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后记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幸运的是,黑斯廷斯,你的朋友头脑还算管用。何况管用的不仅是他的头脑!

我在信的一开始就说,如果你还没有发现真相,那是因为你天性太过于轻信他人。别人说什么你都以为是真的,我对你说的你都相信……

但对你来说,要发现真相其实并不难。我让乔治离开——为什么?我找了一个经验更少,而且明显不如乔治聪明的人替代他——为什么?我没有看医生——我一直十分在意健康,但我甚至不愿意听你说要我看医生的事情——为什么?

你现在有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我在斯泰尔斯庄园不能离开你?我需要一个人毫无异议地接受我说的话。我说我从埃及回来之后病情更严重了,你相信了。但其实我没有。我从埃及回来之后病情好转了很多!如果你认真调查一下,是可以发现真相的。但你没有,你选择相信我说的话。我之所以把乔治打发走,是因为我没办法让他相信我一夜之间就瘫痪了。乔治对于他看到的东西有十分机智的判断。换成他,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是装的。

你明白吗,黑斯廷斯?这么长时间我一直装作无助的样子,是在骗科蒂斯。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像我表现出来的那样无助。我可以行走,只是有点跛。

那天晚上我听到你上楼。我听见你犹豫了一下然后进了阿勒顿的房间。我立即警觉起来。我很熟悉你的想法。

我没有迟疑。当时屋里只有我一个人,科蒂斯下楼吃晚餐去了。我溜出房间,穿过走廊。我听到你在阿勒顿的卫生间里。虽然我知道你很讨厌这种方式,我的朋友,但我当时立即蹲下来从卫生间门锁的锁孔往里偷看。幸好门的内侧是门闩而不是钥匙,从外面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看到你捣鼓阿勒顿的安眠药。我立即意识到你要做什么了。

于是,我的朋友,我也开始行动。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做好了准备。科蒂斯回来以后我让他去请你。你来了,打着哈欠说自己头疼。我没有声张——只是催着你吃药。为了让我安静,你同意喝一杯热巧克力。为了快点儿脱身,你三口两口便将一杯热巧克力咽了下去。但我的朋友,我也有安眠药啊。

于是你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你唤醒了自己理智的一面,恐惧地想到自己差一点儿犯下的罪行。

你现在安全了——这种事没有人会连续做两次的——目标一旦恢复理智,什么手段都没有用了。

但这件事让我下定了决心,黑斯廷斯!因为我虽然未必了解其他人,但对你我十分熟悉。你不是一个杀人的凶犯,黑斯廷斯!但你差一点儿被当作杀人犯绞死——并且在法律看来,真正杀人的罪犯却是清白之身。

你,我善良、诚实、可敬的黑斯廷斯——如此和善,如此有良心——如此无辜!

是的,我必须行动了。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让我高兴。因为杀人最糟糕的后果,黑斯廷斯,就是它对杀人者本身的影响。我,赫尔克里·波洛,或许坚信自己肩负着对抗各种死亡的神圣使命……但幸运的是,时间不允许我那样做了。结局很快就会到来。我担心诺顿的诡计会在一个我们都真心爱着的人身上得逞。我说的是你的女儿……

现在我们来说说芭芭拉·富兰克林的死。不管你对这个问题有怎样的看法,黑斯廷斯,我估计你从来没有猜中过事情的真相。

因为啊,黑斯廷斯,杀死芭芭拉·富兰克林的人正是你。

没错,就是你干的!

因为富兰克林家的三角关系还有另外一个维度。这一点我之前也没有完全考虑到。诺顿在这一问题上的手段我们两个都没有注意到。但我确信他是这么做的……

你有没有想过,黑斯廷斯,为什么富兰克林太太愿意到斯泰尔斯庄园来?你想一下就会发现,斯泰尔斯庄园根本不合她的口味。她喜欢舒适、美食,以及社交联系。斯泰尔斯没什么乐子,庄园管理得也不好,周边的村镇沉闷得要死。但富兰克林太太坚持要求在这里度暑假。

是的,还有第三层关系——博伊德·卡灵顿。富兰克林太太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女人。这正是她神经质疾病的根源。她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无论在社会地位上,还是在经济上。她嫁给富兰克林是以为他会有一个光明的前程。

他的确很能干,但不是她想要的那种。他的能干不会让他成为报纸头条,或者成为哈利街(注:伦敦著名医疗街,许多知名医生在那里开业。)的名人。他在圈内小有名气,并且在知名医学刊物发表过文章。但除此之外,世人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他也肯定没有赚大钱的机会。

而博伊德·卡灵顿就不一样了。他的家就在东边不远处,刚刚继承了爵位和一大笔钱。况且博伊德·卡灵顿一直对那个他差一点儿就求婚的十七岁漂亮女孩儿怀有一种温柔的感情。他去斯泰尔斯庄园之前曾经建议富兰克林一家也过来——于是芭芭拉就跟来了。

现实真让富兰克林太太抓狂!显然,对于这个有魅力的富翁来说,她依然保持着旧日的风韵,但他是个老派的男人——他不会提出让她离婚。约翰·富兰克林也不会主动提出离婚。如果约翰·富兰克林死了,她就可以成为博伊德·卡灵顿太太——那样的生活该多么美好!

我想,诺顿早已发现她是一件得心应手的工具。

如果你动动脑子,黑斯廷斯,就会发现富兰克林太太的计划太露骨了。她先是试着展示一种她十分爱她丈夫的形象。在这一点上她做得稍微有点过——低声嘟囔着说要“结束这一切”,因为她是他的累赘。

然后话锋急转。她表示担心富兰克林会在他自己身上做实验。

我们当时就应该看出来的,黑斯廷斯!她是在为约翰·富兰克林死于毒扁豆碱中毒做准备。如果他真的死了,没有人会怀疑他是被人下毒——不会的,完全是死于科学实验。他喝下了看似无害的生物碱,最终证明他喝下的是毒药。

唯一的破绽是她的行为有点儿太迅速了。你跟我说富兰克林太太发现博伊德·卡灵顿让克雷文护士给他看手相之后很不开心。克雷文护士是一个富有魅力的年轻女士,挑选男人的眼光也很高。她曾经尝试过对富兰克林医生表白,不过没有成功。(于是她开始讨厌朱迪斯。)她跟阿勒顿保持着关系,虽然她很清楚他只是玩儿。她不可避免地将眼光放在了富有而且魅力犹在的威廉爵士身上——或许威廉爵士也早就对她心驰神往。他之前就已经发现克雷文护士是一个健康、漂亮的姑娘。

芭芭拉·富兰克林感觉受到了威胁,于是决定尽早动手。她越早变成一个楚楚可怜、引人照顾的寡妇,形势对她越有利。

于是在发了一早晨脾气之后,她开始做准备。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 w ~ k u n n u ~ co m-

你知道吗,我的朋友,我对毒扁豆是怀着尊敬的。因为这一次,它成功地发挥了功用。它放过了无辜的好人,而杀死了凶犯。

富兰克林太太把你们都叫到楼上她的房间。她装模作样地煮咖啡。正如你告诉我的,她自己的咖啡放在她身边,她丈夫的咖啡在旋转桌的另一侧。

突然有人看到了流星,于是所有人都出去看,只有你,我的朋友,留下没动,沉浸在你的填字游戏和记忆中——而为了掩盖你的感情,你转动了桌子上的书架,想要查找一句莎士比亚的名句。

然后他们回到了房间里,富兰克林太太喝下了那杯本属于我们亲爱的科学家约翰的毒扁豆碱,而约翰·富兰克林则喝下了那杯本属于聪明的富兰克林太太的美味清咖啡。

黑斯廷斯,如果你想一想就会明白,虽然我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仍然只有一种选择。我不能证明发生了什么。如果富兰克林太太被认定为不是死于自杀,那么嫌疑无疑将落在富兰克林或者朱迪斯身上。这两个人恰恰都是完全无辜的。所以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讲述了富兰克林太太那言不由衷的想要自杀的说法,并通过强调让它听上去更具说服力。

这是我可以做到的——而且我或许是唯一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因为我的意见是有分量的。我对谋杀案有丰富的经验——如果我相信一起案件是自杀,法庭是肯定会接受的。

我可以看到你对这一结果感到疑惑,并因此而不快。但幸好你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危险即将来临。

现在我已经不在了,你是否能意识到了呢?那个想法是否会进入你的脑海中,像黑色的蟒蛇一样躺在那里,时不时地抬起头对你说:“假如是朱迪斯……”

或许会的吧。所以我才写下了这封信。我必须让你知道真相。

自杀的裁决并没有让一个人满意。诺顿。他的阴谋诡计连连受阻。正如我刚才说过的,他是个嗜虐者。他想得到所有的感情、怀疑、恐惧以及法律的扭曲。这些东西他都没有得到。他一手安排的凶案失败了。

但他发现了一种挽回的方式。他开始到处散播线索。之前他装作从望远镜中看到过什么东西。实际上他想表达的正是他之前已经表达过的一个印象——那就是他看见阿勒顿和朱迪斯在幽会。但他当时把事情描述得很模糊,现在他可以利用同一件事推动事态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