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狄俄墨德斯的野马[1]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欧律斯透斯安排的第八项任务是偷取狄俄墨德斯的野马。狄俄墨德斯是战神阿瑞斯之子,色雷斯的国王,他有四匹凶猛的野马。这些马之所以凶残是因为狄俄墨德斯一直用人肉喂养它们。关于这项任务有两种说法,其一是说赫拉克勒斯收买了一众年轻人来帮助他,他们偷到马之后被狄俄墨德斯追赶,赫拉克勒斯让好友阿布德罗斯看守马群,自己去杀退追兵。没想到回来时发现阿布德罗斯被马吃了,赫拉克勒斯愤怒地将狄俄墨德斯喂了马。另一种说法是,赫拉克勒斯一夜未睡,趁夜切断了拴马的铁链,将马赶至一处高地,并迅速挖了一道沟将高地环绕,又往沟里注满水。待狄俄墨德斯追来,赫拉克勒斯用挖沟的斧子将其杀死,以其肉喂马。两种说法都是以喂人肉的方式让疯狂的野马冷静,从而能轻松带去给欧律斯透斯。

1

电话铃响了。

“哈喽,波洛,是你吗?”

赫尔克里·波洛听出是年轻的斯托达医生的声音。他喜欢麦克·斯托达,喜欢他那腼腆、友好的咧嘴一笑,斯托达对犯罪学的幼稚的兴趣也让他觉得有趣,但波洛尊重斯托达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敬业精神。

“我不想打扰你……”年轻医生有点犹豫。

“有什么事让你困扰吗?”赫尔克里·波洛问道。

“没错。”麦克·斯托达的语气听起来如释重负,“一下子就让你猜中了!”

“那好吧,有什么我能效劳的,我的朋友?”

斯托达似乎依旧有点犹豫,他有些结结巴巴地答道:“我想十分冒、冒、冒昧地请你大半夜的来一趟……可、可、可我现在有点麻、麻、麻烦。”

“当然可以,到你家吗?”

“不是……实际上我眼下在棚屋区。克宁比棚屋区。门牌是十七号。你真能来吗?真是感激不尽。”

“马上就到。”赫尔克里·波洛答道。

2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赫尔克里·波洛沿着一排黑漆漆的棚屋走,一路寻找门牌。这时已经过了凌晨一点钟,大多数住户都已进入睡乡,只剩一两个窗口亮着灯光。

他刚到十七号,那扇门就开了,斯托达医生站在门口朝外张望着。

“您真是个好人!”他说道,“上来吧,好吗?”

一道窄小的梯子似的楼梯通往楼上。楼上右首边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摆满了长沙发、毯子,还有些三角形的银色靠垫和一大堆酒瓶及玻璃杯。

乱成一团,烟头到处都是,还有不少碎玻璃杯。

“哈!”赫尔克里·波洛说道,“亲爱的华生,我推测,这里刚办过一场派对吧!”

“没错,是刚办过一场。”斯托达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但我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派对!”

“这么说,你没参加吗?”

“没有,我到这里来纯粹是干我的本行。”

“出了什么事?”

斯托达说道:“这里归一个叫佩兴丝·葛雷斯的女人所有——佩兴丝·葛雷斯太太。”

“听上去,”波洛说道,“倒是个迷人的老派名字。”

“葛雷斯太太既不迷人,也不老派。她是那种长得还可以的泼辣女人。她结过好几次婚,现在又交了个男朋友,可她怀疑那个人打算甩了她。他们这次派对是从喝酒开始的,以吸毒——准确地说是可卡因——而告终。可卡因那玩意儿,一开始会让你觉得棒极了,一切都变得美好了起来。它让你兴奋,让你觉得自己的能耐增长了一倍。但吸食多了,你就会变得狂躁,产生幻觉,精神错乱。葛雷斯太太跟她的男朋友大吵了一架,那人是个讨厌的家伙,叫浩克。结果,他当场甩了她,她就趴在窗口,用某个蠢货送她的一把崭新的左轮手枪朝他开了一枪。”

赫尔克里·波洛扬了一下眉毛。

“打中了吗?”

“没戏!我得说,子弹射偏了好几码远。她打中了一个沿街翻拣垃圾箱的倒霉的流浪汉,擦伤了他胳膊上的一点皮肉。当然,他大喊大闹了起来。屋里那帮人便赶紧把他硬拽了进来,结果又被他冒出来的血给吓坏了,乱作一团,最后把我找来了。”

“后来呢?”

“我给他包扎好了。伤势也不严重。接着有一两个人跟他商量了一番,最后那人同意收下几张五英镑的钞票,不再提这事。对他来讲倒也合适,可怜的家伙,算得上是突如其来的幸运一击吧。”

“你呢?”

“我还有别的活儿要干。葛雷斯太太当时就歇斯底里大发作,我给她打了点药,把她按到床上去待着。另外还有个姑娘有点不省人事了——她很年轻,我还得照看她。与此同时,其他人都尽快溜走了。”

他停了下来。

“这时,”波洛说道,“你才腾出工夫来思量一下眼前的局面。”

“一点儿没错。”斯托达说道,“如果只是平常的酗酒狂欢,也就到此为止了。可是聚众吸毒就不一样了。”

“你敢肯定你说的情况属实吗?”

“哦,完全肯定,绝对没错。就是可卡因。我在一个漆盒里找到了一些——你知道的,他们是用鼻子吸的。问题是,这玩意儿是从哪儿来的?我记得那天你谈到,如今掀起了一股新的、来势汹涌的吸毒浪潮,吸毒的人数在不断增加。”

赫尔克里·波洛点了点头,说道:“警方会对今晚的这个派对感兴趣的。”

麦克·斯托达怏怏地说道:“就是因为这个……”

波洛突然醒悟过来,颇感兴趣地望着他,问道:“但你……你不太愿意警方介入此事,对吗?”

麦克·斯托达咕哝道:“会牵连无辜……对他们来说,可真够倒霉的。”

“让你这么惦记的人是葛雷斯太太吗?”

“老天,不是!她是个冷酷无情的老油条!”

赫尔克里·波洛轻声说道:“这么说,是另外那个了……那个姑娘?”

斯托达医生说道:“当然,在某种程度上她也有点冷酷。我的意思是,她喜欢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可她其实就是太年轻了……只不过是有点野,就是那种小孩子的无知和胡闹罢了。她搅和进这种放荡的生活里,是因为她觉得这很时髦,很新潮什么的。”

波洛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轻声问道:“这个姑娘,你在今晚以前见过她吗?”

麦克·斯托达点了点头。此时的他显得很年轻,也有点困窘。

“在莫顿郡见过,狩猎舞会上。她的父亲是位退休将军……曾经打打杀杀、枪林弹雨。如今是绅士老爷——诸如此类的那一套。他有四个女儿,都有点野……我得说那都是因为有那样一位父亲。她们住的地方是那个郡里最糟的地方——临近兵工厂。他们有大把的钱,但毫无老派的田间生活的感觉——他们是一群有钱人,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四个姑娘还结交了一帮坏蛋。”

赫尔克里·波洛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说道:“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我来了。你想让我接管这件事?”

“行吗?我觉得应当采取点措施——的确,我承认我希望能尽力避免让希拉·格兰特曝光。”

“我想这倒是可以办到的。我想见见那位年轻女士。”

“跟我来。”

年轻医生领波洛走出了房间。对面的房间里传出一个女人躁动不安的叫喊声。

“医生……看在上帝的分上,医生,我要疯啦。”

斯托达走进那个房间,波洛跟在后面。这是一间凌乱不堪的卧室——香粉撒了一地,到处是些瓶瓶罐罐,衣服随便乱丢。床上躺着一个染着一头金发的女人,脸上是空虚与邪恶的神情。她喊道:“我满身都有小虫子在爬……真的,我发誓真是这样,我快疯啦……看在上帝的分上,给我打一针吧。”

斯托达站在床边,用职业性的温和语气安抚她。

赫尔克里·波洛悄悄走出房间。对面另有一扇门,他打开了房门。

这是一间很小的房间,与之前那间仅有一步之距,这里的陈设也很简单。一个苗条的姑娘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赫尔克里踮起脚走到床边,低头望着那个姑娘。

深色的头发、苍白的长脸庞——还有……对,年轻……非常年轻……

姑娘微微睁开了眼,接着眼睛一下瞪大了。她瞪着眼睛,眼神惊恐。她坐起来,用力晃了晃脑袋,把一头浓密的黑发甩到后面去。她像一匹受到惊吓的小马,身子向后缩了一下,就像只小野兽在面对陌生人喂食时充满怀疑地向后蜷缩。

她开口了——嗓音稚嫩尖细,却很粗鲁。

“你他妈的是什么人?”

“别害怕,小姐。”

“斯托达医生在哪儿?”

就在这时,那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姑娘松了一口气,说道:“哦!你在这儿!这家伙是谁?”

“他是我的朋友,希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姑娘说道:“糟透了,难受极了……我干吗要吸那破玩意儿?”

斯托达冷冷地说道:“我要是你,就再也不那么做了。”

“我……我再也不吸了。”

赫尔克里·波洛问道:“谁给你的?”

她睁大了眼睛,嘴唇抽动了一下,说道:“就放在那里——在聚会上。大家都尝了点儿。一开始倒挺美妙的。”

赫尔克里·波洛轻声问道:“是谁带来的呢?”

她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可能是安东尼——安东尼·浩克吧。可我真的一点儿也不知道。”

波洛轻声问道:“这是你第一次吸可卡因吗,小姐?”

她点了点头。

“最好让这次成为你的最后一次。”斯托达说道。

“对……我想是应该这样……可那的确挺美妙的。”

“现在听我说,希拉·格兰特。”斯托达说道,“我是一名医生,我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你一旦上了吸毒的贼船,就会陷入难以想象的苦难。我见过一些吸毒的家伙,我了解。毒品会把人毁掉,把身体和灵魂一起毁掉。跟毒品相比,酒都不值一提。现在马上和它一刀两断吧。相信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想想你父亲,他若知道了今天晚上的事会怎么说呢?”

“父亲?”希拉·格兰特的声音提高了,“父亲吗?”她扬声笑起来,“我简直不能想象他脸上的表情!绝对不能让他知道,他会七窍生烟的!”

“这话倒没说错。”斯托达说道。

“医生……医生……” 从那个房间又传来了葛雷斯太太的哀号。

斯托达小声嘟囔着一些不好听的话,走出房间。

希拉·格兰特又盯着波洛,纳闷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没有参加派对啊。”

“是的,我没参加。我是斯托达医生的一个朋友。”

“那你也是医生吗?看上去不像。”

“我嘛,”波洛说道,他总会把简单的叙述表达得像大戏要开演一样,“我叫赫尔克里·波洛……”

这次自我介绍没失去效果,波洛偶尔会因无情的年轻一代竟然从没听说过他的大名而感到失望。

但是希拉·格兰特显然听说过他。她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她呆呆地盯着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