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9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索亚神父舰长睁眼醒来,感受到来自“拉斐尔”号重生龛那熟悉的暖意。熬过起初那无法避免的困惑和迷茫之后,他从封闭的躺椅中起身,赤身裸体飘向指挥控制台。

一切如期运行:飞船已经进入天龙星七号的轨道——透过指挥控制台的窗户朝外望去,这颗星球俨然一个白得煞眼的球体;制动点火装置处于最佳状态;另外三口重生龛即将重新唤醒它们装载的贵重的人类货物,在他们完全恢复力气前,内部场都将设置为零重力,温度和空气也调到最适合刚苏醒的状态,飞船处在与星球相对静止的轨道。新生的神父舰长下达了他的第一条指令——命令飞船为所有人在军官室内调好咖啡。通常,他重生之后首先会想到的都是他的咖啡杯,它置于图表桌内(也就是军官室的那张桌子)的凹处,里面盛满热热的黑色饮品。

然后,德索亚注意到飞船电脑正闪烁着指示灯,表示有一条重要信息。他在佩森星系尚还清醒时,并没有接到任何信息,而且,似乎不大可能有人会在这个偏远的前殖民地星系找到他们。圣神还没有进驻天龙星星系——至多也就是传送中的火炬舰船,会在星系内的三座巨型蒸汽行星上补给氢燃料。他简短地查询了飞船电脑,证实在这三天减速进入轨道的时间里,没有其他飞船和他们有过接触。同时还得到确证,下面这颗星球没有传教团,且传教士上一次抵达此地,都是五十多标准年前的事了。

德索亚播放消息。那是经由圣神舰队发来的教皇权级令。依据显示代码,消息是“拉斐尔”号在佩森空域时,进入量子状态的零点零一秒前收到的。很简略的纯文本信息——陛下撤销去天龙星七号的成命。搜捕队的新目标区:神林。立刻前往那里。卢杜萨美和马卢辛授权。消息完毕。

德索亚叹了口气。这趟旅程,所有人的死亡与重生,都白费了。好一阵子,神父舰长一动也不动,只是赤着身子僵坐在指挥座上,望着头顶那颗填满了弧形窗户的冰冻星球那耀眼的白色边缘,陷入沉思。然后他又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离开去洗浴,走过军官室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准备喝上一口咖啡。他一面往浴室的控制面板上敲命令——针型喷雾,他最喜欢的热度——一面伸手去够咖啡杯。然后他想起要去找几件浴袍,这儿已经不再是清一色男人的舱室了。

突然,德索亚愣住了,心里有些恼怒。伸出的手没有碰到咖啡杯的杯把,有人动过凹处中的杯子。

他们的新成员,拉达曼斯·尼弥斯下士,是最后一个离开重生龛的。她从龛具中走出,跃向浴室(同时也是更衣室),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挪开了视线,但“拉斐尔”号内部拥挤不堪的指挥用透明罩有很多反光面,于是每人都瞥到了矮小女人结实的身体、苍白的皮肤和瘦小的双乳间青紫色的十字形。

尼弥斯下士来到他们身边,开始实行圣餐礼。众人啜着咖啡,此时内部能量场逐渐增加到一点六倍重力,她看上去有些迷糊,身体绵软无力。

“第一次重生?”德索亚轻声问道。

下士点点头。她的头发很黑,剪得很短,刘海柔柔地贴在苍白的额头上。

“祝你早日习惯。”神父舰长说着,“虽然实际上,每一次苏醒都和第一次差不多……艰难而又痛快。”

尼弥斯啜着咖啡,在微重力下,她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红黑相间的制服衬得她的皮肤更加苍白。

🌲 鲲#弩#小#说# ku n Nu # co m

“我们不是应该马上出发去神林星系吗?”她试探地问道。

“很快就出发。”德索亚神父舰长答道,“我已经命令‘拉斐尔’号在十五分钟内离开这条轨道。我们将以两倍重力加速度行进到最近的跃迁点,在回到重生龛躺椅上前,还可以休息几个小时。”

尼弥斯下士不禁微微有点发抖,似乎是想到又将经历一次这番痛苦。她像是急于要转移话题,在瞥了眼填满窗户和视屏上耀眼的行星边缘后,说道:“都封冻成这样了,怎么会有人在河上前进呢?”

“我想,河是在冰下。”格列高利亚斯中士说道。这名高大的士兵一直仔细地打量尼弥斯。“这些其实是自陨落以来再度冻结的大气,特提斯河一定在冰下流淌。”

尼弥斯下士惊讶地扬起一条深色的眉毛。“神林又是什么样的?”

“你不知道吗?”格列高利亚斯问,“我还以为圣神的所有人都听说过神林呢。”

尼弥斯摇摇头。“我是在希望星上长大的,那是颗农业和渔牧星球,那儿的人对其他地方都不太感兴趣,不了解圣神的其他星球……也没听过环网时代的那些传说。我们大多数人都一直靠着土地或海洋勉力维持着生计。”

“神林是古老的圣徒星球。”德索亚神父舰长说着,把咖啡杯放进图表桌内的凹处,“它曾经是个美丽的星球,可惜在陨落前的驱逐者入侵中,被烧得面目全非了。”

“对。”格列高利亚斯中士点点头,“圣徒的缪尔兄弟会是一种崇拜自然的异教徒。他们把神林改造成了一个森林星球——那些树木比旧地的红杉和美洲杉都还要高,还要美丽。圣徒生活在那儿,一共两千多万人——他们在美丽的树上建造了城市和平台。但他们在战争中站到了错误的一方……”

尼弥斯下士正啜着咖啡,她抬起头来。“你是说他们站在了驱逐者那一方?”听她的语气,似乎对这个念头相当震惊。

“正是,姑娘。”格列高利亚斯说,“可能是因为当时,他们拥有可以航空的树……”

尼弥斯笑了,声音短促而尖厉。

“他是说真的。”纪下士说道,“圣徒用尔格——毕宿五产的一种能够束缚能量的生物——将那些树密封在九级密蔽场内,并装备了星系内核反应驱动。他们甚至拥有合格的霍金驱动器,能进行星际飞行。”

“会飞的树。”尼弥斯下士说着,又刺耳地笑出声来。

“对他们的忠心,驱逐者给予的回报却是派了一队游群去攻击神林,于是一些圣徒驾着这些树飞走了。”格列高利亚斯继续道,“可大多数树都被烧毁了……这颗星球的大部分地方也是一样。据说,整整一个世纪来,这个星球的大多数地方都只剩余灰。烟云还创造出了核冬效应。”

“核冬?”尼弥斯问。

德索亚仔细地观察着年轻女人,心里思量着,为什么一个这么幼稚的人,会在特殊使命中被选中授予教皇触显。是不是因为在必要时刻,杀手的天真也是其力量的一部分?

“下士,”他发话了,对女人说道,“你说你是在希望星上长大的……有没有参加过那里的地方志愿军?”

她摇摇头。“我直接进入了圣神军队,神父舰长。闹了土豆饥荒……征兵人员说可以进行外世界旅行……于是,嗯……”

“你在哪里服役?”格列高利亚斯问。

“只是在自由岛接受了训练。”尼弥斯说。

格列高利亚斯支起手肘凑向前。一点六倍重力让人更倾向于坐着。“哪一旅?”

“二十三旅。”女人说道,“六团。”

“尖啸之鹰。”纪下士说,“我有个朋友,是个女的,也被调到了那儿。你的指挥官是不是科尔曼?”

尼弥斯又摇摇头。“我到那里的时候,指挥官是蒂灵。我在那儿只待了十个当地月……啊……我想,大约是八个半标准月。我是作为综合战斗专家训练的,后来他们招募志愿者参加第一军……”她声音逐渐变小,似乎这是机密信息。

格列高利亚斯抓抓下巴。“奇怪,我没听说过部队里有这支队伍。可军队里的秘密,时间一长总会传出去。嗯,你在这支……第一军里训练了多久?”

尼弥斯直勾勾地望了一眼大块头。“两个标准年,中士。那一直是机密……直到现在。我们大部分的训练都是在李三和兰伯特星环的领土。”

“兰伯特。”大块头中士沉吟道,“那么你接受过应有的低重力和零重力训练。”

“比我应接受的还多。”拉曼达斯·尼弥斯下士淡淡一笑,确认道,“在兰伯特星环时,我们曾在佩里格林的特洛伊星丛训练了五个月。”

德索亚神父舰长觉察到闲聊突然变成了审问。他不希望新船员因为他们的问题而感觉受到了攻击,可他和纪下士与格列高利亚斯一样好奇满满。另外,他还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么说,这个第一军的职能非常类似于海兵?”他说,“舰对舰的战斗?”

尼弥斯摇摇头。“不,不……舰长。不只是零重力条件下的舰对舰战斗战术那么简单。编组第一军的主要目的,是要向敌人宣战。”

“什么意思,下士?”神父舰长轻声问,“我在舰队这么多年了,百分之九十的战场都位于驱逐者领域。”

“对。”尼弥斯说着,脸上又浮起淡淡的笑容,“但你们总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舰队行为。而第一军将会真正占领这些地方。”

“但大多数的驱逐者领域都是在太空中!”纪说道,“小行星,环轨森林,乃至外层空间……”

“完全正确。”尼弥斯说着,脸上依然挂着微笑,“第一军将会在他们的土地上与之作战……即便是太空,也奉陪到底。”

格列高利亚斯瞥见了德索亚的目光,它仿佛在说,别再问了,但中士摇摇头,继续道:“嗯,我不明白这些自吹自擂的军团士兵要怎样学会——并且完成——瑞士卫兵在十六个世纪以来都无法办到的事。”

德索亚飘起身。“两分钟后开始加速,咱们回到各自的躺椅上去。在进入跃迁点前,我们再来谈谈神林和那儿的任务。”

在以光速进入星系后,“拉斐尔”号在两百倍重力下花了几乎十一个小时进行制动减速,才终于刹住了车,不过,计算机已经定位出一个足以传送到神林星系的跃迁点,那里离天龙星七号只有三千五百万公里。飞船可以从容地以一倍重力加速,并于大约二十五小时后到达那里,但德索亚命令它以两倍重力、用六个小时离开星球重力井,之后再增加能量开启能量场,以一百倍重力、用一小时时间完成最后的冲刺。

能量场启动后,这队人马将神林的最终安排检查了一遍——首先是三天的重生时间,接着由格列高利亚斯中士领导地面小组调度登陆飞船,继而监督该地五十八公里长的特提斯河段,最后准备捕获伊妮娅和她的同党。

“经过这么多事之后,为什么陛下开始为我们指引搜寻之路了?”他们向重生龛移去时,纪下士问道。

“神启。”德索亚神父舰长说道,“好嘞……大家都躺好,我来检查仪表。”

在传送前的最后几分钟里,他们通常都会关闭重生龛,只留下舰长在外面站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