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13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之所以在数十段插曲中选取这段,是为了告诉大家,雅罗米尔至此为止所体验到的最大幸福,就是一个姑娘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姑娘的脑袋对他而言比姑娘的身体更有意义。对于身体,他可以说几乎还不了解(美丽的双腿究竟是怎么回事?美丽的曲线究竟像什么?),但是他了解脸蛋,在他的眼里,脸蛋本身就能决定一个女人的美丽与否。

我们不是想说他对身体无动于衷。一想到女性的裸·体他就感到晕眩。但是让我们悉心注意这其中微妙的差别:

他所欲求的不是女人裸露的身体,他欲求的是在裸·体的光芒照耀下的姑娘的脸蛋。

他不是要占有姑娘的身体;他要的是占有姑娘的脸蛋,而这张脸蛋将身体赠予他,作为爱情的证明。

这身体已经超出他的经验,确切来说,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为它写下无尽的诗篇。迄今为止,女人的性·器官又有几次未曾出现在他的诗歌里呢?但是通过一种奇妙的效果和诗化的魔术(因为没有经验所具有的魔术),雅罗米尔将这用于生殖和交媾的器官幻化成了游戏梦想的主题。

比如,在他的一首诗中,他说这是在女性身体中嘀哒作响的小钟。

在另一首诗中,他又说女性的性·器官是看不见的造物之家。

还有一首诗中,他听凭自己想象着这个出口,他想象着一粒孩子的弹子一直从这出口中滑落下来,滑啊滑啊,简直就只能是一种坠落,从女人身体内部不停地坠落。

还有一首诗中,姑娘的两条腿成了交汇的两条河流;他想象着在这河流会合之处有一座神秘的山峰,他为这山峰起了个有圣经色彩的名字:赛因峰。

多么美啊,在女人的身体间游荡,未知的,从来没有看过的身体,不真实的身体,没有气味,没有黑头粉刺,没有瑕疵,没有疾病的身体,想象中的身体,作为游戏与梦想场所的身体!

用对孩子讲仙女和神话故事的口吻谈论女人的胸·部和腹部是多么美妙啊;是的,雅罗米尔生活在温情的国度中,这是一个拥有人造的童年的国度。我之所以用“人造的”这个词,是因为真正的童年没有一点天堂的意味,根本就没什么温情可言。

鲲l弩x小x说s

温情只有当我们已届成年,满怀恐惧地回想起种种我们在童年时不可能意识到的童年的好处时才能存在。

温情,是成年带给我们的恐惧。

温情,是想建立一个人造的空间的企图,在这个人造的空间里,将他人当孩子来对待。

温情,也是对爱情生理反应的恐惧,是使爱情逃离成人世界(在成人世界里,爱情是阴险的,是强制性的,负有沉重的肉体和责任)、把女人看作一个孩子的企图。

舌心在温柔地跳动,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他告诉自己,她的舌头,她的小指头,她的乳··房,她的肚脐都是自治的存在,它们互相之间在用一种察觉不到的声音交谈着;他觉得女人的身体是由成千上万的生灵组成的,爱这身体,就是倾听这些生灵,是倾听两只乳··房用一种神秘的语言彼此交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