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分 第一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法庭上很热吗?还是很冷?埃莉诺·卡莱尔不能确定。有时她觉得灼热,随即又冷得战栗。

她没有听到控方律师的结辩陈词。她的思绪完全回到了过去,她慢慢地再次回顾了一遍整个事情的经过,从收到那封可怕的信开始,到那个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警察以流利得可怕的语气说:

“埃莉诺·凯瑟琳·卡莱尔,我这里有一份你的逮捕令,你被控于今年七月二十七日以下毒的方式谋杀了玛丽·杰拉德。我必须提醒你,你说的每句话都将记录在案,并有可能作为呈堂证供。”

太可怕了,如此流利。她觉得自己被一台四平八稳、运转流畅的机器逮捕,冷冰冰的,不带一点感情。

而现在,她竟然站在被告席上,众目睽睽之下,数百双眼睛无情又残忍地看着她,写满了幸灾乐祸。

只有陪审团不看她。他们似乎不好意思,故意把目光看向别处。她想,这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马上要说什么。

2

现在是洛德医生在做证。这是那个彼得·洛德吗?在H庄园那个满脸雀斑、高高兴兴、格外友善的年轻医生吗?他现在却板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他的回答简单明了。他被电话叫去H庄园,但是已经太晚了,做什么都没用了,玛丽·杰拉德在他到达几分钟后就死了。死亡的症状,依他看来,符合一种不太常见的吗啡中毒现象,这种吗啡是“猝死性”品种。

埃德温·布尔默爵士起身质询。

“你是已故的韦尔曼夫人的主治医生吗?”

“是的。”

“今年六月你拜访H庄园期间,有没有看见被告和玛丽·杰拉德在一起?”

“见过好几次。”

“你怎么描述被告对玛丽·杰拉德的态度?”

“相当愉快自然。”

埃德温·布尔默爵士略有些不屑地微微一笑:“你从来没见过其他人提到很多次的那种‘嫉恨’的任何迹象吗?”

彼得·洛德一咬牙,坚定地说:“没有。”

埃莉诺想,可是他见过。他为了我而说了谎。他知道的。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彼得·洛德之后的一位证人是法医。他的证词更长、更详细。死亡原因是一种“猝死性”品种的吗啡中毒。他能否解释一下这个词的意思?他似乎很乐意这样做。吗啡中毒引起的死亡可能导致几种不同的表现症状。最常见的是先有一段时间的高度兴奋,继而嗜睡昏迷,眼睛的瞳孔收缩。

另一种症状不那么常见,法文称之为“猝死性”。在这种情况下,大约十分钟内,就会陷入昏睡,眼睛的瞳孔通常会放大……

3

法庭短暂休庭后重新开庭。接下来几个小时都是医学专家做证。著名病理分析师阿兰·加西亚医生津津有味地用满篇的术语解释了死者胃里的残留物。面包、鱼糜、茶、吗啡等等——更多专业术语和各种小数点。死者服下的剂量估计有四格令(重量的最小单位,1格令等于0.065克。——译者注)。而一格令的剂量就足以致命。

埃德温爵士仍然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我希望能厘清一件事。你在死者胃里发现的除了面包、黄油、鱼糜、茶和吗啡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食物残留?”

“没有了。”

“也就是说,死者在死前一段时间里,只吃过三明治和茶,是吗?”

“是这样。”

“有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表明什么东西是吗啡的特定载体?”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把这个问题简化一下。吗啡有可能是放在鱼糜里,或者在面包里,或者是面包夹的黄油里,或者茶里,或者加到茶里的牛奶里吗?”

“当然。”

“有没有特殊的证据表明,吗啡是放在鱼糜里,而不是其他媒介里吗?”

“没有。”

“那么,事实上,吗啡也可能是单独服下的——也就是说,不放在任何载体里,是吗?它也可以是以其原本片剂的形式直接吞服,是吗?”

“是这样的,当然。”

埃德温爵士坐了下来。

塞缪尔·阿坦伯利爵士重新质询。

“尽管如此,依你看来,不管吗啡是以何种形式服下的,它是和其他食物在同一时间服用的,是吗?”

“是的。”

“谢谢你。”

4

布里尔警探机械而流利地宣誓。他以军人的笔挺姿态站在那里,用训练有素的自如态度说出他的证词。

“我接到报案来到庄园……被告说,‘一定是鱼糜坏了’……我搜查了房间……一个已经洗过的鱼糜空罐子摆在厨房的沥水板上,另一个还剩一半……我又进一步搜查了餐具室……”

“你发现了什么?”

“在桌子后面的地板裂缝中,我发现了一小张纸片。”

证物展示给陪审员。

标签

吗啡。CLOR

1/2格令

“你认为那是什么?”

“印刷标签的碎片——像是贴在吗啡瓶子上的。”

辩护律师不慌不忙地站起来。

他说:“你在地板缝里发现了这张纸片?”

“是的。”

“是某个标签的一部分吗?”

“是的。”

“你有没有发现其他的部分?”

“没有。”

“你有没有发现可能贴着这个标签的玻璃管或玻璃瓶?”

“没有。”

“你发现这个纸片的时候,它的状况如何?是干净的还是脏的?”

“它挺新的。”

“挺新的,这是什么意思?”

“表面上沾了一些地板的灰尘,但除此之外还是挺干净的。”

“它会不会在那里放了很长时间?”

“不会,应该是最近才掉在那里的。”

“那么,你是说它是在你发现它的那天才掉到那里的,而不是在那之前?”

“是的。”

埃德温爵士咕哝一声坐下了。

5

霍普金斯护士在证人席上,她的脸通红,一副兴奋自信的样子。

尽管如此,埃莉诺觉得霍普金斯护士也没布里尔警探那么可怕。布里尔警探令人胆寒的正是他的不近人情,就像是一个巨大机器的一部分。而霍普金斯护士有人类的情感——偏见。

“你的名字是杰西·霍普金斯吗?”

“是的。”

“你是一位职业社区护士,目前住在H庄园的玫瑰小屋,是吗?”

“是的。”

“今年六月二十八日你在哪里?”

“我在H庄园。”

“你是被人叫去的吗?”

“是的。韦尔曼夫人中风了,第二次中风。我去帮助奥布莱恩护士,直到他们找到第二个护士。”

“你随身带着一个小药箱吗?”

“是的。”

“告诉陪审团里面装着什么。”

“绷带、敷料、皮下注射器,还有一些药物,包括一管盐酸吗啡。”

“为什么带着吗啡?”

“村里有一个病人早晚都需要皮下注射吗啡。”

“管子里有多少剂量?”

“有二十片药片,每片含半格令盐酸吗啡。”

“你怎么处理你的药箱?”

“我把它放在门厅。”

“那是二十八日晚上。后来你是什么时候再次打开药箱的呢?”

“第二天早上大约九点钟,就在我准备离开房子的时候。”

“少了什么东西吗?”

“那管吗啡不见了。”

“你跟人提过这事吗?”

“我告诉了奥布莱恩护士,就是照顾病人的那个护士。”

“这个药箱就放在门厅,那儿总是人来人往的吧?”

“是的。”

塞缪尔爵士停了一下。然后他说:“你认识死去的那个姑娘玛丽·杰拉德吧,你们关系很亲密?”

“是的。”

“你对她有什么看法?”

“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姑娘,一个好姑娘。”

“她性格开朗吗?”

“很开朗。”

“你知道她有什么烦恼吗?”

“没有。”

“在她去世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事让她烦心或是担心自己的未来吗?”

“什么都没有。”

“她应该没有理由自杀吧?”

“毫无理由。”

询问就这样继续——还是那个该死的故事。霍普金斯护士如何陪同玛丽去门房,埃莉诺出现,她激动的样子,邀请她们吃三明治,盘子最先递给玛丽。埃莉诺建议把餐具都洗干净,她还提议霍普金斯护士和她一起上楼,帮她整理衣服。

埃德温·布尔默爵士时不时地打断和抗议。

埃莉诺想。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确信如此。她肯定是我杀的。而且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这是最可怕的地方。都是真的。

再一次,她抬头朝法庭对面望去,她看到了赫尔克里·波洛的脸,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她,那目光近乎和蔼可亲。他的目光里带着对她太多的理解。

一块粘贴着那片标签碎片的纸板交给了证人。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标签的碎片。”

“你能告诉陪审团是什么标签吗?”

“是的。这是装药片的管子上的标签的一部分。半格令吗啡,像我丢失的那个。”

“你确定吗?”

“我当然能确定,就是从我那管药上掉下来的。”

法官说:“是否有什么特殊的记号可以让你能认出它就是你丢失的那管药的标签?”

“没有,大人,不过它就是一模一样的。”

“实际上,你的意思是说它和你丢失的那个极其相似,对吗?”

“嗯,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法庭休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