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卷 第十四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上午,两位先生离开了罗辛斯。柯林斯先生待在门房附近,等着给他们送行,回家时带回来一条好消息,说是经过刚才在罗辛斯的别恨离愁之后,两位先生看上去身体非常健康,精神也挺饱满。随后他又赶到罗辛斯,去安慰凯瑟琳夫人母女。回到家里,又得意非凡地带来凯瑟琳夫人的口信,说老人家觉得心里沉闷,切望他们大家和她共进晚餐。

伊丽莎白一见到凯瑟琳夫人,就不禁在想,她当初假使愿意的话,现在倒要成为夫人没过门的外甥媳妇了。再想到那样一来夫人会多么气愤,她又禁不住笑了。“她会怎么说呢?她会怎么表现呢?”她觉得这些问题颇为有趣。

大家首先谈到罗辛斯少了两位佳宾。“不瞒你们说,我心里难受极了,”凯瑟琳夫人说道,“我相信,谁也不会像我一样,朋友走了会觉得这么伤心。不过我特别喜欢这两个年轻人,我知道他们也很喜欢我!他们可真舍不得走啊!不过他们一向如此。那位可爱的上校直到临行前还能强打着精神。但是达西看上去难过极了,我看比去年还难过。他对罗辛斯的感情真是越来越深。”

说到这里,柯林斯先生赶忙恭维了一句,还暗示了一下原因,母女俩听了,都嫣然一笑。

吃过饭以后,凯瑟琳夫人说贝内特小姐好像不大开心,并且立即断定,她准是因为不愿意马上就回家去,接着又说道: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得给你母亲写封信,求她让你在这里多待些日子。柯林斯夫人一定非常喜欢你和她做伴。”

“多谢夫人的好心挽留,”伊丽莎白答道,“可惜我不能领受你的盛情。我下星期六一定要进城去。”

“哎哟,那样一来,你在这里只住了六周啊。我原指望你能待上两个月。你没来之前,我就跟柯林斯夫人这么说过。你用不着走得这么急,贝内特太太一定会让你再待两周的。”

“可我父亲不让我。他上周写信来催我回去。”

“哦!只要你母亲让你,你父亲当然会肯的。做父亲的向来不把女儿放在心上。你要是能再住满一个月,我就可以把你们两人中的一个带到伦敦,因为我六月初要去那里待一周。道森既然不反对驾四轮马车,那就可以宽宽敞敞地带上你们中的一个。说真的,假使天气凉快的话,我倒不妨把你们两个都带上,反正你俩个头都不大。”

“你太好心啦,夫人。不过,我想我们还得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

凯瑟琳夫人也就不便勉强。

“柯林斯夫人,你得打发个仆人送她们走。你知道,我一向心直口快,两个年轻小姐孤单单地乘着驿车赶路,真叫我不放心。这样做太不像话。你千万得派个人送送她们。我最看不惯这种事。对于年轻小姐们,我们总得根据她们的身份,恰当地保护她们,关照她们。我外甥女乔治亚娜去年夏天到拉姆斯盖特去的时候,我非要让她带上两个男仆不可。达西小姐身为彭伯利达西先生和安妮夫人的千金,不那样做就难免有失体统。我特别留心这类事情。你应该打发约翰去伴送两位小姐,柯林斯夫人。我很高兴,想到提起这件事,不然让她们孤零零地自己走,那可真要丢你的脸啦。”

“我舅舅会打发仆人来接我们的。”

“哦,你舅舅!他真雇了个男仆吗?我听了很高兴,还有人替你想到这些事。你们打算在哪里换马呢?哦!当然是在布罗姆利啦。你只要在贝尔客栈提起我的名字,就会有人来关照你们的。”

关于她们旅程的事,凯瑟琳夫人还有许多话要问,而且她并非全是自问自答,因此你还得留心去听,不过伊丽莎白反而觉得侥幸,不然的话,光顾得想心事,倒会忘了自己当时的处境。有心事应该等到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再去想。每逢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尽情地想个痛快。她每天都要独自散散步,一边走一边尽兴地回想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达西先生那封信,她都快要背出来了。她研究了每一句话,对写信人的情感时冷时热。一想起他那笔调,她到现在还义愤填膺,但是一想到以前如何错怪了他,错骂了他,她又气起自己来。他的沮丧情绪也引起了她的同情。他的钟情令她感激,他的人格令她尊敬,但她却无法对他产生好感。她拒绝他以后,从来不曾有过片刻的懊悔,她压根儿不想再见到他。她以往的行为经常使她感到烦恼和懊悔,家人的种种不幸缺陷更叫她懊恼万分。这些缺陷是无可救药的。父亲对这些缺陷只是一笑置之,几个小女儿那么放荡轻佻,他也从不加以管束。母亲本身举止失检,因而全然感觉不到这方面的危害。伊丽莎白常常和简同心协力,试图劝阻凯瑟琳和莉迪亚不要那么轻率。但是她们受到母亲的纵容,怎么可能上进呢?凯瑟琳性情懦弱,容易动气,完全听任莉迪亚摆布,一听到姐姐们规劝便要冒火。莉迪亚固执任性,大大咧咧,姐姐们的话她听也不要听。这两个妹妹既无知,又懒惰,还爱慕虚荣。梅里顿一来个军官,她们就要去勾搭。再说梅里顿与朗伯恩相隔不远,她们便一天到晚往那里跑。

她还有一桩主要心事,那就是替简担忧。达西先生的解释使她对宾利恢复了以往的好感,同时也越发感到简损失之大。事实证明,宾利的钟情是真挚的,他的行为是无可指责的,万一要指责的话,顶多也只能怪他盲目信任他的朋友。简遇到一个各方面都很理想的机缘,既可以得到种种好处,又可望获得终身幸福,只可惜家里人愚昧无知,行为失检,把这个机遇给断送了。想起来让人多么痛心!

她虽说一向性情开朗,难得有意气消沉的时候,但是一想起这些事,加上渐渐认清了威克姆的真面目,心里难免受到莫大的刺激,因而连强作欢颜也几乎办不到了,这是可想而知的。

伊丽莎白做客的最后一周里,罗辛斯的宴请还和她们刚来时一样频繁。最后一晚也是在那里度过的。凯瑟琳夫人又详细问起了她们旅程的细枝末节,指示她们如何打点行李,又再三敦促她们如何摆放长礼服。玛丽亚心想,回到房里一定要把早上整理好的箱子打开,重新整理一番。

两人告辞的时候,凯瑟琳夫人纡尊降贵地祝她们一路平安,并且邀请她们明年再到亨斯福德来。德布尔小姐居然还向她们行了个屈膝礼,伸出手来跟两人握别。

鲲 # 弩 # 小 # 说 # w ww # ku n Nu # co 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