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个可怜的外国小姑娘,你怀疑她有什么理由?”

“这可能取决于她在这个家里担当的工作了,还有她为什么要来英国,还有很多别的理由。”

“你真是疯了。”

“或者也可能是大卫那家伙,您说的那只孔雀。”

“真是八竿子打不着。大卫不在那儿。他从没去过他们家。”

“啊,他去过。那天我去他们家的时候,他就正在别人家里晃荡。”“不是去诺玛的屋子里藏毒药吧。”

“您是怎么知道的?”

“她和那个坏家伙正在恋爱啊。”

“我承认,表面上看是这样。”

“你总是把什么事情都搞得很复杂。”奥利弗夫人抱怨说。

“一点都不是,是事情本身让我很困扰。我需要更多的信息,只有一个人能提供给我这些信息。但是她却失踪了。”“你是指诺玛。”

“是的,我说的是诺玛?”

“但是她并没有失踪。我们找到她了,你和我。”

“她从咖啡店里逃走了,之后就消失了。”

“你就这么让她走了?”奥利弗夫人气得都有些发抖了。“天呐!”

“你让她走了?你甚至没有再去找她?”

“我并没有说我试图要找她。”

“但是你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眉目。波洛先生,我对你深感失望。”

鲲。弩。小。说。

“我已经有些模糊的构想了。”赫尔克里·波洛像说梦话一样嘟囔着,“是的,我已经有些想法了。但是因为缺失一项要素,这种思维模式还没能落实。您明白吧,是吧?”

“不。”奥利弗夫人说。她的头很疼痛。

波洛继续自言自语,不管他的听众是否在倾听。奥利弗夫人感到自己生气极了,她觉得雷斯塔里克家的那个姑娘说得不错,波洛真是太老了!她自己为他找到了那个姑娘,给他打电话让他及时赶来,自己去跟踪这对情侣中的另一个。她已经把那个姑娘留给波洛了,但是看看波洛都做什么——跟丢了她!事实上,她看不出整件事情从头到尾,波洛到底做了些什么,起了什么作用。当他住嘴之后,她一定要把这些话告诉他。

波洛仍旧在平静而有条理地描述着他所谓“那种模式”的大纲。

“是连锁性的。是的,因为是连锁性的,所以才显得如此困难。一件事与另一件事关联,接着你发现它又跟其他的看似不在这个模式之内的事情关联。但是这些事并非在这个模式之外。这会带来一连串的可疑的人。可疑之处在哪儿呢?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我们最先说这个姑娘,在这一堆混乱的自相矛盾的模式之中,我们要找到其中最关键的问题。那位姑娘是受害人,还是她自身处于危险之中?或是她很有心计,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制造出这种假象?这两种可能都会发生。我仍然需要些别的东西,一些更确定的指示,它一定存在于某处。我肯定它一定藏在哪里。”

奥利弗夫人在她的手包里寻找着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我需要阿司匹林的时候却总也找不到。”她气恼地说。

“我们能看到一组相互紧密连接的关系。那位父亲,他的女儿,她女儿的继母。他们互相关联地生活在一起。还有一位有些糊涂的老舅公跟他们一起居住。我们还能想到那位姑娘索尼娅。她跟那位老爷子有关联,她为他工作。她的言行举止都很优雅美丽。他对她很是倾心。我们或许能说他对她很着迷。但是她在这个家里是什么身份?”

“我想,是想学习英语吧?”奥利弗夫人说。

“她在皇家植物园跟一位赫兹戈维尼大使馆的职员相会。他们在那里会面,但是她并没有跟他说话。她把自己带来的一本书留在了那儿,那个职员拿走了它……”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啊?”奥利弗夫人问。

“这跟其他的模式有无关联呢?我们还不知道。看起来似乎不可能但是也不一定。玛丽·雷斯塔里克是否无意中看到了一些对于那位姑娘来说会带来危险的文件呢?”

“不要跟我说,这些事又跟间谍或是什么事情有关联吧。”

“我不是跟您说了嘛,我只是在猜测。”

“您自己说过老罗德里克爵士是个老糊涂蛋。”

“问题不在于他是不是糊涂。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位有些分量的人物。他经手过一些重要的文件,有很多写给他的重要信件。当战时的信件在失去其重要性之后,可以由他自己保存。”

“您所说的战争早就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

“确实是的。但是过去发生的事并不会因为年代久远就被彻底抹去。新的联盟结成了。公开演说总是批驳这个,否认那个,各处散播谣言。假如仍旧存留有某些人物的信或是文件,这会改变某些对于战争人物的设定。我没有告诉您任何事,我只是做一些推测。据我所知,这些推测在过去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由于它们极度重要,这些信和文件应当被销毁,不然就会流入一些外国政府的手中。担任此项任务的人,有谁能比那位年轻美丽的秘书小姐合适呢?她辅助老迈的爵士整理资料撰写回忆录。现今人们都喜欢写回忆录,人们无法阻止他们这么做!假设就在那个能干的秘书小姐做饭的那天,那位继母在她的食物里吃到了一些毒药呢?假设是她想要将它嫁祸给诺玛呢?”

“你真是异想天开。”奥利弗夫人说,“歪理邪说,依我看来。我的意思是你说的这些事都不可能发生。”

“就是这样啊。这里面包含太多的模式了。哪个才是正确的呢?那个名叫诺玛的姑娘离开了家,去往伦敦。您跟我说,她作为第三个女郎,和另外两个女郎合租一间公寓。那么我们又有了另一种模式。那两个女郎对她来说是陌生人。但是接着我又了解到了什么呢?克劳迪亚·瑞希-何兰是诺玛·雷斯塔里克父亲的私人秘书。这里又出现新的联系。这只是碰巧吗?抑或是隐藏在其他的模式之后?那另外一个女郎,您告诉我,是做模特的,与那个您称之为‘孔雀’的小伙子熟识,而那人又爱着诺玛。又是一个关联。更多的关联。至于那个大卫,那只孔雀,在整件事中又起了什么作用呢?他爱上了诺玛吗?看起来是这样的。她的父母不喜欢他,正是指明了这种可能性和自然性。”

“克劳迪亚·瑞希-何兰是雷斯塔里克的秘书这件事真是古怪。”奥利弗夫人若有所思地说,“我应该想到,她不管做任何事,都是如此高效。或许就是她把那位住在七楼的女人推下去的。”

波洛慢慢向她这边转过身。

“您在说什么?”他质询道,“您在说什么?”

“就是在公寓里有一个人,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从公寓七楼自己跳了下来或是被人推了下来。”

波洛很严肃地提高了嗓门。

“而您从未告诉过我!”他斥责道。

奥利弗夫人吃惊地盯着他。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我问您是否知道一桩死亡。这就是我的意思。一桩死亡。而您说您不知道什么死亡案件。您只是想着试图下毒的事。其实早就发生了死亡事件。一场发生在——那地方叫什么名字来着——的死亡?”

“博罗登大楼。”

“是的,是的。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那次自杀事件吗?或是什么别的叫法?我想,是的,我想是发生在我去那里之前的一星期。”

“好极了!您是怎么打听到这件事的?”

“一个送奶工告诉我的。”

“一个送奶工,真的吗?”

“他只是跟我搭话。”奥利弗夫人说,“听起来真是太惨了。是在白天,我想是在凌晨时分。”“她的名字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想他并没有提起这个。”

“是年轻人,是中年人,还是老年人?”

奥利弗夫人思索着。“嗯,他没有说她确切的年纪。五十多岁,我记得他是这么说的。”

“现在我想,那三个姑娘中没人认得她吗?”

“我怎么知道?没人再说过那件事。”

“您就从未想过要告诉我吗?”

“是的,确实,波洛先生,我想不出这跟我们接手的这件案子有什么关联。好吧,我想这可能有关系,但是没人这么说过,也没人这么想过。”

“但是就是这样的,里面是有联系的。那个名叫诺玛的姑娘住在那幢公寓楼里,某一天有人自杀了(对于这个,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认为)。也就是,有人从七楼的窗户摔下来,死了。那么接着发生了什么?几天后,那个诺玛在您参加的那次聚会中听您提到我之后,就自己来到我这儿,告诉我她恐怕自己可能犯了谋杀罪。您还不明白吗?一桩死亡,死亡发生之后没多久就有人认为自己可能犯了谋杀罪。是的,这一定是一桩谋杀案。”

奥利弗夫人想要说“一派胡言”,但是她没敢这么做。不管怎么说,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那么这个必定是我一直寻找的缺失的那条线索了。这可能把整件事连接起来!是的,是的,我虽然现在还看不明白,但是一定是这样。我要好好想一想。我必须这么做。我要回家,直到我能把这些碎片都慢慢拼接起来,因为这是把这些线索串联起来的关键一块。是的,最起码我能看到我该如何推进了。”

他起身说道:“再会,亲爱的夫人。”接着迅速从屋子里跑开了。奥利弗夫人终于感到放松了。

“一派胡言。”她对着空荡荡的屋子说,“完全是荒谬无稽。吃四片阿司匹林是不是太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