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章 小山上奇怪的壕沟

C.S.刘易斯2017年10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可否认,天气真够恶劣的。头顶上,天空没有太阳,乌云密布,像要下雪;脚下,一层黑霜,一阵风吹来,让人觉得身上的皮都刮掉了。等他们下来,走到平原上,才发现那条古道的这一段比他们以前所见过的毁损得更厉害。他们不得不在断裂的大石头上和卵石之间,以及碎石堆上挑着道儿走。脚痛,路更难走。而且,不管他们有多累,因为天太冷都不能停下歇会儿。

大约十点左右,第一阵小雪花慢慢飘下来了,正落在吉尔的手臂上。十分钟以后,雪就密密麻麻漫天飞舞。过了二十分钟,大地明显成了银白世界。过了半小时,来了一场持续不断的暴风雪,看样子要下个一整天,暴风雪扑面而来,他们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为了弄清接下来发生的事,你们一定要记住,他们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当他们走近低矮的小山时,那座小山把昨天晚上窗户亮着灯的那地方挡住了,所以他们一点也看不见。只看得见前面几步路的地方,即使这么着,也还得眯起眼睛。不用说,他们大家都不说话。$

等他们到达山脚下,他们往两边那些可能是岩石的东西看了一眼——仔细瞧瞧的话,就知道这是近似方形的岩石,但谁也没好好看。大家更关心的是正前方挡住他们路的那块突出的石头。约有四英尺高。沼泽怪腿长,毫不费力就跳了上去,接着就帮另外两个上来。对他们两个来说,爬上去弄得湿漉漉可真够呛,因为那块石头上的积雪已经很深了,不过沼泽怪倒不当一回事。后来他们又在崎岖不平的地上往上爬了大约一百码——吉尔还摔下来一回——才爬上第二块突出的石头。一共有四块这种石头,距离都不相等。,

他们好不容易才爬上了第四块石头,事实摆明他们这会儿已经在这扁平的小山顶上了。到现在为止,那山坡总算给了他们个避风的地方;在这儿,他们可领教了暴风的威力。说也奇怪,这座小山顶上居然相当平坦,就跟在远处看时一样。暴风就在这一大片高地上无遮无拦地呼啸而过。多半地方仍然不大有积雪,因为风不断把雪卷离地面,成片成团地抛到他们脸上。还有一股股风雪交加的小旋涡在他们脚边打转转,就像有时候看到暴风雪刮过冰上那样。而多地方的表面确实也像冰一样光溜溜。但更糟的是,这地方还布满了纵横交错、奇奇怪怪的堤坝,把这地方分割成一块块正方形和长方形。所有这些堤坝当然都要爬上去,高度从二英尺到五英尺不等,厚度也有两三码。每道堤坝的北侧都已积起厚厚的雪;每爬过一道堤坝,就陷到积雪里,弄得浑身湿漉漉。

吉尔拉起风帽,低着头,麻木的双手藏在斗篷里,一路挣扎着向前,她在这可怕的高地上还看见了其他一些古怪的东西。她右边那些东西看上去隐约像是工厂的烟囱,她左边有一大块悬崖比任何悬崖都陡直。但她丝毫不感兴趣,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她只想一件事,就是她那双冰凉的手(还有冰凉的鼻子、下巴和耳朵),还想到哈方的热水澡和床。

突然她脚下一滑,就此滑出去约有五英尺,她发现自己滑进了一个又黑又狭的坑,不由吓得半死。这坑似乎刚刚出现在她眼前,转眼间,她已滑到底了。她似乎是掉在沟沟槽槽之类的里边了,只有三英尺宽。虽然这次摔倒使她大为震惊,但她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吹不到风了,总算松了口气,因为沟壁比她高出一截。其次她注意到的,自然是斯克罗布和普德格伦那两张焦急的脸正从沟边上往下望着她。

“你受伤了吗,波尔?”斯克罗布大声道。

“两条腿全摔断我都不奇怪。”普德格伦大声道。

吉尔站起来说明她没事儿,但他们得帮她出去。

“你掉进去的是个什么地方?”斯克罗布问。

“是一种沟吧,也可能是一种暗巷之类,”吉尔说,”是笔直的。”

“是啊,天哪,”斯克罗布说,”而且通往正北。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路?要是的话,我们在下面就吹不到该死的风了。底下有雪吗?”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几乎没有。我看雪全从顶上吹过去了。”

“再往里头还有什么?”

“等一下,我去看看。”吉尔说。她站起来,沿着沟走去;但没走出多远,沟就向右来了个急转弯。她把这情况大声告诉另外两个。

“拐角上有什么?”斯克罗布问。

恰巧这会儿吉尔对地下,或者说近乎地下的这些转弯抹角的通道和那些黑咕隆咚的地方的感想和斯克罗布对悬崖边上的感想是一样的。她可不打算一个人拐过那个角去,尤其是她听见普德格伦在后面大声叫道

“小心点,波尔。这正是那种可能通往龙洞的地方。在巨人国里,还可能有巨大的蚯蚓和巨大的甲虫呢。”

“我想这儿到哪儿也不通。”吉尔说着,赶紧往回走。

“我最好去看一看,”斯克罗布说,”我倒想知道哪儿也不通是什么意思?”于是他坐在沟边上(如今大家都浑身透湿,再湿一点也无所谓了),接着就落在沟里。他从吉尔身边挤过去,尽管他嘴上没说什么,她心里确信他知道她是因为害怕才不去的。因此她就紧紧跟着他,只是小心翼翼别走在他头里-

然而,这次探险结果真令人失望。他们往右拐弯后朝前只走了几步,就碰到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再往前一直走,要么朝右急转弯。”不行,”斯克罗布看了右转弯那条路一眼说,”那样又走回去——到南面了。”他就一直往前走,但只走了几步,他们又一次发现了第二条往右拐的路,但这回没有其他路好走了,因为他们走的这条沟到这儿就到头了。

“不行。”斯克罗布咕哝说。吉尔立刻转身带路回去。等他们回到吉尔掉下来的地方,沼泽怪的长胳膊毫不费力就把他们拉了出来。

但回到上面实在太可怕了。在下面那些狭长的沟里,他们的耳朵几乎都开始回暖了。他们眼睛也看得清,呼吸也轻松,对方说话不用嚷嚷也听得清。回到这刺骨的寒冷中简直是活受罪。令人难堪的是,普德格伦竟挑了这么个时候说:

“你仍然确信那些指示吗,波尔?现在我们该照哪一条办呢?”

“啊呀,行了,去他的指示吧,”波尔说,”我想是什么人提到阿斯兰名字的什么事吧。不过我决不在这儿背诵指示。”

你们大概看得出,她已经把指示的次序搞错了。那是因为她已经放弃了每天晚上把指示背一遍的习惯。要是她肯费心想一想,她其实还是知道的,但她对自己的功课已不再背得滚瓜烂熟,遇到人家一问,未能不假思索一字不差地背出来。普德格伦这一问惹恼了她,因为在她内心深处,她已经对自己不那么熟悉狮王的功课很恼火了,她觉得自己本来应该熟悉的。心里恼火,加上又冷又累,痛苦不堪,她竟说出了”去他的指示”。也许她并不是有意的。

“哦,那是下一句吧?”普德格伦说,”现在我真想知道你是不是对?你把指示弄混了,我也不会奇怪的。在我看来,这小山,我们待的这块平地似乎值得我们停下来看一看。你们有没有注意……”

“哦,天哪,”斯克罗布说,”难道这是停下来欣赏风景的时候吗?看在老天的分上,我们走吧。”

“哦,瞧,瞧,瞧!”吉尔叫着,用于一指。大家都回过身来,都看见了。朝北再过去一点,比他们站着的这块高地还要高得多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排灯。这一回,比这三个旅客昨晚看见的甚至更明显了。那些都是窗户:小点儿的窗户使人美美地想起卧室,大点儿的窗户使人想起壁炉里火光熊熊的柴堆,餐桌上热汤和油汪汪的牛腰肉正冒着热气。

“哈方!”斯克罗布欢呼道。

“好极了,”普德格伦说,”但我刚才说的是……”

“哦,住口,”吉尔发着脾气说,”我们没时间了。你不记得那夫人说过他们很早就锁上门吗?我们一定得及时赶到那儿,我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要是我们在这种晚上给关在门外,我们会死的。”

“得了,这还不是晚上,还没到呢。”普德格伦开口说,但两个孩子都说”来吧”,就开始在清溜溜的高地上跌跌冲冲,尽快向前奔去。沼泽怪跟着他们,嘴里还在说话,不过这会儿他们已经再次冲进风里,即使他们想听它说话也听不见了。而且他们也不想听。他们想的是洗澡和床铺以及热饮料;想起赶到哈方太晚,被关在门外就叫人受不了。

尽管他们急忙赶路,要穿过那小山的平顶却花了他们很长时间。即使他们已经穿过了山顶,远处也还有几块突出的石头要爬下去。最后他们终于到了山下,这才看得见哈方是什么样子。

城堡矗立在高高的巉崖上,尽管有好多尖塔,看上去只是大宅,而不像一座城堡。显然斯文的巨人是不怕攻击的。房子外墙上就有好多离地面很近的窗——在正儿八经的堡垒里就不会有这种事。到处还有一扇扇奇特的小门,这样进出城堡就不用穿过院子,十分方便。吉尔和斯克罗布一看,又来了劲儿。这下子整个城堡看上去也更友好了,不那么阴森可怕了。

开始时,巉崖的高峻让他们害怕,但不久他们就注意到左面有一条比较容易上去的路,而那条路就朝这城堡盘旋而上。他们已经走了那么远的路再要爬上去可真够呛。吉尔差点要放弃了。斯克罗布和普德格伦在最后几百码时只好帮她一把。不过他们到底还是站在城堡大门口了。城堡的吊闸吊上去了,大门开着。"

不管你有多么疲倦,要走到一个巨人的大门口总是需要一点勇气的。尽管普德格伦以前多次警告他们别来哈方,结果还是它显得最勇敢。

“好了,步子放稳点,”它说,”不管你干什么,别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们到这儿来就是干了一件头号大傻事。但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儿,最好还是装出一副满不在子的样子。”

说了这些话,它就大步走到大门口,一动不动地站在拱门下,然后尽量大声叫喊,那儿的回声可以给它壮壮声势。

“响,看门的!有客想借宿!”

它在等着听回音的时候,就脱下帽子,扑打那宽宽的帽檐上的大片积雪。

“啊呀,”斯克罗布悄悄对吉尔说,”虽然它也许专爱扫人家兴,但它勇气倒不小,脸皮也厚。”

一扇门开了,漏出一抹诱人的炉火火光,看门的出来了。吉尔吓得咬住嘴唇生怕自己尖叫起来。他并不完全是个大个子巨人;就是说他比一棵苹果树高些,但还没有一根电线杆那么高。他长着一头又短又硬的头发,一件无袖短皮上衣,上面钉着好多金属片,像是要把上衣变成一件铠甲;双膝光着(当然上面有好多汗毛),腿上像是打着绑腿。他弯下腰,瞪大眼望着普德格伦。

“你说说看,你自己是哪种动物。”他说。

吉尔鼓起勇气。”对不起,”她对巨人大声嚷道,”绿衣夫人向斯文的巨人国王致敬,她派我们两个南方孩子和这个沼泽怪(它名叫普德格伦)参加你们的秋季盛宴——当然,要是方便的话。”她又加了一句。

“哦嗬,”看门人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进来吧,小不点儿,进来吧。我传话给陆下的时候,你们最好到门房里来。”他好奇地瞧瞧两个孩子。”青面孔,”他说,”我不知道他们竟是这种颜色。我本人对此倒不在乎。但我敢说,你们彼此间看看都挺好的。人家都说物以类聚嘛。”

“我们的脸只是冻得发青的,”吉尔说,”其实我们不是这种颜色。”

“那么进来取取暖吧。进来,小虾米。”看门人说。他们跟着他进了门房。尽管听见那么大一扇门在他们身后砰地关上,挺吓人的,但他们一看见从昨天晚饭时就一直想望的东西——一堆火,也就把这事忘了。多旺的一堆火啊!看上去似乎有四五棵树在熊熊燃烧,火堆那么热,他们在好几码以外就不能走近。不过他们全都扑通一下坐在砖地上,尽量靠近到受得了热气的地方,发出声声宽慰的叹息。

“好了,小子。”看门人对另一个巨人说,这人一直坐在房间后半部,眼睛瞪得像要掉下来似的,直盯着这些客人看。”跑去把这个信息报给王上。”他把吉尔对他说的话又重说了一遍。那个年轻点的巨人,临走还盯了他们一眼,喃喃大笑一阵,才离开了房间。

“嗨,青蛙儿,”看门人对普德格伦说,”看上去你需要点提神的。”他拿了一个黑瓶子,样子很像普德格伦自己那个,但比那个约大二十倍。”让我瞧瞧,让我瞧瞧。”看门人说,”我不能给你杯子,否则你会淹死。让我瞧瞧,那个盐瓶大概正合适。你到了王上那儿可不必提到这事。银器今后还会继续弄到这儿来的,而这可不是我的错。”

那个盐瓶不大像我们的盐瓶,它比较窄,比较直,巨人把盐瓶放在普德格伦身边地上,竟成了它一个挺合适的酒杯。两个孩子以为普德格伦原来就不信任斯文的巨人,会不肯喝,谁知它喃喃自语说”既然我们已经进来了,门也关上了,再想提防也来不及了。”接着它闻闻那酒。”味儿不错,”它说,”不过那也不足为凭,最好尝个明白。”于是它喝了一小口。”口味也不错,”它说,”不过初次上口可能不错。再喝下去又怎么样呢?”它喝了一大口。”啊!”它说,”但是不是全都一个味儿呢?”又喝了一大口。”要是底下有什么叫人恶心的东西,我是不会奇怪的。”它说着就把酒喝完了,舔舔嘴唇对两个孩子说”这是试验,你们懂吗?要是我倒下来,或是发作了,或是变成一条晰蹋什么的,那么你们就知道凡是他们给你们的东西都别碰。”不过那个巨人高高在上,听不见普德格伦一直在悄声说什么,却哈哈大笑说”喂,青蛙儿,你真是个男子汉。瞧瞧它把酒都喝光了!”

“不是男子汉……沼泽怪,”普德格伦回答时声音含含糊糊的,”也不是青蛙,是沼泽怪。”

正在这时,他们身后的门开了,那个年轻的巨人进来说”要他们立刻到觐见室去。”

两个孩子站了起来,但普德格伦仍然坐着,嘴里说着:”沼泽怪,沼泽怪。值得尊敬的沼泽怪,尊敬的怪。”

“给他们带路,小子,”看门的巨人说,”你最好带上青蛙儿。它喝多了一点。”

“我没事儿,”普德格伦说,”不是青蛙。我不是青蛙。我是个尊敬的怪。”

但那个年轻的巨人拦腰把它一把抓起,再做个手势叫两个孩子跟着走。他们就这样不成体统地穿过院子。抓在巨人手里的普德格伦神志不清地在空中蹬着腿,看上去倒确实像只青蛙了。不过他们也没工夫注意这事,因为他们一下子就走进了主城堡的大门口——他俩的心都比平时跳得更快了——为了赶上巨人的步伐,他们一路小跑,嘚嘚地跑过好几条走廊,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一间宏伟的屋子,给里面的亮光照得直眨眼睛,屋里灯火辉煌,炉火熊熊,灯火炉火都反射在镀金的屋顶和飞檐上。数不清的巨人都穿着华丽的袍子分站在左右两边。屋子尽头有两个宝座,坐着两个庞然大物,看来是国王和王后了。

走到离宝座约二十英尺的地方,他们就停下了。斯克罗布和吉尔尴尬地试着鞠了一躬(实验学校里没教过女孩子怎样行屈膝礼),那年轻的巨人小心地把普德格伦放在地板上,它就瘫坐在那儿。说老实话,看着它长长的四肢,非常像只大蜘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