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十一,十二,深探究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经过一夜的困扰,赫尔克里·波洛早早地起了床,准备开始新的一天。天气非常好,他又走上了昨晚走过的那条路。

花园里的绿草带十分精致漂亮,尽管波洛本人更喜欢规整的布局,就像在奥斯特恩见到的那种由红色的天竺葵花组成的花圃,然而,他意识到这里也把英式园艺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他沿路穿过一个玫瑰园,修剪整齐的花圃让他感到赏心悦目;又穿过岩石园中蜿蜒的小路,路两旁种着高山植物。最后,他来到了一个由四面围墙围起来的菜园子。

这时,他看到一个身材结实的女人。她身穿一件粗花呢外套和裙子,黑色的眉毛,一头黑发剪得很短。她正在用低沉生硬的苏格兰嗓音和一个看上去是花园总管的人讲话。波洛观察到那个总管看上去不太高兴。

波洛无意间听到海伦·蒙特雷索语带讽刺的声音。他连忙拐上旁边的小路,走开了。

一个园丁正靠在他的锄头上休息。看到他过来,赶紧开始用力刨地。这些被波洛看在眼里,他走近那个园丁。这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使劲儿地刨着地,背对着正在观察他的波洛。

“早上好。”波洛热情地说。

“早安,先生。”那人小声嘟囔,头也不回地继续工作。

波洛有点儿吃惊。依照他的经验,当你走近一个园丁时,他会做出努力工作的样子,但是如果你和他打招呼,他一般都会很愿意停下来和你交谈以打发时间。

他想这个园丁看起来有点儿奇怪,就在那里站了几分钟,看着那个埋头苦干的人。似乎——这肩膀的扭动看起来有点儿熟悉啊?或许是他养成了习惯,随便听到谁的声音,或见到谁的肩膀都会觉得似曾相识?是不是就像昨晚担心的那样,他真的老了?他心事重重地往菜园子外面走去。在园外,他停下脚步,盯着长满灌木丛的斜坡。

不一会儿,一个圆圆的东西从菜园的墙头上冒出来,好似一轮迷人的圆月。那正是赫尔克里·波洛鹅蛋形的脑袋。他两眼充满好奇地打量着那个年轻园丁的脸。那个年轻人这时停下了锄头,正在用袖子擦脸上的汗。

“太奇怪,太有趣了。”他又小心地把头缩了回去。

他从灌木丛里走出来,抖了抖粘在衣服上的树枝和树叶。是的,太奇怪,太有趣了。弗兰克·卡特,说是在郊区找到了一份文书工作,结果是在这里为阿利斯泰尔·布伦特做花匠。赫尔克里·波洛正在琢磨着这些事儿,忽听到远处传来“哐”的一声响,他掉头向别墅走去。路上他听到他的男主人正在和蒙特雷索小姐讲话,她刚刚从菜园的另一扇门出来。

她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谢谢你的好意,阿利斯泰尔,但是这周你的美国亲戚在这里时,我不会接受任何邀请!”

布伦特说:

“朱莉娅是个心直口快的女人,但她并不是要——”

蒙特雷索小姐坚定地说:

鲲+弩+小+说+ w w w ~ k u n n u ~ co m-

“依我看她对我的态度灰常(口音)蛮横无理,我不能容忍任何的无礼——不管是美国人还是其他什么人的!”

蒙特雷索小姐走开了。波洛走过去,发现阿利斯泰尔·布伦特看上去局促不安,就像许多男人和他们的女人发生矛盾时的样子。他可怜巴巴地说:

“女人好难弄啊!早上好,波洛。天气很好,对吧?”

他们往大房子走去。布伦特叹气说:

“我真怀念我的妻子!”

餐厅里,他对盛气凌人的朱莉娅说:“朱莉娅,恐怕你是伤了海伦的自尊心了。”

奥利维娅夫人冷酷地说:“苏格兰人总是很爱发火。”

阿利斯泰尔·布伦特看上去很不高兴。

赫尔克里·波洛说:

“我看到您有一个年轻的园丁,我想应该是您最近才雇的吧。”

“应该是,”布伦特说,“是的,我的第三个园丁,伯顿,三个礼拜前离开了。于是我们就找了现在这个来替代他。”

“您还记得他是从哪里来的吗?”

“我还真是不记得了。是麦卡利斯特具体雇的他。好像是谁热情推荐我试用他一下。我也觉得吃惊,因为麦卡利斯特说他做得并不好,想辞掉他。”

“他叫什么名字?”

“邓宁……森伯理……好像是。”

“我如果问您付他多少工钱是不是太冒昧了?”

“不会。两英镑十五便士,我想应该是。”

“就这些?”

“当然就这些——可能有点儿少。”

“那就,”波洛说,“太奇怪了。”

阿利斯泰尔·布伦特疑惑地看着他。

简·奥利维娅抖动报纸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看来很多人都想要您的命呢,阿利斯泰尔姨公!”

“哦,你是在看议会辩论吧。没关系,就是阿切尔顿,他总是要找个假想敌来对抗。他在财政问题上抱持最疯狂的观点。如果我们按照他的意思做,不出一个礼拜英国就破产了。”

简说:“您想过要尝试新东西吗?”

“除非它比老的好,否则我不会,亲爱的。”

“但您永远都不会认为新的东西比老的好,您总是说‘这个不行’,连试都不会试。”

“实验主义者可以带来很多害处。”

“是的,但您又怎能满足于现状呢?所有这些浪费、不平等、不公平的现象,一定要有所改变!”

“我们这个国家搞得还是不错的,简,所有的方面都照顾到了。”

简激动地说:

“人们需要的是一片新天空,一片新天地!而您却还是坐在那里吃早餐!”

她站起身来,从落地窗向花园走去。

阿利斯泰尔看上去有些吃惊,也有点儿不舒服。

他说:“简最近变了很多。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想法?”

“别去理会简说的话。”奥利维娅夫人说,“简是个傻姑娘。你了解女孩子,她们去参加那些奇怪的聚会,那里的孩子会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有牵连,然后她们回到家之后就会胡言乱语。”

“是的,但是简一直都是很有个性的女孩子啊。”

“现在时兴这个,阿利斯泰尔,这些东西正在流行!”

阿利斯泰尔·布伦特说:“是的,这些东西现在是很流行。”他看上去有些忧虑。

奥利维娅夫人起身,波洛帮她开了门,她皱着眉头走了出去。

阿利斯泰尔·布伦特突然说:

“我真不喜欢这样!您知道,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些事情!什么意义都没有!都是一些空洞的叫嚣罢了!我一直都很反对这种言论——一片新天空,一片新天地。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们自己都说不出来!他们只是沉醉于这些词藻。”

他突然又笑了,不好意思地说:“我是属于最后的卫道士,您知道。”

波洛好奇地问:“如果您被……铲除了,会怎么样?”

“铲除!这叫什么话!”他的面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我告诉你,有很多可恶的蠢货想要做很多昂贵的实验,这会破坏稳定——作为实验的代价,这是常识。事实上,也就是我们所认识的这个英格兰的末日……”

波洛点点头。他着实有些同情这位银行家。他自己也同意实验需要付出代价的说法。他开始对阿利斯泰尔·布伦特所代表的东西有了更新的理解。巴恩斯先生曾经对他说过,但他当时听不进去。突然,他感到有些害怕……

2

当天上午晚些时候,布伦特从房间里走出来说:“我写完信了。现在,波洛先生,我带您去看看我的花园吧。”

他们两个一起出了门,布伦特兴致勃勃地聊起了他的爱好。

岩石园,种着各种稀有的高山植物,是他的最爱。他们在那里停留了一阵,布伦特把一些很少见的植物幼苗指给波洛看。

赫尔克里·波洛的双脚被他最好的漆皮鞋箍得紧紧的。他耐心地听着,不时地把身体的重量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他微微地咧着嘴巴,感觉太阳发出的热量正在把他的双脚烤成两个巨大的布丁蛋糕!

主人继续往前走,指着宽宽的花坛中的各种植物给他看。蜜蜂嗡嗡地叫着。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有人正在用大剪刀修剪着月桂树。

一切都那么祥和,令人昏昏欲睡。

布伦特在花圃尽头停下来,向后望去。剪刀声这时已经离得很近,不过看不到修剪者。

“你从这里往下看,波洛。这些美国石竹今年长得特别好,我不记得它们往年有这么好过。那边是拉塞尔羽扇豆,多么漂亮的色彩。”

啪!一声枪响打破了早晨的宁静,空气中弥漫着愤怒的气息。阿利斯泰尔·布伦特迷茫地转身,看到一缕淡淡的硝烟从月桂树丛中升起。

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只见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把月桂树弄得左右摇摆。一个美国男人的声音高声地叫着:

“我抓住你了,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把枪放下!”

两个男人扭拽着从树丛里走出来。早晨努力掘地的那个年轻的园丁被一个几乎高他一头的男人紧紧地扭着。波洛立刻认出了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他刚才听到声音时就猜到了。

弗兰克·卡特愤怒地叫着:“放开我!不是我干的,我告诉你!我根本就没干。”

霍华德·赖克斯说:“呃,你没干?那么你是在打鸟吧!”他停住脚步,看着两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

“阿利斯泰尔·布伦特先生吗?这家伙刚刚朝你开了一枪,被我当场抓获。”

弗兰克·卡特大叫道:

“撒谎!我刚才在剪树枝,听见一声枪响,然后看到枪落在我脚边,我就捡了起来——是下意识的反应,真的,然后这家伙就跳到我身上了。”

霍华德·赖克斯厉声道:

“枪在你手里,而且刚刚开过火!”

最后,他把手枪扔给波洛:“我们来看看这家伙还能怎么说!幸亏我及时抓住你,我估计你那自动手枪里还有几颗子弹呢。”

波洛说:“确实如此。”

布伦特愤怒地皱着眉头,他厉声问道:

“现在,登侬……邓伯里……你叫什么来着?”

波洛插话道:“这个人叫弗兰克·卡特。”

卡特转身怒不可遏地瞪着波洛。

“是你陷害我!那个星期天你就是来监视我的。我告诉你,这不是真的。我没有朝他开枪。”

赫尔克里·波洛温和地问:“那么,你说是谁干的呢?”

接着他又说:“你看,这里除了我们几个没有别的人了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