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拒绝贿赂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里克·凯特林很少会受情绪的控制。他表现出来的那种平易近人和漫不经心的态度,使他在很多紧要关头能够从容应对。哪怕是现在,他从米蕾的公寓一出门就冷静了下来,并且他也必须要冷静,现在他所处的境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棘手,这一次他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他苦苦思索着,眉头紧皱,脸上全无往日的乐观与自信。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种今后将会出现的情况,其实德里克·凯特林并没有别人所以为的那么蠢,他想了很多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最终可以走得通的只有那一条路了,如果他有半点儿退缩,那么这个机会将会就此错过。死马也要当活马来医,他非常了解自己的岳父。在这场德里克·凯特林与冯·阿尔丁的战争中,这个方法将是他德里克的制胜法宝。德里克诅咒金钱,但他又是那样热切地渴望能得到金钱。他匆匆走过圣詹姆斯街,穿过了皮卡迪利大街,直奔皮卡迪利圆形广场。他径直走过库克旅行社,一边走一边在脑子里想着他那些烦心事儿。最后,他似乎下定决心一般对自己点了点头,猛然一转身。他这个转身太突然了,以至于直接撞上了他身后的行人。他按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这次在经过库克旅行社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走了进去。旅行社里的人不多,很快他就来到柜台前。

“下周我要去尼斯(注:地中海沿岸法国南部城市,地处法国马赛和意大利热那亚之间,为阿尔卑斯省首府,是法国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旅游胜地。),能帮我预定下车票吗?”

“具体是哪一天呢?先生。”

“十四号。哪趟车最好?”

“当然是‘蓝色特快’了。坐这趟车可以免去在加来(注:法国北部港口城市。从伦敦到欧洲大陆的旅客,多在此登岸。)过海关的那些麻烦事。”

德里克点了点头。他对此都相当了解。

“十四号的车,”工作人员默默道,“‘蓝色特快’的票太紧俏了,经常提前好几天就已售空。”

“请您再看一下,是否还有卧铺。”德里克说,“如果没有的话——”他露出好奇的微笑,并没有把话说完。

工作人员走进办公室,几分钟之后就带着微笑回来了。“都办妥了先生,还有三张卧铺票。我可以给您订一张,您贵姓?”

“帕维特。”德里克说道,并把他在杰明大街的地址写给了对方。

工作人员点点头,记下了他的地址,礼貌地祝德里克拥有一个美好的早晨之后,就开始招呼排在他身后的那位女士。

“我想在十四号那天去尼斯,听说有一趟‘蓝色特快’可以去是吗?”

德里克猛然回过头。

巧合,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巧合。

偶然,真是少有的偶然!他与米蕾开玩笑时说的话又涌现在他的脑海里:“这位长着灰色眼睛的女士;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可是现在他又一次遇见了她,不仅如此,她还将在同一天,和他一同前往里维埃拉。

这种带有一丝迷信色彩的相遇让他不寒而栗。他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这个女人会给他带来厄运,想想看,如果预言成真呢?他站在门口,盯着正在和工作人员交谈的她:这位女士是位真正意义上的淑女,不是很年轻,也并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漂亮。但她身上总有些什么——可能是她的那双灰色的眼睛能够看穿这世间万物吧。他出了大门,但心中仍然挂念着那位女士,宿命感油然而生。

他回到自己在杰明大街的住处,召唤来仆人说道:

“帕维特,拿上这张支票,去皮卡迪利大街的库克旅行社。在那儿我用你的名字定了一张车票,你把支票给他们,把车票帮我拿回来。”

“好的,先生。”

帕维特离开了。

德里克走到茶几跟前,拿起堆放在那里的满满的邮件。不用看他就知道,这些信件的内容都大同小异:小额账单,大额账单,除了账单还是账单,都是来向他讨债的。但是催账的口气还算客气。他很清楚,一旦那个新闻传播出去,这些账单的口吻将会立刻发生变化。

他闷闷不乐地把自己丢进那张皮质的椅子里。一个可怕的深渊,是的,他现在就是身处这样一个可怕的深渊,所有能够从这个深渊里爬出去的方法,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切实际。

帕维特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先生,奈顿少校先生想见您。”

“奈顿?”

德里克皱着眉头站起来,心中拉响了警铃。他用一种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说道:“奈顿,什么风把他吹来了?”

“呃,先生,我应该把他带来见您吗?”

💦 鲲 | 弩 | 小 | 说 | w w w |k u n n u | co M|

德里克点了点头。当奈顿走进房间时,他发现正在等他的那个人显得情绪高涨而又热情友好。

“对您的拜访我感到非常高兴。”德里克说道。

奈顿显得有点紧张。

德里克那敏锐的眼光立即就发现了这一点,看起来这位秘书身上所领的那件差事不是那么的让人愉快。他只是木然地应付着德里克那些漫无边际的闲谈,拒绝了德里克递过来的酒和其他任何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态度也越来越僵硬。德里克最后只好单刀直入了。

“好吧,”他爽快地说:“我那受人尊敬的岳父想要我做些什么?我猜您是为了他的事情才到我这儿来的吧?”

奈顿并没有对他的热情报以微笑。

“是的,我是为了冯·阿尔丁先生的事情到这儿来的。”奈顿斟字酌句地说,“我也希望冯·阿尔丁先生能够派别人来同您谈这件事。”

德里克故作沮丧地挑起了眉。

“没有那么可怕吧?我的脸皮很厚的,奈顿,我敢向您保证。”

“也不是特别糟糕。”奈顿说,“就是——”

他停住了。

德里克热切地注视着他。

“继续啊,继续往下说,”他热情地说,“我都能想象,我那亲爱的岳父大人交给您的肯定不是什么愉快的差事。”

奈顿清了清嗓子。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过于尴尬,他勉强用一种正式的腔调诉说了他的来意:

“我受冯·阿尔丁先生的委托来向您提出一个明确的报价。”

“报价?”在那么一瞬间,德里克做出了惊讶的表情。奈顿的这番开场白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递给奈顿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支,靠向椅背,用一种略带嘲讽的语气低语道:

“他居然要给我一笔钱?这简直太有意思了。”

“我能否继续往下讲?”

“请您继续说。对我刚刚表现出来的惊讶,我感到非常抱歉。现在我觉得,在我们白天的谈话结束后,我那亲爱的岳父似乎做出了一些让步。而‘让步’这两个字很少出现在如他那样强势的人的字典里,他可是金融界拿破仑式的人物。这种行为看起来,至少在我看起来,似乎他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有利。”

奈顿面无表情,很有礼貌地听着德里克用愉快而充满嘲讽的语调讲完他的话,紧接着迅速说道:

“我将用最简短的语句陈述我们的这项提案。”

“您继续。”

奈顿看也不看他对面的人,简明扼要、公事公办地说:

“事情很简单:您已经知道,现在就是签署一份离婚协议书的事儿。如果您在签署协议书之后不再提出申诉,那么当判决生效后,您将得到十万块钱。”

德里克突然把点着的香烟掐灭了。“十万!”他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美元吗?”

“英镑。”

在一片死一样的沉寂中,凯特林皱起眉头深思着。十万英镑,这意味着他还能够把米蕾带在身边继续过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也意味着,冯·阿尔丁已经从他女儿那里获悉了一点内情。冯·阿尔丁才不会平白无故就给人钱。他起身,倚靠在壁炉架边。

“如果我不接受他这笔慷慨的捐赠呢?”他用一种冷淡而嘲弄的口气问道。

奈顿做了一个不以为然的手势。

“凯特林先生,我可以向您保证。”奈顿真挚地说,“我真的非常不愿意到这儿来与您谈这件事。”

奈顿直起腰,他的话已经讲得比之前流利很多了。

“如果您拒绝这项提议,”他说,“冯·阿尔丁先生让我向您明确转达下面这句话:他将会彻底击垮你。就这些。”

凯特林挑起了眉毛,但他那轻快和欢乐的语气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很好,非常好!”他说,“我想他当然能够轻易击垮我。在这位美国百万富翁的重拳下我肯定连爬起来的可能都没有。十万英镑!如果想要贿赂一个人的话,这似乎是最佳的选择了。但是我若提出要二十万英镑呢?那会怎样?”

“我将会把您的这个诉求带给冯·阿尔丁先生。”奈顿面无表情地说,“这就是您的回复,是吗?”

“不!”德里克说,“这个答案很可笑,但绝不是我的答复。你去告诉我岳父:让他带着他的那笔贿赂金见鬼去吧!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非常好。”奈顿说,他站起身,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激动地说,“我,请您不要介意我这样说,凯特林先生,我非常高兴您能做出如此答复。”

德里克没有吭声。在奈顿离开之后,他出神地发了会儿呆。一抹古怪的笑容浮上唇边。

“对,就是这样。”他喃喃地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