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阿卡迪亚的牝鹿[1]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前两项任务都没能难住赫拉克勒斯,欧律斯透斯和赫拉决定换个方式,不再让他去杀猛兽,而是安排他去捉刻律涅牝鹿,这就是赫拉克勒斯的第三项任务。刻律涅牝鹿生活在古希腊的凯里尼亚,是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圣物,它金角铜蹄,跑起来比飞出去的箭矢还快,赫拉克勒斯只能看到一道金光一闪而过。他追着它跑过希腊、伊斯特拉半岛、色雷斯,以及北方乐土的土地,历时一年。有说法是赫拉克勒斯趁其睡着时设陷阱,用网捕到了它。有说法是赫拉克勒斯去神庙找到阿尔忒弥斯,后者愿意去找欧律斯透斯,就说已经完成了这项任务。另有说法是赫拉克勒斯将一支箭放到鹿的两条前腿之间,使其无法挪步,从而捕捉。
赫拉克勒斯捉到鹿之后遇见了阿尔忒弥斯和她的哥哥阿波罗,他向二神忏悔,表明这是他的修行的一部分,拿去给欧律斯透斯看过之后就会还回来,阿尔忒弥斯原谅了他。
欧律斯透斯安排这个任务就是为了让赫拉克勒斯激怒阿尔忒弥斯,赫拉克勒斯送来神鹿后他又表示要拿去展览。赫拉克勒斯提出条件,让欧律斯透斯自己出城来取。欧律斯透斯走出城门,赫拉克勒斯就放了神鹿,奔跑如飞的神鹿马上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阿加莎基于传说修改了这一章的章名,阿卡迪亚在古希腊历史中位于伯罗奔尼撒中部,在希腊神话中是农牧神潘的故乡。现代艺术中多将阿卡迪亚描绘成一个与世无争、民风淳朴的地方,慢慢地,阿卡迪亚这个词也发展出了“世外桃源”、“田园牧歌式的”等含义。

1

赫尔克里·波洛使劲儿跺着双脚想暖和一下。他冲着手掌哈气,雪花在他唇髭的末梢融化成水,滴了下来。

有人敲了敲门,随即进来一名客房女仆。她是个呼吸平缓、体格健壮的乡下姑娘,充满好奇地盯着赫尔克里·波洛。可能她这辈子还从没见过一位像他这样的客人呢。

她问道:“是您打了铃吗?”

“是的,请给我生上火,好吗?”

她走了出去,很快就拿来了报纸和木柴,跪在那个维多利亚式的壁炉前生起火来。

赫尔克里·波洛还在跺着脚,甩动胳膊,朝冻僵的手指哈气。

他有点恼火,因为他的车——一辆昂贵的“麦萨罗·格拉兹”牌汽车——行驶起来没有他期望得那么完美。他的私人司机、一位享受着可观薪水的小伙子,也没能把问题解决。那辆车在一条岔路上抛锚了,离得最近的房子也有一英里半远,这时天又下起了雪。赫尔克里·波洛被迫穿着他平时穿的那双锃亮的漆皮鞋走了一英里半的路,来到位于河边的哈特利·迪思村——这个村子在夏天时是一派活泼的景象,冬天却死气沉沉。黑天鹅旅店的老板看到有顾客光顾也颇感诧异,他费尽口舌劝说来客去当地的汽车修理站租一辆车继续赶路。

赫尔克里·波洛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这不符合他那拉丁人的节俭习性。租一辆车?他已经有一辆车了——一辆大轿车,昂贵得很。要赶路回城,他非得乘那辆车不可,绝不乘别的车。另外,就算汽车很快就能修好,他也不想在这大雪天里急着赶路,而想等到明天早晨再走。他想要一间客房,一团温暖的炉火,还要一顿晚餐。店老板叹着气把他领进一间客房,派女仆去生起炉火,然后便退下去跟他妻子商量筹备晚餐的事。

一小时以后,赫尔克里·波洛把脚伸向那团温暖舒适的炉火,对刚刚吃完的晚餐表现出宽宏大量的胸怀。说实在的,牛排太硬了,还净是脆骨;甘蓝不新鲜还煮老了,水渍渍的;马铃薯的芯硬得像石头;随后上的煮苹果和蛋奶糕也乏善可陈。奶酪硬邦邦的,饼干倒软绵绵的。不管怎么样,赫尔克里·波洛安详地望着跳动的火焰,品尝着那杯可勉强称为咖啡的泥汤,心里想着:吃饱喝足了总比饿着肚子强,而且经历了穿着漆皮鞋在雪地里的艰难跋涉后,此刻坐在壁炉前烤火,简直就是进了天堂!

有人敲门,接着那名客房女仆进来了。

“对不起,先生,汽车修理站的那个人想见见您。”

赫尔克里·波洛和蔼地说道:“那就让他上来吧。”

姑娘咯咯笑着退了出去。波洛宽容地想,这个姑娘对他的描述想必能为她和她的朋友在接下来的冬日里增添不少的乐趣。

又有人敲门,是与之前不同的敲门声。波洛喊道:“进来。”

他欣赏地望着刚刚进来的小伙子,后者站在那儿,看起来很不自在,手里拧着自己的便帽。

波洛心想,这可真是他所见过的最英俊的人类范本之一了,一位外表宛如希腊神祇的单纯小伙子。

小伙子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先生,您那辆车已经被拖到修理站了。我们已经找到了毛病,用一个小时左右就能修好。”

波洛问道:“出了什么毛病啊?”

小伙子热情地讲起一堆技术细节。波洛轻轻点着头,可是并没在听。他醉心于欣赏那完美的体形。想想如今到处都是些假装正经的獐头鼠目之辈,他暗自赞叹道:没错,就像是一位希腊神祇——一个阿卡迪亚的年轻牧羊人。

小伙子蓦地停了下来。赫尔克里·波洛挤了挤眉毛。刚才他被对方的俊美所折服,此刻他重拾平日的理性,抬起头,好奇地眯起了眼睛。

“我明白。对,我明白。”他顿了顿,又说道,“您刚才讲的情况,我那位司机已经跟我说过了。”

小伙子脸红了,手指紧张不安地抓着便帽,结结巴巴地说:“是的……呃……是的,先生,我知道。”

赫尔克里·波洛继续温和地说道:“可您还是想亲自来跟我说一说,对吗?”

“呃……是的,先生,我想我还是亲自来一趟比较好。”

波洛说道:“那您可真是太认真负责了。谢谢您。”

最后那句话里送客的意思虽然委婉但很清楚,不过他觉得对方并不打算走。他猜对了。小伙子站在那儿没动。

他的手指痉挛,揉搓着那顶花呢便帽,用更低沉而害羞的声音说道:“呃……容我问一句,先生。是这样的吧,您是那位有名的侦探——您是赫尔克里·帕瑞特先生对吧?[2]”他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2]这里小伙子拼错了波洛的姓。

+鲲-弩+小-說 🍏 w ww· k u n n u· c om·

波洛说道:“没错。”

小伙子脸上泛起绯红,说道:“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一篇介绍您的文章。”

“是吗?”

现在小伙子已是满脸通红,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情——痛苦和恳求。

赫尔克里·波洛帮了他一下,他柔声问道:“怎么了?您有什么事要问我吗?”

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我想您会认为我太冒失了,先生。但是您碰巧来到这里……嗯,对我来说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好机会。我看过不少关于您和您那些高明的事迹的报道。无论如何,我想,不如就问问您吧。问一问也没什么坏处,是吧?”

赫尔克里·波洛摇了摇头,说道:“您有事要我帮忙?”

他点了点头,用沙哑而害羞的声音说道:“是……是有关一位年轻姑娘的事。您……您能不能帮我找到她?”

“找到她?这么说……她不见了?”

“是的,先生。”

赫尔克里·波洛坐直了身子,尖锐地说道:“的确,我也许可以帮到你。可是你该找的人是警察啊。这是他们的职责,而且他们比我更有办法。”

小伙子活动了一下双脚,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能那么做,先生。不是那种事情。这么说吧,这件事比较离奇。”

赫尔克里·波洛注视他片刻,然后指着一把椅子说:“好吧,那就坐下来谈谈吧——您叫什么名字?”

“威廉姆森,先生,泰德·威廉姆森。”

“坐下吧,泰德。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谢您,先生。”小伙子往前拉了拉椅子,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边上,两眼依旧像小狗那样流露出乞求的神情。

赫尔克里·波洛柔声道:“说吧。”

泰德·威廉姆森深吸了一口气。

“嗯,您看,先生,是这么一回事。我只见过她一次。我不知道她的真名实姓,也不了解她的任何情况。我寄给她的信也给退回来了,所有这一切都太离奇了。”

“从头说起,”赫尔克里·波洛说道,“别着急。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都告诉我。”

“好的,先生。您知道草坪别墅吗,先生,就是过桥以后,河边上的那幢大房子?”

“我对此一无所知。”

“那是乔治·桑德菲尔德爵士的产业。每年夏天他都在那儿过周末、办聚会——办了不少的聚会,都成规律了。每次都有许多女演员之类的人参加。嗯,去年六月,他家里那台收音机出了毛病,叫我去修理。”

波洛点了点头。

“我就去了。爵士带着客人们到河边游玩去了,厨师出门了,男仆也跟着去伺候午餐、准备饮料什么的。房子里只有那个姑娘——她是一位女客人的女仆。她开门让我进去,带我到放收音机的地方。我修理的时候她就一直待在旁边。我们就聊了起来……她叫妮塔,她是这么跟我说的,是一个到那里做客的俄罗斯舞蹈演员的女仆。”

“她是哪国人,英国人吗?”

“不是,先生。我觉得她像是法国人,口音有点怪,不过英语讲得还不赖。她……她挺友好的,过了一会儿,我问她那天晚上能不能出来一起去看电影,可她说她的女主人可能要她伺候。不过接着她又说下午稍早的时候倒是可以出来一下,因为那些老爷太太要晚些时候才从河边回来。总而言之,那天我没请假就在外面待了一下午,还为这事差点儿被解雇。我们俩就沿着河边散步。”

他停了下来,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眼神迷蒙。

波洛轻声问道:“她很漂亮,是吧?”

“她可以说是您所见过的最美的人。她的头发金光闪闪,飘起来就像金色的翅膀;她走起路来是那种蹦蹦跳跳的轻快样子。我……我……嗯……我立刻就爱上了她,先生。我不是说着玩儿的,先生。”

波洛点点头。小伙子接着说道:“她说她的女主人过两周还会再来,我们约好了到时候再见。”他停了一下,“可她却没来。我在她说好的地方等她,可一直不见她的人影,后来我壮着胆子到那幢房子去找她。人家说,那位俄国太太倒是在那里,她的女仆也在。他们就把她叫了出来,可是她一出来,哎呀,那根本不是妮塔!而是一个样子狡猾的黑黑的姑娘——简直差远了。他们管她叫玛丽。‘你找我吗?’她皮笑肉不笑地问我。她想必看出我大吃一惊。我问她是不是那位俄国太太的女仆,我说她不是我先前见过的那一位,她就笑了,说先前那个女仆突然被辞退了。‘辞退了?’我问,‘为什么啊?’她耸耸肩,摊开两手。‘我怎么知道?’她说,‘我当时又不在。’

“嗯,先生,我大吃一惊,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是后来,我又鼓起勇气去找那个玛丽,请她帮我弄到妮塔的地址。我没让她知道其实我连妮塔姓什么都不知道。我答应她如果她办到了,就送她一样礼物——她是那种不会白给你帮忙的人。后来,她真给我弄到了,是一个伦敦北部的地址。于是我就给妮塔写了封信寄去,可信没多久就被退回来了——是邮局退回来的,上面草草地写着‘查无此人’。”

泰德·威廉姆森停了下来,那双宁静的深蓝色眼睛望着波洛,他又接着说道:“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吧,先生?这不是警察能管的事。可我想找到她。我不知道该从何着手。如果……如果您能帮我找到她,”他的脸更红了,“我……我存了点儿钱。我能付给您五英镑……十英镑也行。”

波洛轻声说道:“我们暂且不谈钱的事情。首先考虑下这一点——那个姑娘,妮塔,她知道您的姓名和工作地点吗?”

“知道,先生。”

“如果她想的话,是能跟您联系上的,对吧?”

泰德慢慢地说道:“是的,先生。”

“那您不觉得……也许——”

泰德·威廉姆森打断了他。“您的意思是,先生,我爱上了她,可她并不爱我,是不是?也许是这样的……但是她喜欢我——她真的喜欢我,她不只是闹着玩儿的……其实我一直在想,先生,这一切可能都是因为某种原因。您明白的,先生,她整天跟那么一群人混在一起。没准儿她遇上了点儿麻烦,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您是说她可能怀了孩子吗?是您的孩子吗?”

“不是我的,先生,”泰德脸红了,“我们之间没有不正当的关系。”

波洛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小声说道:“如果真像您想的那样,您还要找她吗?”

泰德·威廉姆森又变得满脸通红,说道:“是的,我还要找她,这是肯定的!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想跟她结婚。我不在乎她处于什么样的困境!只要您能试着帮我找到她,可以吗,先生?”

赫尔克里·波洛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头发像金色的翅膀。’嗯,我想这倒像是赫拉克勒斯的第三桩丰功伟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发生在阿卡迪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