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三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赫尔克里·波洛在山核桃大街二十六号下了出租车。

杰罗尼莫给他开了门,并像老朋友一样欢迎他。有一位警员站在大厅里,杰罗尼莫把波洛带到餐厅,关上了门。

“太可怕了。”他一边帮波洛脱下外套一边低声说道,“警察成天都在这里!问话,这儿看看那儿看看,检查检查橱柜,翻翻抽屉,就连玛丽亚的厨房都去过了。玛丽亚非常生气,她说想用擀面杖揍警察,我说最好别那么做。我还说警察可不喜欢被人用擀面杖打,假如玛丽亚打了他们,我们的处境会变得更糟。”

“你做得对。”波洛赞许地说,“哈伯德太太有空吗?”

“我带您上楼去见她。”

“稍等一下。”波洛叫住了他,“你还记得有一天电灯泡不见了吗?”

“哦是的,我记得。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两……三个月前吧。”

“究竟是什么电灯泡被人拿走了?”

“大厅里的一只,我想是在公共休息室。有人开了个玩笑,把所有的灯泡都取下来了。”

“你不记得确切的日期了吗?”

杰罗尼莫摆出苦思冥想的样子。

“我记不起来了。”他说,“但我想是在警察来的那一天。是二月的某一天吧……”

“警察?警察来这儿干什么?”

“为了一个学生来这儿找尼科莱蒂斯夫人。是个非常恶劣的学生,来自非洲。没有工作。他去职业介绍所骗取国家救助,后来又找了个女人,让女人出去和别的男人鬼混来养活他。恶劣至极。警察可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我想所有这些事都发生在曼彻斯特或谢菲尔德,他从那边逃来了这里。然后警察追寻至此并告诉了哈伯德太太他的事。没错。哈伯德太太说他没在这儿停留,因为他们不喜欢他,就把他赶走了。”

“我知道了。于是他们在全力搜捕他。”

“不好意思,您说什么(注:原文为意大利语。)?”

“他们试图找到他,对吗?”

“对,是的,正是如此。后来他们找到了他,把他关进了监狱,因为他靠女人养活,而且是靠女人去做不该做的事养活。这是栋体面的房子,可容不得那种人在这儿。”

“丢失电灯泡就是在那一天吗?”

“是的。我打开了开关但是没有反应。然后我来到公共休息室,发现灯泡不见了,我又从抽屉里找备用的,发现灯泡都被人拿走了。于是我下楼去厨房问玛丽亚知不知道备用灯泡在哪儿,她大怒,因为她不喜欢警察来。她说备用灯泡的事不归她管,所以我只好拿来了蜡烛。”

波洛一边琢磨着这件事,一边跟随杰罗尼莫上楼,来到了哈伯德太太的房间。

哈伯德太太热情地欢迎波洛,不过她看上去疲惫不堪。她马上拿出一张纸递给波洛。

+鲲-弩+小-说 w ww· k u n n u· C om ·

“波洛先生,我已经尽我所能把那些事件按照适当的顺序写了下来,但我不敢说百分之百准确无误。您要知道,要想回忆起一个多月之前的事,记得这件事、那件事或者其他什么事发生的时间有多么困难。”

“太太,我对您感激不尽。尼科莱蒂斯夫人怎么样了?”

“我给她服了镇静剂,希望她现在还睡着。她为了搜查的事大惊小怪。她不同意打开她房里的橱柜,警官就把门砸开了,无数个空白兰地酒瓶滚了出来。”

“啊!”波洛圆滑地回应了一声。

“这说明了很多的问题。”哈伯德太太说,“我真的无法想象为什么我之前没想到,我在新加坡看到的酗酒的事多了去了。不过我敢肯定,您对所有这类事都不会感兴趣的。”

“我对每件事都感兴趣。”波洛说。

他坐下来,开始研究哈伯德太太递给他的那张纸。

“啊!”过了一会儿,他说,“我看到现在是帆布背包排在清单的最前面。”

“是的。那件事无关紧要,但我现在确实想起来了,非常确定,它发生在首饰那类东西失窃之前。这事和我们一个有色人种学生造成的麻烦搅和在一起了,他是在事发一两天前离开的。我记得当时我还以为那是他临走时对我们的报复呢。这算是,嗯……一点儿小麻烦吧。”

“啊!杰罗尼莫跟我说了那件事。你叫警察过来了,是吗?”

“是的。好像是从谢菲尔德还是伯明翰或者其他地方来的。就是一桩丑闻,涉及不道德收入一类的事情。后来那名学生被传唤出庭受审。事实上,他只在这里住了三四天,我看不上他的一举一动和做事的方式,就告诉他必须离开,他的房间被人预定了。警察打电话来的时候我真是一点都不惊讶。当然,我没能告诉警察他的去向,不过他们还是顺利地追踪到了他。”

“那你发现背包的事是在那之后吗?”

“是的,我想是吧……太难记起来了。您知道吗,那时伦恩·贝特森正准备搭便车去旅行,却怎么都找不到他的背包了。他为此大呼小叫,号召每个人都到处去找。最后是杰罗尼莫发现背包被塞在了锅炉后面,剪成了碎布条。发生了如此奇怪的事,多么稀奇古怪而且毫无意义啊,波洛先生。”

“是啊,”波洛表示同意,“奇怪且无聊。”

他思索了一会儿。

“警察来盘问那个非洲学生和电灯泡不见了发生在同一天,杰罗尼莫是这么跟我说的。是吗?”

“哦,我真是记不清了。对,是的,我想您说得对,因为我记得我和警察下楼来到公共休息室时里面是点着蜡烛的。我们想问阿基博姆博那个年轻人有没有跟他说什么或者告诉他打算在哪儿安身。”

“当时还有谁在公共休息室里?”

“哦,我想大多数学生那时候都已经回来了。那是晚上了,跟您说,大概刚六点。我问杰罗尼莫灯泡的事,他说被人拿走了。我问他为什么不换一个上去,他说我们的灯泡正好用完了。这听起来像是个愚蠢无聊的玩笑,我相当生气。我只当是个玩笑,没想过是被人偷了。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没有多余的电灯泡了,因为我们一向囤积着相当多的备用灯泡。但当时我仍然没把它当回事,波洛先生,在那时我并没在意。”

“灯泡和背包。”波洛若有所思地说。

“在我看来,”哈伯德太太说,“这两件事和可怜的小西莉亚犯的错可能没什么关联。您记得吧,她强烈否认自己曾经碰过那只背包。”

“是的,没错,确实如此。那之后多久,偷窃就开始陆续发生了?”

“哦亲爱的波洛先生,您可想象不到要回想起所有这些事有多难。让我想想……是在三月?不,是二月……二月底。是的,没错,我记得一周之后吉纳维芙说她的手镯丢了。对,是在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之间。”

“从那以后偷窃事件就不停地发生?”

“是的。”

“这个背包是伦恩·贝特森的吗?”

“是的。”

“那他为此大为光火了?”

“呃,您可不该这么想,波洛先生。”哈伯德太太微笑道,“您要知道,伦恩·贝特森是个好脾气的小伙子。他热心肠、慷慨大方、有容人之量,但就这一次,他火冒三丈,直接发了脾气。”

“那个背包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哦没有,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样式。”

“能找一个相似的给我看看吗?”

“哦,当然可以。我记得科林正好有一个很像的,奈杰尔也有一个。实际上伦恩后来又去买了一个——不得不买。学生们通常都在街道尽头那家商店买。那家店是购买各种露营装备和背包客用品再好不过的地方。短裤、睡袋,所有这类东西。而且非常便宜,比随便哪家大商店都便宜得多。”

“我能看看其中的一个背包吗,太太?”

哈伯德太太礼貌地把他带进科林·麦克纳布的房间。

科林本人没在里面。哈伯德太太打开衣柜,弯腰拿出一个背包,交给了波洛。

“给您,波洛先生。这个和丢了、然后被我们发现剪得稀碎的背包几乎一模一样。”

“把这个剪碎可得费点劲。”波洛指着背包,一边观察一边低声说道,“绣花剪刀应该是剪不动的。”

“哦是的,很难想象是个女孩子干的。我觉得必须要有相当大的力气才行。力气大,还有……呃,怀有恶意,对吧?”

“我明白,是的,我明白。这有点令人不快,想想就觉得别扭。”

“后来,我们找到瓦莱丽的丝巾时发现也被剪成了碎片。哦,这看起来,怎么说呢……太不正常了。”

“啊,”波洛说,“不过我认为您错了,太太。我觉得关于这个案子没什么不正常的。我想一切都是有目标和企图的,也可以说是有条理的吧。”

“哦,我敢说波洛先生您对这类事比我懂得多。”哈伯德太太说,“只能说我不喜欢那种事。在我看来,我们这儿有一群非常优秀的学生,而一想到他们中的某一个……呃,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我就会非常苦恼。”

波洛信步走到窗边。他打开窗户走到了老式阳台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