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38.无拘无束的梦 · 1

[爱尔兰]W.B.叶芝2019年04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那个听说过梅芙和榛树枝的朋友,有一天去访问救济院。她发觉那儿的老人们衣不蔽体,处境悲惨。“就像冬天的苍蝇,”她形容道。不过,他们一聊起天,就忘掉了寒冷。有个刚刚离开他们的老人,曾经在一个山寨里和仙人们玩过牌,据说后者玩牌时“非常公平”。还有一个老人曾经有个晚上见过一只中了魔法的黑猪。我的朋友还听到两个老人就拉夫特里和卡拉南[1]这两个诗人谁更优秀而争论不休。一个形容拉夫特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的诗歌传遍全世界。我记得很清楚。他的声音像风儿一样动听。”另一个则确信,“你要是听到卡拉南吟诗,哪怕站在雪地里也不愿挪窝。”这时,有个老头给我的朋友讲起故事,所有人都兴趣盎然地听着,时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我打算照原样复述这个故事,它属于那种古老的随心所欲地讲述的放肆故事,在生活只剩下原始而质朴的元素的地方,这些故事能给穷人和困苦之人带来欢乐。它们讲述的是一个一切都无关紧要的年代,即便你被杀死,只要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就总会有人用魔棒一点,让你又起死回生,要是你是个王子,模样恰好长得和你弟弟一样,那么你就有可能同他的王妃上床,后果仅仅是一场小小的吵架。我们也一样,如果我们也是这样弱小、穷困,处处遭厄运威胁,那么只要蠢人们别来干扰我们,我们就能回想起所有这些古老的梦,它们充满如此强大的力量,足以让世界暂时卸下肩头的重担。

[1] 杰里米·约瑟夫·卡拉南(1795—1829),爱尔兰著名民族诗人。——译注

从前有一个国王,因为没有子嗣,非常烦恼。最后,他跑去和首席顾问商量。首席顾问说,“只要照我说的做,这问题便迎刃而解。你派个人,”他吩咐,“叫他去某某地方,抓一条鱼来。鱼来了以后,交给王后,你的夫人,让她吃掉。”

国王便照着做,鱼抓来了,带进王宫。国王把鱼交给厨娘,命令她把鱼放到火上烤,不过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让哪怕一处鱼皮翻卷、迸出油滴。在火上烤鱼是不可能一处鱼皮也不翻卷出油的,所以,鱼皮上最后还是有一处破损了。厨娘用手指按上去,把它压压平,把发烫的手指伸进嘴里吮了吮,这样她便尝到了鱼的味道。然后,鱼送到王后那里,她吃掉鱼肉,把剩下的部分扔进院子。院子里关了一匹母马和一只灰狗,它们把剩下的鱼骨头吃掉了。

一年不到,王后就生了个儿子,厨娘也生了个儿子,母马生了两只马驹,灰狗生了两只小狗。

两个儿子被送到一处地方让人养大。他们回到王宫后,人们发现这两个儿子模样非常相像,没人能分辨出哪个是王后的儿子,哪个是厨娘的儿子。王后对此非常恼怒,她找到顾问命令道,“告诉我怎么分辨哪个是我的儿子,我可不想给厨娘的儿子提供和王子一样的吃食。”首席顾问说,“这容易得很。你站在他们要进来的那个门口,他们看到你的时候,是你儿子的那个会鞠躬,而厨娘的儿子只会冲你笑笑。”

她便这么做了,她的亲儿子鞠了个躬,仆人们便在他身上做了个标记,这样她以后就能认出他了。当他们一起坐下来吃晚饭时,她对厨娘的儿子杰克吩咐道,“现在,你该滚出去了,因为你不是我儿子。”她的亲儿子,我们就管他叫比尔吧,央求道,“不要赶他走吧,我们难道不是兄弟吗?”可是杰克却说,“我要是知道这所房子不是我亲生父母的,我早就不会呆在这里了。”不管比尔怎么挽留他,他都不肯回头。离开之前,他和比尔一起站在花园的井边。他对比尔说,“如果我遇到不测,井水顶上那层便会变成血水,下层会变成蜜水。”

他离开的时候,带上了吃了鱼的母狗和母马生下的小狗和马驹各一样,他身后的风怎么也赶不上他,而他却赶上了他前面的风。他走啊走,直到来到一个织布匠的家,他请求织布匠给他地方住,后者就让他住下。然后他又走啊走,直到来到一个国王的家。他站在门口问,“国王需要一名仆人吗?”“我所需要的,”国王说,“只是一个每天早晨把母牛赶进田野,晚上带它们回来挤奶的小伙子。”“我愿意做这事,”杰克表示;国王便雇用了他。

早晨,杰克同24头母牛一道出发,人们指定他放牛的地方一根草也没有,只有石头。杰克便四处寻找更好的水草。他找到一片有丰茂青草的田野,这田野是一个巨人的。杰克把围墙敲掉一小块,把牛赶进田野。他自己爬上一棵苹果树,吃起苹果来。很快,巨人来到田野。“哇呀呀,”他嚎叫道,“我闻到爱尔兰人的血味儿了。我看到你在哪里了,在树上哩。”他说,“你一口吃嫌大,两口吃又嫌小,我不知道怎么吃你才好,我看还是把你磨成粉,做鼻烟算了。”“你既然这么强壮,干嘛不发发仁慈放过我,”杰克躲在树上说。“滚下来,你这矮人。”巨人命令他,“不然我就把你和这树一道撕成碎片。”杰克便爬下树来。“你们宁愿把鲜红滚烫的刀子,戳进彼此的心脏,”巨人问,“还是宁愿在鲜红滚热的石板上彼此交战?”“在我的家乡,我们总是在鲜红滚热的石板上交战来着,”杰克说。“你的脏脚将会陷下去,我的脚却会浮上来。”他们便开始这样打仗。他们把软的地面踩硬,又把硬的地面踩软,他们在绿色的石板上踩出许多喷泉。他们这样打了一整天,谁也没有占上风,最后一只小鸟飞来,站在树枝上提醒杰克,“如果你日落前不结果他,他就会结果你。”杰克便使出浑身劲,把巨人按倒在膝盖上。“饶命啊,”巨人央求道,“我给你三个了不起的礼物好了。”“是什么?”杰克问。“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一件穿上以后就没人能看见你,你却能看见别人的衣服,一双能让你跑得比风还快的鞋子。”“它们在哪里?”杰克问。“在山上你能看到的那个红门里面。”杰克便去取了这三件东西来。“我到哪儿试剑才好呢?”他思忖。巨人建议他说,“用它砍那个难看的黑树桩好了。”可是杰克却说,“我觉得没什么比你的脑袋更黑、更难看的了。”话音未落,他用力挥剑,把巨人的脑袋砍飞到半空中。脑袋掉下来的时候,他用剑迎上去,顿时把它削成两半。“你该庆幸我没有再回到身体上,”脑袋说,“不然你再也不可能把我砍下。”“我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杰克说。随后他把隐身衣取走。

晚上,他顺利地把牛群带回王宫,所有人都对那天晚上母牛惊人的产奶量感到惊奇。国王和女儿,也就是公主,还有别人一起吃晚饭时说,“我想,今天晚上我只听到远处传来的两声吼叫,而不是三声。”

第二天早晨,杰克又赶着牛群出发。他看到又一片丰茂草地。他把墙敲掉一块,把牛赶进去。一切都和昨天发生的一样。不过,这回来的巨人有两个头。他们打起架来。小鸟和上次一样,飞来提醒杰克。杰克把巨人打倒后,巨人央求道,“饶命,我会把我最好的东西给你。”“是什么?”杰克问。“是一件衣服,你穿上它,别人就看不见你,你却能看见别人。”“它在哪儿?”杰克问。“在山上的小红门里。”杰克便去取出衣服。他把巨人的两个脑袋都砍下来,用剑接住它们,分别又砍成两半。它们都说,他应该庆幸它们没找到机会再回到身体上。

那天晚上,母牛回家后,产下数量惊人的奶,所有能找到的容器都装满了。

早上,杰克又出发了,一切都和昨天一样,这次的巨人有四个脑袋,本克把它们砍成了八块。巨人告诉他到山边一扇蓝色的门里,他从那里取到一双鞋子,穿上以后,跑得比风还快。

那天晚上,母牛产的奶把所有容器都装满还有剩余,多余的奶被送给佃户和过路的穷人,送不掉的则从窗户里倒出去。我那会儿正好路过那里,所以也喝到一杯。

那天晚上,国王问杰克,“为什么这几天母牛产奶量这么大?你是不是带它们到别的牧场去了?”“没有,”杰克回答,“不过我有一根好树枝,不管什么时候它们停下来或者躺下,我就拼命打它们,它们就跳起来,跳过矮墙、石块和沟渠;这样母牛就能产下很多奶。”

那天晚上吃晚饭时,国王说,“我一声吼叫也没有听见。”

第二天早上,国王和公主在窗子里观察杰克到田野后都干了些什么。杰克知道他们在偷看,便找根树枝,驱赶起母牛。母牛跳过矮墙、石块和沟渠。“看来杰克没有撒谎,”国王信以为真。

这时,有一条大蛇,每七年出来一次,每次都要吃掉一个国王的女儿,除非她能找到一些优秀的男人为她作战。这次,轮到公主被送给大蛇。国王偷偷地供养了一个打手整整七年,可以想见这打手装备精良,做好了与大蛇作战的准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