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面对愚昧 · 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拉蒙特没有理由怀疑这些名望的基础,第一次约见的时候,他对哈兰姆以及哈兰姆创造的这段历史几乎怀着一种偶像崇拜的心情(他后来为这段过去感到难堪,并努力把它从记忆中抹去)。

哈兰姆看起来很和气,30年来他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如此崇高,而他却一点也不张扬。从外表看,他明显有些上年纪了。他行动起来有点呆板,让人觉得他似乎有点胖,如果脸再稍微宽一点的话,就会给人一种睿智沉稳的错觉。他仍然容易激动,一点就着;他那不容触碰的敏感自尊一直是个笑话。

哈兰姆在拉蒙特进来之前,已经知道了有关他的简要情况。他说:“你就是彼得·拉蒙特博士吧,他们告诉我你在平行理论方面干得相当不错。我记起你的论文了,是关于平行聚变的,对吧?”

“是的,先生。”

“嗯,那么说说看,有没有什么新进展。放松点,不要那么正式,就当我是个外行。毕竟,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确是外行。你知道,我其实是一个放射化学家。所以尽量不要谈那些深奥的理论,当然除非偶尔需要计算一些概念。”

拉蒙特当时把这些话理解成了一种很坦率的姿态,很高兴地接受了。事实上,哈兰姆也并没有像他后来回忆时坚持说的那样,用一种令人恶心的恩赐的态度讲话。但那的确是哈兰姆一种典型的说话方式,他以此来掌握别人工作的要点,这是拉蒙特后来发现并坚持认为的。他能够兴致勃勃地谈论自己并不特别了解的东西,从而使别人更尊重自己。

🌵 鲲+弩-小+說+ ww w +k u n n u - c o m +

但当时年轻的拉蒙特已经有些受宠若惊了,他马上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发现。

“我不敢说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哈兰姆博士。推演平行宇宙的自然法则,也就是平行法则,的确是一件很棘手的工作,而且几乎没有什么现成理论可以遵循。我就从已知的那一点点开始研究,同时假设没有出现新的未知情况。由于原子核力更强,因此很明显核子会更加容易发生聚变。”

“你是指相对核聚变。”哈兰姆说。

“是的,先生。其实也没什么诀窍,只要把细节问题都照顾到就行。这里面牵涉的数学问题相当精妙,差别只在毫厘之间。但是一旦物质进行过几次相互转化之后,事情就会逐渐明朗起来。比如说,锂的氢化物在温度比目前低四个数量级时可以发生毁灭性的核聚变。在我们这里要想引爆核弹里面锂的氢化物,必须有一定的温度作条件。但仅仅这样一个爆炸装置,在平行宇宙那边可能就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有可能锂的氢化物在平行宇宙中只需要一根火柴就能够引爆,不过那样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我们把锂的氢化物传送给他们,可以想象,虽然利用核聚变获取能源对他们来说可能很平常,但他们仍然不会贸然去动它。”

“是的,我知道。”

“他们明白那样做太过冒险——就好像在火箭发动机里面使用成吨的硝化甘油炸药一样,这样只会更糟。”

“很好。听说你还准备写电子通道的历史?”基督山伯爵小说

“现在只是一个概要,先生。等我的草稿准备好了会送给您过目。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够得到您对此的真实看法。说实在的,如果现在可以的话,我希望马上就能得到您的指导。”

“可以。那么你想知道些什么呢?”哈兰姆微笑着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在拉蒙特面前露出笑脸。

“实用性的电子通道发展得太快了,哈兰姆教授,一旦电子通道工程……”

“是跨宇宙电子通道工程。”哈兰姆微笑着纠正道。

“是的,我知道。”拉蒙特清了一下嗓子,“我只是用当前流行的简称。自从这个项目启动,工程方面的问题马上迎刃而解,一点弯路都没走。”

“的确如此,”哈兰姆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满足感,“大家经常说这应该归功于我富有想象力的指导,但我也不会要求你在书中专门强调这一点。事实上,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拥有大量的人才,我不会为了突出自己的地位而去抹杀别人的作用。”

拉蒙特摇了摇头,有点生气。他发现哈兰姆的这番话跟他所想听到的毫不相关。于是他说:“我不是指那个,我指的是那些生活在另一端的人们——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平行人类。其实是他们启动了电子通道工程。我们在钚和钨的传输发生之后发现了他们,而他们则早就发现了我们,是他们先开始进行钚和钨的传输——不像我们,只是在得到他们的提示之后才有所领悟。是他们传送过来的金属……”

哈兰姆的微笑消失了,并且是永久地消失了。他皱了皱眉,高声说:“可他们那些符号和暗示我们根本就没有理解。跟那个没有关系……”

“那些几何符号的意义,我们已经搞清了,先生。我对它们进行过研究,很明显,他们是在教导我们电子通道的几何原理。在我看来……”

哈兰姆很生气地往后推了推椅子。他说:“这种想法是错的,年轻人。工作是我们做的,而不是他们。”

“是的,可是他们确实……”

“他们确实怎样?!”

拉蒙特终于反应过来,面前的哈兰姆早已怒不可遏,但他还是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他怯怯地说:“毕竟他们是比我们更高级的智慧生物——所以工作其实是他们做的。您对此有什么怀疑吗,先生?”

哈兰姆的脸气得通红,站起身来。“非常怀疑!”他叫道,“这些神秘主义谬论,我已经听得够多了。年轻人!”他朝着拉蒙特探过身去,摇着肥大的手指。年轻人已经被彻底惊呆在座位上,一动没动。他接着说:“如果在你的历史研究中,我们只是那些平行人类手中的玩偶,那么这份研究就不可能在我们这里发表,只要我在,就绝对不可能。我不会贬低人类和人类的智慧,不会把平行人类当作万能的上帝。”巴州往事

事情发展成这样,拉蒙特所能做的只有离开。来的时候带着美好的愿望,结果却令人难过。拉蒙特很迷惑,也很失望。

起初拉蒙特只是很难过,但渐渐地,他心中涌起一股怒火。他又从一个新的角度审视了自己的结论,更加坚信自己所坚持的观点。当他又一次在职能大楼遇见哈兰姆时,哈兰姆皱了皱眉,没有正眼看他,而他也轻蔑地回视了一眼。

这件事情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拉蒙特发现,作为平行理论专家,他的科学家生涯已经彻底完结。于是他更加坚定地转向了另一条道路——科学历史学家。

6(续)

“那个傻瓜!”回忆起那些事情,拉蒙特不禁咕哝道,“你当时在场就好了,迈克,你就能看见他那德性。一听到有人说平行人类在电子通道上起了决定性作用,他就完全失态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很奇怪——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居然自以为有理有据,敢找他当面说出那些话,而且还没料到他的反应。你真该庆幸不用跟这种人一起工作。”

“我是很庆幸。”布罗诺斯基淡淡地说,“虽然有时候你也并不是那么可爱。”

“别抱怨了,这么好的工作还有什么问题。”

“但这工作也没什么乐趣。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关心你究竟在做什么工作呢?可能只有六个人——如果你还记得的话。”

拉蒙特当然记得。

“嗯,是的。”他说。

 

发表评论