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八章 维多利亚女王街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詹姆斯·赖德接到印有赫尔克里·波洛字样的名片时,感到非常意外。他记得这个名字,但想不起他是谁。然后他恍然大悟:“啊,是那个人!”于是他让秘书请波洛进来。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看起来非常轻松愉快。他拿着一根手杖,上衣的扣眼里别着一枝花。

“请原谅我前来打扰你。”波洛说,“我是为吉塞尔夫人的谋杀案而来的。”

“哦?”赖德先生说,“关于谋杀案的什么事?请坐。来支雪茄吗?”

“不了,谢谢,我抽自己的香烟。你也来一根?”

赖德带着疑虑看着波洛的小香烟。

“我还是抽自己的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的香烟太细了,也许我会不小心吞下去的。”他开心地大笑起来。

用打火机点燃香烟后,赖德说:“前几天警督来过了,这些家伙总是探头探脑的,问一些不该问的事情。”

“他们正在收集线索。”波洛温和地说。

“但他们也没有必要如此咄咄逼人,”赖德先生愤怒地说,“人都是有感情的,而且还有生意场上的名声要考虑。”

“也许你有点儿过于敏感了。”

“我的处境很微妙。”赖德先生说,“我就坐在她前面,这大概会让我看起来很可疑。但我又没法挑选自己的座位。如果我知道那个女人会被谋杀,我根本就不会上这架飞机。我不知道……也许我还是会去。”

有一阵子,他看起来在沉思。

“从这件坏事中,你是不是也有一点收获?”波洛微笑着说。

“这是个有趣的说法,也对也不对,看你怎么说了。我是有很多担忧,被人认出来,听到一些含沙射影的话。为什么非得是我呢?我这么想,为什么他们不去怀疑那个哈伯德——不是,布莱恩特医生呢?凡是那些追查不出来的毒药,医生都能拿到。我倒想问问你,我要怎么样才能取得蛇毒!”

“你是说,尽管经历了这些困扰——”

“啊,是的,任何事物都有光明的一面。我并不介意告诉你,我从报纸那儿拿到了一些钱,正好清了之前的一小笔账。写的是目击者的经历——尽管记者的想象多于我实际目击到的东西,但那并不重要。”

“真有趣。”波洛说,“谋杀案影响了许多人的生活。拿你来说,你意外获得一笔收入,而这笔收入正是你目前急需的。”

“钱总是好东西。”赖德先生说着,敏锐地看了波洛一眼。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w # ku n Nu # Co M

“有的时候这种需求太急切,于是就有人靠挪用和欺骗来获得——”波洛挥挥手,“于是,一些复杂的事情就出现了。”

“我们还是别老谈事情的阴暗面吧。”

“是啊,为什么要谈阴暗面呢?这笔钱对你太有用了,既然你没能在巴黎筹借到——”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赖德先生生气地问。

波洛微笑道:“反正这是事实。”

“这是事实,但我不希望它传播出去。”

“我保证,我不会评判这件事。”

“这很奇怪,”赖德喃喃地说,“只是一小笔钱,就会让人置身于一个奇怪的位置;拿到一点点钱,就能战胜巨大的危机,而拿不到的话,他的声誉就完了。真奇怪,钱这东西总是这么奇怪。说起来,生活本身就很奇怪!”

“千真万确。”

“对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有一点难以启齿。你明白,由于我的职业,我会听到一些消息。我听说你和吉塞尔夫人有过什么交易,尽管你一直否认。”

“谁说的?完全是撒谎。我从未见过那个女人!”

“噢,这可太奇怪了。”

“奇怪?这是诽谤!”

波洛沉思地看着他。“哦,我将就此事进行调查。”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波洛摇摇头。“你别激动,这一定是个误会。”

“我想也是,我怎么会和那些上流社会的高利贷者搅在一起?去找那些欠了赌债的贵妇,那才是正确的方向。”

波洛起身说:“对不起,我的消息来源有误。”走到门口时,他停下来说,“对了,我有点好奇,刚才你为什么把布莱恩特医生叫成了哈伯德医生?”

“我怎么会知道。让我想想……啊,我懂了,一定是因为那根长笛。有一首摇篮曲,你知道的,《哈伯德老妈妈的狗》,里面唱的是‘当她回来时,他正在吹长笛’。真是奇怪,人会因为这种事情把名字弄混。”

“啊,没错,那支长笛……我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你知道,心理层面的。”

赖德先生对“心理”二字嗤之以鼻。对他来说,这个词意味着那些愚蠢的商业心理学分析。他带着怀疑的态度注视着波洛离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