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六卷 小皮克普斯 · 九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修女头巾下的一个世纪

既然我们正在详细描绘小皮克普斯修道院从前的情况,敢于对着这隐蔽的地方,打开一扇窗户,读者也会允许我们谈一件离题小事,它与本书内容无关,但很有特点,有助于了解修道院本身的奇人怪事。

在小修院里有一个百岁老妪,来自封特弗罗修道院。大革命前,她甚至属于上流社会。她常常谈到路易十六的掌玺官、德·米罗梅斯尼尔先生和她熟谙的法院女院长杜普拉。她总是回到这两个名字上,既有乐趣,也出于虚荣。她把封特弗罗修道院说得天花乱坠,说是就像一个城市,修道院里有街道。

她说话有皮卡第口音,令寄宿女生乐开怀。每年,她要重新庄严地发一回誓愿,正当她发愿时,她对教士说:“圣弗朗索瓦主教大人,向圣于连主教大人发过这个誓愿,圣于连主教大人向圣于塞布主教大人发过这个誓愿,圣于塞布主教大人向圣普罗柯普主教大人发过这个誓愿,等等;因此,我向您发这个誓愿,神父。”寄宿女生在笑,不是在斗篷下,而是在面纱下暗笑;是压抑住的可爱的窃窃笑声,令有选举权的嬷嬷蹙眉皱额。

另有一次,百岁老妪讲故事。她说,她年轻时,圣贝尔纳派修士不输于火枪手。这是一个世纪在说话,不过是十八世纪。她讲起香槟和布戈涅地区四种酒的风俗。大革命前,一个贵族,一个法国元帅,一个亲王,一个公爵和元老院议员,经过一个香槟或布戈涅的城市时,市府官员致词欢迎,用舟形银酒杯向他敬四种不同的葡萄酒。第一只杯子上写:“猴子酒”,第二只上写:“狮子酒”,第三只上写:“绵羊酒”,第四只上写:“猪酒”。这四种铭文表现醉酒的四种程度:第一种令人快乐;第二种令人愤怒;第三种令人痴呆;第四种是烂醉如泥。

她的柜子里锁着一件神秘的东西,她十分珍视。封特弗罗修道院的教规不禁止她拥有。她不愿向任何人展示这件东西。她闭门不出,这是她的教规允许的,每当她想欣赏时,就躲起来。要是她听到走廊里有人走路,她那双老手便尽可能快地关上柜子。一旦有人提起这事,她就噤若寒蝉,而她平时说话滔滔不绝。那些最好奇的姑娘对她的沉默无计可施,那些最有恒心的姑娘对她的固执也无能为力。修道院里无所事事和百无聊赖时,就议论这个话题。百岁老妪如此珍视和如此秘密的宝贝会是什么呢?大约是本圣书?罕见的念珠?证实了的圣徒遗物?莫衷一是。可怜的老妪死时,大家就急不可耐地奔向柜子,打开来看。在三层布下找到一件像圣盘的东西。这是一只法昂扎出产的盆子,画着一群飞翔的小爱神,受到拿着大针管的药房伙计的追逐。追逐场面充满怪相和可笑的姿态。有个可爱的小爱神已经被针刺穿。他在挣扎,扇动小翅膀,还想翱翔,但小丑发出恶笑。寓意:爱情被腹痛战胜。这只盆子确实非常稀奇,也许有幸启发过莫里哀,一八四五年还留存于世;摆在博马舍大街的一间旧货店里出售。

这个善良的老妪决不愿接受外人的拜访,她说:“因为接待室太凄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