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威尔逊的梦想与失败 • 四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2020年02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幸的是,这样一些指责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把自己的计划瞄准今后世世代代的威尔逊是用不同于欧洲各国人民的尺度去衡量时间的。他觉得,四五个月的时间对要实现一个千年古梦的使命来说并不算多。然而就在这段时间之内,由各种不知底细的势力所组织的志愿军团在东欧四处征战,他们占据领土,整片整片接壤的狭长地带还不知道属于谁和应该属于谁呢。德国代表团、奥匈帝国代表团在停战四个月之后还没有被接待。在那些尚未划清的边界后面,各国人民变得焦躁不安起来。政治形势骤变的征兆清楚表明:明天匈牙利,[50]后天德国,[51]都会出于绝望而把自己托付给布尔什维克。[52]所以外交官们迫切要求迅速有个结果——迅速缔结和约,管它公正不公正,并且要先清除掉挡在签订和约道路上的一切障碍:首先要除掉滋生麻烦的《国际联盟盟约》。

[50] 1919年3月21日,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成立。

[51] 1919年3月3日,德国共产党总部和柏林党组织联合向柏林工人发出总罢工号召,提出“一切权力归工人苏维埃!”的口号。柏林有五天时间处于无政府状态。政府军驻柏林司令官诺斯克宣布戒严并实行军事管制。3月8日,罢工领导人宣布停止罢工,但军事管制直到3月17日才解除。在这次激进的斯巴达克派和政府军的战斗中,约有一千二百人丧生。

[52] 布尔什维克(俄文Болъшевик的音译),意即多数派。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制定党纲、党章时,以列宁为首的多数派同马尔托夫为首的少数派展开激烈斗争,在选举中央领导机构成员时列宁派获多数,故名。1912年在该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孟什维克(少数派)被清除。以后,布尔什维克成为共产党的代名词。

威尔逊回到巴黎的第一时间就足以向他表明,他在此前三个月内所创建的一切基础在他短暂回国的一个月内受到暗中破坏而面临坍塌。福煦元帅[53]几乎就要实现他坚持的一贯主张:把《国际联盟盟约》从和约中删除。不过,威尔逊的钢铁般决心在这关键时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坚决不后退一步。在他回到巴黎的第二天——1919年3月15日,他通过新闻界正式宣布:1919年1月25日巴黎和会通过的决议——“《国际联盟盟约》将是和约的重要组成部分”依然有效。这项声明是对那种企图的第一次反击。——企图不是在新的《国际联盟盟约》的基础上,而是在协约国之间签订的旧的伦敦密约的基础上缔结对德和约。威尔逊总统现在可清楚地知道了,那些恰恰在昨天还郑重其事地发誓要尊重民族自决权的几个大国,[54]它们一心想要得到的是什么:法国要求得到德国的莱茵地区和萨尔地区;意大利要求得到阜姆港和达尔马提亚地区;[55]罗马尼亚、[56]波兰[57]和捷克斯洛伐克[58]也想得到它们各自的一份战利品。如果威尔逊不进行反击,那么《巴黎和约》将是又一次按照拿破仑[59]、塔列朗[60]、梅特涅[61]签订掠夺性和约的臭名昭著的方法而缔结的和约,而不是按照威尔逊提出的、并被巴黎和会郑重通过的原则而缔结的和约。

[53] 福煦(Ferdinand Foch, 1851—1929),1918年5月就任协约国军总司令,8月升为法国元帅。11月11日接受德军投降,他被认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军胜利的主要领导人。战后被选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著有《兵法原理》等。

[54] 指当时参加巴黎和会的英、法、意、日等国。

[55] 阜姆港(Fiume)是亚得里亚海的枢纽,战前是匈牙利货物的重要出海口,南斯拉夫人认为它属于斯洛文尼亚或克罗地亚,1915年的伦敦密约把它划归克罗地亚。意大利首相奥兰多在和会上提出要求兑现伦敦密约的同时又要求得到阜姆港和达尔马提亚地区(Dalmatien),英、法、美为了扩大自己在巴尔干国家的影响,对意大利的上述要求不予支持,不仅如此,“三巨头”还提出了一条所谓“威尔逊线”,将伦敦密约许诺给意大利的土地加以缩减。奥兰多一气之下离开巴黎回国,想以此要挟,可是他的做法几乎无人理睬。1919年5月7日,奥兰多又重返巴黎和会。最后达成的《凡尔赛和约》规定:阜姆港被宣布为自由港;达尔马提亚海岸外的若干海上岛屿割让给意大利;达尔马提亚沿岸地区割让给南斯拉夫。

[56] 罗马尼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获得大量财产和人口。它从匈牙利获得整个外希伐尼亚,从奥地利获得布科维纳,从俄国获得萨拉比亚,其领土和人口增加了一倍多。

[57] 波兰本是欧洲古国之一,自从被普鲁士、俄罗斯、奥匈帝国瓜分灭亡之后,波兰人民无时不以复国为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新的有利时机,因为德俄双方都想争取波兰人的支持。1916年11月5日,中欧国家已承认波兰王国的独立。1918年10月德国崩溃之后,波兰军总司令皮尔苏德斯基将军宣布波兰已是一个独立国家,他本人是波兰独立政府的首脑,并提出巨大的领土要求——恢复1772年的波兰旧有东疆,即大致在杜味拿河和第聂伯河一线。波兰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重建的第一个大国,其面积几乎和德国差不多大,尽管人口尚不足三千万。

[58] 捷克斯洛伐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新成立的国家,完全是巴黎和会的产物,其领土主要割自德国和奥匈帝国,包括波希米亚、摩拉维亚、西里西亚,当时有六百多万捷克人,将近二百万斯洛伐克人,三百五十万日耳曼人和不足一百万的匈牙利人。

[59] 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1769—1821),即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âparte),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1804—1814, 1815)。1796年春任意大利方面军司令,1796—1797年间法国为击退第一次反法同盟的强敌奥地利,拿破仑进军意大利,威逼维也纳。1797年10月17日,拿破仑代表法兰西共和国在康波福米奥村(Campo-Formio, 在今意大利东北部)和奥地利帝国的代表科本茨伯爵(J. L. J. Cobenzl, 1753—1809)正式签署《康波福米奥和约》。和约分公开和秘密两部分,规定:奥地利承认莱茵河为法国的边界,承认法国在北意大利新建立的西沙尔平共和国,奥地利放弃对原奥属尼德兰(今比利时)和北意上述地区的主权,瓜分原威尼斯共和国,爱奥尼亚群岛归法国;等等。

[60] 塔列朗(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 1754—1838),法国著名外交家。1797年起历任法国督政府、执政府外交部长(1797—1807),后任拿破仑第一帝国和复辟王朝初期的外交大臣(1814—1815)。在其任执政府外交部长期间,拿破仑利用俄国与奥国、英国的矛盾,集中打击第二次反法同盟的主力奥军,1800年6月14日,拿破仑在马伦哥(Marengo, 位于意大利北部)击溃奥军。奥地利被迫求和。1801年2月9日,法国和奥地利在法国的吕内维尔签订由塔列朗参与的《吕内维尔和约》,该和约确认1797年签订的《康波福米奥和约》,重申比利时和莱茵河左岸为法国领土,承认法国的诸附属国西沙尔平(Cisalpine),利古里亚(Liguria)、黑尔维谢(Helvetic)、巴达维亚(Batavia)等共和国的“独立”。

[61] 梅特涅(Klemens Wenzel Nepomuk Lothar von Metternich, 1773—1859),奥地利外交大臣(1809—1848)和首相(1821—1848),公爵。拿破仑帝国瓦解后,欧洲各国于1814年10月—1815年6月在维也纳召开会议,领导会议的是奥、普、英、俄四国。1815年6月9日,维也纳会议签署了总协议,总协议规定:比利时和荷兰组成尼德兰王国,重申奥地利在意大利东北部的统治地位,使奥地利控制许多小公国;俄国得到波兰王国,普鲁士占有萨克森北部和波兹南,马耳他岛归英国所有,等等。

那是斗争十分激烈的14天。[62]威尔逊本人不愿意让法国兼并萨尔地区,因为他把这种兼并视为是对其他各种破坏“民族自决权”的第一个先例,而且事实上意大利已经在用要离开巴黎和会[63]进行威胁呢。——意大利觉得自己的一切要求和法国的要求并无二致。法国的报纸大肆煽风点火,说布尔什维克主义已从匈牙利向四处蔓延,协约国的欧洲各盟国也煞有介事地说,布尔什维克主义不久将殃及全世界。即使在自己最亲密的顾问——国务卿罗伯特·蓝辛和私人顾问豪斯上校身上,威尔逊也越来越感觉到他们的反对。甚至连他以前的朋友们都劝他,面对眼前世界上一片混乱的局面,现在必须赶紧缔结和约,而宁可牺牲一些理想主义的要求。威尔逊面临着一条异口同声的阵线。而从美国敲击他后背的是,由他的政敌和竞争对手所煽起的公众舆论。有些时刻,威尔逊真觉得自己已精疲力竭。他向一个朋友坦诚地说,他已无法再坚持这种一人对众人的斗争,并已下定决心,如果他无法实现自己的意愿,那么他就离开巴黎和会。

[62] 威尔逊在巴黎和会上的主要目标是通过《国际联盟盟约》和建立国际联盟。威尔逊说,这是“一个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意愿的联盟”,但他同时指出,国联不是一个同盟。因为如果是同盟的话,这就违背了美国奉行的门罗主义。为了使“国联盟约”能在美国获得通过,威尔逊力争要在“国联盟约”中写入有关门罗主义的条款。其实,门罗主义既不是国际条约也不是地区谅解,而是美国为维护自己在美洲的利益的一项外交政策。经过威尔逊向英、法等国做出重大让步,终于将有关门罗主义的条款写进了“国联盟约”。盟约第二十一条称:“本盟约中的任何内容都不被认为会影响到为确保维护和平的国际协定,如仲裁条约或是地区谅解,如门罗主义的合法性。”但是,威尔逊为此做出的让步,既违背他提出的“十四点原则”,也违背《国际联盟盟约》的原来宗旨。劳合·乔治对威尔逊说:“关于海上自由这一条,我们是有保留的,现在要我们支持国际联盟,又要我支持把门罗主义的保留列入盟约,那你看这个海上自由……”于是,威尔逊在1918年12月21日对《泰晤士报》记者的谈话中只好承认,“基于英国的地理位置的事实和由于它的历史传统,在一切海军问题上,必须承认它享有特殊利益”。克里孟梭对威尔逊说:“你不是要国际联盟吗?那先要满足我的合理的领土要求。”于是,威尔逊表示同意。日本代表牧野对威尔逊说:“如果不满足日本接管在山东的一切利益,日本决不在和约上签字。”既然不在和约上签字,当然就是不参加国际联盟。于是,威尔逊慨然满足了日本的要求。参阅邓蜀生著《伍德罗·威尔逊》第177页。

[63] 1919年4月3日,正当修改后的《国际联盟盟约》准备在巴黎和会上批准时,意大利首相奥兰多借机在“四巨头”会议上再次提出意大利对阜姆港的领土要求,并暗示:如果不同意意大利的要求,他将退出和会。由于谣传奥兰多将自行宣布意大利拥有对阜姆港的主权,1919年4月23日,威尔逊先发制人,他声言小国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意大利不得占有阜姆港及达尔马提亚的土地,这片土地应属于南斯拉夫。威尔逊的表态激起意大利反对威尔逊的风潮。奥兰多退出“四巨头”会议。不过,1919年5月7日,奥兰多又重返巴黎和会。

在这场一人对众人的斗争中,到末了还有最后一个敌人突然向他袭击,那就是来自内部的敌人——来自他自己身体的敌人。1919年4月3日,正当残酷的现实与尚未完成的理想之间的斗争处于决定性的关键时刻,威尔逊突然不再能够坐立。突发的流行性感冒迫使这位63岁的老人不得不躺在床上。不过,时间比他滚烫的血液更令人感到刻不容缓;时间不让这位即便已生病的老人稍微歇一歇;各种报告政治性灾难的消息,犹如乌云密布的天空中的闪电。1919年4月5日,共产主义在巴伐利亚取得政权[64],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在慕尼黑宣布成立。处于半饥饿状态并夹在布尔什维克的巴伐利亚和布尔什维克的匈牙利之间的奥地利随时都有可能加入苏维埃共和国的行列。随着众人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强,独自一人要为一切承担的责任也就越来越重。所有的人把这位已经精疲力竭的人一直纠缠和催逼到了床边。克里孟梭、劳合·乔治、豪斯上校就在隔壁的房间里商谈着呢。他们都已下定决心,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让巴黎和会赶紧有个结果,而这个代价就是威尔逊应该放弃他的要求和他的理想;现在所有的人都一致要求:必须把威尔逊提出的“持久和平”搁在一边,因为这种“持久和平”阻挡了现实的和平、军事上的和平、能获得物质利益的和平。

[64] 独立社会党人恩斯特·托莱尔、古斯塔夫·兰道尔等人于1919年4月5日在慕尼黑夺取政权,并于1919年4月7日宣布成立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两天以后,1919年4月9日,巴伐利亚共产党斯巴达克派的马克斯·莱维恩、厄冈·勒纳亚等人也宣布成立自己的苏维埃政府。于是,在慕尼黑出现三个并存的政府。由巴伐利亚邦议会选举组阁的邦政府总理约翰内斯·霍夫曼不得不向巴伐利亚邦内外的民族主义军官发出呼吁,要求他们支撑自己的政府。不久,以里特·冯·埃普为首的志愿军团和联邦军队开进慕尼黑恢复秩序。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仅存在两个星期,但残酷的战斗进行了好几天。据官方数字,自1919年4月30日至5月8日,共有557人被杀害。最后政府军控制了慕尼黑市。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领导人恩斯特·托莱尔等被判处无期徒刑。共产党斯巴达克派领导的苏维埃政府领导人马克斯·莱维恩和厄冈·勒纳亚被判处死刑。

 

鲲*弩*小*说 🌳 ww w_k u n n u_c o m _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