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卷 第十一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柯林斯夫妇走了之后,伊丽莎白仿佛想要进一步激发她对达西先生的深仇大恨似的,拿出她到肯特以来简写给她的所有信件,一封封地细读了起来。信上没有实在的抱怨,既没重提过去的旧事,也没诉说目前的痛苦。本来,简素性娴静,待人和善,写起信来从不阴阴郁郁的,笔调总是十分欢快;可现在却好,在她所有的信中,甚至在每封信的每一行里,却全然找不见这种欢快的笔调。伊丽莎白第一次读得比较马虎,这一次仔细读来,觉得信上每句话都流露出坐立不安的心情。达西先生恬不知耻地吹嘘说,他最善于让人受罪,这就使她越发深切地体会到姐姐的百般痛苦。她心里略觉宽慰的是,达西后天就要离开罗辛斯,而使她更觉宽慰的是,再过不到两周,她又可以和简在一起了,而且可以凭借感情的力量,帮助她重新振作起精神。

一想起达西就要离开肯特,便不免记起了他表兄也要跟他一起走。不过,菲茨威廉上校已经表明对她毫无意图,因此,他虽然讨人喜欢,她却不想因为他而自寻苦恼。

刚想到这里,突然听到门铃响,她以为是菲茨威廉上校来了,心头不由得为之一振,因为在这之前,他有天夜晚来过一次,这次可能是特地来问候她。但她立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使她万分惊讶的是,进来的竟是达西先生,她的情绪又顿时低落下来。达西匆匆忙忙地立即问她身体好了没有,说他所以来这里,就是希望听到她康复的好消息。伊丽莎白冷漠而不失礼貌地回答了他。达西坐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在屋里踱来踱去。伊丽莎白感到奇怪,但是没有作声。沉默了几分钟以后,达西带着激动的神情走到她跟前,说道:

“我克制来克制去,实在撑不住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我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住了。请允许我告诉你,我多么敬慕你,多么爱你。”

伊丽莎白惊讶得简直无法形容。她瞪着眼,红着脸,满腹狐疑,闷声不响。达西见此情景,以为她在怂恿他讲下去,便立即倾诉了目前和以往对她的一片深情。他说得十分动听,但是除了爱慕之情之外,还要详尽表明其他种种情感……而且吐露起傲慢之情来,绝不比倾诉柔情蜜意来得逊色。他觉得伊丽莎白出身低微,他自己是降格以求,而这家庭方面的障碍,又使得理智与心愿总是两相矛盾。他说得如此激动,似乎由于他在屈尊俯就的缘故,但却未必能使他的求婚受到欢迎。

伊丽莎白尽管打心眼里厌恶他,但是能受到这样一个人的爱慕,她又不能不觉得是一种恭维。虽说她的决心不曾有过片刻的动摇,但她知道这会给对方带来痛苦,因此开头还有些过意不去。然而他后来的话激起了她的怨恨,她的怜悯之情完全化作了愤怒。不过她还是尽量保持镇定,准备等他把话说完,再耐着性子回答他。达西临了向她表明,他爱她爱得太强烈了,尽管一再克制,还是觉得克制不住;并且表示说,希望她能接受他的求婚。伊丽莎白不难看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自以为肯定会得到个满意的答复。他虽然嘴里说自己又担忧又焦急,但是脸上却流露出一副稳操胜券的神气。这种情态只会惹对方更加恼怒,因此,等他一讲完,伊丽莎白便红着脸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按照常规,人家向你表白了深情厚谊,你不管能不能给以同样的报答,都应该表示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有点感激之情,这也是很自然的,我要是真觉得感激的话,现在也会向你表示谢意的。可惜我不能这么做——我从不企望博得你的青睐,再说你这种青睐也表露得极为勉强。很抱歉,我会给别人带来痛苦。不过那完全是无意造成的,而且我希望很快就会过去。你告诉我说,你以前有种种顾虑,一直未能向我表明你的好感,现在经过这番解释之后,你很容易就能克制住这种好感。”

达西先生这时正倚着壁炉架,两眼直瞪瞪地盯着她,好像听了她这番话,心里又惊奇又气愤。他气得脸色铁青,整个神态处处显现了内心的烦扰不安。他竭力装出镇定自若的样子,不等到自以为装像了就不开口。这番沉默使伊丽莎白感到可怕。最后,达西以强作镇定的口气说道:

“我真荣幸,竟然得到这样的回答!也许我可以请教一下,我怎么会遭到如此无礼的拒绝?不过这也无关紧要。”

“我也想请问一声,”伊丽莎白答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如此露骨地冒犯我,侮辱我,非要告诉我你是违背自己的意志、理智甚至人格而喜欢我?如果说我当真无礼的话,这难道不也有情可原吗?不过令我恼怒的还有别的事情。这一点你也知道。退一万步说,即使我对你没有反感,跟你毫无芥蒂,甚至还有几分好感,难道你认为我会那么鬼迷心窍,居然去爱一个毁了(也许永远毁了)我最心爱的姐姐的幸福的人吗?”

达西先生听了她这些话,脸色刷地变了。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下来,也没想着去打断她,只管听她继续说下去:

“我有充分的理由鄙视你。你在那件事上扮演了很不正当、很不光彩的角色,不管你动机如何,都是无可宽容的。说起他们两人被拆散,即使不是你一手造成的,你也是主谋,这你不敢抵赖,也抵赖不了。看你把他们搞的,一个被世人指责为朝三暮四,另一个被世人讥笑为痴心妄想,害得他们痛苦至极。”

她说到这里顿住了,一见达西那副神气,完全没有一丁点懊悔之意,真气得她非同小可。他甚至还装作不相信,笑吟吟地望着她。

“你敢说你没干吗?”伊丽莎白又问了一遍。

达西故作镇定地答道:“我不想否认,我的确竭尽全力拆散了我的朋友和你姐姐的姻缘,并且还为自己的成功感到高兴。我对宾利比对自己还要关心。”

伊丽莎白听了他这番文雅的词令,表面上不愿显出很留意的样子,不过她倒明白这番话的意思,因此心里也就不可能消气。

“我还不光是在这件事上厌恶你,”她继续说道,“早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对你就有了看法。好几个月以前,我从威克姆先生那里了解了你的人品,你在这件事上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能虚构出什么友谊举动来替自己辩护?你又将如何颠倒黑白,欺骗世人?”

“你对那位先生的事倒十分关心呀。”达西说道,话音不像刚才那么镇定,脸色变得更红了。

“凡是了解他的不幸遭遇的人,谁能不关心他?”

“他的不幸遭遇!”达西轻蔑地重复了一声,“是呀,他的遭遇是很不幸。”

“而且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伊丽莎白使劲嚷道,“你把他逼到如此贫困的地步——当然是相对而言。你明知应该属于他的利益,却不肯交给他。他正当年轻力壮,理应享有那笔足以维持闲居生活的资产,你却剥夺了他的这种权利。这全是你干的好事!可是人家一提到他的不幸,你还要加以鄙视和讥笑。”

“这就是你对我的看法!”达西一面大声叫嚷,一面疾步向屋子那头走去,“你原来是这样看我的!谢谢你解释得这么详尽。这样看来,我真是罪孽深重啦!也许,”他停住脚,扭过头来对她说道,“只怪我老实坦白了以前迟疑不决的原因,结果伤害了你的自尊心,否则你也就不会计较这些过失了。假如我耍点手腕,把内心的矛盾掩饰起来,一味恭维你,让你相信我从理智到思想,各方面都对你怀有无条件的、纯洁的爱,你也许就不会这样苛责我了。可惜我厌恶任何形式的伪装。我也不为刚才所说的种种顾虑感到羞耻。这些顾虑是自然的,正当的。难道你指望我会为你那些微贱的亲戚而欢欣鼓舞吗?难道你期望我因为要结攀一些社会地位远远不如我的亲戚而感到庆幸吗?”

伊丽莎白越听越气愤,然而她还是平心静气地说道:

“达西先生,假如你表现得有礼貌一些,我拒绝了你也许会觉得过意不去,除此之外,你要是以为你的表白方式还会对我产生别的影响,那你就想错了。”

她见达西为之一惊,但却没有作声,于是她又接着说下去:

💦 鲲 | 弩 | 小 | 说 | w w w |k u n n u | co M|

“任你采取什么方式向我求婚,也不会诱使我答应你。”

达西又显出非常惊讶的样子。他带着诧异和屈辱的神情望着对方。伊丽莎白继续说道:

“从我最初认识你的时候起,几乎可以说,从我刚一认识你的那刻起,你的言谈举止就使我充分意识到,你为人狂妄自大,自私自利,无视别人的感情,这就导致了我对你的不满,以后又有许多事,致使我对你深恶痛绝。我认识你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觉得哪怕我一辈子找不到男人,也休想让我嫁给你。”

“你说够了吧,小姐。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现在只有对我自己的那些想法感到羞耻。请原谅我耽搁了你这么多时间,请允许我衷心祝愿你健康幸福。”

他说完这几句话,便匆匆走出屋去。接着,伊丽莎白就听见他打开大门走了。

她这时心烦意乱,痛苦不堪。她不知道如何支撑自己,实在觉得太虚弱了,便坐在那里哭了半个钟头。回想起刚才的情景,真是越想越觉得奇怪。达西先生竟然会向她求婚!而且会爱上她好几个月!他会那样爱她,竟然不顾种种不利因素,想要和她结婚。想当初,正是基于这些不利因素,他才出来阻挠他的朋友娶简为妻,可见轮到他自己头上,他至少会同样注重这些不利因素——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个人能在不知不觉中博得别人如此热烈的爱慕,这也足以自慰了。但是,他为人傲慢,而且傲慢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居然恬不知耻地承认他破坏了简的好事。承认的过程中他虽然不能自圆其说,却流露出一种无可宽恕的狂妄神气,还有他提起威克姆先生时,根本是满不在乎,全然不想否认他对他的残酷无情——一想到这些事,她一时因为念及他的一片钟情而激起的恻隐之心,也顿时化为乌有。

她这样回肠九转地左思右想,直到后来听见凯瑟琳夫人的马车声,她才意识到她这副模样见不得夏洛特,便匆匆回到自己房里去了。

 

共 5 条评论

  1. 瓶邪说道:

    草泥马(一种动物)我要气死了

  2. 瓶邪说道:

    太虐了。。。。最煎熬的一章。。。。。。。知道剧情后还得细读真的太不可了

  3. 瓶邪说道:

    太虐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知道剧情还得细读真的呜呜 uuuuuuu

  4. 匿名说道:

    达西是要追妻火葬场了

  5. 匿名说道:

    终于读到这了,要转折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