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部 灵与肉 · 20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带着卡列宁买完东西往回走,卡列宁嘴里叼着一块羊角面包。这是一个寒冷的早晨,积了薄冰。她沿着一片开发区走去,一座座房屋中间,是大块的土地,被划成了一小片一小片,上面种着东西。另外,还有一座座小花园。卡列宁突然停住,它望着那边,一动不动。她也朝那边望去,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东西。卡列宁拉着她,她任它带着走。最后,在一个荒废的花坛冰冻的泥土上面,她看见了一只长嘴乌鸦黑色的小脑袋。不见身子的小脑袋微微颤动着,嘴里不时发出粗哑、哀伤的叫声。

卡列宁躁动异常,竟松开了叼着的羊角面包。特蕾莎不得不把它拴到树上,以免它伤害乌鸦。然后,她跪下身来,想把被活埋的乌鸦周围的结土挖去。可谈何容易。她挖断了一块指甲,鲜血直流。

这时,一块石头落到她身旁。她抬起眼睛,看见两个约摸十来岁的男孩躲在一栋房子的墙角。她站起身。两个孩子一看她的举动,还有拴在树上的狗,马上就逃走了。

🐷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她重又跪到地上挖土,终于把乌鸦从它的坟墓中解救了出来。不过,这鸟儿已经不能动弹,既不能走也不能飞。她将它包在自己围在脖子上的红围巾里,用左手捂着,紧贴在怀中。接着,她用右手从树上解开卡列宁,一路上不得不竭尽全力拽住它,让它跟着走。

她按了门铃,因为腾不出手到口袋里找钥匙。托马斯给她开了门。她把牵卡列宁的带子递给他。“要拉牢!”她嘱咐道,紧接着把乌鸦抱进了浴室。她把它放到洗脸池下面的地上。乌鸦挣扎着,但是无法移动。一种稠稠的暗黄色液体从它的身体里流出来。特蕾莎用洗脸池下面的旧布片给它做了个垫子,不让它被砖面冻着。乌鸦绝望地颤动着瘫痪的翅膀,它的嘴尖尖地翘起,像是在责备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