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梦境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彼此问候与介绍之后,波洛简单清晰地叙述了之前的那次拜访,以及本尼迪克特·法利那天讲的事情。他的叙述绘声绘色。

“这是我听过的最神奇的事情!”督察说,“梦,嗯?法利太太,您知道这件事吗?”

她微微低下头。

“我丈夫跟我提起过,这件事令他非常不安。我——我告诉他这只是消化不良——您知道,他的饮食很独特——并且建议他打电话给斯蒂林弗特医生。”

年轻人摇了摇头。

“他没有来咨询我。刚听了波洛先生所说的,我猜他应该是去了哈利街。”

“我想听听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医生。”波洛说,“法利先生告诉我他咨询了三位专家。您怎么看待他们提出的猜想?”

斯蒂林弗特皱了皱眉。

“很难说。必须考虑到法利先生对你说的可能并不是医生的原话,而是一个门外汉的理解。”

“你的意思是他没说对术语?”

“不完全是。我的意思是,医生们会用专业术语来跟他解释,而他的理解可能会有些偏差,然后他又以自己的方式复述了一遍。”

鲲*弩*小*说 🌳 ww w_k u n n u_c o m _

“所以他告诉我的并不是医生的原意。”

“相当于是这样的。他可能只是搞错了一点点,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

波洛思索着点了点头。“知道他去咨询了哪位医生吗?”他问。

法利太太摇了摇头,乔安娜·法利答道:“我们都不知道他去咨询了别人。”

“他是否跟你提过他的梦?”波洛问。

女孩摇了摇头。

“你呢,康沃西先生?”

“没有,他什么都没说。我按照他的口授内容给您写了一封信,但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咨询您。我以为是生意上的事。”

波洛说道:“现在我们聊聊和法利先生的死亡有关的事吧。”

巴尼特督察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看法利太太和斯蒂林弗特医生,然后决定由自己来叙述。

“法利先生每天下午都会在二楼他自己的房间里工作。我了解到未来他即将进行一次重大的合并。”

他看着雨果·康沃西,对方说:“与统一公交的合并。”

“因为此事,”巴尼特督察继续说道,“法利先生同意接受两家媒体的采访。他极少做这类事情——据我了解,他大约五年才接受一次采访。两位记者分别来自联合新闻集团和统一报社,他们按照约定,于下午三点十五分到达,然后在二楼法利先生的房间门外等着——和法利先生有约的一般都在那里等候。下午三点二十分,一位统一公交的信使带着一份紧急文件抵达,马上被带进法利先生的房间,法利先生送他到门口时对两位媒体人说:‘先生们,很抱歉让你们等了这么久,但我有些紧急事务要处理,我会尽快处理完的。’

“这两位先生,亚当先生和斯托达特先生向法利先生保证,他们会等到他方便的时候。于是法利先生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自此之后就再没有人见到过活着的他了!”

“请继续。”波洛说。

“下午四点刚过,”督察继续道,“康沃西先生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他的房间就在法利先生的房间隔壁。他看见两位记者还在门口等候,十分吃惊。他此时正需要请法利先生签署一些文件,并认为自己最好提醒一下法利先生,这两位先生还在等他。于是,他走进了法利先生的房间,却惊讶地发现并没能一眼就看见法利先生。他以为房间里没人,然后注意到从摆在窗户前面的桌子后方伸出来一只靴子。他迅速地走过去,发现法利先生躺在地上,死了,身边摆着一把左轮手枪。

“康沃西先生急忙跑出房间,叫管家给斯蒂林弗特医生打电话。在对方的提醒下,康沃西先生通知了警方。”

“有人听到枪声吗?”波洛问。

“没有。房子临街,当时落地窗是开着的,来往车辆的声音很嘈杂。卡车和摩托车的喇叭声很可能盖过枪声。”

波洛沉思着点了点头,又问:“死亡时间是?”

斯蒂林弗特说:“我一到这里就查验了尸体——当时是四点三十二分。法利先生已至少死亡一个小时。”

波洛的脸色非常凝重。

“那么,这么看来,他很可能就是那时死的,在他跟我提到的那个时间——三点二十八分。”

“正是如此。”斯蒂林弗特说。

“在左轮手枪上发现指纹了吗?”

“嗯,他自己的。”

“那把左轮手枪是谁的?”

督察接上了话头。

“是他放在书桌右边第二个抽屉里的那把,正如他告诉你的那样。法利太太已经确认过了。此外,您也知道,那个房间只有一个出入口,就是对着楼梯平台的那扇门。两位记者一直坐在门对面,他们发誓法利先生跟他们说过话之后,到康沃西先生四点多进入房间,中间没有任何人进出。”

“因此,所有证据都表明法利先生是自杀的。”

巴尼特督察笑了一下。

“除了一点之外。”

“那一点是?”

“写给你的信。”

波洛也笑了。

“我明白了!只要跟赫尔克里·波洛有关,立刻就有了谋杀的嫌疑!”

“正是如此。”督察冷冷地说,“然而,在你说明了情况之后——”

波洛打断了他。“等一下,”他转向法利太太,“您的丈夫有被催眠过吗?”

“从来没有。”

“他研究过催眠的问题吗?他是否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她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认为。”

突然,她的自控力似乎崩溃了。“多么可怕的梦!令人毛骨悚然!他应该是夜复一夜地梦到这一切……然后……就好像……被这个梦纠缠致死了一样!”

波洛记起本尼迪克特·法利说过的,“我动手做了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我自杀了”。

他问:“您曾感觉到您的丈夫想自杀吗?”

“没有……不过……有时他确实很奇怪……”

乔安娜·法利插嘴进来,吐字清晰,语气带着嘲讽。

“父亲绝对不会自杀的。他对自己非常爱惜。”

斯蒂林弗特医生说:“要知道,法利小姐,真正自杀的往往不是那些常常说自己要自杀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有些自杀看起来莫名其妙。”

波洛站起身来,问道:“我能去看一看悲剧发生的那个房间吗?”

“当然。斯蒂林弗特医生——”

医生陪同波洛走上楼去。

本尼迪克特·法利的房间比隔壁秘书的房间要大得多。装修奢华,有皮革包裹的大扶手椅、厚厚的地毯,以及一张硕大而华丽的书桌。

波洛走到书桌后面,发现窗前的地毯上有一块深色的污渍。他记起这位百万富翁说过的话。“三点二十八分,我打开书桌右手边的第二个抽屉,拿出放在那里的左轮手枪,装上子弹,走到窗边,然后……然后……然后我对自己开了枪……”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说:“当时窗户是像现在这样开着的吗?”

“是的。但没人能从这里进来。”

波洛探出头去。没有窗框、没有栏杆,附近也没有管道。连只猫都无法从这里跳进房间来。对面是工厂的一面墙,墙上没有窗户。

斯蒂林弗特说:“作为一个有钱人,选择这么一个房间作为私人房间可真是有趣。看看窗外,像坐在监狱里望着外面的高墙一样。”

“确实。”波洛应道。他把头收了进来,盯着窗外那面结实的砖墙,说,“我觉得那面墙很重要。”

斯蒂林弗特好奇地看着他:“你是指……心理层面上?”

波洛走到了桌边,看似随意地拿起一只懒人伸缩钳。他试着按了一下手柄,钳子弹了出去。波洛用它小心地捡起几米之外,一根落在椅子边的烧过的火柴梗,扔进了废纸篓。

“你打算玩多久……”斯蒂林弗特焦躁地说。

赫尔克里·波洛喃喃道:“真是别出心裁的发明。”他将钳子整齐地放回到书桌上,然后问道,“死者死亡时,法利太太和法利小姐在哪里?”

“法利太太在她的房间里休息,就在上面一层。法利小姐在位于顶层的工作室里画画。”

赫尔克里·波洛用手指随意地敲着桌子,一两分钟之后,他说:“我想见一下法利小姐。你能帮我去请她过来吗,只占用她一两分钟?”

“如您所愿。”

斯蒂林弗特好奇地看了波洛一眼,然后离开了房间。片刻之后,门开了,乔安娜·法利走了进来。

“小姐,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她冷冷地迎上侦探的视线,说道:“请随意问。”

“你是否知道,你父亲在书桌里放了一把左轮手枪?”

“不知道。”

“你和你的母亲——应该说是你的继母,对吧?”

“是的,露易丝是我父亲的第二任妻子,她只比我大八岁。你想问的是?”

“上周四,你和她在哪儿?我是说上周四的晚上。”

她思考了一会儿。

“星期四?让我想想。哦,是的,我们去剧院了,看了《小狗欢笑》。”

“你父亲没有和你们一起去吗?”

“他从来不去剧院。”

“他晚上一般都做些什么?”

“坐在这里看书。”

“他不太喜欢社交?”

姑娘直视着侦探,说:“我的父亲,性格非常差劲。和他生活在一起或是关系亲近的人中,没有一个喜欢他的。”

“小姐,你说得非常直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