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赫尔克里·波洛在楼梯处停留了一会儿。他转过头侧耳倾听,楼下几乎没有什么声音。他走向靠楼梯平台的窗口,向外张望。玛丽·雷斯塔里克在下面的花园里,忙着自己的园艺工作。波洛满意地点点头。他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走着。他一扇又一扇地打开面前的房门。一间浴室,一个放置亚麻制品的壁橱,一间空着的双人睡房,一间有人住的单人房,一间有双人床的女士房间(或者是玛丽·雷斯塔里克的?),下一扇门是一间可以和隔壁互通的房间,他推测那应该是安德鲁·雷斯塔里克的房间。他走向了楼梯的另一侧。他打开的第一扇门是一个单人间,据他判断这里没人居住,但是周末可能会有人住。梳妆台上放着一把梳妆刷。他仔细听了听,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他打开衣橱,里面挂着些在乡村会穿着的衣物。

这里有一张写字台,但是上面空无一物。他轻轻地拉开了桌子抽屉。这里面有一些杂物,还有一两封信,但是信上写的都是些很久之前发生的鸡毛蒜皮。他关上了抽屉,走下楼,走出了这座房子。他婉拒了女主人请他喝茶的美意。他说,他答应别人要赶回去的,一会儿就要搭乘火车返回。

“您需要一辆出租车吗?我们能给您叫一辆,或者我自己开车送您一段。”

“不必了,夫人,您真是太客气了。”

波洛走回村庄,转到教堂边的小巷里。他在走过一座横跨小溪的桥之后,看见一辆大型轿车停在一棵山毛榉树下,司机机警地等候着。司机打开了门,波洛坐了进去,脱下了自己的黑色漆皮鞋,松了口气。

“现在我们回伦敦。”他说。

司机关上门,坐回驾驶位,轿车平稳地向前驶去。一个青年站在路边,急切地比着大拇指,想要搭便车,这种场景很普遍。波洛的眼睛有些漠然地停留在这个“兄弟会”成员的身上,这个年轻人衣着亮眼,头发长长的,发型很奇特。这样的人随处都是,但此刻波洛忽然坐直身子,对司机说: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请您停车。是的,倒一下车……有人要搭便车。”

司机有些难以置信地往后瞥了一眼,他没料到波洛会说这样的话。但是波洛很温和地点点头,所以他还是听从指示了。

那个叫大卫的年轻人走向车门。“还以为您不会为我停下呢。”他欢快地说,“真的,很感谢您。”

他坐进车里,把肩膀上挎着的小包拿下来,随意地扔滑到地板上,轻抚他栗色的卷发。“这么说您认出我了。”他说。“或许是你穿得太过引人注目。”

“啊,您是这么想的吗?还好,只是我有一帮哥们儿都穿成这样。”

“凡·戴克的风范。非常时髦。”

“啊,我从未意识到这点。是的,您说得也有些道理。”

“依照我的建议,你应该戴一顶骑士帽,”波洛说,“还需要一个蕾丝领子。”

“啊,我不认为我们是如此浮夸之人。”那个年轻人笑了起来,“雷斯塔里克夫人讨厌见到我。实际上,我也不喜欢她。我对雷斯塔里克家的人都不在意。成功的富人家总是或多或少令人生厌,您不这么认为吗?”

“这取决于个人的观点。我觉得你对他家的女儿倒是挺上心。”

“您的措辞妙极了。”大卫说,“对他家女儿挺上心。或许可以这么说。但是您知道的,这也算是两相情愿,她也对我很上心。”

“这位小姐现在在哪儿?”

大卫猛地转头。“您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想见见她。”波洛耸耸肩。

“我不认为她是您感兴趣的类型,您知道的,她跟我属于一类人。诺玛在伦敦。”

“但是你对她的继母说——”

“啊!我们什么也不告诉继母。”

“那么她在伦敦哪里呢?”

“她在切尔西区国王大道上的一家室内装修公司工作。我一时想不起那家公司的名字了。我想,大概是苏珊·菲尔普斯吧。”

“但是我想她不住在那儿吧。你有她的地址吗?”

“是的,一排大楼。我不知道您怎么会对她有兴趣。”

“人对很多事情都会感兴趣的。”

“您的意思是?”

“你为什么今天溜进那所房子?偷偷摸摸进去,还上了楼。”

“我承认自己是从后门溜进去的。”

“你在楼上找什么呢?”

“这是我的事儿。我不想这么粗鲁,但是您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是的,我很好奇,我想知道那位年轻的女士到底在哪儿。”

“我明白了。亲爱的安德鲁和玛丽,老天真是不开眼,雇了您,是吗?他们想要找到她。”

“还没有。”波洛说,“我不认为他们知道她失踪了。”

“肯定是有人雇了您。”

“你富有卓越的洞察力。”波洛身子向后靠去。

“我想知道您去那儿的企图,”大卫说,“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拦下您的车。我希望您能停下来,给我透露些什么。她是我的女朋友,我想您是知道的。”

“我知道应该是这样。”波洛谨慎地说,“如果是这样,你应该知道她身在何处。不是吗,先生?不好意思,我想我只知道你的教名是大卫,你姓什么?”

“贝克。”

“贝克先生,或许你们俩吵架了。”

“没有,我们从未吵过架。您为什么会以为我们吵架了呢?”

“诺玛·雷斯塔里克在周六晚上或是周日早晨离开了克劳斯海吉斯的老房子。”

“视情况而定。有一班早班车,十点多就可以抵达伦敦。她上班就会迟到一点,但是也不会迟到太久。她总是在周日晚上坐车回去。”

“她周日晚上离开了,但是她没有回到博罗登大楼。”

“应该没有吧。克劳迪亚是这么说的。”

“这位瑞希-何兰小姐,她的名字是这个吧?她是感到惊讶还是担忧呢?”

“天呐,不,她为什么要那样。那些姑娘,她们才不是一直都紧盯着彼此呢。”

“但是你认为她是回到了那里吗?”

“她也没去工作的地点。我告诉您,她公司那边也对她忍无可忍。”

“贝克先生,你担心吗?”

“不。当然了,我的意思是,嗯,我怎么知道。我看不出我有什么要担心的,只是时间在流逝。今天是星期几?星期四吗?”

“她没跟你争吵吗?”

“不,我们不吵架。”

“贝克先生,可是你在担心她。”

“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呢?”

“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据我所知,她家那边出了些问题。她不喜欢她的继母。”“一点都不奇怪。她是个泼妇,那个女人就像钉子一般强硬。她也不喜欢诺玛。”

“她最近生病了,是吧?她还去了医院。”

“您说的是谁——诺玛?”

“不,我说的不是雷斯塔里克小姐。我是说,雷斯塔里克夫人。”

“我想她去过疗养院。她没理由这么做。要我说,她强健得如一匹马一般。”“雷斯塔里克小姐厌恶她的继母。”

“她只是有时候有点心理不平衡。诺玛,您知道的,一条道走到黑。我告诉您,姑娘们总是厌恶她们的继母。”“这分憎恶能让她的继母生病吗?病得都要住院了。”

“见鬼了,您究竟指的是什么啊?”

“可能是园艺,或是使用除草剂。”

“您说除草剂是什么意思?您是否在暗示诺玛在谋划着,想去做——”

“人们总是会议论。”波洛说,“邻里们都在四下八卦。”

“您的意思是有人说诺玛试图毒杀她的继母吗?真是荒谬,荒谬极了。”

“这不可能,我也这么认为。”波洛说,“实际上,人们并没有这么说。”

“啊,抱歉,我误会了。但是,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亲爱的小伙子,”波洛说,“你知道,谣言四处散播,这些谣言几乎都是指向同一个人——一位丈夫。”“什么,可怜的老安德鲁?在我看来这太不可能了。”

“是的,是的,对我来说也不可能。”

“那么,您去他家那里是要做什么呢?您是一位侦探,不是吗?”

“是的。”

“然后呢?您是要做什么?”

“我们存在意见分歧,”波洛说,“我到那里去不是为了调查任何可疑或是可能的下毒案件。请原谅,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你明白吧,这一切都是机密。”

“您这么说到底是为什么?”

“我去那儿,”波洛说,“是为了去拜访罗德里克爵士。”

“什么,那个老家伙吗?他就是个老糊涂,不是吗?”

“他是一个拥有很多秘密的男人,我并不是说现在也如此,但他的确知道很多。在过去的那场战争中,他有很多故事,熟知一些人。”

“但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是的,是的,他本人经历过的事确实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你没有意识到有些事或许现在还有用处吗?”

“什么类型的事?”

“脸孔。”波洛说,“或许是那种很有名的脸孔,罗德里克爵士会认出来的。面容,言行举止,谈话的方式,走路的样子,一种姿态。人们都记得,你懂的。老年人。他们记得的不是那种发生在上个月或是去年的事,而是那些几乎发生在二十年前的事。他们会记得那些不想被人记起的人,并且他们能告诉你关于某个女人或是某个男人牵涉的一些事。我这么说有点含糊不清,你能懂吧。我去找他是为了打听点消息。”

“您去找他是为了打听点消息,是吗?那个老家伙吗?老糊涂。那么他给你透露了什么消息吗?”

“我可以这么说,我感到非常满意。”

大卫继续盯着波洛。“我现在想,”他说,“您是去见那个老家伙呢,还是去看那个小姑娘呢?您想知道她在那所房子里做了什么吗?我有那么一两次想到。她做那份工作,有没有可能是想从那个老家伙那里弄到点什么过去的情报呢?”

“我不这么认为。”波洛说,“说这些没什么用。她看起来全心奉献、无比细心,我该怎么称呼她呢?秘书?”

“一份混合了医院护士、秘书、陪伴者、寄宿姑娘以及辅助老爷子的工作?是的,能给她许多头衔,不是吗?他完全被她迷住了。您注意到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波洛一本正经地说。

“我能告诉您谁不喜欢她,那就是我们的玛丽。”

“并且那姑娘或许也不喜欢玛丽·雷斯塔里克。”

“您是这么想的,是吗?”大卫问道,“索尼娅不喜欢玛丽·雷斯塔里克。或许您在想她可能已经做了些调查,调查除草剂是在哪里存放的?呸!”他补充道,“整件事简直荒谬可笑。好了。谢谢您载我一程。我想我要在这儿下车了。”

“啊,你在这里下车?我们距离伦敦还有七英里呢。”

“我就在这儿下车。再会,波洛先生。”

“再会。”

当大卫把车门关上的时候,波洛又靠回了座椅。

2

奥利弗夫人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她非常坐立不安。一小时前,她把自己校对修改完的稿件包好,她要把这些稿件寄送给那个焦急的出版商,他每隔三四天就来催稿。

“给您,”奥利弗夫人对着空屋子里幻想出来的出版商说道,“给您,我希望您能喜欢!我不太喜欢,我感觉它差劲极了!我不相信您是否真的知道我所写的是好是坏。反正我也已经警告过您了。我告诉您它们可怕极了。您说:‘啊!不,不,我根本就不信。’”

“您等着看好了。”奥利弗夫人愤恨地说,“您等着看好了。”

她打开门,叫来她的女仆艾迪斯,把包裹交给她,让她立马去邮局寄送。

“那么现在,”奥利弗夫人自言自语道,“我要做什么呢?”

她又开始踱步了。“是的,”奥利弗夫人想,“我真应该把这些热带鸟类的壁纸给重新贴上去,换下这愚蠢可笑的樱桃壁纸。我之前感觉自己就像是热带丛林里的一只狮子或是老虎,或是一头豹子或是一只猩猩!除了稻草人,我在樱桃园里还能像什么呢?”

她再次四下环顾。“我该像鸟一样鸣叫。”她无奈地说,“吃些樱桃……真希望这是樱桃成熟的好时节。我想吃点樱桃。不知道我现在——”她走向电话机。“我会查明白的,夫人。”话筒里传来乔治应答的声音。另一个声音立马传了过来。

“赫尔克里·波洛,听候吩咐,夫人。”他说。

“你去了哪儿?”奥利弗夫人问道,“你一整天都不在。我想你是去了雷斯塔里克家那边了。是吗?你见到罗德里克爵士了吗?查到些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赫尔克里·波洛说。

“真是极其无趣。”奥利弗夫人说道。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无趣。什么都没查出来,我只会感到惊讶。”

“为什么会如此惊讶呢?我不明白。”

“因为,”波洛说,“这就意味着那里并非没有什么可调查的,而且我告诉您,这跟事实不符;或是有些事被非常高明地掩藏起来了。您看,这就很有意思了。雷斯塔里克夫人,顺便说一声,她并不知道那个姑娘失踪了。”

“你的意思是——她跟这个姑娘的失踪并没有关系吗?”

“看起来是的。我在那里见到了那个年轻人。”

“你说的是那个没人喜欢的、不尽如人意的年轻人吗?”

“是的,那个不尽如人意的年轻人。”

“你认为他不尽如人意吗?”

“从谁的角度来讲?”

“我想,肯定不是从那个姑娘的角度来说。”“那个来找我的姑娘一定是非常喜欢他的。”

“他看起来很糟糕吗?”

“他看起来很美。”赫尔克里·波洛说。

“美?”奥利弗夫人惊呼道,“我想我可不喜欢什么美貌的年轻男人。”

“姑娘们喜欢。”波洛说。

“是的,你说得很对。她们喜欢美貌的年轻男人。我不是指那种长相英俊或是那种看上去就很聪明的年轻人,或是那种衣着考究、十分整洁的年轻人。我是指那种好像刚从复辟时代的喜剧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或是那种肮脏的四处闲逛的流浪汉。”

“好像他也不知道那个姑娘现在在哪儿?”

“或者他就是不肯承认罢了。”

“或许吧。他也去了那儿。为什么?他的确在那座房子里。他还费了些事,以确保没人看到他。这又是为什么?出于什么原因?他是去找那个姑娘,或是要去找什么别的东西?”

“你认为他是去找什么别的东西吗?”

“他在那个姑娘的房间内找什么东西。”波洛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看到他在那里了吗?”

“没有,我只是看到他下了楼梯,但是我在诺玛的房间内看到一小块潮湿的泥,可能来自他的鞋子。很可能是她自己要求他去她的房间里找什么东西。这就有很多可能性。那座房子里还有另外一个姑娘,一个美丽的姑娘,他或许是去找她的。是的,存在很多可能性。”

“你下一步要做些什么?”奥利弗夫人问道。

“什么都不做。”波洛说。

“真是无趣。”奥利弗夫人不以为然地说。

“我想我或许会从我雇的那些人那里得到一些什么信息。虽然很有可能一无所获。”“但是你自己不去做点什么吗?”

“要等时机成熟。”波洛说。

“嗯,我要去做点什么了。”奥利弗夫人说。

“请您,请您千万小心点。”他恳求道。

“真是胡言乱语!我能出什么事?”

“谋杀案出现之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记住我对您说的。是我,波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