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韦斯顿拿了旅馆的旅客登记簿,大声念出来。

 

考恩少校及夫人

帕米拉·考恩小姐

罗伯特·考恩先生

伊万·考恩先生

雷德山,莱瑟赫德镇

 

马斯特曼先生及夫人

爱德华·马斯特曼

珍妮弗·马斯特曼小姐

罗伊·马斯特曼先生

弗雷德里克·马斯特曼先生

马尔伯乐大道五号,伦敦,西北区

加德纳先生及夫人

纽约

 

雷德芬先生及夫人

克劳斯门,赛尔顿,雷斯堡王子市

 

巴里少校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卡顿街十八号,圣詹姆斯,伦敦西南一区

 

贺拉斯·布拉特先生

皮克斯街五号,伦敦东部中二区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

伦敦怀特黑文大厦,伦敦西一区

 

罗莎蒙德·达恩利小姐

卡丁甘大厦八号,西一区

 

艾米丽·布鲁斯特

南门街,泰晤士河森伯里区

 

斯蒂芬·兰恩牧师

伦敦

 

马歇尔先生及夫人

琳达·马歇尔小姐

厄普科特大厦七十三号,伦敦西南七区

 

他停了下来。科尔盖特警督说:“局长,我想最前面两家可以忽略过去,卡斯特尔太太告诉我,这两家人每年都带着孩子到这里来度假。他们今天一早就去玩海上一日游,是带了午餐去的,刚过九点就动身了。驾船带他们出去的人叫安德鲁·巴斯顿,我们可以找他问问。不过我觉得现在就可以把他们从名单上面剔除了。”

韦斯顿点点头。“同意,我们挨个儿排查每个人吧。波洛,其他的人你能不能大略向我们说明一下呢?”

波洛说:“只是表面形容一下,那很容易。加德纳夫妇是一对中年已婚夫妇,性情开朗,喜欢旅游,太太特别爱说话,一张口就滔滔不绝,丈夫只有默默点头的份儿。他喜欢打网球和高尔夫。其实他也有种冷幽默,相当吸引人,不过那得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下面一对,雷德芬夫妇。雷德芬很年轻,容易招女人喜欢,是个游泳高手,网球打得出色,还精通跳舞。他的太太我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她是个安静的人,具有那种苍白的美。我想她非常爱她的丈夫,她还有些艾莲娜·马歇尔不具备的东西。”

“是什么呢?”

“头脑。”

科尔盖特警督叹了口气说:“头脑无法对抗鬼迷心窍的激情。”

“也许吧,不过我认为帕特里克·雷德芬虽然被马歇尔太太迷得神魂颠倒,却还是真心在乎他太太的。”

“不是没有可能,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的。”

波洛喃喃地说:“可惜的是,女人很难相信这一点。”他继续说道,“巴里少校原先在印度服役,现在已经退伍了,喜欢女人,喜欢讲又臭又长的故事。”

科尔盖特警督叹了口气。“你不必多说,这种人我也见识过几个。”

“贺拉斯·布拉特先生,显而易见是个有钱人。他特别爱说话——说的都是自己的事。他希望和大家做朋友,可悲的是,大家都不是很喜欢他。另外还有一件事,布拉特先生昨晚问了我很多问题,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是的,布拉特先生有点不对劲。”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换了个声调继续说道,“下面一位是罗莎蒙德·达恩利小姐,她是罗斯蒙德服饰公司的老板,自己也是著名服装设计师。我该怎么形容她呢?她有头脑,风度迷人,也很时尚,让人赏心悦目。”他略顿一下,又说道,“她是马歇尔先生青梅竹马的老朋友。”

韦斯顿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啊,真的吗?”

“是的,不过他们有许多年没见面了。”

韦斯顿问道:“她原先知道他要到这里来吗?”

“她说不知道。”波洛停了停,继续说道,“接下来是谁?布鲁斯特小姐。我对她倒是有点疑虑,”他摇摇头,“她的声音像个男人,鲁莽直率,也很健壮。她会划船,高尔夫球也打得不错。”他顿了顿,“不过,我想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韦斯顿说:“剩下的只有斯蒂芬·兰恩牧师了,他是什么人?”

“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他是个精神高度紧张的人。我认为,他也是个狂热分子。”

科尔盖特警督说:“哦,那种人呀。”

韦斯顿说:“就是这么些人了!”他看了看波洛,“你好像在想什么心事,朋友。”

波洛说:“嗯,因为马歇尔太太今早离开海滨的时候,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见到过她,我马上意识到的是:她与帕特里克·雷德芬的关系在她和她丈夫之间惹出了麻烦。我以为她和帕特里克·雷德芬在什么地方有个约会,但希望避过她丈夫的眼睛。”

他停了停。“不过你知道的,在这一点上我弄错了,因为,虽然她丈夫紧接着就来了海滩,向我打听有没有见到她,但帕特里克·雷德芬也同时来了——而且很明显也在到处找她!所以,朋友们,我现在要问自己的是:艾莲娜·马歇尔去见面的人,究竟是谁呢?”

科尔盖特警督说:“这正符合我的看法,那是个从伦敦还是什么别的地方来的男人。”

赫尔克里·波洛摇摇头说:“可是,按照你的推理,艾莲娜·马歇尔已经抛弃了这位神秘人物,那她何必煞费苦心地去和他相会呢?”

科尔盖特警督也摇摇头。他说:“那你认为会是什么人呢?”

“我现在还很难想象。我们刚才已经把旅馆客人的名单念过一遍,都是中年人——很无趣。其中有哪一个对艾莲娜·马歇尔的吸引力会超过帕特里克·雷德芬呢?这种事情不可能。可是,话虽如此,她的确是见什么人去了——而这个人又不是帕特里克·雷德芬。”

韦斯顿喃喃地说道:“你认为她不会只是一个人出去吗?”

波洛摇了摇头,说:“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没有见过那个已经去世的女人。有人曾经写过一篇论文,谈到独处对不同性格的人产生的不同影响。我亲爱的朋友,艾莲娜·马歇尔根本就不会独处的,她只生活在男人对她的爱慕中。艾莲娜·马歇尔今天早上是去见什么人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

韦斯顿上校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唉,我们以后再谈理论,现在先接着询问,一定要把每个人的活动情况白纸黑字地落实清楚。我想现在最好先见见马歇尔的女儿,说不定她可以告诉我们一些有用的资料。”

琳达·马歇尔手足无措地走进房间,还在门框上撞了一下。她急促地呼吸着,两眼瞳孔放大,看起来像一匹惊恐的小马。韦斯顿上校禁不住对她心生怜爱。他想:“这可怜的孩子——毕竟还是小孩子呢,她一定被这件事吓住了。”

他拉过一把椅子,用抚慰的语气说:“很抱歉把你叫过来问话。你是——琳达,对吗?”

“是的,我是琳达。”

她的声音里有种怯弱的味道,高中女孩常有这种嗓音。她双手无助地放在他面前的桌上——作为女孩子,她的手偏大偏红,骨节粗大,手腕很长,看着就让人心生同情。韦斯顿想:“不该让孩子卷到这种事情里。”

他用抚慰的语气说:“放松点儿,别紧张,你只要把你了解的、对我们可能有用的那些事情告诉我们就行了。”

琳达说:“你是说——关于艾莲娜的事?”

“是的。你今天早上看到她了吗?”

小女孩摇摇头。“没有,艾莲娜一向很晚才下楼,她通常在床上吃早餐。”

赫尔克里·波洛说:“那你呢?小姐。”

“哦,我起床早得很,在床上吃早餐有什么意思?”

韦斯顿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今天早上你都做了些什么?”

“呃,我先去游了会儿泳,然后吃早饭,再跟雷德芬太太去了鸥湾。”

韦斯顿说:“你什么时候和雷德芬太太动身的?”

“她说她十点半在大厅里等我,我当时怕自己会迟到,结果没有。我们大约是在二十七分左右动身的。”

波洛说:“你们到鸥湾做什么?”

“哦,我在身上搽了油晒日光浴,雷德芬太太画画。后来,我下海游泳,克莉丝汀回旅馆换衣服,准备去打网球。”

韦斯顿尽量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你还记得那大约是几点吗?”

“雷德芬太太回旅馆的时候?十一点四十五分。”

“你肯定是这个时间——十一点四十五分吗?”

琳达瞪大了眼睛说:“哦,肯定是,我看过表。”

“就是你现在戴着的这只表?”

琳达低头看了下手腕。“是的。”

韦斯顿说:“借给我看看好吗?”

她伸出手,他将自己的表伸过去比较了一下,再对对旅馆墙上的钟,微笑道:“一秒不差。然后你就去游泳了?”

“是的。”

“你再回旅馆是——什么时候?”

“差不多一点钟左右,我——后来——我就听说了——艾莲娜……”她的声音有点变调。

韦斯顿上校说:“你——呃——和你继母之间相处得还好吗?”

她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还好。”

波洛问道:“你喜欢她吗?小姐?”

琳达说:“喜欢。”又补充了一句,“艾莲娜对我很和气。”

韦斯顿假装开玩笑地说:“不是那种讨厌的后妈,嗯?”

琳达摇摇头,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韦斯顿说:“那就好,那就好。你知道,家庭里面也是会产生矛盾的——比如嫉妒什么的。女儿跟爸爸本来亲密无间,后来爸爸的心思都放在新娶的太太身上,做女儿的心里总会有些郁闷。你没有这种感觉吧,嗯?”

琳达直视着他,满脸真诚地说:“啊,没有。”

韦斯顿说:“我想你父亲——呃,心思都在她身上吧?”

琳达干脆地说:“我不知道。”

韦斯顿继续说:“我刚才也说过,家庭生活总会发生一些矛盾,比如拌个嘴吵个架之类的。要是他们夫妻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龃龉,那么作为女儿,夹在中间感觉总是比较别扭。你们家里发生过这类事吗?”

琳达直截了当地问:“你的意思是,我爸和艾莲娜吵过架没有?”

“呃——是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