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二卷 大有产者 · 四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生在穆兰,小时在穆兰中学得过几项奖,由他称做德·纳维公爵的德·尼维尔奈公爵亲自授予他。无论国民公会、路易十六之死、拿破仑,还是波旁王朝的返回,什么都不能抹去对授奖的回忆。对他来说,“德·纳维公爵”是世纪伟人。“这是多么可爱的大老爷啊,”他常说,“佩带蓝绶带神态多么随和啊!”在吉尔诺曼先生眼里,卡特琳二世以三千卢布向贝斯图切夫买下金药酒的秘密,已经弥补了瓜分波兰的罪恶。对此,他激动起来,大声说:“金药酒是贝斯图切夫的黄酊,拉莫特将军的滴剂,在十八世纪,半盎司一瓶卖一个路易,是医治失恋的灵丹妙药,对付维纳斯的万灵药方。路易十五给教皇送去两百瓶。”倘若有人对他说,金药酒不过是过氧化铁,一定会激怒他,使他暴跳如雷。吉尔诺曼先生崇拜波旁王室,憎恨一七八九年;他不断地叙述,他如何在恐怖时期免遭一死,他怎样乐观和机智才不致被砍头。如果有个年轻人敢在他面前颂扬共和国,他就会变得脸色发青,气得要昏过去。有时,他以自己的九十岁作影射,说道:“我很希望能两次看到九三年。”有时他对人表示自己想活一百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