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芳汀 第二卷 堕落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浪和黑暗

一个人掉进大海。

没关系!航船没有停止前进。狂风呼啸,这艘悲惨的船有一条航路,不得不继续往前。它开过去了。

那人消失了,然后又出现,他沉入水底,又升上海面,他在呼唤,他伸出手臂,没有人听到呼唤;这艘航船在风暴中颤抖,一切都在风暴的操纵下,水手和乘客甚至看不到落水的人;他可怜的头在浩瀚的浪涛中只是一个点。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Om

他在海浪中发出绝望的叫喊。这片远去的帆是什么幽灵啊!他望着它,发狂地望着它。它远去了,变成白蒙蒙的,越缩越小。刚才他就在上面,他是乘客,同别人一起在甲板上走来走去,他有自己的一份空气和阳光,他是一个活人。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滑了一下,跌倒了,完了。

他落在可怕的水里。他脚下在下陷,在崩塌。狂风撕碎了波浪,波浪可怕地包围着他,深渊的摆动把他席卷而去,水花在他的头的四周晃动,一股浪头扑在他身上,混沌的大口几乎吞噬了他;每次他陷下去,他都瞥见黑洞洞的深渊;不认识的可怕植物抓住他,缠住他的脚,拖向它们;他感到,他变成深渊,他属于泡沫,浪涛一个个扑向他,他喝着苦涩的海水,卑怯的大洋竭力要淹没他,大海玩弄着他的垂死。看来海水怀有仇恨。

然而他在搏斗,他想自卫,他想坚持,他努力挣扎,他在游泳。他呀,尽管用尽了可怜的力气,还是同永不枯竭的力量搏斗。

航船在哪儿?在那边。在天际灰蒙蒙的地方几乎看不见。

风暴肆虐;浪花使他难以忍受。他抬起眼睛,只看到苍白的云彩。垂死挣扎中,他看到海洋无边的狂乱。这种狂乱折磨着他。他听到人们陌生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来自世外和难以形容的吓人天外。

云层中有飞鸟,就像人的悲苦之上有天使一样,但是,对他来说,天使有什么用呢?飞呀,唱呀,翱翔呀,而他呢,他在咽气。

他感到同时被海洋和天空这两个无限淹没了;一个是坟墓,另一个是尸布。

黑夜降临,他游了好几小时,力气用尽;这艘航船,这遥远的东西,上面有人,但航船消失了;在可怕的黄昏深渊中,只有他一个人,他沉下去,僵硬了,扭曲了,他感到身下是看不见的鬼怪浪涛;他呼喊。

一个人也没有。天主在哪里?

他呼喊。来人哪!来人哪!他不断在喊。

天边一无所见。天边一无所见。

他哀求大海、浪涛、海藻、暗礁;周围闭目塞听。他哀求风暴,不可变更的风暴只服从无限。

他周围是黑暗、孤独、无意识的动荡、混乱,狂暴的水难以确定的皱褶。他感到恐惧和疲惫。他身下是陷落。没有支撑点。他想到尸体在无边的黑暗中的神秘历险。无限的寒冷使他麻木。他双手痉挛和闭拢来,抓住虚无。狂风、乌云、旋风、气流、星星,有什么用!怎么办?绝望的人自暴自弃,厌生的人决意要死亡,听之任之,随波逐流,他放弃搏斗了,永远滚入阴森森的吞没人的深渊中。

噢,人类社会无法改变的前进!一路上失去多少人和心灵啊!法律使之沉落的一切,要沉落到这大洋中!援救的人可悲地消失了!噢,道德沦亡了!

大海,这是无情的社会之夜,刑罚将罪人丢弃到里面。大海,这是无边的苦难。

心灵,舍弃在这深渊中,会变成一具尸体。谁会使它复活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