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西班牙箱子之谜 · 4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赫尔克里·波洛发现里奇的辩护律师不太配合,他们并不希望他做任何事情。

他们虽没有明说,却在试图暗示波洛,克莱顿太太委托他出来调查,对自己的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鲲。弩。小。说。🍒 w ww…k u n N u…co m

波洛前来拜访他们只是想“走个正规程序”。为了能与嫌疑犯见面,他还得忍受内政部和刑事调查部的推托。

米勒督察负责克莱顿的案子,波洛不太喜欢他。不过他对波洛并没有敌意,只是有些瞧不起他。

“不要跟那个老头浪费时间。”在波洛出现之前,他对他的副探长说,“不过,我们还是必须表现出礼貌。”

“如果您能推翻这个案子,就会像从帽子里变出一只兔子一样,波洛先生。”他很愉快地说,“除了里奇,没有人能够杀了那家伙。”

“除了男仆。”

“哦,我同意男仆是一个可能性!但您什么也发现不了。没有任何动机。”

“这一点可不能完全确定,动机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好吧,他跟克莱顿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他的履历非常清白,而且看上去脑子很清醒。我不知道您还想要什么?”

“我想证明里奇没有犯下这宗罪行。”

“好让那位女士满意,嗯?”米勒督察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我想您是被她迷住了吧。她真是了不起,不是吗?复仇的女人。您知道,如果有机会的话,她可能会自己动手。”

“自己动手,不可能!”

“您没见过吧。但我见过这类女人,杀了好几任丈夫,那双无辜的蓝眼睛连眨都不眨,而且每次都伤心欲绝。陪审团都想宣判她无罪——但他们没有机会,案子铁证如山。”

“好吧,我的朋友,我们不要吵了。我冒昧前来,是想问你一些细节问题。报纸上登出来的是新闻,但不一定是事实真相!”

“大众需要娱乐。你想知道什么?”

“准确的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无法精确推断,因为尸检是第二天早上才做的。预估的死亡时间是尸体发现之前的十到十三小时。也就是说,在之前那晚的七点到十点……他被刺穿了颈静脉——应该是瞬间毙命的。”

“凶器呢?”

“一种意大利匕首——很小,非常锋利。之前没人见过,也没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我们最终会知道的……需要时间和耐心。”

“不可能是在争吵的时候凶手顺手拿起来的。”

“不可能。男仆说房子里没有这样的东西。”

“让我感兴趣的还有电报。”波洛说,“那封催阿诺德·克莱顿去苏格兰的电报……那封电报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不是。苏格兰那边没出任何问题。土地转让,或随便什么吧,都在正常进行。”

“那么,是谁发了那封电报——我猜是有电报的吧?”

“应该有吧……虽然我们不相信克莱顿太太的说法,但克莱顿也告诉男仆他收到了一封电报,叫他去苏格兰。他还对麦克拉伦司令说了。”

“他是几点去见麦克拉伦司令的?”

“他们一起在俱乐部联合服务吃了点东西——那时大概是七点十五分。接着克莱顿坐出租车去了里奇家,八点前到了那儿。那之后就——”米勒摊了摊手。

“那晚有人注意到里奇的行为举止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哦,你知道人都这样。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人们就认为他们注意到了什么,但我打赌他们什么都没看到。斯彭斯太太现在说他一整晚都心不在焉,回答问题经常答不到点子上,看上去似乎‘有什么心事’。我打赌他肯定有,如果他把一具尸体藏在箱子里的话!他在想该怎么处理它!”

“可他为什么没有处理?”

“这个问题问倒我了。可能是失去了勇气。不过把它留到第二天,确实是个疯狂的举动。那晚是最佳时机。看门人不在,他可以把车开出来,把尸体装进后备厢——他那辆车的后备厢很大——开到乡下的什么地方,扔在那儿。搬运尸体上车时他可能会被目击到,不过他的房子在小街上,车道边是个花园。在比如说凌晨三点,他完全有机会这么做。而他做了什么呢?上床睡觉,第二早晨还起晚了,醒来时发现警察在他的家里!”

“他睡了个好觉,一个无辜的人才可能这样。”

“你愿意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不过你真的相信吗?”

“我想在见到嫌疑人之后再回答这个问题。”

“你认为如果他是无罪的你能看得出来?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知道不是那么简单——我也没说我能做到。我只是想确定一下,那个人是不是真有那么蠢。”

4

波洛决定在见过其他所有人之后再去见查尔斯·里奇。

他第一个拜访的是麦克拉伦司令。

麦克拉伦身材高大,肤色黝黑,不善言辞。他有一张凹凸不平但令人愉快的脸。他很害羞,不太容易交谈。不过波洛不屈不挠。

拿着玛格丽特的字条,麦克拉伦有些不情愿地说:“好吧,如果玛格丽特想让我告诉您我所知道的一切,我当然会照做。不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说的,您已经听过整件事了。只是玛格丽特希望的话,我总会照办——从她十六岁的时候起就是这样了。她很有办法,您知道的。”

“我知道。”波洛说,继续问道,“首先,我需要您坦率地回答一个问题。您认为里奇少校是凶手吗?”

“是的,我这么认为。我不会这么跟玛格丽特说的,既然她认为他是无罪的。但我实在看不到其他可能性。见鬼了,那个家伙必定是有罪的。”

“他和克莱顿先生之前有什么过节吗?”

“完全没有。阿诺德和查尔斯是最好的朋友。就是这一点让整件事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

“也许里奇少校和克莱顿太太的友谊——”

波洛的话被打断了。

“呸!那些鬼话。所有的报纸都在狡黠地暗示……该死的含沙射影!克莱顿太太和里奇是好朋友,仅此而已!玛格丽特有很多朋友,我也是她的朋友,我们是朋友很多年了,没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情。查尔斯和玛格丽特也是一样的。”

“您从没想过他们可能在偷情?”

“当然没有!”麦克拉伦愤怒地说,“别听斯彭斯那个泼妇的话,她的话没一句可信。”

“但也许克莱顿先生怀疑他妻子和里奇少校之间有点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完全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知道的。阿诺德和我很亲近。”

“他是个怎样的人?如果说有谁了解他的话,应该是您了。”

“嗯,阿诺德是一个安静的小伙子。但他聪明——非常聪明,我相信。他拥有人们所说的一流的经济头脑。你知道,他在财政部的职位很高。”

“我听说了。”

“他读很多书,收集邮票,还很喜欢音乐。他不跳舞,对社交也不怎么感兴趣。”

“您认为,他们的婚姻幸福吗?”

麦克拉伦司令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他看上去像在思考。

“这类事情很难说……是的,我认为他们是幸福的。他以自己安静的方式全心全意对她。我确定她喜欢他。他们不像要分开的样子,如果这是你在想的事情的话。他们可能没有太多共同点。”

波洛点了点头。他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他说:“现在,请告诉我最后那天晚上的事情。克莱顿先生和您一起在俱乐部吃饭时,他说什么了吗?”

“他告诉我要去苏格兰,且看上去对此事很焦虑。顺便说一下,我们并没有一起吃晚餐,时间不够了。他吃了些三明治,喝了一杯。我则只喝了一杯。我之后要去参加自助晚宴,您还记得吧。”

“克莱顿先生提到过一封电报吗?”

“提了。”

“但他并没给您看那封电报?”

“没有。”

“他是否说过他要去里奇那里?”

“没有说得很肯定。事实上他说他怀疑可能时间不够了。他说:‘玛格丽特可以解释,你也可以。’然后他说:‘你可以送她回家吗?’然后他就走了。一切都很自然随意。”

“他完全没有怀疑那封电报可能是假的吗?”

“是假的?”麦克拉伦司令看上去被吓到了。

“很显然。”

“这可真奇怪……”麦克拉伦司令进入了一种近乎恍惚的状态,然后突然又说,“这真的很奇怪。我的意思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为什么会有人想要他去苏格兰?”

“是的,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赫尔克里·波洛离开了,留下看上去仍为此事困惑不已的司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