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一卷 四堵墙中的战争 · 十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秃鹫变成猎物

让我们强调一下街垒所固有的一种心理现象。凡是标志这场惊人街垒战特点的,都不应遗漏。

不管上述的古怪的内部如何平静,对街垒内的人来说,街垒仍然是一种幻象。

在内战中有可怕的事,未知的各种迷雾,同这种凶险的火光混杂在一起,革命是斯芬克司,谁穿过街垒,都以为做了一场梦。

呆在这些地方的感觉,我们在关于马里于斯的描写中已经提到过,我们还会看到其后果,这既超过又不及生活。走出街垒,就不知见过的景象。经历了恐怖的事,却不知道。曾经受到具有人面的战斗思想的包围;在未来的光辉中,人显得有头脑。躺下的是尸体,站着的是幽灵。时间漫长,仿佛永恒。经历过死亡。鬼魂掠过。这是什么?看到了血淋淋的手;恐怖的声音震耳欲聋,这也是可怕的寂静;张大的嘴在喊叫,也有张大的嘴哑然无声;处在硝烟中,也许是黑暗中。以为触到了暗无天日的深渊不祥的湿漉漉;指甲中看到有殷红的东西。往事再也记不起来。

言归正传,回到麻厂街。

蓦地,在两次射击之间,只听到远处敲响了一下。

“中午到了,”孔布费尔说。

十二下还没有敲完,昂若拉已经站直了身子,从街垒高处发出这雷鸣般的呼喊:

“将石块搬上楼。垒在窗户和阁楼的边沿。一半人拿好枪,另一半人搬石块。一分钟也不要耽误。”

街道尽头刚出现一队消防队员,扛着斧头,排成战斗队列。

这可能只是一个特遣队的前锋;什么特遣队?显然是发动攻击的特遣队;负责拆毁街垒的消防队员,总是在士兵前面爬上去。

显然已接近这一时刻:德·克莱芒-托奈尔在一八二二年称之为“加把劲”。

昂若拉的命令以船上和街垒中特有的迅速准确执行了,只有这两个地方不可能逃跑。不到一分钟,昂若拉吩咐垒在科林斯酒店门口的三分之二石块,搬上了二楼和阁楼,第二分钟还没有过去,这些石块已巧妙地垒起来,堆到二楼窗户的一半高和阁楼天窗处。经过主要的建筑师弗伊细心安排,石块相隔一点距离,能让枪管伸进去。由于霰弹射击停止了,把窗户武装起来就更容易办到了。两门炮如今向街垒中心发射炮弹,想打出一个洞,可能的话,打出一个缺口,以便发起冲锋。

用于最后防卫的石块垒好后,昂若拉吩咐将放在马伯夫那张桌子上的瓶子搬上二楼。

“谁喝这个?”博须埃问他。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c o m +

“他们,”昂若拉回答。

然后把楼下的窗户堵上,还把夜晚用来从小酒店里面插门的铁杠准备好。

堡垒建成了。街垒是城墙,小酒店是塔楼。

余下的石块,用来堵豁口。

街垒的守卫者总是不得不节省弹药,围攻者知道这一点,他们策划部署时,慢慢悠悠得令人气恼,提前暴露在火力之下,但这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他们从容不迫,进攻准备一直进行得有条不紊;电闪雷鸣随后而来。

这样慢悠悠让昂若拉有时间再察看一遍,加以完善。他感到,既然这样一批人视死如归,他们的牺牲应该死得壮烈。

他对马里于斯说:“我们两人是首脑。我马上要给楼里下达最后的命令。你呢,你留在外面观察。”

马里于斯爬上街垒的脊部察看。

昂若拉叫人把厨房的门钉死,读者记得,厨房成了战地医院。

“不能让流弹打中伤员,”他说。

他在楼下大厅用简明而极其平静的声音下达最后指令;弗伊听着,并以大家的名义回答。

“二楼准备好斧子,砍断楼梯。拿好斧子了吗?”

“拿好了,”弗伊回答。

“多少把?”

“两把斧子,一把屠牛斧。”

“很好。我们有二十六名战斗者健在。有多少支枪?”

“三十四支。”

“多了八支。这八支枪一样上好子弹,放在手边。军刀和手枪别在腰带上。街垒有二十个人。有六个人埋伏在阁楼和二楼的窗口,透过石块的枪眼向围攻者射击。但愿这儿不要有一个劳动者闲着。待会儿,发起冲锋的战鼓敲响时,下面的二十个人奔赴街垒。最先到达的抢占最好的位置。”

布置完了,他转向沙威,对他说:

“我没有忘记你。”

他把一支手枪放在桌上,又说:

“最后一个从这儿出去的人,打碎这个密探的脑袋。”

“在这儿?”一个声音问道。

“不,不要把这具尸体和我们的尸体混在一起。可以跨过对着蒙德图巷的小街垒。它只有四尺高。这家伙捆了个结实。把他带到那里去执行枪决。”

这时,有人比昂若拉更沉着;这就是沙威。

说到这里,让·瓦尔让出现了。

他混在起义者中,这时走了出来,对昂若拉说:

“您是指挥吗?”

“是的。”

“刚才您感谢过我。”

“以共和国的名义。街垒有两个救星:马里于斯·蓬梅西和您。”

“您认为我值得奖励吗?”

“当然。”

“那么,我要求给我一个奖励。”

“什么奖励?”

“我亲自崩掉这个人的脑袋。”

沙威抬起头来,看到让·瓦尔让,做了一个难以觉察的动作,说道:

“说得对。”

至于昂若拉,他开始上子弹;他环顾四周:

“没有异议吗?”

于是他转向让·瓦尔让:

“带走密探吧。”

让·瓦尔让坐在桌子另一边,实实在在地控制着沙威。他抓住手枪,轻轻一响表明他刚上好子弹。

几乎与此同时,传来一阵喇叭声。

“当心敌人!”马里于斯在街垒顶上喊道。

沙威露出他特有的无声的笑容,盯住起义者,对他们说:

“你们的身体不见得比我好。”

“大家都出去!”昂若拉喊道。

起义者乱哄哄地冲了出去,在门口,背后挨了沙威这一句,据说是:

“待会儿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