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3章 · 5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轮月亮升起,从它表面的沙尘暴和云团来看,那不是旧地的月亮,它现在正高挂在圆形大剧场黑色的曲线墙头上。亨特坐在岩石遍地的中心,朝发出蓝光的传送门怒目而视。身后某处,突然传来鸽子狂乱拍打翅膀的声音,还有小石块掉落在岩石上的嗒嗒声。

亨特痛苦地站起身,从口袋中摸索出激光笔,他站在那儿,双腿叉开,注视着圆形大剧场的一条条裂缝和拱门的阴影,紧张地等待着。没什么动静。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他猛地旋过身,几乎要将激光笔的光束朝远距传送门的表面射去。从那儿伸出一条胳膊。然后一条腿。一个人钻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

圆形大剧场内回荡起利·亨特的尖叫。

梅伊娜·悦石知道,尽管自己眼下疲乏交加,但即便是打上三十分钟的瞌睡也极不明智。不过自她童年以来,她就一直训练自己,把小睡的时间维持在五到十五分钟之内,通过远离思考的稍事休息来摆脱掉疲劳毒素。

现在,因为前四十八小时的混乱带来的疲意和眩晕让她感到恶心,她在书房的长沙发上躺了几分钟,倾空了脑袋中的琐事,让自己的下意识在思维和事件的丛林中劈出一条出路。几分钟时间内,她就这么小憩着,在她小憩的片刻之内,她开始做梦。

梅伊娜·悦石笔直坐起身,抖脱肩上轻柔的阿富汗毛毯,眼睛还未睁开,就点了点通信志。“赛德普特拉!通知莫泊阁将军和辛格元帅,三分钟内到我办公室来。”

悦石走进隔壁的洗澡间,经过水浴和声波淋浴,然后拿了件干净衣服——一套极其正式的装束,柔软的黑色马裤尼丝绒,一条金红的议员绶带,由金色饰针别着,饰针上带有霸主的短线符号,一对可以追溯到天大之误前旧地的耳环,还有附着通信志的黄晶手镯,那是拜伦·拉米亚议员在他结婚前送给她的。一切完毕,她及时回到书房,接见了军部的两位军官。

“执行官大人,您选的时候真不合适,”辛格元帅开口道,“我们正在分析发自无限极海的最后数据,同时在讨论防御阿斯奎斯的舰队调遣工作。”

悦石调出自己的私人远距传输器,示意两人跟上。

辛格踏入险恶的青铜色天空下的金草,他环顾左右。“卡斯卓-劳塞尔,”他说,“听说,早先有届政府叫军部的太空军在这儿建了个私人远距传输器。”

“首席执行官耶夫申斯基把它加进了环网。”悦石说。她挥挥手,传送门消失了。“他觉得最高行政长官应该有个什么地方,内核的监听装置监听不到的地方。”

莫泊阁心神不定地望着地平线附近的一堵乌云,球状闪电在那儿闪亮。“没有地方能完全脱离内核的掌控,”他说,“我正向辛格元帅说起我们的猜疑。”

“不是猜疑,”悦石说,“是事实。我还知道内核在哪里。”

两位军部军官的反应都像是被球状闪电击中了。“哪里?”他俩几乎异口同声道。

悦石来回踱着步。她的灰色短发似乎在带电的空气中闪光。“在远距传输网络中,”她说,“传送门之间。人工智能生活在奇点的假世界中,就像蜘蛛生活在黑色的蛛网中。而为它们织网的,便是我们。”

莫泊阁是两人中首先开口的。“我的天,”他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装载有内核武器的火炬舰船就要传送到海伯利安领空了,连三小时都不到了。”

悦石将打算告诉了他们。

“不可能,”辛格说,他正下意识地扯着自己的短胡子,“绝对不可能。”

“不,”莫泊阁说,“会成功。时间足够。和前两天的舰队调遣一样混乱无序……”

元帅摇摇头。“从逻辑上来讲这是可能的。但按道理和道德来讲,不可能。不,完全不可能。”

梅伊娜·悦石走向前。“库什万,”她对元帅说,这是她长久以来第一次直呼他的大名,前一次还要追溯到许多年前,那时她还是名年轻议员,而他更是个年轻的军部太空指挥官,“你记不记得,拉米亚议员让我们和稳定派联系的那一阵子?记不记得那个叫云门的人工智能?记得他预言的两个未来吗——其中一个充满了混乱,而另一个则是人类必然的大灭绝?”

辛格转身背对着他们。“我只为军部和霸主效劳。”

“你的职责和我一样,”悦石厉叫道,“为人类效劳。”

辛格举起拳头,似乎准备打击一个无形但极为强大的敌人。“我们根本就不能确定!你从哪儿获得的消息?”

“赛文,”悦石说,“那个赛伯人。”

“赛伯人?”将军嗤之以鼻,“你是说那个画家。或者说,那个极其可怜的拙劣样品。”

“赛伯人。”首席执行官重复道。她跟他们解释了一下。

+鲲-弩+小-说 ·

“赛文是个重建人格?”莫泊阁看上去满腹怀疑,“你找到他了?”

“他找到了我。在一个梦中。他不知用什么办法从他那地方跟我取得了联系。亚瑟,库什万,那就是他的任务。那就是云门派他到环网来的原因。”

“梦,”辛格元帅冷笑道,“这个……赛伯人……告诉你内核藏在远距传输器的网络中……是通过一个梦。”

“对,”悦石说,“我们没多少行动时间了。”

“可是,”莫泊阁说,“如果要进行你的提议……”

“将会让数百万人死亡,”辛格替他结语,“也许是数十亿。经济将会瘫痪。比如鲸心、复兴之矢、新地、天津四、新麦加这些世界——还有卢瑟斯,亚瑟——二十多个世界依赖着其他世界的食物供给。都市星球无法独个生存。”

“它们可以不做都市星球,”悦石说,“可以学着去种田,直到星际贸易复兴。”

“呸!”辛格怒骂道,“经过天灾,经过当局的崩溃,数百万人因为缺乏合适的装备、医药、数据网支持,然后一命呜呼,哈,你说的全是无稽之谈。”

“我想过这一切,”悦石说,莫泊阁从没听过她这么坚定不移的语气,“我将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刽子手——比希特勒、胡子或者贺瑞斯·格列侬高这些人还要臭名昭著。但唯一糟糕的事情就是如何来接手我们的烂摊子。我——还有你们,先生们——将会是人类最大的叛徒。”

“我们不知道。”库什万·辛格咕哝道,就好像是谁对着他的肚子来了几拳,把这句话从中赶了出来。

“我们知道,”悦石说,“环网对内核来说已经毫无用处了。从现在起,反复派和终极派将会把几百万奴隶禁锢在九个迷宫世界的地底下,他们将用人类的神经元突触作为剩下的计算能源。”

“胡说八道,”辛格说,“那些人会死光的。”

梅伊娜·悦石叹了口气,摇摇头。“内核设计出一种寄生物,一种有机装置,名叫十字形,”她说,“那东西……让死人……起死回生。经过几代后,人类将变得智力迟钝,无精打采,没有了未来,但是他们的神经元依旧会服务于内核的目的。”

辛格又转身背对着他们。风暴逼近,沸腾的青铜色云朵纵情奔跃,辛格小小的身形在闪电的幕墙下显出轮廓。“梅伊娜,你在梦中得知了这一切?”

“对。”

“你的梦还说了其他什么吗?”元帅厉叫道。

“内核已经用不到环网,”悦石说,“用不到人类的网络。虽然他们仍将继续住在里面,就像墙内的老鼠,但是他们已经不再需要原先的居住者。人工智能的终极智能将会接管主要的计算职责。”

辛格转身看着她。“梅伊娜,你疯了。你真是疯了。”

悦石飞快走上前,在元帅激活远距传输器前抓住他的胳膊。“库什万,请听我——”

辛格从束腰外衣中掏出一把仪式用钢矛枪,拿它顶着女人的胸脯。“抱歉,执行官大人。但我只为霸主和军部——”

悦石手捂嘴朝后退去,库什万·辛格元帅住了口,瞎子般地凝视了片刻,然后栽倒在草丛中。钢矛枪滚进杂草中。

莫泊阁走上前,捡起枪,把它别在自己的腰带上,然后把手中的死亡之杖放好了。

“你杀了他,”首席执行官说,“本来,如果他不合作,我打算把他留在这儿。让他一个人待在卡斯卓-劳塞尔上。”

“我们不能冒险,”将军说,他把尸体拖到远处,“一切都取决于接下来几小时。”

悦石看着她的老朋友。“你愿意把它进行到底?”

“我们必须,”将军说,“这是我们除去压抑束缚的最后机会。我马上下达部署命令,亲自移交封缄命令。绝大多数舰队都将……”

“我的天,”梅伊娜·悦石低声说道,低头看着辛格元帅的尸体,“我做这一切,全是凭一场梦。”

“有时,”莫泊阁将军说,抓住她的手,“正是梦,将我们和机器区别开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