长笛。简觉得他不像是搞音乐的,倒像是律师或者医生。

他们身后是两个法国人,一个留着大胡子,另一个则年轻得多,像是一对父子。两人正指手画脚,激动地谈着话。

简无法看到自己这行座位的情况,她的视线被身着蓝套衫的男子挡住了,就是那个她出于某种原因刻意不去看的人。

“真是莫名其妙,还觉得挺刺激的,好像十七岁的女孩似的。”简对自己颇为不满。

坐在她对面的诺曼·盖尔也在想:“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她一定还记得我。她的筹码被庄家扫走时是多么失望呀,看她收回筹码的表情真让人感到愉快,付出更多代价也是值得的。我当时那么做太对了。她笑起来的样子好迷人——牙龈粉红,牙齿雪白,一点龋齿都没有——糟糕,我都开始兴奋了,老实点,你这小子……”

他对拿着菜单站在身边的乘务员说:“我要冷牛舌。”

霍布里伯爵夫人在想:“天哪,我该怎么办呢?一切都这么乱七八糟的,真让人烦透了。我看不出有什么别的办法,我必须鼓起勇气来。我鼓得起勇气吗?这样能蒙混过关吗?我的勇气已经化为乌有了,都用完了,我以前干吗要那样呢?我的样子看起来很糟糕,简直糟糕透了。维尼蒂娅·克尔那老猫也在,这让情况变得更糟。她看着我,就好像我是一条腥鱼。她自己想得到斯蒂芬,不过目前还没得逞。她那张大长脸真让我烦透了,就是张马脸。我恨这些乡下女人。天哪,我该怎么办呢?我已经绞尽脑汁了,那老东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她从化妆包里摸索出烟盒,取出一支烟装在长长的烟嘴上,手轻微地颤抖着。

令人尊敬的维尼蒂娅·克尔在想:“这小荡妇,她就是个荡妇,看上去道貌岸然,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荡妇。可怜的老斯蒂芬——只要他能回心转意,甩掉她……”

她也拿出自己的烟盒,并接过霍布里夫人递过来的火柴。乘务员连忙说:“对不起,夫人们,飞机上不能抽烟。”

塞西莉·霍布里说:“见鬼。”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想的是:“那位姑娘很标致,从下巴上看是个很有决断力的人。她为什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为什么那么坚决地不看对面的英俊小伙子?显然她很在意他,而他也……”

飞机微微往下一沉。

“讨厌。”波洛先生想,赶紧闭上了眼睛。

在他身旁,布莱恩特医生用紧张的双手抚摸着长笛,想:“我很难作出决定,很难啊。这将是我一生的转折点……”他小心翼翼地将长笛从笛盒里拿出来。音乐使人远离一切尘世的烦恼。他浅笑着将笛子放在嘴边,然后又放了回去。

他身旁那位留小胡子的小个子男人已经睡得很沉了。刚才飞机有一阵子小小的颠簸,那人明显地脸色发青。布莱恩特医生很高兴自己既不晕船也不晕车,更不晕飞机。

老杜邦对身旁的小杜邦用法语嚷道:“这很明显嘛,他们都错了。那些德国人、美国人还有英国人,根本不懂如何鉴定史前陶器的时间。比如萨马拉的器皿……”

儿子让·杜邦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故意轻描淡写地说:“你这么说得拿出所有相关证据才行……”

他们就这样一直闲聊着。

阿曼德·杜邦打开一只手提包。“比如这些库尔德人的烟杆,刚出厂不久,但它们上面的图案与公元前五千年前的装饰图案几乎一模一样……” 他连说带比画,手一挥,差点儿弄翻了乘务员正往他面前放的盘子。

侦探小说家克兰西先生从诺曼·盖尔的座位后面站了起来,向机舱那头走去。他从风衣兜里取出笔记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构思自己的犯罪小说。

坐在他身后的赖德先生在想:“我一定要坚持住,尽管困难很大,这次分红我一定要增加留存,一旦过了这一关……”

诺曼·盖尔站起身去了洗手间。他一走,简就拿出小镜子,急切地察看自己的妆容,还补了补妆。

乘务员将咖啡放到她面前。

简向窗外看去,英吉利海峡在太阳下闪着蓝光。

一只黄蜂在克兰西先生的头上盘旋。他不经意地挥了挥手,黄蜂又嗡嗡飞去拜访杜邦父子的咖啡杯。让·杜邦灵巧地捏死了它。

谈话声慢慢停止了,机舱终于安静下来。不过乘客们并没有停止思索。

坐在机舱顶头二号座位的吉塞尔夫人的头猛地朝前垂下来。如果有人看见,会以为她睡着了。可她并没有睡觉,但也不能说话,不能思考了。

吉塞尔夫人死了。

 

共一条评论

  1. 吴邪说道:

    好安静啊,阿婆的小说底下没人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