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雪地上的女尸 · 7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

圣诞节以它应有的样子结束了。点亮的圣诞树,与茶一起端上的上好的圣诞蛋糕,众人赞赏,但都只是尝了一下。晚饭是冷餐。

波洛和房子的主人及太太都早早上床休息了。

“晚安,波洛先生。”莱西太太说,“我希望您喜欢在这里度过的时光。”

“今天非常棒,太太,非常棒。”

“您看上去在想什么事情。”莱西太太说。

“英国布丁,这是我在想的。”

“您觉得它口味太重了?”莱西太太小心地问。

“不、不,我不是在说它的口味,我在考虑它的意义。”

“当然,这是传统。”莱西太太说,“那么晚安了,波洛先生,可别做太多关于圣诞布丁和肉馅饼的梦了。”

“当然。”波洛在脱衣时喃喃自语,“圣诞布丁是问题的关键。但有些东西我完全不明白。”他恼怒地摇了摇头,“好吧,再看看吧。”

做了一些睡前准备之后,波洛躺上了床,但并没有睡着。

大约在两个小时以后,他的耐心得到了回报。卧室的门被非常小心地推开了,他偷笑了一下。一切正如他想的那样。他的思绪飞回到德斯蒙德·李·沃特利礼貌地递给他一杯咖啡的时候,德斯蒙德转身时他将杯子放在了桌上。过了一会儿他装作再次拿起咖啡杯的样子,并且看到德斯蒙德满意地看着他喝完了那杯咖啡。当他想到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今晚睡得正香时,微笑爬上了波洛的嘴角。“那个讨人喜欢的大卫,”波洛对自己说,“他忧心忡忡的。好好睡一觉对他没有坏处。现在,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吧。”

他安静地躺着,呼吸均匀,偶尔发出微弱的打鼾声。

有个人走到他的床边俯身看着他,然后满意地转身去了衣帽间。借助一只小手电筒,这位访客检查了整齐地摆放在梳妆台上的波洛的所有物,掏了掏钱包,轻轻地拉开梳妆台的抽屉,之后又检查了一遍波洛衣服的口袋。最终,这位访客极小心地走到床边,把他的手伸到了枕头下。抽回手之后,他在那儿站了一两分钟,似乎不太确定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他在房间里四处查看,开了开家具的门,到隔壁的浴室看了一眼。最后,他轻声地啧了一下,走出了房间。

“哈,”波洛小声嘟囔,“你失望了。当然、当然,非常失望。哼,居然认为赫尔克里·波洛会把东西藏在你能找到的地方!”然后他转了个身,安心地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阵轻而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波洛。

“是谁?进来、进来。”

门打开了。脸色通红、气喘吁吁的科林站在门口,迈克站在他的身后。

“波洛先生、波洛先生。”

“怎么了?”波洛从床上坐了起来,“是早茶时间到了吗?看来不是。科林是你啊,发生了什么?”

科林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被什么强烈的情感控制着。实际上,是看到了赫尔克里·波洛戴着的睡帽让他瞬间说不出话来。很快,他控制住了自己,开口说道:“波洛先生,我想——您能帮助我们吗?这里发生了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

“是——是布里奇特。她在雪地里躺着,不动也不说话。我想,哦天哪,您最好自己来看看。我真的很担心——她可能死了。”

“什么?”波洛从被子里跳了起来,“布里奇特小姐死了?”

“我认为——我认为有人杀害了她。那里有——有血迹,哦,您快来吧!”

“当然、当然,我马上就来。”

波洛非常实用主义地套上了他出门穿的鞋子,在睡衣外披了一件有毛皮衬里的大衣。

“我这就来,”他说,“我马上来。你通知其他人了吗?”

“不,除了您我还没有告诉其他人。我认为这样好一些。外公外婆还没有起床。有人在楼下摆早餐,但我还没跟佩维里尔说。布里奇特在房子的另一头,靠近露台和书房的窗户那边。”

“我明白了。带路吧,我跟着你们。”

科林扭过头隐藏他的窃笑,带着波洛一路走下楼,从边门走了出去。太阳刚升上地平线,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雪已经停了,但昨晚那场大雪让一切都覆盖在白茫茫的雪下,像盖着厚厚的地毯。世界看上去纯洁、雪白而美好。

“在那里!”科林气喘吁吁地说,“在、在那儿!”他戏剧性地指向前方。

整个场景确实非常富有戏剧性。在几码之外,布里奇特躺在雪地上。她穿着猩红色的睡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的羊毛围巾,上面沾着些深红色。她的脸转向一侧,藏在散开的黑发下。一只手压在身下,另一只伸出来握成拳头状。红色的污渍正中竖着库尔德弯刀的刀柄,莱西上校前一天晚上才向宾客们展示过这把刀。

“我的上帝!”波洛高声叫道,“看起来像舞台上的布景一样!”

迈克发出微弱的哽咽声,科林赶紧开了口。

“我知道,”他说,“这看起来不像真的,对吧。您看到那些脚印了吗,我想我们不应该破坏它们,对吧?”

“啊,是的,脚印。是的,我们必须小心,不要破坏这些印迹。”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科林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任何人靠近她,直接去找您过来。我想您知道应该怎么做。”

“无论如何,”赫尔克里·波洛尖酸地说,“首先,我们必须确定她是不是还活着,不是吗?”

“是的,当然。”迈克有些顾虑地说,“但您看,我们以为——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想——”

“啊,你们很谨慎!你们看了侦探小说,知道最重要的是不要动现场的任何东西,将尸体保持原样。但我们还不确定它是不是尸体,不是吗?毕竟,虽然谨慎值得赞赏,人性还是第一位的。我们应该在想到警察之前先想到医生,不是吗?”

“哦,是的。”科林说,语气有些惊讶。

“我们只是认为——我的意思是——我们只是觉得在找您来之前,我们不应该做任何事情。”迈克匆忙说。

“那么你们留在这里,”波洛说,“我从另一边走过去,这样就不会破坏这些足迹了。这脚印太完美了,你们不觉得吗?如此清晰。一名男性与一个女孩一起走到了她现在躺着的地方,然后男性的足迹走了回来,女孩却没有。”

“这一定是凶手的脚印。”科林屏气说道。

“完全正确。”波洛说,“这是凶手的脚印。一双又长又瘦的脚,穿着造型特别的鞋子。很有趣。我想这很容易辨识。是的,这些脚印很重要。”

这时,德斯蒙德·李·沃特利和萨拉一起从屋里走了出来,加入他们。

“你们究竟在这儿做什么?”德斯蒙德以一种夸张的口吻询问道,“我从我卧室的窗户看到了你们。发生了什么?天哪,那是什么?那看起来像是——”

“正是如此。”赫尔克里·波洛说,“看起来像是谋杀,不是吗?”

萨拉倒吸了一口气,然后怀疑地看了两个男孩一眼。

“你是说有人杀了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布里奇特?”德斯蒙德问,“谁会想要杀她呢?难以置信!”

“有很多事情难以置信,”波洛说,“尤其是在早餐之前,不是吗?你们的俗语,早餐前的六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补充道,“请你们全部在这里等着。”

他小心地绕到另一边,靠近布里奇特,弯下身去。科林和迈克都极力憋住笑,身体抖了起来。萨拉走到他们身边,低声道:“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好样的,布里奇特。”科林耳语道,“不觉得她很棒吗?甚至没有抽动一下!”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东西像布里奇特这么像死人。”迈克低声说。

赫尔克里·波洛站起身来。

“这是个可怕的事件。”他说,声音中带有之前所没有的情绪。

就快憋不住的迈克和科林同时转过身去。迈克断断续续地说:“我们——我们应该做什么?”

“只有一件事可以做了,”波洛说,“我们必须报警。有人愿意去打个电话吗,或者你们希望我去?”

“我想,”科林说,“我想——迈克,怎么办?”

迈克说:“我想玩笑应该结束了。”他往前走了一步,第一次显得有些不太自信。“我真的很抱歉,”他说,“我希望您不要太介意。这是一个圣诞玩笑,仅此而已。我们想为您创造一场谋杀。”

“你们想为我创造一场谋杀?可是这个——这个——”

“这只是我们演的一场戏,”科林解释说,“为了让您感觉宾至如归。”

“啊,”赫尔克里·波洛说,“我懂了。你们跟我开了个愚人节的玩笑是吧?但今天不是四月一日,是十二月二十六日。”

“我们确实不该这么做。”科林说,“可是——可是——您不会很介意吧,波洛先生?布里奇特,够了,”他喊道,“起来吧。你应该已经冻得半死了。”

然而,雪中的女孩一动不动。

“这真是奇怪。”赫尔克里·波洛说,“她看上去听不到你们的声音。”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你说这是个玩笑。你确定这是个玩笑?”

“为什么这么问?当然是的,”科林有些不舒服起来,“我们……我们没想做什么坏事。”

“那为什么布里奇特小姐还没有起来呢?”

“我也不知道。”科林说。

“够了吧,布里奇特,”萨拉不耐烦地说,“不要继续躺在那儿当傻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