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章 凯瑟琳的新友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翌日清晨,凯瑟琳和蕾诺斯坐在玛格丽特别墅的阳台上,虽然年龄差别很大,但她们之间却自然而然地建立了友谊。如果没有蕾诺斯,凯瑟琳在这里的生活简直不可想象。凯特林一案最近一直是热门话题。坦普林女士费尽心机想挖掘出自己邀请来的这位客人同那件命案到底有什么联系。尽管凯瑟琳一而再地表示拒绝,但她那坚定的态度并没有打消坦普林女士的好奇心。蕾诺斯则采取了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她看起来似乎对母亲的行为很感兴趣,但实际上又对凯瑟琳此刻的心境表示十分同情。而那位一直熊熊燃烧着天真之火的丘比让凯瑟琳的境遇雪上加霜,他特别热衷于向各色人等如此介绍自家的这位客人:

“这位就是格雷小姐。您听过蓝色快车上那件凶杀案吗?她当时就在现场!她还与露丝·凯特林聊过天!就在凯特林夫人被杀的前几个小时!这么说来,她还是有点儿小走运,不是吗?”

凯瑟琳积累了许久的不满情绪终于在这天早上爆发了,她毫不留情地进行了反击。现在,她正与蕾诺斯坐在一起,蕾诺斯看着她,缓缓说道:

“您其实根本没必要解释,不是吗?凯瑟琳,在社交圈混,您还有好多要学的。”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我真的很抱歉,今天早晨我没有克制住自己。”

“看来是时候让您来学学怎么宣泄自己的情绪了。丘比就是一个混球,但他做事全无恶意。而我的妈妈,您可以试试朝她发脾气。不论您多么生气,都不会对她造成多大影响,她只会睁大她那双忧郁的蓝眼睛看着您,但心里并不在意。”

凯瑟琳听了这段子女与长辈的相处之道后默不作声,蕾诺斯继续说道: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丘比,他那番关于谋杀案的说辞让我觉得很有趣。除了他,好吧,能够认识德里克先生也让我的生活有了不少乐趣。”

凯瑟琳点点头。

“您昨天同德里克一起吃了午饭,”蕾诺斯紧追不舍地问道,“您喜欢他吗,凯瑟琳?”

凯瑟琳想了足足有一两分钟。

“我自己也不知道。”她慢悠悠地说道。

“他很迷人。”

“是的,很迷人。”

“那他有哪些地方不招您喜欢吗?”

凯瑟琳并不回答,或者说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提到了他妻子的死,”凯瑟琳说,“他说,他可以毫不虚伪地承认这对于他其实是一件好事。”

“我想就是他的这番话使您感到震惊和害怕吧?”蕾诺斯问道。她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开口说:“他很喜欢您,凯瑟琳。”她的语调有点儿奇怪。

“他款待了我一顿很丰盛的午餐。”凯瑟琳微笑着说道。

显然蕾诺斯并不想沿着午餐的话题继续讨论。

“在他到这儿来的那天晚上我就发现了这点。”她思索着说道,“他看您的神态说明了一切。但您却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可以说您是完全相反的类型。怎么说呢,我想这就是缘分吧,在您最合适的年纪遇到了最合适的缘分。”

“小姐,有您的电话。”女仆在窗边说道,“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打电话找您。”

“让鲜血和风暴来得更猛烈些吧。继续向前进,凯瑟琳,继续您的侦探生涯。”

凯瑟琳的耳边传来了赫尔克里·波洛先生那清晰而又流畅的语调。

“是格雷小姐吗?好的。小姐您好,我这儿有一条来自凯特林夫人的父亲冯·阿尔丁先生的口信:他非常想同您谈谈,见面地点在玛格丽特别墅或是他住的酒店都可以,随您挑选。”

凯瑟琳考虑了一会儿,显然邀请冯·阿尔丁到这里来是非常不明智的。坦普林女士一定会兴高采烈地迎接那位百万富翁的到来,她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同百万富翁交流的机会。于是凯瑟琳回答说,最好还是去尼斯谈。

“太好了,小姐。我开车去接您。四十五分钟以内您能准备好吗?”

四十五分钟后,波洛准时到达了。而凯瑟琳也早就等候在那里,于是他们立即驱车向尼斯方向飞驰而去。

“嗯,小姐,您的近况如何?”

她看着他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就像她第一次见他时那样确信,眼前这个人身上有着一种引人瞩目的魅力。

“咱俩之前不是有个小秘密吗?”波洛开口道,“我曾向您许诺,咱们要一起写一部‘侦探小说’。而我一向是个一诺千金的人。”

“您真是太好了。”凯瑟琳轻声说道。

“呵,您这么说可真是在嘲笑我了。不过,您是否要听一下案情的最新进展?”

凯瑟琳表示愿意,波洛扼要地说了一下罗歇伯爵的情况。

“您认为,是他杀死了凯特林夫人?”凯瑟琳一面深思一面问道。

“这只是一种推测。”波洛慎重地说道。

“您相信这种说法?”

“我可没这么说过。那么小姐,您是怎么想的呢?”

凯瑟琳摇摇头。

“我怎么会懂这种事呢?我对这类事一窍不通。不过,如果让我说心里话……”

“怎样?”波洛鼓励她说下去。

“好吧,从您对伯爵的介绍分析来看,我觉得他不像那种会杀人的人。”

“哦!非常好。”波洛叫了一声,“从我刚刚的描述确实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用敏锐的目光看着凯瑟琳。“但请您告诉我,您是否早已见过德里克·凯特林先生了?”

“我在坦普林女士那里遇到的他,昨天同他一起吃过一顿饭。”

“不太高明的借口,”波洛摇着头说道,“可是女人们都喜欢这一套,不是吗?”

他朝着凯瑟琳眨巴了一下眼睛,凯瑟琳笑了起来。

“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的人。”波洛继续说道,“在‘蓝色特快’上您肯定也注意到他了吧?”

“是的,我看到过他。”

“是在餐车上吗?”

“不是,我从未在饭点的时候见到过他。我只见过他一次,那时他正走进他夫人的包厢。”

波洛点了点头。“真是一起奇妙的案件。”他压低了嗓门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曾经说过,在里昂您醒了,并向窗外看了一会儿。您有没有见到一个像罗歇伯爵那样的高个子男人下车?”

凯瑟琳摇了摇头。“我只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穿着大衣的年轻人走出车厢。但我相信,他只是想在月台上散一会儿步,而不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另外,我还看到一位很胖的穿着睡衣和外套的法国旅客,他拿着面包,高声叫着要咖啡。除此之外,只剩下铁路上的服务人员了。”

波洛连连点头:“您看,事情就是这样。”他向凯瑟琳说出他心中所想:“罗歇伯爵有不在场证明。‘不在现场证明’总是一件比较讨厌的东西,他越显得无辜,嫌疑也就越大。可是,我们现在还是全无头绪。”

他们驱车直接来到了冯·阿尔丁的公寓,奈顿出来迎接了他们,波洛向凯瑟琳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位秘书。在一些简单的寒暄之后,奈顿说道:“我去告诉冯·阿尔丁先生,格雷小姐已经到了。”

他打开门走进里屋,在一阵低语之后,冯·阿尔丁出现在会客厅里。他向凯瑟琳伸出手,同时瞥了她一眼,目光十分锐利,仿佛能洞察一切。

“我非常高兴见到您,格雷小姐。”百万富翁简单地说道,“我一直渴望您能尽可能多地告诉我一些有关我女儿的情况。”

百万富翁这一简短的开场白给凯瑟琳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她觉得她从未如此真正地被平等相待过。

他给凯瑟琳拉过一把椅子。

“请坐。请您告诉我全部的事情。”

波洛和奈顿一声不响地退到隔壁房间。讲述这件事对凯瑟琳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她叙述着她同露丝·凯特林见面的情景,她的话语朴素而自然,逐字逐句地讲述着她们之间的谈话,尽量回忆着当时的情况。冯·阿尔丁坐在靠椅上安静地听着,用手遮住双眼。当凯瑟琳讲完了之后,他平静地说道:

“谢谢您,我的孩子!”

此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凯瑟琳一时找不到恰当的字眼去安慰他。当百万富翁再次开口时,他完全换了一副语调:

“格雷小姐,我非常感谢您。我相信,在我那可怜的孩子一生的最后时刻,是您给了她一点慰藉。有一件事我还要向您打听一下。波洛先生应该已经对您讲过那个拐骗我女儿的流氓的事了,她那时也正要去见这个人。依您的判断,在与您聊天之后,她是否心生悔意?您觉得她是不是准备要放弃赴约了?”

“我没法回答您。看起来她确实已经做了某种决定,并且因此而激动不已。”

“她没告诉您她跟那个混蛋打算在哪儿见面吗?巴黎还是耶尔?”

凯瑟琳摇摇头。

“她没有提到过这件事。”

“哦!”冯·阿尔丁一面思索一面说,“但这是个关键问题。好吧,就等时间来证明这一切吧。”

他站起身来打开通往隔壁房间的门。波洛和奈顿返回了屋内。

凯瑟琳婉言谢绝了在这里吃午饭的建议。奈顿陪她到了楼下,并把她送上了汽车。当奈顿回到房间时,他见到波洛和冯·阿尔丁正谈得起劲。

“只要我们知道,”百万富翁深思地说,“露丝最后究竟打了什么主意,事情就会好办很多。这儿有几种可能性,她可能决定在巴黎下车给我打电报,或者她决定去法国南部找伯爵解释清楚。我们现在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完完全全的黑暗之中,毫无头绪。从女仆那里我们知道,露丝对伯爵突然在巴黎站出现感到惊慌失措。由此推断,巴黎的会面是计划之外的事。奈顿,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秘书吃了一惊:“请原谅,冯·阿尔丁先生,我刚才没有注意听您在说些什么。”

“你好像没睡醒一样,”冯·阿尔丁说,“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我想一定是格雷小姐让你如此失态。”

奈顿的脸上刷地一下泛起了红晕。

“她是一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好姑娘。”冯·阿尔丁轻声说道,“是非常好的人。你注意到她的眼睛了吗?”

“所有人,”奈顿回答说,“都无法忽视她的那双眼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