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芳汀 第四卷 托付,有时就是断送 · 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副贼相的初次素描

逮住的老鼠瘦骨伶仃;而即令是瘦老鼠,猫儿也心满意足。

泰纳迪埃夫妇是何许人呢?

现在先说一点。下文再补全这幅草图。

这类人属于杂七杂八的阶层,由粗俗的暴发户和落魄的聪明人组成,位于所谓的中等阶层和下等阶层之间,综合了下等阶层的某些缺陷和中等阶层几乎所有的恶习,却既没有工人的豪爽奔放,也没有平民的循规蹈矩。

这类小人,一旦受到邪火的烧炙,便很容易变得穷凶极恶。在女的身上有着泼妇的底子,在男的身上有着无赖的材料。两个人都最大限度地为非作歹。世上有一种人,像螯虾一样,不断地退向黑暗,在生活中非但不向前进,反而后退,利用自己的经验加剧丑行,日益等而下之,变得越来越黑心肠。这个男的和这个女的就属于这类人。

对于善看面相的人,泰纳迪埃特别令人讨厌。有的人,只要看上几眼,就令人提防,感到他们从头黑到脚。他们背地里躁动不安,而表面上咄咄逼人。他们身上有令人捉摸不透的东西。不能担保他们所做过的事,也不能担保他们要做的事。他们目光中的阴霾,却暴露了他们。只要听他们说一句话,或者看到他们做一个动作,便能约略看出他们过去的隐私和将来的阴谋。

这个泰纳迪埃,不妨相信他的话,曾经当过兵;他说是个中士;他可能参加过一八一五年的战役,看来甚至表现得相当勇敢。下文就可以看到他是哪种人。他的旅店的招牌影射他的一次战功。他亲自油漆,因为他什么都会干一点;但干得很糟。

当时,古典主义时期的旧小说,在《克莱莉》之后,就只有《洛多伊斯卡》〔5〕,始终保持典雅,但越来越庸俗,从德·斯居戴利小姐〔6〕降到巴泰勒米阿多夫人〔7〕,从德·拉法耶特夫人〔8〕降到布尔农-马拉尔姆夫人〔9〕。这类小说点燃了巴黎看门女人欲火炎炎的心灵,甚至有点横扫郊区。泰纳迪埃太太正好有这点聪明,能看这类小说。她从中得到滋润。她把自己的智力都投入其中;她年轻的时候,甚至稍后一点,已养成一种在丈夫身边沉思的神态。她的丈夫是个城府颇深的无赖,拉皮条,识字,但不讲语法,既粗鲁又精明,至于说到情感方面,爱看皮戈-勒布仑〔10〕的作品,就像他的隐语所说的,专门看“有关性的描写”,不过他却是个守规矩和不掺假的粗人。他的妻子比他小十二岁至十五岁。后来,当她的浪漫地披散的头发开始花白时,当帕美拉〔11〕变成了悍妇时,泰纳迪埃的婆娘就只是一个凶恶的大肥婆,爱赞赏愚蠢的小说。可是,读蠢书不会不受惩罚。因此,她的大女儿叫做爱波尼娜。至于小女儿,可怜的小姑娘差点儿叫古尔娜;幸亏受到杜克雷-杜米尼尔〔12〕一部小说讲不清的影响,改叫阿泽尔玛。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5〕 《洛多伊斯卡》,1791年上演的一出歌剧。

〔6〕 斯居戴利小姐(1607—1701),法国女作家,善写田园小说,《克莱莉》是其中较重要的一部。

〔7〕 巴泰勒米-阿多夫人(1763—1821),法国女作家,写过不少历史小说。

〔8〕 拉法耶特夫人(1625—1697),法国女作家。写出欧洲第一部心理小说《克莱夫王妃》。

〔9〕 布尔农-马拉尔姆夫人(1753—1830),法国末流作家。

〔10〕 皮戈勒布仑(1753—1853),法国通俗小说家。

〔11〕 帕美拉,英国感伤主义小说家理查生同名小说的女主人公,是个美貌的女子。

〔12〕 杜克雷-杜米尼尔(1761—1819),法国作家,作品有《维克托,森林的孩子》。

另外,顺便说说,这里提及的给孩子乱起名的古怪时代,并非什么都浅薄可笑。除了刚才指出的浪漫因素以外,还有社会风气。今日,放牛娃叫阿瑟、阿尔弗雷德或者阿尔封斯,并不罕见。而子爵——如果还有子爵的话——叫做托马斯、皮埃尔或者雅克。平民起“高雅”的名字,贵族起村民的名字,这种移位只不过是平等思潮的一种骚动。新风不可抗拒,无孔不入,这一点就像其他各个方面一样。这种表面的不协调之下,有着伟大而深刻的东西:法国大革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