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再一次走在了威尔布拉汉新月街上,朝向西的方向走着。

我停在了19号的大门口。这一次没有人从屋里尖叫着冲出来。一切都那样安静有序。

我走到大门处,按响了门铃。

蜜勒莘·佩玛繻小姐打开了门。

“我是柯林·蓝姆,”我说,“我可以进来和你谈谈吗?”

“当然可以。”

她走在我前面,进了客厅。

“你似乎在这里很久了,蓝姆先生。我知道你不是本地的警察——”

“你说得没错。我想,实际上,从你跟我说话的第一天起你就已经确切地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真是愚蠢极了,佩玛繻小姐。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你。从来这里的第一天起我就认识了你,但是我却不知道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可能是谋杀案让你分了心。”

·鲲·弩·小·说 w w w_k u n n u_c o m

“正如你说。我还笨得把一张纸看错了。”

“那么你说这些给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游戏已经结束了,佩玛繻小姐。我已经找到了整个策划案的总部。你用盲文点字法精心地把这些记录都保存在了系统中。拉金在波特伯雷获取的情报传递给了你。它们通过赖姆塞顺利地被传到了目的地。必要时,他晚上会通过花园从他家来你家见面。有一天在去你家途中,他在花园里不慎遗落了一枚捷克硬币——”

“他真是太粗心大意了。”

“我们都会有粗心大意的时候。你伪装得很好。你双目失明,在一家残障儿童学校工作,你在家里放着教孩子学盲文的书是很自然的事。你是一个极其聪明、极有胆量的女人。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你这么做的——”

“我甘愿奉献自己。”

“是的。我想是这样。”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这似乎有些不正常。”

我看了看手表。

“你还有两个小时,佩玛繻小姐。两个小时后,有关部门的专门人员将会上门执行任务——”

“我不明白你说的。为什么你会先于他们来到这里,给我这些所谓提醒和警告——“

“这是一次警告。是我自己选择先来这里的,并且在我们的人过来之前会一直待在这里,我要保证不会有什么东西从这里不翼而飞,除了一个例外。那就是你。如果你选择离开,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慢慢说道:

“因为我认为还有一丝希望你会成为我的岳母……我也许错了。”

一阵沉默。佩玛繻小姐起身走到了窗前。我的视线没有离开她。我对佩玛繻小姐不抱任何幻想。我对她丝毫不信任。她是双目失明,但是如果你一不留神,即使一个瞎眼女人也能控制你。她的失明并不能阻碍她抓住一切机会要了我的命。

她平静地说:

“我不会告诉你你是对是错。是什么让你这样猜测?”

“眼睛。”

“但是我们的个性一点都不像。”

“是不像。”

她几乎挑衅地说。

“我对她做了我能做的所有事。“

“这要看别人怎么看。对于你来说,事业是第一位的。”

“本应是这样。”

“我不同意。”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我说:“你知道她是谁了对吗?从那天起?”

“从我听到她的名字后我才知道的……我没让她知道我的存在,一直如此。”

“你似乎从来都不会如此残忍。”

“别说废话。”

我又看看表。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我说。

她离开窗户,向桌子走过去。

“我这里有一张她的照片,是小时候的……”

在她拉开抽屉时,我站在她的身后。不是一把自动手枪。是一把致命的小刀……

我的手牢牢抓住她的手,夺走了小刀。

“我的确心肠很软,但是我不傻。”我说。

她摸到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不论怎样她都是如此平静。

“我没有想利用你的好心。那有什么用呢?我会待在这里,等他们来。总会有机会的,即使在监狱里也一样。”

“你的意思是,信仰灌输?”

“如果你喜欢那么想,也可以。”

我们坐在那里,彼此敌视,但是却互相理解。

“我已经辞了这份工作。”我告诉她,“我打算回到我的老本行——海洋生物学。澳大利亚的一所大学给我提供了相关的职位。”

“我想你是明智的。你不可能从你的工作中获得更多。你很像罗丝玛丽的父亲。他不理解列宁的一句名言:‘远离柔情’。”

我想起了赫尔克里·波洛的话。

“我很知足,”我说,“作为一个人……”

我们静静地坐着,彼此都认为对方的观点是错误的。

一封哈卡斯特探长写给赫尔克里·波洛的信:

亲爱的波洛先生,

我们现在找到了事实依据,我想你可能有兴趣听一听详细的情况。

大概四周前,一位名叫昆汀·杜格斯林的先生离开了加拿大,前往欧洲。他没有亲人,回程的时间尚不确定。他的护照被布伦的一家小餐厅老板捡到,然后交给了警察局。至今无人认领。

杜格斯林先生是魁北克蒙特雷索家的老朋友。亨利·蒙特雷索先生作为一家之主,于十八个月前逝世,留下了一笔非常可观的财产给他的唯一尚存的亲戚,她的侄孙女瓦莱丽,就是英国波特伯雷的乔塞亚·布兰德的妻子。伦敦非常著名的一家律师事务所负责代理加拿大的执行。因为家里不同意他的婚姻,所以布兰德夫人和整个家族的联系在结婚后就中断了。杜格斯林先生跟他的一位朋友提到,在去伦敦的时候,他计划拜访布兰德一家人,因为他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瓦莱丽。

那具被认为是哈里·卡斯尔顿的尸体,实际最后被确认为昆汀·杜格斯林。装尸体的木板后来发现被藏在了布兰德家后院的一个角落里。为了掩饰,尽管在木板外面涂了油漆,但是经过专家处理,“雪花洗衣店”的字样还是依稀可见。

其他细节我就不多说了,免得徒增你的烦恼,检察官认为可以下发拘捕令正式拘捕布兰德。

马丁代尔小姐和布兰德夫人,正如你猜测,是姐妹。尽管我同意你关于她参与作案的想法,但是想要拿到充足的证据却是难上加难。她无疑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但是,我还是寄希望于布兰德夫人。她是那种容易倒戈的人。

布兰德的第一任妻子死于法国的战时阶段,他的第二任妻子,名叫希尔达·马丁代尔(当时她服务于英国海陆空军卫生福利机构)。我想他们也是在法国结的婚,很显然这可以确定,尽管详细的记录已经在当时损毁了。

很高兴那天可以与你见面,我必须要感谢你当时提出的十分有用的建议。希望你在伦敦的寓所整修顺利。

你诚挚的朋友

理查德[1]·哈卡斯特

[1] 狄克(Dick)是理查德(Richard)的昵称。

有关哈卡斯特给赫尔克里·波洛的更多消息:

好消息!布兰德夫人终于招了!承认了所有的事情!说这一切都是她妹妹和她丈夫指使的。她“不知道整件事,直到最后才发现他们要做什么,但为时已晚”!她以为他们只是想“让他麻醉,好让他难以分辨真假布兰德夫人”!这似乎是可能的!我想说她确实不是幕后的主角。

波多贝罗市场的人确认,马丁代尔小姐就是那个他们所说的买了两个钟的“美国”妇人。

麦克诺顿太太刚刚说她看见杜格斯林坐在布兰德的货车里进了车库。她说的是真的吗?

我的朋友,柯林,和那个女孩结婚了。我想你会问我,他是不是疯了?祝福你。

你的,

理查德·哈卡斯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