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着艾默里小姐出门之后,波洛把注意力转向爱德华·雷纳。“现在,雷纳先生。”他一边说着,一边打手势示意秘书坐到椅子上,“让我来听听你要告诉我什么。”

雷纳坐了下来,诚挚地注视着波洛。“艾默里先生刚才告诉我有关克劳德爵士的消息,我指的是他的死因。真是件奇怪的事,先生。”

“这让您很震惊吧?”波洛问。

“当然。我真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波洛靠近雷纳,把之前找到的钥匙交给他,并且敏锐地观察对方。“您以前见过这把钥匙吗,雷纳先生?”他问。

雷纳接过钥匙,一脸迷惑地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这看起来像是克劳德爵士保险柜的钥匙。”他讲道,“但我从艾默里先生那儿得知,克劳德爵士的钥匙在他自己的钥匙串上。”他把钥匙递给波洛。

“没错,这就是克劳德爵士书房里的保险柜钥匙,不过它是复制品。”波洛告诉他,又用慢条斯理的语气强调,“这把复制钥匙就扔在您昨天晚上坐过的椅子旁边。”

雷纳毫不畏惧地看着侦探。“如果您认为是我扔的,那您就大错特错了。”他声明道。

波洛用探索的眼光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像是满意了一般点了点头。“我相信您。”他说,接着轻快地走到长靠椅那儿坐下,搓了搓双手。“现在,我们开始吧,雷纳先生。您曾经是克劳德爵士的机要秘书,对吧?”

“没错。”

“那您对他的工作很了解喽?”

“对。我接受过不少科学方面的训练,而且偶尔帮他做实验。”

“您知道什么事情有助于解决这桩不幸事件吗?”波洛问。

雷纳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只有这个。”他回答道,然后站了起来,走到波洛面前,把信递给他。“我的一项任务是拆阅并对克劳德爵士所有的信件进行分类。这封是两天前到的。”

波洛接过信件大声读了起来:“‘您在怀里养了条毒蛇。’怀里?”波洛质疑道,转向黑斯廷斯又继续读:“‘小心塞尔玛·戈茨一伙。您的秘密被他们知道了。当心!’署名是‘看守’。嗯,多么有趣啊,还很有戏剧性。黑斯廷斯,你会喜欢这个的。”波洛评论着,把信递给他的朋友。

“我想知道……”爱德华·雷纳说,“塞尔玛·戈茨是谁?”

波洛靠回沙发上,指尖合拢,说道:“我想我可以满足您的好奇心,先生。塞尔玛·戈茨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国际间谍,她还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曾为意大利、法国和德国工作,我认为,她最终为俄国效力。没错,她曾经是个非凡的女人,塞尔玛·戈茨。”

雷纳向后退了一步,尖声问道:“曾经?”

“她已经死了。”波洛说,“去年十一月死在热那亚。”黑斯廷斯正一脸困惑地对着信摇头,波洛就从他手上把信取了回来。

“那这封信一定是个骗局。”雷纳喊道。

“我很好奇。”波洛嘟囔着,“上面写着‘塞尔玛·戈茨一伙’。塞尔玛·戈茨有个女儿,雷纳先生,是个漂亮的女孩。她母亲死后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把信放进了口袋。

“会不会是……”雷纳刚开口,却又停了下来。

“什么?您准备说什么,先生?”波洛催问他。

雷纳凑近侦探,急切地说道:“艾默里夫人的意大利女仆。夫人从意大利带回来的,一个非常可爱的姑娘。她叫维多利亚·穆齐奥,她有可能是塞尔玛·戈茨的女儿吗?”

“嗯,有这种可能。”波洛听起来很认真。

“我去把她叫来。”雷纳建议道,转身要走。

+鲲-弩+小-说 ·

波洛站了起来。“不,不,等一下。首先,我们不要打草惊蛇。让我先跟艾默里夫人谈谈。她应该可以告诉我这个姑娘的一些事情。”

“也许您是对的。”雷纳赞同地说,“我立刻去告诉艾默里夫人。”

秘书下定决心般离开了房间,黑斯廷斯靠近波洛,非常激动地说:“就是这样,波洛!卡雷利和意大利女仆共谋。他们都在为某个外国政府工作。是不是?”

波洛陷入深思,没有注意他的朋友。

“波洛?你不觉得是这样吗?要我说,一定是卡雷利和女仆串通好了。”

“噢,没错,我猜这正是你会说的,我的朋友。”

黑斯廷斯像是受到了冒犯。“好吧,那你是怎么想的?”他用受伤害的语调问波洛。

“有几个问题需要回答,亲爱的黑斯廷斯。为什么两个月前艾默里夫人的项链会被盗?她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拒绝报警?为什么?”

这时露西娅·艾默里拿着手提包走进来打断了他。“听说您想见我,波洛先生。是吗?”她问。

“是的,夫人。我就是想简单地问您一些问题。”他指着桌子旁的一把椅子。“您请坐。”

露西娅走到椅子跟前坐下,波洛转过来对黑斯廷斯说:“我的朋友,窗外的花园非常好。”波洛说着便抓住黑斯廷斯的胳膊轻轻地把他推向落地窗。黑斯廷斯有些不太愿意离开,但是波洛很坚持。他的坚持虽然温和但却坚定。“走吧,我的朋友,去欣赏大自然的美丽。千万不要错过一个可以欣赏大自然美景的机会。”

尽管有点不情愿,黑斯廷斯还是出了门。外面的天气很暖和,阳光明媚,他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探索一下艾默里家的花园。他漫步穿过草坪,向树篱走去。篱笆后面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吸引人的私人花园。

正当黑斯廷斯沿着篱笆散步的时候,他察觉到近旁有说话的声音。走近后,他才认出是芭芭拉·艾默里和格拉汉姆医生。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在篱笆的另一边,看起来正在促膝谈心。黑斯廷斯停下来听他们谈话,希望能够偷听到有关克劳德爵士的死因或者方程式丢失的事情,说不准波洛知道后会对破案有帮助。

“很明显他认为乡村医生配不上他漂亮的堂妹,这是他对我们见面缺乏热情的根本原因。”肯尼斯·格拉汉姆正说着。

“哦,我知道理查德是个老顽固,像大他两倍年纪的人一样行事。”是芭芭拉的声音在回答,“但我认为你不该受他的影响,肯尼斯。我从不在意他的想法。”

“好了,我也不会在意的。”格拉汉姆医生说,“但是,你瞧,芭芭拉,我请你在这里见我是想跟你私下里谈谈,不想被你家人看到或听到。首先,我需要告诉你,毫无疑问,昨天晚上你叔叔是被毒死的。”

“噢,是吗?”芭芭拉听起来并不感兴趣。

“你好像一点儿都不吃惊。”

“噢,我想我是有点吃惊。毕竟,家庭成员不会每天都被毒死,是吧?但我必须承认对他的死我并没有特别沮丧。实际上,我觉得高兴。”

“芭芭拉!”

“好了,不要假装你很惊讶,肯尼斯。你无数次地听我说过那卑鄙的老头怎样怎样的。他并不真正关心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他只对他那腐朽的旧实验感兴趣。他对理查德非常恶劣,而且理查德从意大利把露西娅娶回来的时候,他也没有特别欢迎露西娅。露西娅多可爱啊,和理查德是绝配。”

“芭芭拉,亲爱的,我不得不问你些事情。我保证你对我说的任何话都不会泄露出去。如有必要我会保护你的。但告诉我,你知道什么事情,任何事情,和你叔叔的死有关吗?你有理由怀疑理查德,比如,他因为财务危机而想要杀死他父亲,以便成为他遗产的继承人吗?”

“我不想再把对话进行下去了,肯尼斯。我以为你让我出来是要悄悄跟我说些甜言蜜语,而不是指控我堂兄谋杀。”

“亲爱的,我不是在指控理查德。但你一定也承认这里有什么事不对劲儿。理查德看起来不想让警察来调查他父亲的死。这看起来像是他害怕有什么事会被揭露出来。当然,他没办法阻止警察来接管这个案子。但很明显由于我促成了官方的调查,他对我十分生气。毕竟,我只是履行了一个医生的职责。我怎么可能签一份死亡证明说克劳德爵士是死于心脏病突发?看在老天的分上,几周前我最后一次给他做常规检查的时候,他的心脏一点问题都没有。”

“肯尼斯,我不想再听下去了。我要进屋去。你自己可以穿过花园出去,是吧?我们下次再见吧。”

“芭芭拉,我只想……”但是她已经走了,格拉汉姆医生像抱怨一般深深地叹了口气。就在那时,黑斯廷斯觉得权宜之计还是在他们俩还没看见自己时赶快退回房子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