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55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尼弥斯度过了一个漫长而无聊的下午。她打了几小时的盹,突然隐约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分子移换扰动,上游约十五公里外的远距传送门被激活,于是她醒了,顺着岩石往上爬了几米,躲在一堆杂乱的灌木之后,等待着下一幕剧的开演。

下一幕,她想,将是场轻喜剧。她已经欣赏完河中奋力扑打手臂的场景,营救人造人——嗯,应该是少了一根人造手臂的人造人——的笨拙表演,然后是伯劳奇怪的登场,这给她平添了几番趣味。当然,她早就知道伯劳在附近,因为它穿过闭联时空时移换产生的震颤,与传送门的激活颇为相似。她甚至还移变进入快时间,看着它涉入河水中,在那群人的面前扮演一个妖怪。这让她有些迷茫:那老掉牙的怪物在干吗?是保护人类不踏入她的蠼螋陷阱,还是像一只听话的小牧羊犬一样,把它们赶回她身边?尼弥斯知道,要获得答案,首先得搞清楚,是什么势力把这个浑身刀刃的怪物送上这趟旅程的。

但这无关紧要。内核认为,制造伯劳并派它回到过去的,是早期处于萌芽中的终极智能。众所周知,伯劳的使命失败了,在遥远的未来,在羽翼初成的人类终极智能和日渐成熟的机器上帝间的战争中,伯劳还会再度被击败。不管事实如何,伯劳都是一个失败品,在这趟旅程无足轻重。尼弥斯对这怪物唯一的兴趣,就是可以将它作为对手,带给她一点小小的刺激,但这希望正慢慢落空。

现在,望着两个精疲力竭的人类和陷入昏迷的机器人躺在草地上,她开始厌倦自己的消极旁观。于是,她用力把标本袋往腰带里掖了掖,又把狮身人面陷阱卡片滑入手腕上的粘扣腕带,慢悠悠走下岩石,来到草地上。

年轻男子,劳尔,正单膝跪地,调整一个低能量激光器。尼弥斯忍不住笑了。“你不会想用这玩意来对付我吧,啊?”她说。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举起激光器。尼弥斯想,如果他真敢把激光器射在她身上,毫无疑问,是想射瞎她的眼睛,那么,她就马上进行相移,把这东西捅进他的身体,穿过结肠,直塞入大肠,甚至还不用把光束关掉。

这是伊妮娅和她的第一次会面。尼弥斯能看出,为什么内核会对这个小毛孩的潜力感到不安——“缔结的虚空”的接入元素闪着微光,如静电一般绕在女孩周围。但尼弥斯也看到,要灵活运用该领域的能力,这姑娘还有很多年的路要走。这出《狂飙突进》[1],这十万火急的迫切要求,其实都是徒然。这个人类女孩不仅在力量上还不成熟,对于它们真正的意义,她也不甚明了。

[1]源自弗雷德里克·麦克西米兰·冯·克林格(1752-1831)的一部戏剧。

尼弥斯意识到自己心里隐藏着几许焦虑,女孩有可能在最后的几秒钟内给她摆出难题,或许会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接入虚空界面,搞出一大堆麻烦。但她很快意识到,担心是一个错误,不过,她随即感到一阵失望,这倒有些奇怪。“唉,看来没我想象得那么有趣啊。”她大声说着,向前踏了一步。

“你到底想要什么?”年轻的劳尔问道,挣扎着站起身。尼弥斯看得出来,男子把朋友们从河里拉上岸后,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

“我不从你身上要求什么,”她从容地说,“你那就快见阎王的蓝皮朋友身上,也没有我要的东西。至于伊妮娅么,我只想和她聊上两句。”尼弥斯朝附近撒满克雷默地雷的树丛点点头。“为什么不带上你的哥连,到树林里去等着?过一会这丫头就会来找你们。我只想跟她说几句悄悄话,然后就把她还给你。”她又朝前走了一步。

“退后。”劳尔一面大叫,一面举起小小的手电激光器。

尼弥斯举起双手,似乎是害怕了。“嘿,伙计,别开枪。”她说道。但就算激光器发出的安培数是它实际的一万倍,尼弥斯也不会担心。

“退后。”劳尔继续道,拇指搭上了开关按钮。那玩具激光器瞄向了尼弥斯的眼睛。

“得,得。”尼弥斯说着,后退了一步,然后相移成一个银光闪闪的人形,仿佛表面被涂了一层铬。

“劳尔!”伊妮娅大喊。

尼弥斯腻了。她转换入快时间,眼前的场景刹那间定格了,伊妮娅大张着嘴,还在说话,但空气中却没有丝毫振动。奔流的河水也停滞了,似乎是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快门拍下的一张照片,一粒粒水花正悬在空中。劳尔的下巴正滴着水,一滴水珠悬停在其下一毫米处,纹丝不动。

尼弥斯大步跨过,从劳尔手中拿过手电激光器。她很想将早先的那个念头付诸现实,之后再退回慢时间,看看每个人的反应。但她从眼角瞥见了伊妮娅——女孩的小手依旧紧紧握着拳头。尼弥斯意识到,办正事要紧,稍后再陪他们好好玩玩。

她退出相移形态,从腰带间取下标本袋,然后再度移换,走到蹲在地上的女孩跟前,袋子打开拿在左手,就像提着个篮子在女孩的下巴接着,等待头颅滚落。然后,她又相移了左手和前臂,手缘顿时变得坚如金铁,成了一片刀刃,锋利程度和依然悬挂在河上的单纤丝网不相上下。

尼弥斯躲在银铬面罩后微笑。“别了……丫头。”她说道。这三人还在上游好几公里之外时,她就已经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了这个称呼。

她那刀刃般锋利的小臂挥砍而下。

“搞什么鬼玩意?”纪下士大吼,“什么都看不见。”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安静。”德索亚命令道。两人都坐在指挥座椅上,倾身注视着望远镜监视器。

“尼弥斯变得……我不知该怎么讲……金属化了,”纪下士一面说,一面观望着下方的一幕幕场景,同时又在嵌盒里把视频放了一遍,“然后就消失了。”

“雷达上无法探测到她,”德索亚说着,敲入另一个搜索模式,“红外线也没有显示……但相邻区域的环境温度上升了将近十摄氏度,且高度电离。”

“小型暴风云团?”纪下士困惑地问道。没等德索亚回答,纪又指向监视器,“怎么回事?那孩子跌倒了。那男的好像出什么事了……”

“那是劳尔·安迪密恩。”德索亚说着,试图提高监视器的图像质量。不断升高的热量和大气的扰动使得图像泛起波纹和雪花,电脑尽了最大努力来稳定,但依旧很不清晰。“拉斐尔”号正处在神林的假定海平面上方,高度低至仅二百八十公里,使得它得花上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保持同步轨道,也让它疑心浩瀚的大气层让它本已过热的船体更加滚烫了。

德索亚神父舰长看清楚了一切,立即做出决定。“停止一切飞船活动,维生系统降至最低水平,转移所有能量,”他命令道,“聚变核心提升到百分之一百一十五,撤销前部偏转防护场。能量转至战术用途。”

“这不明智——”传来飞船的声音。

“超驰所有的语声响应和安全协议,”德索亚厉声叫道,“优先代码德耳塔9920。教皇触显超驰……好。读数确认。”

显示器屏幕现在满是一列列的数据,叠加在地面上那个时刻变换的影像之上。纪下士瞪大双眼注视着。“老天爷,”下士低声嗫嚅着,“上帝啊!”

“对了。”德索亚低声说道,看着屏幕上除视频监控和战术监控之外,所有系统的能量供应都被划掉了。

此时,地表的爆炸开始了。

那女人突然变成了一团银色的朦胧物体,我刚感受到视网膜上的影像,在眨眼的刹那间,手里的手电激光器便不翼而飞。空气变得极热。伊妮娅两旁的空气一片迷蒙,似乎被扭打的两道身影填满了——六条手臂,四条腿,挥舞的刀刃。我马上向女孩跳过去,但心中明白,不论我想做什么都来不及。可是,令人惊奇的是,我竟然真的碰到了她,我把她扑倒在地,翻滚着逃离那一团热空气和模糊的混战。

医疗包的警报忽然炸响,犹如指甲在刮擦石板——这声音实在不容忽视,它在发出警告,贝提克就快离开我们了。我用身体护着伊妮娅,拉着她往贝提克的方向爬去。就在这时,身后的树林猛地炸开了。

尼弥斯挥下手臂,本以为会毫无感觉地切过肌肉和椎骨,但利刃却猛地撞上什么东西,她震惊了。

尼弥斯低头一看。相移手掌那锐利的边缘被两只插满刀刃的手牢牢握住,而前臂又被另外两只如解剖刀般锋利的手抓着。伯劳庞大的身形逐渐逼近,下部身躯的刀刃差一点就要刺入女孩面部,而那女孩依旧纹丝不动。怪物的双眼闪着红光。

尼弥斯一时被吓住了,心下感到十分恼怒,但没有惊慌。她抽回手,往后一跳。

周围的场景还和一秒钟之前完全一样——河流定格不动,劳尔·安迪密恩空空如也的手还向外伸着,做出要按下激光器发射按钮的动作,垂死的机器人倒在地上,医疗包指示灯的闪烁也定住了。唯一不同的是,女孩现在被伯劳巨大的身体挡在了背后。

尼弥斯在银铬面具背后偷笑。她先前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女孩的脖子上,没有注意到这笨拙的怪物也以快时间移动过来,挡在她身前。这个失误她可不会再犯。

“你要抓她?”尼弥斯说,“你也是被派来杀她的?请便……不过先等我拿到她的脑袋再说。”

伯劳收回手臂,在孩子身旁踱起步来,它身上的荆棘和膝盖上的刀刃擦过她的双眼,距离不到一厘米。然后伯劳叉开双腿,站在尼弥斯和伊妮娅中间。

“哦,”尼弥斯说,“原来你不要她?那我就自个带她回去。”尼弥斯的动作比快时间还快上几分,她佯装往左,却迂回至右,之后旋身而下。幸好周围空间都因时间转换而扭曲,不然的话,猛烈的音爆会将方圆几公里内的一切全部震碎。

伯劳挡住了一击。铬面上迸出火星,火花刺入地面。那怪物立即还击,但尼弥斯在一纳秒间就瞬移开了,于是它砍了个空。她绕到伯劳身后,对准女孩的背一拳砸去,那力道足以砸断女孩的背脊,把它和心脏一起从胸腔中轰飞出去。

伯劳一挡,突袭便偏了方向,反而是尼弥斯被轰飞了。铬面的女人被抛出三十米远,掉入树丛,枝叶树干被悉数砸碎,那些碎裂的枝丫在她离开过后,都还悬在半空。伯劳以快时间紧随其后,进入树丛。

尼弥斯砸落在一块岩石上,那块坚硬的石头被撞出一个五厘米深的凹槽。伯劳朝她疾走而来,她感觉到它正转换回慢时间,于是也跟着转换,回到嘈杂喧嚣的时空。树木啪的一声折断,裂开,烈焰升腾。微型克莱莫地雷虽没有感觉到心跳,也没有感应到呼吸,却察觉到了压力,于是朝压力源跳去,上百颗地雷发生连锁爆炸,形成的冲击波将尼弥斯和伯劳往同一个方向推去,犹如老式内向爆炸的铀弹炸开成了两半。

伯劳胸膛上挺着一把长长的弯刀。尼弥斯听过无数关于这怪物的故事,它刺穿牺牲品,然后把它们挂在痛苦之树更加长的棘刺上。她听后毫不动容。随着两人被周遭爆炸的冲击波推向一处,尼弥斯利用移换场扭弯了伯劳胸前的荆棘,将它刺入伯劳的身躯。怪物那蒸汽铲状的下巴轰然打开,大声咆哮,超声波重重涌来。尼弥斯的臂刃挥向它的脖子,将它抛入十五米外的河水中。

她不再理会伯劳,径直走向伊妮娅和她的同伴。劳尔已经飞身护住了女孩。多么感人啊,尼弥斯想着,马上相移进入快时间,于是,她所站立的这个爆炸绽放的中心,就连升腾的团团橘色火焰也瞬间冻结了。

她疾步穿过冲击波形成的半固态墙面,中途突然加快脚步,跑向女孩和她的同伴。她要切下两人的头颅,女孩的交给上级,而男子的则留作纪念。

尼弥斯距那丫头还不到一米远时,伯劳从河水形成的云雾中出现,从左侧展开突然袭击。她挥舞的手臂距两颗头颅只有几厘米时,突然被挡开。接着她同伯劳扭打着滚离河岸,草皮被切碎,岩床突露,树木断裂,最后撞入另一堵岩墙。伯劳张开巨大的下颚,牙齿紧咬住尼弥斯的喉咙,甲胄上火花四溅。

“你……他妈……真是……开……玩笑。”她在移换面具背后大喘粗气,她今天的计划,可不包括被一个能转换时间的过时怪物咬死。死咬住尼弥斯喉咙的两排牙齿同防护面撞击,迸溅出火星和电光,她的手相移成刀刃,一把插入伯劳的胸膛,她感觉到四支手指刺穿了铠装和甲胄,尼弥斯咧嘴笑了,顺势抓住一把内脏,把它们拖出来,希望能够破坏几处关键器官,不管是什么,又有多么恶心,可扯下的只有一把刺线肌腱和甲胄碎片。伯劳蹒跚着退后,四只手臂挥舞着,好似四把镰刀。它巨大的下颚还动个不停,似乎那怪物不相信竟没能把到手的猎物嚼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