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能干的情报员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里克·凯特林站起身,走到壁炉旁,把香烟头弹进火里,他的声调显得十分沉静。

“请问,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说。

“我的意思是,”冯·阿尔丁说,“你最好不要对离婚协议提出反对意见。”

·鲲·弩·小·说 🦄 w w w_k u n n u_c o m

“啊,原来如此。”凯特林说,“这是威胁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冯·阿尔丁说。

凯特林拿了把椅子搬到写字台跟前,坐在百万富翁的对面。

“如果,”他缓缓说道,“我是说如果啊,我准备打这场离婚官司呢?”

冯·阿尔丁耸了一下肩膀。

“你没有任何人能给你撑腰,你这个笨蛋。问问诉讼律师吧,他们会告诉你的。全伦敦都知道你的那些荒唐行为。”

“露丝可能对我和米蕾这件事有点嫉妒,她这个小傻瓜。我可从不过问她同她的那些‘朋友们’的事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冯·阿尔丁严厉地问道。

德里克·凯特林笑出声来。

“先生,我可算看出来了,您什么事情都不了解。”他说,“您的判断可能是,基于某种先天的成见。”

他拿起帽子和手杖走到门口。

“我从来不喜欢劝说别人。”他掷出最后一击,“但此刻,我倒是想给您提个建议:你们父女间最好能进行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

话音刚落,他就快速走出房间,并关上了房门。在他的身后,百万富翁暴跳如雷。

“见鬼,他那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冯·阿尔丁重重地跌回椅子里。

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又充满了他的胸膛,好像一直有些什么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他拿起手边的电话拨打了女儿的电话号码。

“喂喂,是梅费尔区(注:梅费尔区(Mayfair),伦敦的上流住宅区。)八一九〇七吗?凯特林夫人在家吗?噢,她不在,出去吃饭去了?她什么时候回来?……您不知道?好吧……不,没有留言需要转告。”

他放下话筒,再次浮现出烦恼的神色。时针指向了两点,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焦急地等待着哥比先生。终于,在两点过十分钟的时候,那位能干的先生来了。

“怎么样?”百万富翁急切地询问道。

然而矮个的哥比先生却一点儿也不慌张。他不慌不忙地在桌边坐下,掏出一个破旧的笔记本,用一种单调的声音读着,百万富翁聚精会神地倾听,面孔逐渐变得明朗起来。哥比终于念完了他的笔记,然后饶有兴趣地盯着报纸篮。

“嗯,”冯·阿尔丁咕哝着,“这都是些很有用的材料。这样看来,官司应该很轻松就能打赢。有关宾馆的证据也都收集好了吧?”

“铁证如山。”哥比先生答道,他的目光又转移到一把嵌金的靠椅上。

“他在财政上已经完全陷入了窘境。据您刚才说,他正想要借一笔贷款?他四处举债,总数几乎已经超过了他能获得的遗产数目。一旦离婚的风声传出去,毫无疑问,他别想再借到一个子儿,不仅如此,那些向他讨债的人一定会蜂拥而至。他已经被我们掌握在手心里了,哥比,他已经被我们逼到死胡同里了。”

冯·阿尔丁的手掌“啪”的一下拍在桌面上,脸上满是冷酷的笑容和志在必得的神色。

“看来,”哥比用低哑的声音说,“我的情报还算能让您满意。”

“我要立即到我女儿那里去。”百万富翁说,“非常感谢您,哥比,您实在是太帮忙了。”

这个小个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苍白而满足的微笑。

“谢谢您,冯·阿尔丁先生。”他说,“我只是尽力为您效劳。”

冯·阿尔丁没有直接去柯曾街。他先到市里进行了两次令他十分满意的会谈。然后乘地铁到了女儿住处附近。当他沿着柯曾大街步行的时候,看到从一六〇号房子里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这个男人迎面向他走来,与他擦肩而过。起初,因为那人的身形和个头都很像他的女婿,他以为那是德里克·凯特林。但是,当那人走近时,他才发现是个陌生人。不,也不是完全陌生,这张脸唤起了百万富翁的一些非常不愉快的记忆,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他绞尽脑汁却仍是徒劳,就是想不起来关于这张脸的具体的事情。他一面走一面焦躁地摇了摇头,真讨厌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露丝·凯特林显然早就在等候冯·阿尔丁了。房门打开后,她立刻跑到父亲面前,吻了他一下。

“爸爸,事情进行得怎样了?”

“非常顺利。”冯·阿尔丁说,“但是,露丝,我需要和你谈谈。”

冯·阿尔丁几乎是本能地感到她有些异样:她先前问候时的热情被一种戒备和机警的神态所替代。她坐在了一张大扶手椅上。

“好吧,爸爸。”她问,“谈什么?”

“今天上午我见过你丈夫了。”冯·阿尔丁说。

“您见过德里克了?”

“是的。他说了很多话,但其中大部分内容都非常无礼。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说了几句我不是很理解的话。他说什么建议我们父女之间应该坦诚相见。露丝,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凯特林夫人在椅子上不安地动了一下。

“我,我不知道,爸爸。我怎么会知道呢?”

“我相信你是知道的。”冯·阿尔丁说,“他还说了一些别的话,关于他有自己的‘朋友’并且从不干涉你交友之类的。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露丝·凯特林仍然如此回答。

冯·阿尔丁坐下了,他的嘴抿成了一条直线。

“听着,露丝,我可不想两眼一抹黑地搅和到这件事里。我也不确定你的丈夫是不是会因此生事。当然,他现在还不能怎样,这点我能保证。我当然有办法让他安静下来不再四处捣乱,但我要确切地知道现在我是否需要这样做。告诉我,他所说的,你也有自己的朋友,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凯特林夫人耸了耸肩。

“我的朋友有很多。”但她的语气并不坚决,“我不知道他在说谁,是的,我的确不知道。”

“不,你知道。”冯·阿尔丁说。

他以对待生意对手的口吻说着话。“我来把问题简化一下,那个男人是谁?”

“哪个男人?”

“那个男人。就是德里克揪住不放的那个男人,一个对你来说很特别的小伙伴。不要担心,亲爱的,我知道,这事儿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但是我们必须要做到事无巨细,对在法庭上会出现的任何情况都有所准备。你要知道,法庭上那些人,哪怕是点小风浪都会被他们拿来大做文章。我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你们的关系到底亲密到何种地步,以便想想应对的措施。”

露丝没吱声。她的两只手神经质地反复摆弄着。

“在你老爸面前不要害怕,亲爱的。”冯·阿尔丁温柔地说,“是我平时对你太严厉了吗?尤其是在巴黎的时候……真该死,是的!”

他突然停住话头,露出恍然大悟的震惊表情。

“对,就是他。”他喃喃道,“我觉得我认得他的脸。”

“您在说什么呀,爸爸,我完全不明白。”

百万富翁冲到女儿面前,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

“同我说实话,露丝,你又去见那个家伙了?”

“哪个家伙呀?”

“就是那个在多年之前弄得我们父女关系紧张的家伙!你我都知道我在说谁!”

“您是说,”露丝犹豫不决地说,“您是说罗歇伯爵?”

“好一个罗歇伯爵!”冯·阿尔丁的鼻孔里都像要喷出火来,“我那个时候就告诉过你,这家伙完全是一个流氓骗子。你当时被他骗得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但是感谢上帝,我及时把你从他的魔爪下解救出来了。”

“是的,您确实成功了。”露丝痛苦地说,“然后我就同德里克·凯特林结了婚。”

“是你自己想要同他结婚。”百万富翁尖锐地指出。

露丝耸了一下肩膀。

“可是现在,”冯·阿尔丁接着说:“你又同他混在了一起,就算我曾那样劝说过你。他今天也在这所房子里,是的,我在外面见到的人就是他,但当时我没有认出来。”

露丝·凯特林从之前恍惚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我只想告诉您一件事情,爸爸。您对阿尔曼特,也就是罗歇伯爵的看法是错误的。是的,我知道他年轻的时候行事是有些荒唐,他把那些事儿全都告诉我了,但是,他一直挂念着我。您当时在巴黎强迫我们分开的时候,他的心都要碎了,现在——”

父亲的一声怒吼打断了她的话。

“所以现在你又一次陷入了他布下的迷魂阵,是吗?你!我的女儿!我的天啊!”

他猛然举起双手。

“为何女人都是如此愚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