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六卷 双星会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残废军人也能快乐

既然我们说出“害羞”这个词,既然我们什么也不隐瞒,那就应该说,有一次,他正在迷醉中,“他的于絮尔”给了他十分严肃的责备。那一天,正是白发先生决定离开长凳,在小径上踱步。牧月〔6〕的一阵和风吹动了悬铃木的树梢。父亲和女儿手挽着手,刚经过马里于斯那张长凳。马里于斯站了起来,目光紧随着他们,他处在失魂落魄的状态中,自然会这样。

和风骤起,比以前更加活跃,也许负有春情的使命,越过苗圃,落在小径上,裹住姑娘,她愉快地颤抖起来,就像维吉尔笔下的山林仙女和泰奥克里托斯〔7〕笔下的农牧神,风掀起了她的裙子,比伊西斯〔8〕的衣裙更神圣的裙子,几乎翻到吊袜带的高度。露出了一条线条优美的大腿。马里于斯看到了。他激怒了,火冒三丈。

〔6〕 牧月,法国大革命时期采用的历法,列为9月,即公历5月20日至6月20日。

〔7〕 泰奥克里托斯(前315或310—前250),古希腊诗人,善写田园牧歌。

〔8〕 伊西斯,古埃及司婚姻和农业的女神。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少女慌里慌张,圣洁地赶快翻下裙子,可是他仍然很气愤。——小径上确实只有他一个人。但可能另外有人。如果有人怎么办!这种事怎能让人理解!她刚才做的事太可恶了!——唉!可怜的孩子什么事也没做;有罪的只不过是风;可是,马里于斯这个薛吕班身上附有的霸尔多洛〔9〕在微微颤动,肯定很不满意,连自己的影子也要嫉妒。对肉体这种强烈而古怪的嫉妒,确实这样在人的心中苏醒,强加于人,哪怕没有权利。再说,除却嫉妒,看到这条迷人的大腿对他也丝毫没有什么不快;任何女人的白袜子会使他更感快意。

〔9〕 霸尔多洛,博马舍笔下的人物,爱嫉妒。

当“他的于絮尔”走到小径尽头,同白发先生再返回,经过马里于斯重新坐下那条长凳时,马里于斯向她投去恼怒而凶狠的目光。少女向后微微挺了挺身子,眼皮往上一耸,意思在说:“喂,究竟怎么啦?”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争吵”。

马里于斯刚狠狠瞪了她一眼,有一个人穿过了小径。这是一个伛偻得厉害的残废军人,满脸皱纹,满头白发,身穿路易十五式军装,胸前挂着一小块椭圆形红呢牌子,上面的图案是交叉的剑,这是颁发给士兵的圣路易十字勋章。另外,一只衣袖里没有胳臂,下巴是银的,有一条木腿。马里于斯认为看出这个人的神态极其满意。他甚至觉得,这个无耻的老家伙瘸着腿从他旁边经过,十分友好和快乐地朝他挤挤眼睛,仿佛他们偶然沆瀣一气,共同品尝了意外的美餐。这个战神造成的残废,他干吗这样高兴?这条木腿和那条腿之间究竟出了什么事?马里于斯嫉妒到极点。“他也许在那里!”他心想;“他也许看见了!”他真想消灭这个残废军人。

时间起作用,什么尖东西都会变钝。马里于斯对“于絮尔”的气恼,不管多么正确和合理,终于过去了。他最后表示原谅;但花了很大努力;他对她赌了三天的气。

通过这件事,而且由于这件事,他的爱情与日俱增,变得狂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