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一章 谋杀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早晨凯瑟琳在阳光中醒来。她早早就去了餐车吃早饭,但是没遇见一个熟人。回到自己包厢的时候,她看到包厢内已经被一位留着弯曲的胡子、满面愁容的黑皮肤乘务员整理干净了。

“女士您真是幸运!”他说,“今天的阳光很明媚,如果是阴天的话会很让人扫兴的。”

“是的,的确如此。”凯瑟琳说。

乘务员正准备要离开。

“女士,列车有些晚点。”他说,“快到尼斯时我会通知您的。”

凯瑟琳点了一下头,她坐在窗口边,欣赏着在阳光照耀下的自然风光:棕榈树树林,深蓝色的海面,淡黄色的合欢树。这一切都深深地吸引着这位十四年来都只在英国度过单调冬天的女士。

火车到达戛纳的时候,凯瑟琳到站台上散了一会儿步。她好奇地看了看那位穿貂皮大衣的女士的包厢,窗帘紧紧地拉上了,整列火车里,只有她包厢的两扇窗户的窗帘是拉上的。凯瑟琳又徘徊了一会儿便回到了车厢,当她经过那位女士的包厢时,发现两个房间的门都是锁住的,看来,这位女士并不喜欢早起啊。

不久之后,乘务员就过来通知凯瑟琳说列车很快就要到尼斯了。凯瑟琳给了他小费,他道了谢,可是仍然踟蹰着没有离去。他的行为实在是太古怪了,一开始凯瑟琳还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小费给少了,但后来她发现完全不是因为小费的问题。他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着,好像刚刚遭遇了什么这辈子最可怕的事情。他仔细端详了凯瑟琳一会儿,唐突地问:“请原谅我的无礼,女士,请问有人在尼斯车站接您吗?”

“也许会有。”凯瑟琳说,“怎么了?”

但这个人只是摇了摇头,嘟囔了几句凯瑟琳没听清的话,就转身离开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位乘务员再也没有出现过。列车终于到站了,乘务员适时出现,帮着凯瑟琳从窗口往外递行李。

凯瑟琳在站台上迷茫地站了一会儿,这时走过来一位年轻俊朗的男士,犹豫地向她问道:

“您是格雷女士吗?”

凯瑟琳点了点头。年轻人爽朗地笑着说:“我是丘比,坦普林女士的丈夫。我希望她向您提起过我,但也可能她忘了。您拿到您的行李牌了吗?我今年来的时候就把我的行李牌弄丢了,您绝对想不到这件事儿处理起来有多麻烦,典型的法国官僚主义!”

凯瑟琳把行李牌交给了他,正想同他一起离开,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非常有礼貌的声音:

“请您稍等一会儿,女士。”

凯瑟琳回头一看,她的身后是一位男士,他的身形在缀满了金色装饰物的制服下显得非常瘦小,这个人解释道:

“还有一些手续要办。如果您能跟我去一趟,我将非常荣幸。警察局的那些规定——”他挥了挥手臂,“多半都很无聊,但没办法,规定就是规定。”

由于法语水平有限,丘比·艾万斯先生对刚刚那段话只听了个大概。

“这正是法国佬惯有的作风。”艾万斯先生嘟囔着说。他是那种典型的英国人,当他们身处他国时从不会将自己当成外人,并且还对当地人的行为举止深恶痛绝。“他们永远都会找一些这样那样的可笑借口。即便如此,他们也从未在这个火车站上拦住过什么人。他们居然拦住了您,这实在是太新奇了。我想您必须得跟他走一趟了。”

凯瑟琳同这位男士一同离开了。而让她有点惊讶的是,这位男士带着她来到了一节停靠在支线轨道的火车车厢外,而这节车厢正是属于刚刚那辆“蓝色特快”的。他在前面领着凯瑟琳走进车厢,经过走廊,来到一个包厢前,替她拉开了门。包厢里坐着一位看起来颇为自负的政府官员,他身边那位相对普通的人应该是书记员。这位政府官员彬彬有礼地站起来,向凯瑟琳鞠了一躬,然后说道:

“请您原谅,女士,还有些手续没办完。您会说法语吧?”

“完全没有问题,先生。”凯瑟琳用法语回答道。

“那太好了,您请坐。我是警察局的局长,您可以称呼我为科先生。”他一边说着,一边自豪地挺起了胸膛。凯瑟琳试着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崇敬这位局长。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o m 💨

“您想检查一下我的护照吗?”她问道,“这就是,您可以拿去看看。”

警察局局长用敏锐的目光注视着她,咕哝了一声。

“谢谢,女士。”他说着从她手中接过护照,清了清嗓子,“不过,我最想要从您那儿了解的是一些小情况。”

“情况?”

局长缓缓点了点头。

“是有关您的那位旅伴的事情,那位曾在昨天与您一起吃午饭的女士。”

“那我恐怕无法向您提供任何关于她的情况。她对于我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我们只是在昨天午饭时才聊了会儿天。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她。”

“可是,”局长严肃地说,“午饭结束后,您还和她一起去了她的包厢,在那儿你们又聊了很久,不是吗?”

“是的,”凯瑟琳回答道,“是这样。”

局长似乎还等着她继续往下说点什么,他用鼓励的眼光看着凯瑟琳。

“然后呢,小姐?”

“然后什么,先生?”凯瑟琳反问道。

“也许您可以跟我说说,你们之后都聊了什么。”

“我可以告诉您。”凯瑟琳说,“但此刻,我不明白您有什么理由要求我这么做。”

作为一位英国人,这时的凯瑟琳有些愤怒,这位法国官员的行为在她看来非常无礼。

“没有理由?”警察局局长嚷嚷出声,“好吧,女士,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完全有正当的理由。”

“很好,也许您应该说给我听听那是什么理由。”

局长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默不做声地思索了一会儿。

“女士,”他终于开口了,“理由十分简单。刚刚我们谈论的那位女士今晨死在她的包厢里了。”

“死了!”凯瑟琳倒抽一口凉气,“怎么死的?因为心脏病吗?”

“不,”局长沉思着说,“不是因为疾病,她是被谋杀的。”

“谋杀!”凯瑟琳尖叫道。

“所以您明白了吧,小姐,为什么我们会如此迫切地想要知道关于她的一切情况。”

“但她的女仆肯定……”

“女仆已经失踪了。”

“噢!”凯瑟琳思绪混乱,说不下去了。

“乘务员曾经看到您在她的包厢里与她聊过天,因此他向我们汇报了这一情况。这也是我们找您来这儿的原因,我们希望能从您这里打听到任何有关那位女士的线索。”

“可惜的是,”凯瑟琳说,“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姓甚名谁。”

“她姓凯特林。我们是从她的护照和皮箱上的名牌得知的。如果我们……”

这时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科先生不满地皱了皱眉,微微将门打开了一条六英寸的缝隙。

“什么事?”他蛮横地嚷着,“我正忙着呢。”

凯瑟琳昨天晚饭时遇见的那位蛋形脑壳的人,正笑容可掬地出现在门口。

“我是赫尔克里·波洛。”他说道。

“不会吧。”局长结结巴巴地说,“不会是那位赫尔克里·波洛吧?”

“没错。”波洛先生说,“科先生,尽管看起来您已经把我忘了,但我记得咱们曾在巴黎的保安局见过一面。”

“没有,先生,怎么会呢。”局长热情高涨地说,“您快请进来,您知道这起——”

“对,我已经知道了。”波洛回答道,“我只是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些什么忙。”

“那简直是我的荣幸。”局长立即回答说,“波洛先生,请允许我为您……”他向仍握在手中的护照看了一眼,“介绍一下这位女士,呃,这位格雷小姐。”

波洛向凯瑟琳微微一笑。

“说来还真有点儿奇怪。”他轻声道,“这次我的预言竟然这么快就应验了。”

“唉!这位女士所知道的情况太少了。”局长说。

“我已经告诉局长先生了。”凯瑟琳说,“我完全不认识那位可怜的女士。”

波洛点点头。

“可是您与她聊过天,对吗?”他温和地问道,“您总该对她有点儿印象吧?”

“是的。”凯瑟琳深思地说,“我想她确实给我留下了一些印象。”

“是什么样的印象呢?”

“对,小姐!”局长突然走上前,“请您跟我们说说她给您留下的印象。”

凯瑟琳坐在那儿将整件事情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尽管她觉得这样做有点儿辜负那位女士的信任,但“谋杀”这两个丑陋的字眼悬在她的耳边,让她不敢再有所隐瞒。于是她尽可能的一字一句地向这个包厢里的其他人复述了她和那位现在已经死去的女士的对话。

“非常有趣。”局长说道,瞥了一眼那位鸡蛋脑壳的男士,“呃,波洛先生,很有意思吧?至于是否与这起犯罪有关……”他没有把话说完。

“我猜想她应该不是自杀吧。”凯瑟琳猜测着问。

“当然。”局长说,“绝不可能是自杀。她是被人用一条黑绳子勒死的。”

“天啊!”凯瑟琳战栗着说道。科先生歉意地摊开双手说:“当然,这是一起极其不愉快的案件。我想我们列车上的这些歹徒们比起贵国境内的要更为凶残。”

“这太可怕了。”

“没错,没错。”他试着抚慰她的情绪,“但您非常有勇气,小姐。打从我见您第一眼起,我就这样告诉自己:‘这位小姐看起来非常勇敢。’这也是我希望您能多帮我们点儿忙——可能让人不是很愉快的忙——的原因。但我可以保证,将要请您做的那些事情对我们来说是相当必要的。”

凯瑟琳胆怯地望着他。

他抱歉地伸出手。

“小姐,劳您的驾,陪我到另外一个包厢里去一趟。”

“我非去不可吗?”凯瑟琳萌生怯意。

“总得有人去确认一下尸体身份。”局长说,“既然那位女仆失踪了——”他意味深长地咳嗽一声,“在这列火车上,也只有您与她相处的时间最长了。”

“好吧。”凯瑟琳轻声说,“如果必须要——”

她站起身来,波洛赞许地向她点点头。

“您很通情达理。”波洛说,“科先生,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

“荣幸至极,波洛先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