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十七 · 2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阿尔文,”主席开始说,“我们就你的发现所造成的局面进行认真考虑后,已达成了一致意见。因为没有人希望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任何变化,而且在千百万年里,城里出生的人能离开迪阿斯巴的只有你一个,所以通向利斯的隧道体系是不必要的,而且可能是一个危险。因此,隧道通到自动路的进口已被封闭。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其次,由于有可能存在离开城市的其他路径,所以我们将对控制台记忆装置进行一次搜索。搜索已经开始。

“我们还考虑了对你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假如有此需要的话。鉴于你还年少,以及你出生的独特性,我们认为并不能因你所做的事就使你受到责难。说实在的,你发现了一个威胁我们生活方式的潜在危险,为本市做出了贡献,对此我们还要向你表示感谢。”

大厅里响起了一片表示赞同的低语声,议员们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一件棘手的事情很快就被处理妥了,他们回避了对阿尔文进行申斥的必要性,现在他们又可以照样生活下去,并感觉自己——迪阿斯巴的市民代表——业已尽了自己的职责。运气好的话,他们可能要过几个世纪才会再次履行这一职责。

主席满怀期待地看着阿尔文,也许他希望阿尔文会投桃报李,对市议会让他轻松过关表示感谢。可他失望了。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阿尔文彬彬有礼地说。

“当然可以。”

“中央计算机同意你们所采取的措施吗?我想你们该取得它的同意吧?”

通常而言,这个问题是不恰当的。市议会没有义务证明自己所做决定的正当性,或对做出决定的过程进行解释。但是,中央计算机出于自身的某个奇特的理由,业已和阿尔文本人进行过秘密谈话,这便给了他某种特权。

这个问题显然令主席有点尴尬,他的回答非常勉强:“我们自然和中央计算机商量过。它要我们做出自己的判断。”

此话不出阿尔文所料。中央计算机在和他谈话的同时,也和市议会进行了磋商——事实上,在同一时刻,它还照管着迪阿斯巴成百万件其他的事。它和阿尔文一样,知道眼下市议会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不重要的。市议会认为危机已经被处理妥当,但未来却已在不知不觉间超越了他们的控制范围。

看着这些傻乎乎的、自以为是迪阿斯巴统治者的老人,阿尔文并没有感到自己多么优越,也没有感到对即将到来的胜利的期待。他已经见过这个城市的真正统治者,并在那个灿烂的地下世界肃穆的寂静里和它说过话。那次相见业已将他灵魂之中的妄自尊大几乎都剔除掉了,但他仍然留有足够的勇气做最后一次冒险——超过以前所有冒险的大冒险。

当他离开市议会时,他寻思:自己平静地默认了他们封闭前往利斯的通道,并没有表现出愤怒,这是否使他们感到惊讶呢?他不再处于监视之下了,至少不再受到公开的监视。只有杰塞拉克跟他出了市议会厅,走上五光十色、熙熙攘攘的街道。

“嗯,阿尔文,”他说,“你的表现非常出色,可你骗不了我。你在打什么算盘?”

阿尔文微微一笑。

“我知道你是会犯疑的,要是你跟我来,我就会让你明白,去利斯的地下通道为什么已经无足轻重。我想要搞另一个实验,对你不会有什么害处,但你可能不喜欢。”

“很好。看来你仍然把我当老师看待。不过,我们的角色现在好像对换了。你准备带我去什么地方?”

“我们去洛伦尼堡,我要让你看看迪阿斯巴外面的世界。”

杰塞拉克脸色发白,但他的两条腿还站得住。然后,他僵硬地微微点了点头,跟着阿尔文踏上了平稳滑行的自动路路面。

他们沿着时时刻刻将冷风刮进迪阿斯巴的隧道前进,杰塞拉克并没有表现出恐惧。现在隧道已经变了样,堵住通向外部世界出口的石头格栅已经去除。那道格栅本来就不太大,中央计算机应阿尔文的请求,没说一句话就将它去除了。以后,它有可能指示监控装置重新将那道格栅回忆起来,并使之恢复原状。但此刻,在陡直的城市外墙上,隧道口打开了,没有被堵住,也没有看守。

杰塞拉克在差不多快走到那条通风道的尽头时,才意识到外部世界现已展现在他面前。他看着开阔的圆形天空,脚步越来越犹豫,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下来了。阿尔文想起,阿莉丝特拉就是从这个地方转身逃跑的,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哄杰塞拉克再向前跨出一步。

“我只想请你看看,”他恳求道,“并不要你离开城市。这是你肯定能办得到的!”

在艾尔利短暂逗留时,阿尔文曾看见一位母亲在教自己的孩子走路。他用打气的话哄诱杰塞拉克,使他的老师勉勉强强、一步步沿着那条通道向前走,这使他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情景。杰塞拉克跟基特隆不一样,他并不是胆小鬼。他是准备好跟自己的畏缩情绪做斗争的,可那是一场耗费精力的斗争。当他走到能望见整个沙漠的地方时,已经精疲力竭了。

沙漠的美丽景象让老人的恐惧一扫而空。这景象跟杰塞拉克在这一世或任何前世所见过的所有景象有天壤之别。连绵起伏的沙丘和遥远古老的山峦组成的辽阔景观,显然使他着了迷。此时已是下午,再过一会儿,迪阿斯巴从未有过的夜晚就要光临这片大地。

“我请你来这儿,”阿尔文说,他说得很快,好像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急躁似的,“是因为我认为你比任何人都更有权看到我去过的那个地方。我要你看到这片沙漠,我还要你做证人,以便市议会了解我做了些什么。

“正如我对市议会所说,我把这个机器人从利斯带回家,希望中央计算机能破除由被称作‘主’的那个人强行对它的记忆库实施的封堵。中央计算机用一种我并不完全理解的方法解除了封堵。现在,我可以了解这个机器人的所有记忆,也可以使用它的所有技能。我就要使用它的一种技能啦,你瞧。”

机器人得到一个无声命令,从隧道口飘了出去。随后,它逐步加快速度,才几秒钟就变成了阳光里的一个遥远的金属光点。它在沙漠中低飞,越过那些像凝结的波浪似的纵横交错的沙丘。在杰塞拉克看来,它正在进行搜索。这一判断是正确的,但它在搜索什么,杰塞拉克无法想象。

接着,那个闪烁的光点忽然离开沙漠,向高空蹿去,到离地一千英尺的高处停了下来。就在此时,阿尔文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他飞快地扫了杰塞拉克一眼,仿佛在说:你可看到啦!

起先,杰塞拉克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他看不出任何变化。后来,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一片尘埃像云似的缓缓从沙漠上升起。

没有比本该永远不会再有运动的地方出现的运动更可怕的事了,但在那些沙丘开始分开时,杰塞拉克感受到的不只是惊讶和恐惧。在沙漠之下,什么东西在搅动,就像一个从沉睡中醒来的巨人。不一会儿,杰塞拉克便听到泥土倒塌的轰隆声和岩石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击碎的刺耳声响。然后,一股巨大的沙土流突然喷发至数百英尺高的空中,地面被遮住看不见了。

尘埃慢慢开始回落到一道沙漠表面撕开的锯齿形裂口中。但杰塞拉克和阿尔文仍然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空荡荡的天空,刚才只有那个机器人曾在那儿停留过。此时,杰塞拉克终于知道,阿尔文为何对市议会的决定全然不放在心上,为何在获悉去利斯的地下通道已被封闭时,没有显露出强烈的愤怒。

泥土和岩石的覆盖能够模糊却不能完全掩盖那艘太空船的伟岸轮廓,它还在从那片被撕裂了的沙漠中向上升。

阿尔文开始说话。他说得很快,仿佛时间不多似的:

“这个机器人是设计出来做主的伙伴和仆人的,而且,它还是主的太空船的驾驶员。在到利斯前,主先在迪阿斯巴港着陆。现在,迪阿斯巴港就在那儿的沙土下。即便在主那个时代,此港多半也已被弃置。我想,主的船是最后到达地球的太空船之一。他在去沙尔米兰之前,在迪阿斯巴住了一段时间。在那个时候,路必定还是通的。但他永远不再需要那艘飞船了,它一直就在那儿的沙土下等待。如同迪阿斯巴本身,如同这个机器人——如同既往时代的建设者认为真正重要的每件东西一样——那艘飞船是由自身的记忆库维持的。只要它具有动力源,它就永远不会磨损或毁坏。保存在它记忆单元里的图像永远不会消失,那图像控制着它的形体结构。”

太空船现在离得很近了,那个对它进行控制的机器人引导它朝洛伦尼堡驶来。杰塞拉克可以看出,它大约一百英尺长,两头是锐利的尖角。但厚厚的土层覆盖着船身,不知道它有没有窗户或其他开口。

部分船体外壳突然朝外打开,他们被溅了一身泥垢。杰塞拉克瞥见一个空空的小房间,房间打开了门,远端还有一扇门。此时,飞船悬浮在离通气管口只有一英尺的地方,就像一头敏感的动物似的,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通气管口。

“再见,杰塞拉克。”阿尔文说,“我不能回迪阿斯巴去向朋友们告别了,请代我向他们道别。请告诉埃里斯顿和埃塔尼娅,我希望很快就回来。要是我回不来,我感谢他们所做的一切。我感谢你,尽管你可能不赞同我应用你教给我的知识的方式。

“至于市议会……请告诉他们,一条曾被开通的道路,只靠一纸决议是无法重新将它封闭起来的。”

现在,那艘太空船只是天空上的一个黑点了。刹那间,杰塞拉克就完全看不到它了。他绝对没有看见它是怎么走的。但是,不一会儿,天上便响起一个声音——大量空气被骤然吸入天空中一个长长的真空隧道,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