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一卷 从巴黎的原子研究巴黎 · 十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民潜在的未来

至于巴黎人民,尽管已经成年,还始终是顽童;描绘这个孩子,就是描绘城市;正因如此,我们通过这只无拘无束的麻雀,研究了这只鹰。

需要强调的是,巴黎人种尤其出现在郊区;纯血统在那里;真正的相貌在那里;人民在那里干活和受苦,而受苦和干活是人的两副面孔。那时麇集着大批默默无闻的人,无奇不有,从拉佩的卸货工到蒙福孔的屠夫。Fex urbis〔62〕,西塞罗大声说;mob〔63〕,柏克愤怒地补充;群氓,乌合之众,贱民。这些词脱口而出。不错。那又有什么关系?他们赤脚走路与我何干?他们不识字;算了吧。就这样抛弃他们?光明照不到这些人身上?让我们再高呼:光明!让我们坚持光明!光明!光明!——谁敢说这种昏暗不会变得透明呢?革命难道不是改变面貌吗?喂,哲学家们,教育吧,开导吧,启迪吧,自言自语吧,大声说出来,快乐地跑到大太阳下,熟悉公共广场,宣布好消息,大量用识字课本,宣扬权利,唱《马赛曲》,散播热情,砍下橡树的绿枝。要把思想变成旋风。这些人就可以变得崇高。我们要善于利用原则和美德的大火,到了一定时候,它劈啪作响,爆发和抖动起来。这些赤脚,这些光臂,这些破衣烂衫,这种种愚昧无知,卑贱下流,重重黑暗,都可以用来实现理想。在人民中观察,就会看到真理。这毫无价值的砂子,您踩在脚下,投进炉里,就会熔化,沸腾,变成光闪闪的水晶,由于它,伽利略和牛顿才发现了星球。

〔62〕 拉丁文,城市的渣滓。

〔63〕 拉丁文,贱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