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5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时候,当我还住在荒野上,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我会双足开立,注视着炭火之烟从围成一圈的大篷车中间的空地上升起,等待着星辰的出现,望着它们在深深的湛青的天空中发出冷漠的光芒,心里思索着自己的未来,与此同时,我也在等待家里人的召唤,把我叫回到温暖的车子中吃晚饭,但自打那时起,我就感觉到了命运的嘲弄。这么多重要的事情飞速掠过,却没有立即被理解。这么多非常时刻,却被埋没进了无意义的东西之下。我自小便感觉到这一切,自此之后的我的一生,都一直在目睹这样的嘲弄。

我朝慢慢暗去的橙色爆炸火光飞去,兀然间,我与那个孩子——伊妮娅——不期而遇。我首先看到的是两个剪影,那小个子的身影正在击打那个巨人的身影,但当我片刻之后抵达时,风沙在上下飘动的霍鹰飞毯边咆哮挫磨,眼前却只剩那个女孩。

这便是那个时候我们两人互相凝望的方式:女孩带着震惊和愤怒的表情,因为风沙或是怒火的关系,双眼通红,眯缝着,小拳头紧握,衬衣和宽松的毛线衫猛烈地扑打着,就像狂风中的旗帜,齐肩的头发——我后来才注意到,那头发褐色中夹带着金色的条纹——乱蓬蓬地飞舞着,鼻涕眼泪一把抓,使得双颊上带上了泥色的条纹,脚上穿着橡皮底的儿童帆布鞋,对她即将踏上的冒险之旅来说,真是极不合适,肩膀上还挂着一只廉价的背包;而出现在她面前的我呢,肯定是满眼困惑、疯疯癫癫——一个体形庞大、肌肉健硕、样貌不太聪明的二十七岁男子,俯身平躺在一块会飞的毯子上,我的脸差不多全被手帕和墨镜给遮掩了,短衬衫污秽不堪,被风高高吹起,背包缚在一个肩膀上,背心和裤子上满是沙子和尘垢。

女孩睁大眼睛,仔细辨认,但几秒钟过后,我便意识到,她是在辨认霍鹰飞毯,而不是我。

“上来!”我大叫道。披甲戴盔的人影在边上跑过,边跑边开火。其他影子在风暴中若隐若现。

女孩没搭理我,她转过身,似乎要去寻找刚才被她捶打的巨人。我注意到她的手流着血。“混蛋,”她大叫道,几乎要哭出来了,“那该死的混蛋。”

这是我从我们的弥赛亚那儿听见的第一句话。

“上来!”我再次叫道,从霍鹰飞毯上下来,打算抓住她。

伊妮娅转回身,第一次注视着我,对我说道——不知何故,声音竟在刺耳的沙暴声中清晰可闻。“把面罩摘掉。”

我兀然记起脸上还蒙着手帕,于是把它拉了下来,嘴里吐出的沙子就像是红色的烂泥。

女孩似乎心满意足,她走近了些,跳上毯子。现在,我们两人都坐在轻轻摆动的悬浮飞毯上——女孩在我身后,中间挤着我俩的背包。我重新拉起手帕,喊道:“抱紧我!”

她没理我,而是紧紧抓着飞毯的边缘。

我迟疑了片刻,拉起袖子,看了看腕表。还剩不到两分钟时间了,飞船即将按计划在时间要塞开始一触即离的表演。可此时,我连第三座穴冢的入口在哪儿都不知道——也许,在这混乱的大屠杀中,我永远也找不到它。仿佛是为了强调这一点,突然有一艘导轨圣甲虫勉力越过沙丘,差一点将我们碾压在了履带之下,它朝左转去,枪炮在朝东面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开火。

“抓紧!”我再次叫道,在飞毯上按了按,将状态设置于全速,同时慢慢往上升,在离谷前时刻注意着罗盘,专心朝北飞。我们可没时间去撞悬崖峭壁。

一块巨大的岩石侧翼在我们身下经过。“狮身人面像!”我回头对缩在身后的女孩喊道。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一评论是多么的愚蠢——她恰恰就是从那座墓冢中出来的。

我估摸着高度已达数百米,于是进入平飞状态,继续加速。偏转场在毯子周围出现,它将一部分空气截留下来,形成一个机舱,但即便如此,依旧有沙子在我们身边回旋。“在这么高的地方我们不会撞上什么……”我再一次回头喊道,但沙尘暴中,突然耸现出一艘掠行艇的影子,它正朝我们笔直飞来,我见状马上闭上了嘴,已经没时间做任何反应,但不知为什么,我却真的作出了无法想象的回应:我驾着飞毯迅速俯冲,速度飞快,幸好有密蔽场把我们维持在原位。掠行艇的模糊身影在我们头上擦过,距离不超过一米。渺小的霍鹰飞毯在那怪兽机器喷射出的左尾流中摇摆盘旋。

“真见鬼,”伊妮娅在身后说,“真他妈见鬼。”

这是我从我们未来的弥赛亚那儿听见的第二句话。

我重新进入平飞状态,从毯子边缘探过头窥视,试图弄清楚地面上发生的事情。飞得那么高太愚蠢,也太危险——此地每个战术传感器、探测器、雷达、目标成像器都必定在追踪我们。除了身后那刚刚经历的混乱局面,我还搞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他们还没朝我们开火。除非……我又回头望了一眼。女孩紧紧地靠在我的后面,遮着脸,不让螫人的沙子刺痛自己。

“你还好吗?”我叫道。

鲲`弩`小`说ku n Nu . c o m

她点点头,前额靠在我的背包上。我感觉她在哭泣,不过我吃不大准。

“我叫劳尔·安迪密恩。”我叫道。

“安迪密恩,”她说,扭过头。眼睛红红的,但是没有泪水,“嗯。”

“你是伊妮娅……”我止住口,想不出什么聪明的话语。继而看看罗盘,略微调整飞行方向,暗自希望我们的高度足够,可以飞越山谷对面的沙丘。但也没抱太大的希望。我抬起头,琢磨着,是否可以透过风暴看到飞船的等离子尾迹呢?但什么也看不到。

“是马丁叔叔派你来的。”女孩说。这不是一个问题。

“是的,”我回头喊道,“我们要去……啊,飞船……我已经安排好,让它在时间要塞等我们,不过我们晚了……”

一道闪电撕裂了右侧与我们相隔不到三十米的云朵,我和孩子都惊得缩了下身子。到今日,我还不知道那到底是闪电,还是谁在朝我们射击。在那无尽的日子里,我第一百次地咒骂起这块远古飞行装置的粗陋——竟然没有示速器,也没有高度计。偏转场外咆哮的暴风告诉我,我们正在全速前进,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参照点作为向导,唯有云帘在不断地变幻,但根本就不可能靠着它们来辨别方向。这跟在迷宫中疾驰一样糟糕可怕,但在那儿至少有自动驾驶程序可以依赖。而在此地,纵使有一整队的瑞士卫兵在追击我们,我也多么希望马上减速,因为笼头山脉的垂直峭壁就矗立在正前方的某处。以目前差不多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计算,我们会在六分钟内抵达山脉和要塞。在加速时我看过腕表,现在我又看了一眼。还剩四分半。我研究过地图,据它显示,沙漠在笼头山脉的峭壁前兀然止步。我会再加一分钟……

就在这时,众多事情同时发生了。

我们突然飞出了沙尘暴;不是它慢慢消失了,而是我们飞了出来,就像是从一块毯子底下钻了出来一样。就在此时,我注意到我们的方向有点偏下——要么是地面正在往上升——而我们马上就要撞上一块巨石,片刻之内。

伊妮娅惊叫起来。我没理她,双手用力拧了拧控制装置,从那块巨石上飞了过去,同时感到一阵强烈的重力加速度,将我们狠狠地按在霍鹰飞毯上,就在此时,我和孩子都发现,在我们正前方就是那面峭壁,距我们只有二十米,我们正笔直朝它飞去。来不及停下了。

我知道,从理论上讲,肖洛霍夫在设计霍鹰飞毯时,允许它垂直飞行,初始的密蔽场可以保护乘客——理论上讲,是保护他心爱的侄女——不让她从后面摔出去。理论上的说法。

现在,是时候检验理论了。

随着我们开始加速朝九十度垂直的方向爬升,伊妮娅的胳膊环绕住了我的上腹。飞毯将最后二十米的空间作为加速的起始路程,等到我们变得与地面垂直的时候,悬崖的花岗岩峭壁便来到了我们“身下”,离我们厘米之遥。出于本能,我用力探身向前,抓住毯子的坚硬前缘,做这些的时候也尽量不靠在飞控装置上。而伊妮娅,跟我一样出于本能,也探身向前,加大了她的熊抱之力,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被她压得都无法呼吸了,但飞毯正是在这几分钟内通过了悬崖的顶部。在攀爬期间,我尽量不往回看。如果一千多米的空旷深渊出现在我身下,也许会压垮我那过度操劳的神经。

我们来到了悬崖顶上——凿刻的台阶、岩石平台、笕嘴突然出现在眼前——我进入平飞状态。

沿着时间要塞东面的平台和露台,瑞士卫兵在此搭建了一系列的观测哨、侦察站、防空炮。要塞本身——从山脉的岩石中雕刻而出——阴森耸现在我们上方的一百多米高处,悬垂的角塔和高高的露台就在我们正上方。在那些平坦的区域,还有更多的瑞士卫兵。

但所有人都死了。他们的尸身依旧裹着无法穿透的冲击装甲,四肢摊开地躺在那儿,确凿无误地展现着死亡的姿势。有些堆在一起,四分五裂的尸身看上去就像是有一颗等离子弹在他们中间爆炸了。

但是,如果确实是等离子弹在那点距离下发生爆炸,圣神的护身装甲理应抵挡得了。而这些尸体竟然碎尸万段了。

“别看。”我回头叫道,同时放慢速度,在要塞的南端侧起毯子,转了个弯。为时已晚。伊妮娅眼睛圆睁,盯着这一切。

“该死的混蛋!”她又一次喊道。

“谁该死?”我问道,可就在此时,飞毯飞过要塞南端的花园区,我也同时看见了那里的景象。熊熊燃烧的圣甲虫和倾覆的掠行艇乱七八糟地堆弃在眼前的场景中。无数尸体被丢弃在那儿,就像一个凶残的小孩将玩具七零八落地丢得满地都是。一把带电粒子切枪武器(它射出的光束可达低层轨道)正四分五裂地躺在观赏树篱边,熊熊燃烧着。

中央喷泉上方六十米处,领事的飞船拖着蓝色的等离子尾盘旋着。蒸汽从其周遭涌出,似巨浪翻腾。贝提克站在敞开的气闸门前,招手示意我们上来。

我朝气闸门笔直飞去,快到令机器人贝提克不得不跳到一旁,而我们刹车不及,一头飞进了亮堂堂的走廊中。

“走!”我喊道,但或许是贝提克早已下达了命令,又或者是飞船根本就无须命令。飞船开始加速,多亏了惯性补偿器,我们才不至于被碾成肉冻,但是在这里能听见聚变反作用器的咆哮,听见船壳外大气的啸叫,与此同时,领事的太空飞船爬出了海伯利安,又一次进入了太空。两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