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我不明白那些风蜡花是怎么回事。”罗莎蒙德说。

她大大的蓝眼睛盯着波洛,带着责备的意味。

他们在海伦位于伦敦的公寓里。海伦在沙发上休息,罗莎蒙德和波洛正在一起喝下午茶。

“我看不出那些风蜡花和整件事有任何关系,”罗莎蒙德说,“还有那张孔雀石桌。”

“孔雀石桌的确和整件事情无关,但风蜡花是吉尔克里斯特小姐犯的第二个错误。她当时说,风蜡花摆在孔雀石桌上漂亮极了。你瞧,夫人,她不可能看到花摆在那里,因为在她和蒂莫西夫妇抵达恩德比之前,风蜡花的玻璃罩就被摔碎了,放进了壁橱里。因此,只有当她冒充科拉·兰斯科内特去了恩德比时,才可能看到孔雀石桌上摆着花。”

“她太笨了,不是吗?”罗莎蒙德说。

波洛在她眼前摇了摇食指。

“这件事告诉你交谈的危险……夫人。我深深地相信,如果你能引导一个人和你谈足够长的时间,谈任何话题!他们迟早会在言语中出卖自己。吉尔克里斯特小姐就是如此。”

“我以后可得小心。”罗莎蒙德想了想说。

紧接着,她又高兴地说:

“你知道吗?我即将要有孩子了。”

“啊哈!原来哈利街和雷根特公园是这么回事。”

“是的。我当时很苦恼,你知道,而且非常意外——所以不得不找个地方好好想一想。”

“你之前说过,我记得,你可不是个喜欢思考的人。”

“嗯,能不想最好。但这次,我不得不决定自己的未来。我决定离开舞台,专心做一个母亲。”

“你肯定非常适合那个角色。我已经能想象那欢乐的景象了。”

罗莎蒙德高兴地微笑起来。

“是的,太美好了。你知道吗,迈克尔很高兴,我真没想到他会有这种反应。”

她停了停,又说:

“苏珊得到了那张桌子。我想,我已经有了小宝宝——”

🌵 鲲+弩-小+說+ ww w +k u n n u - c o m +

她停下来,没继续说。

“苏珊的化妆品生意前景也一片大好,”海伦说,“我想她已经准备好要成功了。”

“是的,她天生就是会成功的人,”波洛说,“就像她伯伯。”

“你说的是理查德,我想,”波洛说,“应该不是蒂莫西吧?”

“她当然不像蒂莫西。”波洛说。

他们笑了起来。

“格雷格走了,”罗莎蒙德说,“苏珊说是去疗养了。”

她满脸疑问地看着波洛,波洛什么都没说。

“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坚持说自己杀了理查德舅舅,”罗莎蒙德说,“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有某种喜欢出风头的癖好?”

波洛转回原先的话题。

“我收到蒂莫西·阿伯内西先生写来的一封非常友善的信,”他说,“他说他非常满意我给这个家庭提供的服务。”

“我真的觉得蒂莫西舅舅很可怕。”

“我下周回去和他们住在一起,”海伦说,“他们好像把花园整修好了,但还是很难请到仆人。”

“我猜,他们肯定很怀念那个可怕的吉尔克里斯特,”罗莎蒙德说,“但我敢肯定,到最后,她肯定也会把蒂莫西舅舅杀了。她要真这么做了该多有趣啊!”

“谋杀在你眼中似乎总是很有趣,夫人。”

“哦!并不是,”罗莎蒙德含糊地说,“但我之前的确认为是乔治做的,”她又兴高采烈地说,“没准儿他哪天会干一票。”

“那会很有趣。”波洛讽刺道。

“是的,对吧?”罗莎蒙德表示同意。

她又从面前的盘子里拿起一块泡芙。

波洛转向海伦。

“你呢,夫人,回塞浦路斯?”

“是的,两星期后就走。”

“那我祝你旅途愉快。”

他亲吻她的手。她陪他一起向门口走去,留下罗莎蒙德一个人半梦半醒地吃着奶油甜品。

海伦突然说:

“我想让你知道,波洛先生,理查德留给我的那份遗产对我来说,比对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更有意义。”

“这么重要吗,夫人?”

“是的,你知道——塞浦路斯有个孩子……我和丈夫原本很相爱,但一直没有孩子,我们都很遗憾。他去世后,我的寂寞简直无法形容。战后,我在伦敦当护士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他比我年轻,而且结过婚了,但婚姻不幸福。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就结束了。他回了加拿大,回到自己的妻儿身边。他完全不知道我怀了我们的孩子。他不会想要的,但我想,这对我来说简直就像奇迹,一个中年女人,有过那么复杂的经历。用理查德的钱,我就能好好教育我所谓的侄子,给他的人生一个好的开始,”她停下来,又说,“我没告诉理查德,他很喜欢我,我也敬重他,但他不会谅解的。你对我们所有人都这么了解,所以我想让你知道。”

波洛再一次亲吻她的手。

他回到家,发现壁炉左边的扶手椅上坐着一个人。

“嗨,波洛,”恩特威斯尔先生说,“我刚从法庭回来。当然了,他们宣判她有罪。但如果她最后进了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我也不会感到意外。她自从进了监狱就神经错乱了,一直非常高兴,而且非常优雅。她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制订一个关于连锁茶馆的详尽计划。她最新开张的茶馆叫‘紫丁香’。她把它开在克罗默。”

“你们肯定在想,她是不是一直有些不正常?我不这么想。”

“老天,肯定不是的!她在策划谋杀的时候和你我一样清醒,然后冷血地执行计划。在她那个迷迷糊糊的外表下,你知道,其实有一颗非常聪明的头脑。”

波洛颤抖了一下。

“我在想,”他说,“苏珊·班克斯说过的那句话——说她从没想过竟然有像淑女一样的凶手。”

“为什么不呢?”恩特威斯尔先生说,“什么样的凶手都有。”

他们陷入沉默,波洛回想着他遇到的那些杀人凶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